设置

关灯

第二章 村支书是好人

    沈老实口中的大仙,是北方地区普遍存在的黄鼠狼,越是上了年纪的人越在乎,神神道道的认为是有灵性的玩意,倒是沈铁军这个年龄的人不怎么在意,嘴上高喊着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这些东西出现的下场也只有一个:换钱。

    听到身边躺下的声音,沈大亮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鼻子抽了抽,嘿的一声:“呵,还和小七似的喝红糖水?”

    侧头瞥了眼自家的老大,沈铁军挪了挪身子转过去,便见到双明亮的眼睛,开口道:“你还得上学呢,闭眼睡觉!”

    沈卫星瞬间闭上了双眼,就是那不断颤抖的眼皮,看的沈铁军嘴角扯出个弧线,这家伙的学习还是不错的,脑子也好使,按照沈老实临终时的遗言所说,这家伙的心比天高,命也是他们几个兄弟姐妹当中最好的,不回来肯定有不回来的原因,毕竟自古忠孝难两全。

    沈老实是个文盲,大字识不了一箩筐,就这还是参加了好几期扫盲班的结果,可他对文化的尊重,是其他同龄人所无法可比的。

    毕竟在这个年月里,能够将几个儿子和女儿都送进学校,直到他们不想读了,或者无法读了才作罢,这一点的开明程度,便是四十年后也少有。

    沈大梅高中毕业时,正是搞推荐上大学的时候,这个事儿已经超出了沈老实的能力,那些下乡插队来的城里娃们,哪个不比她强的冒尖,可也不都老老实实的,跟着队里出工下地?

    第二天一早,正睡的迷迷瞪瞪的沈铁军,就感到一阵地动山摇,睁开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了院子里,面前一张门板搭着的桌子边,八张神情迥异的面孔,齐齐盯着自己。

    从床上把沈铁军抱到饭桌前,沈大亮紧挨着他坐下,看向了沈老实:“可以开饭了吧?!”

    问完不待老爹开口,沈大亮探手从海碗里摸了个黑面窝窝头,咬了口吃起来。

    从沈大亮不耐烦的面上挪开目光,沈老实看着沈王氏将窝窝头塞进沈铁军手里,便端起面前的面汤水道:“都快吃,吃了该上学的上学,该上工的上工!”

    一人半个拳头大的窝窝头,再配一碗浑浊的面汤水,这便是沈家九口人的早饭,沈卫星三下五除二的吃完手里的,两眼瞅向了沈老实,确切的说是他手中的窝窝头。

    看到兄弟姐妹们吃的狼吞虎咽,伸着脖子才咽下去的沈铁军瞅见,连忙将手中的窝窝头掰开,递了过去:“知道你是吃不饱的年纪,可咱爹还得出大力,喏,吃了赶快去上学,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大学,让咱爹开心开心。”

    沈铁军的家很穷,再加上兄弟姐妹七个,用贾谊的说法,便是瓮牖绳枢之家,穷到用破掉的瓦片当窗户,用草绳当门轴。

    黑乎乎的窝窝头,不是玉米面也不是白面的,甚至不是高粱面制成的,而是用野菜掺和点地瓜粉,可想而知它就是没个名堂的,沈卫星接过笑笑,便是吃了个香甜。

    就这沈铁军咽不下去的东西,也是其他人家所没有的,村里有一半以上的人,一天只吃两餐饭,早上就只喝碗浑浊的汤,骗骗肚子就上工了。

    吃完早饭用凉水洗了下脸和头,沈铁军精神头好了不少,这个时候乡下的男孩大多都是光头,除了剪起来方便以外,最大的好处是没有虱子,再其次便是好打理,洗脸的功夫顺便就把头洗了。

    看到沈大亮将饭桌挂回门框上,沈铁军便跟着他往外走,这时挂在村头的大队喇叭兹拉一声,出现了个声音:“喂喂,怎么社员还有没到的,再不到,扣工分了啊!!”

    随着声音,沈大亮的脚步加快,沈铁军也紧随其后,沈家凹村不到百户人口,分成三个大队,每个大队又分三个小队,沈铁军家是三队的。

    到了打谷场上时,村支书沈光山正手拿烟斗,披着个褂子蹲在老碾上面,身边围着的队长副队长的一圈人,闹哄哄的正在点名,沈铁军目送沈大亮去报了道,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旁边的另一群人。

    这群人的穿着和精神面貌,要比沈家凹村的精神,沈铁军看了会,便只能想到这个词,穿的精神是指身上的衣服齐全,补丁很少,不像他这号的裤子里面光光,按照沈磊的说法,就是风吹屁屁凉。

    想了起了孙子,沈铁军皱了皱眉,从奔六到奔二,一夜之间回到改革前,他心中是五味杂陈,那好似就像一场梦。

    “支书,一队的人齐了!”

