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县里的大少爷

    “怎么,还没适应过来?上了两年高中,就成了县里的大少爷?”

    沈大亮用胳膊碰了碰沈铁军,从口袋里摸出了半个窝窝头,塞进了他的手里:“现在知道挨饿的滋味了吧?”

    手麻脚软脑袋发蒙的接过,沈铁军知道沈大亮是在鄙视他,只是连着拉了一上午的小车,何止是肩疼腰酸手发抖,便是连五脏庙都造起了反,早上吃的那点东西,这时已经是消化干净,肚子饿的前心贴后背,眼前阵阵发黑。

    沈大亮喝完茶碗里的水,将碗底浑浊的沙子倒掉,发现小五看着窝窝头不说话,开口道:“早上要不是咱娘用眼睛止住我,我是想揍你的。”

    才准备忍着拉嗓子的难受,将带有汗腥味的窝窝头放进嘴里,沈铁军愣住了:“为什么?”

    “为什么?!”

    沈大亮眼中闪过不屑,这时正是上工期间的休息,看着远处干劲十足的知青们,开口道:“小六问咱爹要吃的,那是天经地义,哪怕老爹饿着肚子干一天,他心中也不会埋怨什么。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是老五,我都没开口,怎么就轮到你出头了?你把我这个大哥,当成什么了?”

    漆黑的眸子微缩,沈铁军看着手里的窝窝头,饥肠还是战胜了恶心,掰开一块塞进了嘴里,飞快的吃了起来:“长兄如父!”

    “对嘛!”

    沈大亮黢黑的国字脸上露出了笑,拿着壶倒了碗水,放在了沈铁军面前,扣着鼻孔道:“我就是让你体会下挨饿的感觉,快吃吧!”

    眼看沈大亮将抠出的鼻屎,在指尖搓成一团弹飞,沈铁军看了眼手中剩下的窝窝头,嘴角抽了抽塞进了嘴里,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在作祟,就感觉一股子鼻屎味。

    三秋之际,正是农村里一年当中最难熬的时候,与这些知青们每人每年580斤的口粮相比,沈铁军每天便要干到12分,才能拿到足额的口粮。

    梦中这时候的记忆已经忘了,一大早上和沈大亮拉车运土的,沈铁军差点没把骨架子给折腾散,好在干活的时候,时间过的比较快。

    眼瞅着时间差不多了,三队的人开始慢慢散去,沈铁军自然也跟着沈大亮收了工,发现他目光不时落在远处的知青队伍里,心中一动:“大哥,我想了想早上支书说的话,你说高考会不会重开?”

    “开不开的啊?”

    沈大亮说着说着变成疑问句,回过头来叹了口气:“我说你怎么一早上沉默寡言的,原来在想这个事儿?可不说那群知青,便是大梅的事儿都还没着落,你就别给咱爹添心思了。”

    “大哥,你以为要是恢复高考,还是推荐制?”

    沈铁军摸了摸鼻子,瞅着那群围在一起嘀嘀咕咕的知青,歪头道:“我看知青们一早上都在说学习的事儿,就想着高考的事儿不是真的也就罢了,要是真的,现在学习的人,可都是笨鸟先飞,占了好大便宜的。”

    “呵,就你还笨鸟先——”

    沈大亮说着看了眼远处笑颜如花的女孩,想起这个弟弟可是读完高中的,回过头来愣愣的看着沈铁军,挠了挠毛茸茸的下巴,开口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也想复习下,可回来的时候,课本都送给低年级的了,你能不能帮我去找知青们借借?我听他们说陈晓云家在省城,应该能找到成套的材料。”

    一早上的时间,沈铁军见到不少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这个陈晓云便是其中之一,恢复高考后连着两次考试都没考上,一开始还以为是成绩作祟,后来去查了才知道是身份作祟。

    陈晓云没出五服的堂姑奶,即她祖父的堂妹,解放前跟着丈夫去了宝岛,据说是混的风生水起,虽然祖父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在运动中是有要打的还有要保的,总之没被打成黑五类,可有着这么种关系,档案上自然是带点颜色,直到第三次高考前,上面拨乱反正下了文件,才考上隔壁省的师专。

    想起大哥未来的遭遇,沈铁军就动了异样的心思,反正陈晓云两年都考不上,自己考走了还有二姐和三姐,这都是给大哥机会的借口。

    沈大亮刨去劳改犯一般的大光头,也就是老沈家的无敌单眼皮在破坏浓眉大眼的形象,怔怔的看着变了人般的沈铁军,发现旁边的知青们三五成群的散开,连忙开口道:“陈晓云~”

    “小云,那人叫你呢。”

    扛个锄头正擦着汗的走,陈晓云被身后的刘丽叫住,转头看了看过来的“劳改犯”,递给刘丽一个警告的眼神,开口道:“沈大哥,你叫我?”

