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偷书算不算偷

    秋风扫落叶,当秋忙结束的时候,秋老虎也成了没牙的大猫,轰隆隆的大雨降临在了这块大地上,炸的仓库中的知青们,就像那见了大仙的鸡儿,四下乱窜。

    有收衣服的,有盖缸的,还有直奔晒谷场的,黑压压的天空下,一瞬间知青们带来的三个手电筒,统统有了用武之地。

    呼啸的冷风从缝隙中钻入,沈铁军裹紧了身上的单衣,面前的报纸上,显示着上面的日期以及硕大报道:“我国数学家陈景润在数论研究中,对“哥德巴赫猜想”问题进行精心解析和科学推算,证明了任何一个充分大的偶数,都可表示一个素数加上顶多是两个素数的乘积(简称“1+2”)。”

    刘丽敲着报纸上的报道,开口道:“这就是你举的那个例子啊,咱们研究这个超纲了,不是我说,小四你想研究这个?”

    “不,你太看得起我了!”

    连忙否认,沈铁军双手乱摆,翻过报纸看了看,又在第二版发现了一个多星期前主席纪念堂落成,群众积极瞻仰的报道,没有记忆中该发生的事件。

    秋忙结束,沈家凹村的农活就算是放了羊,每天一早点了名,就算是报了道,然后各自奔着自家的自留地而去。进了十月份中旬,恢复高考的传言尘嚣其上,知道沈铁军和沈大梅要跟着那群知青们学习,沈老实特批不用去地里帮忙。

    就是身后多了仨拖油瓶,沈铁林算是跟着时间最长的,从沈铁军决定让知青们抄《数理化自习丛书》开始,每天放学后吃完饭,便跟着到这里报道,有些学习上的问题,也都会得到知青们的指点。

    几十口大人互动学习的场景,让小六沈卫星和小七沈玉云大开眼界,不知是知青们学习的氛围感染了他们,还是畏于这么多大人的威严,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仙的小七,说话声都细了。

    看着两人如此懂事,不像其他人家的孩子那么闹腾,知青们也就看在沈铁军的面子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在有他在的时候,众多知青也没空去想这些孩子的事儿。

    没多大会,忙活的知青们陆续回来,陈晓云浑身被浇透,被刘丽扯着回了隔壁的女宿舍,魏凡脸上的豆豆已经消了不少,露出了周正的五官,神情异样:“铁军,问你个事儿。”

    “什么事儿?”

    沈铁军扫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看书,两个月的时间,知青们已经把自习丛书抄了一遍,人手一套,他手上这套,是小五沈铁林自告奋勇帮他抄的,小丫头的字写的还算板正。

    魏凡鬼祟的看了眼身边的人,发现没有碍眼的,自动忽略了边上的小五和小六:“你说,偷书贼,算不算偷?”

    “偷书贼?!”

    沈铁军回过神来,沈家凹村民风淳朴,也就是自打这帮子知青来了,才隔三差五的不是丢只鸡就是丢只狗,知道羊属于大牲口,倒是没人敢动,闹的现在家里养狗养鸡的,那都绝对不会让离开眼,现在竟然发展到有偷书的?

    那书,很值钱吗?古董?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沈铁军将手上的书合上,目光落在娟秀的书名上,就再也挪不开了,满脸恍然:“不会丢的,正是你那套《数理化自学丛书》吧?!”

    魏凡眨了眨眼,就感到面前这个半大孩子眼睛,好像能看透人心,莫名的感到有些紧张:“这个,嗯,实不相瞒,隔壁村的知青,有知道咱们复习的是这套书,上个月就开价二十五想买,咱们都是把你那话记心上的,卖给他们的话,这不是资敌么。刚才那人又来了,说是五十块一套。”

    “嘿,二十五想买?这套书原价二十块一套,那五块钱是骂你?”

    沈铁军放下心来,笑了:“这么着,他们肯定也是打着想买一套向咱们学习,所以你别想着能卖多了,卖也可以,五十块一套也可以,但是起售价是十套一卖,爱买不买,不买拉倒。”

    魏凡的呼吸一停,表情呆滞:“嘶——”

    竖了个大拇指,魏凡走了,沈铁军看向了旁边的沈铁林:“小五,给你个任务,帮我再抄抄,反正你做完作业也没啥事儿,就当学习了。”

    沈铁林眨了眨眼,不知道在转悠什么念头,最后重重点头:“行,只要你不怕耽误你学习,那没问题,不过,你得给我五块钱。”

    “四哥,四哥,我也可以抄啊!”

