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少了一半

    学习总结结束,沈铁军在前来接人的沈大亮狐疑眼光中,拿着张健塞来的手电筒,四人一行离开了大仓库,冒着细细的雨丝回了家。

    沈铁军的建议,保证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平白会有十块钱的好处,这是个没人会忽视的数字,即便算上外人沈铁军,大家也只是少拿了几毛钱,更何况是让那些卖书的人出,白拿钱的二十多人依然占了绝大部分。

    大家所付出的,也就是看紧自己手头上的书,别被坏分子给偷走就行。而那些出让书的,也能落个二十六七块钱的收入,抵得上城里工人一个月的收入,自然是皆大欢喜。

    唯一不乐的,便是沈铁军,沉着脸还没到家,沈大梅便开了口:“小四,我看你不怎么高兴?”

    “要是你原来能拿五十块,现在只能拿一半,你会高兴吗?”

    沈铁军的声音发闷,后面的沈铁林开口道:“四哥的意思是不分他们的钱,咱们卖的呢,也不用分给他们,所以会净得五十块,然后这里面有我和小六两人的十块,现在平白少了一半,嗯,亏大了!”

    沈卫星重重点头:“是啊,亏大了!”

    脚下一歪,沈大亮差点摔倒,勉强站住后迫不及待道:“什么东西五十块?又怎么少了一半的?”

    知道老大听不得一个钱字,沈铁军眼看着快要到家门口了,就让沈铁林给他解释,手中的电筒一扫自家的大门,就见个人影走了出来,还用手遮住了脸。

    看清来人,沈铁军连忙将手电筒关上,开口道:“大刚,这么晚了过来,有事儿吗?”

    刘大刚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摆了摆手:“没,没事儿!”

    说完一溜烟的走了,兄弟姐妹几个互相看看,都知道他这必然是有事儿的,果然进了院子,茅草屋里传来了隐约的争吵声:“他这才哪到哪啊?出殡你还往里面倒贴了三十块,饭都是在家里吃的,眼瞅着要给大亮盖房子了,昨儿三块今儿五块的,这个日子,还怎么过啊?!”

    “唉~”

    一声叹息,沈铁军看向了三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高兴了吧?行,你们去洗洗睡吧,我去劝劝咱爹,救急不救穷啊,咱娘没说错!”

    沈大梅带着沈铁林回到了西屋,沈大亮瞅着沈卫星也老老实实的回了东屋,心中浮起了莫名的危机感,这段时间以来,他老大的威望是日益下降,这小四不知怎么的,好像就成了兄弟姐妹们的主心骨,闷声道:“你,你有什么办法?大刚的穷病,你能给看好?!”

    “马上要出人命了啊!”

    沈铁军皱着眉回了句,这年头是按工分吃粮的,刘大刚老娘干不了活,就剩下两口子拼命,由于营养跟不上,外加产后毛病,不足月便上了工,自然而然的断了奶,不到仨月的孩子只能跟大人一样,吃糠咽菜。

    大刚的这个儿子简直是来讨债的,梦中将家里的家底儿折腾的一干二净,还借了不少外债也没保住,也就是大刚不知道邪门歪道罢了,否则真可能为了老婆孩子走上犯罪的道路。

    而冬天,马上要到了!

    沈铁军进屋的时候,沈王氏转身进了里屋,就听一声呵斥传来:“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快点!”

    黑烟缭绕的豆大灯火中,沈老实的面庞隐隐约约,紧皱的眉头看到他,松开不少:“学习完了?学习完了就早点睡觉!我听支书说,那个什么教育会议结束了,很可能要恢复高考,你跟着人家学习,要用心,咱农村娃读书不容易…”

    “爹,学习的事儿您莫担心,儿子自然不会给您丢脸。”

    搬了个马扎坐在油灯前,沈铁军面上堆出了笑,爷俩可是很少有机会这么沟通,搓了搓手道:“爹,大刚家现在没有自留地,只靠工分我怕挨不住,我看咱们老林那边还有片坡地,不行您和村支书说说,让大刚去开了,将来有了收成,交一半给村里,也好给人一家找条活路。”

    农村的自留地,都是私下里搞给社员的福利,人多地少的村子没地可分,社员们就会自发的开些边边角角,用来种些东西,当然是不能种粮食的,因为一旦种了粮食,容易引起其他人的眼红,那种见不得别人勤劳的懒货,就会想着办法去折腾。

    这种地被偷了,你连说理的地儿都没有,原就是见不得光上不了台面的,这话又怎么说的出来?不怕被人指责为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所以,大家有开荒地的,都会种些菜类,或者弄两颗果树过去。