    “啊?”

    亲切平和的称呼入耳,沈大亮心跳莫名加快:“不,是,我是找你有点事儿,就是我弟弟小四,哦,沈铁军,他想参加复习,不对,是他也想…还是不对,嗯,他听说要恢复高考的消息后,想找你借两本复习书。嗯,对,就是这么个意思。”

    旁边,瞅着他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刘丽一下没忍住笑了:“噗嗤…”

    冷冷的看着好姐妹,陈晓云捋了捋耳畔的垂发,扫了眼远处的沈铁军,从城里下来差不多两年的时间,她自然听说过这兄弟姐妹七个的家庭,可也仅止于此:“小四,他是高小毕业?”

    被人笑的有点挂不住,沈大亮正感到大脸发烫,双手正不知往哪放,闻言后连忙摆了摆:“不,不是,他是高中毕业,今年毕业的,就是在毕业时,将课本送给低年级的学生了,这不听说要可能恢复高考,就想找你借借,知道你家在省城,认识的人多。”

    连理由带解释的说辞入耳,陈晓云收回看向沈铁军的目光,点了点头:“沈大哥,资料我也不一定能借来…”

    陈晓云真诚的面颊上仿佛在闪闪发光,沈大亮满脸惊喜:“明白明白,你也毕业了两年嘛,肯定要花费时间去找…”

    “沈大哥,你打听的到挺清楚!”

    刘丽面色古怪的没说完,便被陈晓云抓住扯走,目送两人的背影离开,回过神的沈大亮有些懊恼:“怎么说走嘴了呢?!”

    兹拉一声电流声响过,村头的大喇叭响了起来:“各位亲爱的社员,知青们,现在播报的是昨天省里出版的报纸,省委召开了揭批“四众帮”、粉碎资产阶级帮派体系大会…”

    沈大亮莫名松了口气,看到沈铁军出现在旁边,回头道:“她这是答应了?”

    “没拒绝,就是答应了。”

    沈铁军下意识的接上,不想便听到沈大亮嘀咕起来:“我记得她比我大啊,怎么叫我大哥?”

    “人家和你客套呢!”

    嘴角扯了扯,沈铁军怕挨揍没敢继续说,瞅着天上的太阳还早,连忙叫醒满脸回味的沈大亮:“哥,咱还去不去自留地?”

    “啊?去啊!包工快,月工磨,自留地里好干活~”

    沈大亮如同吃了仙丹,用褂子擦着脸上的汗,脚步轻快的飘远了,沈铁军摇了摇头,连忙跟了上去。

    沈家凹村人少地多,所以每家每户的自留地便不少,有些耕种土地小的村子,便没有这个福利,种点萝卜豆角青菜啥的,倒是没人敢种五谷杂粮,就怕被人扣上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帽子。

    沈铁军家的自留地在村子西头,这个时候的化肥属于奢侈品,除了队上的地是不能用作他处的,跟着沈大亮在地里忙活了会,头顶上的知了吱吱作响,沈铁军脑海闪过个念头,好似想起了什么,不由多看了几眼。

    “怎么,又累了?”

    沈大亮抹了把脸上的汗,直起身子就看到沈铁军站着发呆,又瞅了瞅走上当空的太阳,点了点头:“嗯,那就歇会。”

    “不是,大哥,你说这个知了猴能吃吗?”沈铁军咽了口唾沫,先前干活时听到知了的叫声,脑海中便有个隐约的念头,直到他现在饿的饥肠辘辘,才醒悟过来,这个玩意可以吃啊。

    “吃?吃那玩意?”

    沈大亮有些蒙,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那玩意能吃?”

    沈家凹村所在的周省,正处在南北方的交界处,从来没有吃这玩意的习惯,沈铁心头一阵火热唾沫狂咽,沈强那家伙还从网上买来吃,说是好几十块钱一斤比牛羊肉还贵,吃了几次感觉也就那个样子,就感到口腔里的唾液多了不少:“我感觉能吃啊,蚂蚱都能吃呢,这玩意应该和蚂蚱一样吧?”

    沈大亮眨了眨眼,前些天在地里干活,卫星和他的那些同学,在捉了蚂蚱后用火烤着吃,这么想着,满脸的惊讶化作了狐疑,瞅着远处树上不知在哪的知了道:“这货的翅膀,可是比蚂蚱的大多了。”

    微微一笑,沈铁军知道这事儿能成了:“我说的是蜕皮前的知了,没翅膀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