    “支书,二队的,除了疙瘩家的,也都齐了。”

    “支书,三队的人齐了,嗯,知青们也都齐了。”

    石碾上,沈光山将手中的烟斗收起,站起身俯视着矮了半截的人群,意气风发的抬手压了压嗡嗡作响的人群,目光看向了三队的知青们,开口道:“大家伙都静静~”

    嗡嗡的声音消失,沈光山满意的点了点头,咳咳的清了清嗓子,顾目四盼的扫视一番,开口道:“今天把大伙叫到一起,是因为有些不靠谱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私下里拿着张京里开会的报纸,说是要恢复高考了,有些人便起了心思。昨天隔壁白家村里,有个知青用升压灵来制造高血压,就是变着法想要回城,可娃娃们,你们这么瞎折腾,就不怕把身子折腾坏了?!”

    身子矮小的沈光山面色铁青,大手啪啪的拍着胸膛道:“怎么,你们来了这么长时间,我沈光山是那吃拿卡要的白扒皮?”

    “不,您是个好支书!”

    “对。支书您不是白扒皮!”

    “白扒皮跟您提鞋都不配~”

    群情汹涌的知青们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沈铁军发现这个场面好似见过,看向了台子上的沈光山。

    发现没人敢冒头,沈光山悬着的心放下,这些年来,他是没对这些知青吃拿卡要过,可有那想要改变的人上杆子,他也没义正言辞的拒绝,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捏着手中的旱烟袋道:“公道自在人心,当你们折腾自己身体的时候,我担心的不是你们都回了城,说实话,你们在这里,给我添了多少麻烦?啊,对吧,村里的看家狗,啊?隔三差五的,一转眼就不知道进了哪个狗肚子,我巴不得你们走呢!我还松快点~”

    最近的人心浮动,沈光山也不是瞎子,相反当了十几年的村支书,他隐约感觉要变,以往那些怕是要行不通了,过去镇上h县里蹦跶着要上天的,现在可都夹紧了尾巴做人,目光在那几个人身上停了停,顿时笑了:“你们这样子瞎搞,真万一恢复高考了,你们的身体也垮了,大学会要个病秧子吗?!”

    偌大个晒谷场,随着沈光山的声音静了下来,沈光山不待他们反应过来,大手一挥,笑道:“得,你们也别弄那一套,我沈光山今天把话撂在这里,如果真的恢复高考了,我会给你们半天时间进行复习,但是,前提是你们完成每天的任务!能不能做到?!”

    台下的百十口子知青已经傻了,静默了几秒钟,瞬间响起了个冲上云霄的声音:“能!!!”

    “好!”

    旁边,沈大亮正瞄着知青队伍中的某人,冷不防便听到旁边的沈铁军嗷的一声,顿时吓了一个机灵,转过头来有些恼:“你好嘛你?”

    “高考啊!”

    沈铁军有些兴奋,知道他喜欢二队知青陈晓云,看到那个模样俊秀的女孩,先前激动的心情消失,他原本记不起沈光山的决定,不想再次身临其境,当听到已经成了记忆的消息,心潮起伏不定。

    梦,醒了!

    梦里的事情,却按照梦里的进程在发生!

    那么,梦中自己参加了几次的高考,还会发生吗?!

    如果自己考上大学,那老婆周英,儿子沈强,乃至于孙子沈磊,是否还会出现?

    沈铁军并不怀疑自己能否考上大学,由于儿子沈强的不争气,沈磊从小学一直到高考,老两口算是跟着接受了一遍义务教育,正如陈木匠那句打趣,怕是去参加高考,虽然不一定能考出这个成绩,可上大学是没半点问题。

    沈大亮跟着队伍走出几步,便感觉身旁少了个人,转头一看,就见沈铁军正瞅着远处的知青们傻笑:“走了,小五你傻笑啥呢?”。

    “唉,来了!”

    摸了摸鼻子,沈铁军掩饰着脸上的嘚瑟,上辈子从来没有享受到半点大学的荣耀,孙子考上大学,自己便落了个完蛋的结局,要是自己这次考上,会不会有飞来横祸?!

    对于未来的担忧,沈铁军很快就把这杞人忧天的想法扔出了脑海,拽着绳子拉着小推车上了斜坡,看着沈大亮将车里的土倒进沟里,下了个决定:“考,一定要考,为了不受这个罪,也要考上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