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春天的气息

    “今天没知了猴了吗?!”

    坐上门板前,小七发现桌子上没了惦记的东西,抬起了黄不拉几的小脸,乱糟糟的头发束在脑后,撇了撇嘴。

    这是发脾气了。

    作为家里的老幺,更是全家人宠着的存在,沈铁军看了下老娘,发现这些天没听到知了的叫声,才醒悟寒露都过去个多星期,开口道:“小七听话,过两天哥给你买肉吃。”

    “我不吃长虫子的肉,会肚子痛!”小七又撇了撇嘴,拿面前的窝窝头吃了口,接着抬头道:“四哥莫骗人!”

    “呵呵,哥不骗人,最多半个月!保准让小七有肉吃!”

    沈铁军笑着说了,沈老实打量着他的模样,开口道:“怎么,你哪来的肉?”

    “这些天忙着抄书,就打算趁着复习需要,准备卖点钱。”

    这些天兄弟姐妹们的动静,沈铁军相信家里人都看在眼里,这个时候也没藏着:“上次有人找上门来,想要买一套,我就想着能不能自己抄了,卖给那些需要的人。”

    沈老实想了想,开口道:“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不会,我们又不是买来卖去的东西,您放心。”沈铁军老老实实的打着报备,梦中很多大佬搞的第一桶金,在这个时候都可以用一个罪名套进去,那就是投机倒把罪,抓到吃八大两都是轻的,绝大多数都可以吃颗花生米,只不过人家背影比较强大,这个比不了。

    沈老实听了不置可否,默默的吃起饭,门板搭成的桌子上,一家九口人默默的吃着,直到外边传来呼唤:“铁军,铁军,啊,你们在吃饭?”

    魏凡气喘吁吁的跑进门里,就见一大家子人望了过来,连忙开口道:“叔,婶,你们好!铁军,你出来下。”

    手中啃着窝窝头,沈铁军跟着魏凡出了门,就听他道:“白家村知青点的人来了,说五十块一套,他们要十套。”

    “现在价格变了,一百一套,五套起卖!”

    沈铁军没事儿人般说完,然后把手上的也塞进嘴里,看到魏凡愣住,伸手推了下:“怎么了?”

    “这这这,这不好吧?”魏凡已经蒙了,一百块一套,这,这叫趁火打劫吧?

    “肯定是有什么确切的消息了,这书的珍贵和来之不易就不用我说了吧?”

    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自然是恢复高考的消息通过媒体刊发了,否则不足以说明白家村的知青为什么会那么爽快,想到这里沈铁军拍了拍魏凡的肩膀道:“行了,魏哥,他们想买,也只是想自己抄,五套十套的概念是差不多的,还很可能是他们在别的地方找不到,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你回去给其他人说说。这就是一锤子买卖,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不是趁火打劫?是物以稀为贵?

    魏凡好半晌没回过神来,才想开口说话,便听村里的大喇叭兹拉一声,出现了个清脆的声音:“各位亲爱的社员,知青同志们,在已经闭幕的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上,教育部正式决定,将于今年恢复中断了十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

    沈铁军眼眶微热,梦中听到这个消息的记忆,已经记不清了,只感觉胸中涌动着股难言的热潮,抬手一拳打在魏凡的肩膀上,开口道:“怎么样,我说中了吧?!”

    “啊,你说中了!”

    魏凡回过神,就发现沈铁军抹着双眼,也是胸口一阵激动:“是啊,你说中了,高考,恢复了!对了,还有那些买书的,他们肯定是提前知道了消息,我,这就回去,将你的决定说给他们听!春天,来了…”

    “是啊,春天的气息!你闻到了吗?”

    沈铁军说完,魏凡已经转身跑远:“闻到了,这就是春天的气息,它代表着希望,代表着开始,代表着那些不堪已经过去~”

    回到院子里的时候,沈大梅已经喜极而泣:“小四,真的么,真的恢复高考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是推荐上大学了?”

    “你不是自己听到了?”

    再次经历这历史的一刻,沈铁军的欣喜是无法言喻的,拿起参差不齐的筷子,继续道:“爹,你听到了吗?要恢复高考了,我说过的,您莫担心,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想和三姐一起报考,希望您能同意!”