    沈卫星高高的举着胳膊,连声道:“我只要——3块,我只要3块!嘶,五姐你别踩我啊。”

    对于沈铁林的动手,沈铁军没理她,看着小脸抽抽的沈卫星,开口道:“里面的字你都认识?不是我小瞧你,我怕你连里面的字都认不全,抄错了会误人子弟的。”

    沈卫星吸了口气道:“不会不会,我保证不会抄错字,我不认识的就问啊,这么多哥哥姐姐呢。”

    “你们聊什么呢?”

    换了身新衣的陈晓云出现了,自打听说她的父母是省城收破烂的,沈铁军并未像其他人那样用带色的眼睛看她,再怎么说,现在城里收破烂的,那也属于工人阶级,不是他这样的农民可比。

    沈铁军扫了眼,就见她脚上踩着双崭新的布鞋,裤子上的褶子印还没消失:“隔壁有人想要买咱们的书,我就让魏凡回信去了,五十块一套,十套起卖。卖的钱,也是要平分的,每人十块钱,剩下的给卖书的人。”

    “五十块一套?十套起卖?你可比白扒皮狠多了。”

    刘丽听的咋舌不已,她老爹的工资一个月才十七块八毛钱,再听到他对钱的分配,心中也不由暗自点头,这个年月见点钱不容易,这次回家她老娘偷偷塞了五块钱,每人平白落得十块的收入,绝对能封住大多数人的嘴。

    不患寡而患不均,激情四射的年代里,为什么人们会爆发出那么大的动力,盖因大家都是一般穷,有钱的都是被批斗的目标,人心也就齐了,卖书的钱没全部落到个人腰包里,自然也就没人会眼红。

    而让出书的人多拿点,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一瞬间,陈晓云对沈铁军的情商有了更深的认识,只是想起这笔钱,顿时摇了摇头:“这么多钱,不说他们愿不愿意买,就是愿意,怕也没这么多钱。”

    “一个人自然是没有的,但是集体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说着说着,沈铁军有些得意洋洋的唱了起来,不想就见陈晓云面色一变,低声道:“你唱错了,应该是高举红旗向太阳!”

    “怕什么?四人帮都被打倒了!”

    刘丽脱口而出,就是声音越来越低,接着唱了下去:“*领导革命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

    诧异的望了眼刘丽,沈铁军发现她的歌声还是不错的,梦中有了些许条件后,从卡拉ok到练歌房勉强算得上麦霸,只是听到她的歌词,便决定以后不能随便乱唱了,原本他的下一句是歌词应该是没出来。

    三人又聊了会没多久,魏凡跑了回来,看了眼两女,他还不知道沈铁军已经把还没到手的书钱给分了:“嗯,人家不愿意,说是一套还能凑凑,十套就太贵了。”

    “和我想的一样。”

    从拿魏凡立威开始,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沈铁军在知青们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不止自学速度惊人,对于不耻下问的知青们更是悉心传授,这就得到了不少人的好感,在晚些的时候,他就把这件事儿放在了每日的学习总结后:“今天有其他知青点的知青用高价收购自学丛书,先是找到了魏哥和晓云姐,我感觉现在私下卖的话,会伤害到在座其他人的利益,毕竟咱们的目标是要考大学的,是战友同志,更是对手。”

    沈铁军的想法,便是将大家绑在一起,话没说完,知青们就嗡嗡的议论起来,不知谁喊了一句:“那这书不能卖!也许卖了就把咱们这里谁给挤下去了呢?!”

    “钱财动人心啊,我开的是五十块一套,十套起卖!”

    沈铁军的话一出,整个仓库里便静了下来,只有啪啪的漏雨声,看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连忙开口道:“我是这么想的,咱们知青点,除去我和三姐,你们一共是33人,五百块钱,每人分十块,这样就还剩170块,这170块由让出书的人平分,每人17块,不知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

    “我有意见!”

    魏凡高高的举起了手,看着众人的目光站起身,开口道:“各位,铁军虽然不是咱们知青点的知青,可谁要说他不是咱们沈家凹村知青点的一员,我魏凡第一个不答应!”

    “对,我王军也不答应!”

    “还有我张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