    由于抗战时沈家凹村处在战场中间,沈家凹村便是地多人少,所以家家户户几乎都有自留地,刘大刚的老爹是个泥性子,别人说啥是啥,不给就不给了,连个屁也没放,实际上是个聪明人,就和梦中那些买了回迁户小区的房客一般,大多都是沉默是金,因为地头蛇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坐地户,一嗓子就能呼朋唤友的一大堆。

    沈老实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半晌没有出声,沈铁军知道这是老爹听进去了,站起身拍拍屁股:“爹,这个事儿落不了白纸黑字,只能让大刚自己选择,然后再看村支书开不开恩。”

    良久,沈老实微微点了下头:“嗯,也只有这一个选择了。”

    凑合着用凉水洗了脚回到东屋,沈大亮还没睡,倒是沈卫星睡着了,看瞅着窗户纸的老大,开口道:“大哥,我感觉晓云姐差不多能考上大学,你现在可以彻底死了这条心了。”

    嘴唇动了动,沈大亮抬手啪的抽了自己一巴掌,翻身从床板上坐起,痛心疾首道:“小五,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一坐到凳子上拿起书,就眼皮打架昏昏欲睡…”

    “那你有没有试过头悬梁锥刺股?”

    沈铁军慢腾腾的挤上了床,靠着沈卫星躺下:“就是困的时候拿针戳大腿!”

    大嘴一张,沈大亮满脸呆滞:“这——”

    “晓云姐啊,也就成分差点,要不然,你连见都见不到她,哪里会有这个机会靠近呦?她爷爷在援朝的时候为国捐躯,就因为她姑奶去了宝岛才落得成分污点,可爷爷和姑奶的概念,能是一样的?现在可不是前些年了!”

    这些天,沈铁军从刘丽那里听到陈晓云不少事儿,父母之所以同时在废品收购站里收破烂,也是因为这个姑奶的连累,两口子和刘志云的性子差不多,安排什么活就干什么活,区别只在于一个农民一个工人。

    刘丽说的时候,面上是充满愤慨的,沈铁军每次看到陈晓云的面庞,都会想起她那坎坷的大学之途,好在每当这个时候,沈大亮的大脸便会冒出,大声吼道:“我是你大哥,我才是你大哥!”

    不知道沈老实带着刘大刚是怎么做通村支书工作的,当淅淅沥沥的秋雨消失的时候,每天无所事事的刘大刚便忙活起来,拖家带口的向着老林走去,脸上洋溢着充满希望的笑。

    直到一周后的偶遇,刘大刚面对沈铁军的探寻,才解开了他的困惑:“不论种了什么,我得给他家送一半,还要偷偷的送,不能让其他人发现。”

    “一半!”

    沈铁军点了点头,这个数字比过两年要交的公粮比例要多点,心中暗骂一句王八蛋沈扒皮,旋即想起那货按辈分还是自己五服外的族侄,这就相当于自己骂自己了,探手拍了拍刘大刚的肩膀:“好好干!做人要知足!”

    两眼一红,刘大刚点了点头:“我知道大爷是尽心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大爷的恩情,铁军,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废了他!”

    “你言重了,现在有了老婆孩子,地也有了,你自己要珍惜,遇事儿多想想老婆孩子,行,那我就不耽误你了,赶快忙吧!”

    挥了挥手,废了他的意思就是弄死他,沈铁军可不想让这娃误入歧途,好日子才刚开始,真有那该死的玩意不长眼,也用不到这么粗糙的手段。

    踩着泥泞的地面回到家里,沈铁军便见到沈铁林和沈卫星奋笔疾书着,距离上次白家村知青点买书的事儿,这时已经三个多星期,两人每天除了上学就是抄书,算是又抄了一套,和他手上的总计有两套了。

    “四哥,人家又不要,为什么我们还要抄?”看到沈铁军进来,沈铁林甩了甩发疼的手腕,满脸抱怨。

    “呵,下次他们再来,这个钱就不是那个价了。”沈铁军老神在在的坐在桌子前,打开手上的空白作业本,找到上次折页的地方,继续抄了起来。

    沈卫星两眼放光:“四哥,你说这个还能卖的更贵一点?多少钱?”

    “怎么着也得一百块一套吧?”

    沈铁军嘴上说着,手上也没停,现在恢复高考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从八月份到现在已经传了三个月,但是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公布具体消息,虽然大家都在拼命为了复习而找材料,可也从侧面反应出人们的焦急情绪,到底考不考的,总要出个信儿吧?

    五十块一套是出信儿之前的价格,沈铁军已经记不清恢复高考的具体报道是什么时候,只是记得好像11月份便会有确定消息,这眼瞅着要到10月下旬了,应该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