    “好,不用推荐上大学了,好,儿孙自有儿孙福,好,爹同意!”沈老实有些激动,嘴皮子直哆嗦,说完目光从沈大亮和沈大金身上扫过,落在了沈铁林和沈卫星脸上:“你们俩,好好学习,知道了吗?爹只希望你们能出息,不用像爹娘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被人看不起.哦,还有我的幺儿玉云,好好学习,只有学习才能有出路!只有学习,才能穿上皮鞋,吃上白面馍馍。”

    沈玉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到可以吃白面馍馍,连忙抱住沈老实的脖颈:“好的爹,我一定会吃上白面馍馍的。”

    “对,我家玉云,一定能吃上白面馍馍。”

    沈老实架着小七,头也没转道:“大亮,今天你别乱跑,和我一起去村支书家,让他给你新房出出主意,既然学不进去,那就老老实实种地吧。”

    沈大亮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碗,好似要把浑浊的棒子面汤看出花儿,胸口一阵急速的起伏,开口道:“爹,我想试试——”

    “你都试了三年了,还要试到什么时候?”

    放下沈玉云,沈老实抬头道:“你们吃完饭的可以走了,该学习的学习,该下地的下地。”

    抹了抹嘴角,沈铁军知道老爹要和老大吵,弄不好还要上演一出棒下出孝子的戏码,对于这位大哥,他也是尽了心的,奈何强扭的瓜不甜,哪怕用作弊的方法把他送进大学,那也是要铁定出问题的。

    恢复高考光芒下,也有照不到的阴暗处,这次高考之匆忙,甚至来不及搞全国卷,都是各省自己命题,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次高考的不和谐也有很多,隔壁某位二十就升r县长的大佬,在省肠胃的位置上一撸到底,消失在官场。

    由于这种事情太多,各个大学在新生入学后,会举行所谓的摸底考试,以考察这些来的录取生们,是不是真材实料的,这就要靠真正的本事了,到时沈大亮绝对会出问题。

    回屋拿起抄好的两摞自习丛书,目送沈铁林和沈卫星结伴进了公社的小学,将手中的书寄出,沈铁军拐向了打谷场,距离老远就能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给萧瑟的晚秋增加了几许喜庆,他的身影才出现,已经有眼尖的人窜了过来:“小四,你来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咱们的五套自习丛书卖出去了。”

    “他们想要一套,说是两百块一套也行,结果魏凡不松口,说是要买五套起,再不买其他的知青点就买走了,说的和真的似的。”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沈铁军到了晒谷场上,还没开口,猛然间爆发出了激烈的掌声,把他震的蒙了:“怎么,有领导来吗?”

    “没有领导,就是你的坚持,让我们比其他人早复习了两个月,也是你的提议,让我们人手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这个掌声是我们向你表达谢意!”

    张健一米七八,就是瘦的厉害,像打枣杆子似的:“当广播里说要恢复高考的时候,我们许多人都哭了,然后魏凡回来说了你的决定,我们就按照你的要求执行了,刘丽说要不是你的坚持,我们当中有一半人会掉队,是你的提议,增强了沈家凹知青点的凝聚力。”

    笑着从人群中挤出来,魏凡手上捏着厚厚的一摞票子,十元的五元的,到了面前拍着沈铁军的肩膀,开口道:“铁军,说实话,你一开始让我很难看,特别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让我下不来台,当你的陪衬。但是你用智商和那个什么情商,让我无话可说,也让在座的诸位无话可说,现在恢复高考的消息成真,我想问问你,下面咱们该怎么做了?”

    “下面?”

    被人这么吹捧恭维,沈铁军两辈子这还是第一次,开口道:“下面咱们分两个组,扔掉手中的《数理化自习丛书》,用互相出题的模式,来考对方,当然,像秦磊赵林朱震涛你们这些学霸型的,可不能出些超纲的题为难自己人。”

    “哈哈~”

    检测学习成绩的方法,除了考试依然是考试,这俩月自然是自己出题自己答过,被点的几个是知青点排名靠前的存在,倒是没有沈铁军这么正式的定为复习方法。

    众人说笑着,交谈着,一派兴高采烈的气氛向仓库里走,不想身后传来了个熟悉的声音:“哈哈,大家都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