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无心插柳

    鸡、鸭、鱼、肉,装了满满一篓子,鸡鸭上面的毛都是脱干净处理过了,总量差不多有二三十斤,沈光山擦了额头的汗,冲着张健招了招:“小张啊,这是为了祝贺咱们国家恢复高考,我弄来给大家补补身子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只有身体好了,才有精力和体力去学习,去为了四化而奋斗嘛,你说是不是?”

    张健有些拿不准,扫了眼旁边的三队队长沈庆贺,就见他木头人一般,闹不清这是出了什么状况,赔着笑道:“支书,这您就太破费了,我们来到这沈家凹村,承蒙您的照顾,可是比别的地方舒服多了,这点我们都承您的情,您有什么吩咐,就直接说。我们能办到的,一定给您办的漂漂亮亮的,就是办不到的,也会想办法出主意跑关系的。”

    沈家凹村的知青点,自从建立那天起,就比其他地方的要舒服不少,主要原因便是有水库没山头,所以没有什么大的工作量,不像其他农场里的知青,动不动就要平一座山头,再动不动就要挖个水库,在缺少机械设备的时代,简直就是靠人堆出来的。

    知青们自然也会横向比较,大家天南地北的人都有,隔壁那个白扒皮的白富来就是活生生的人样子,吃拿卡要半夜鸡叫,不幸的是那边没有小水库却有个山坡,前些年为了学大寨的梯田,愣是将一座土丘搞成了旱田。

    水上不去,那就用人抬车拉,直到一个知青被装满水的车撞下沟,摔断了腿,才算是消停不少,这两年又挖了个小水库,把和另外一个村子共有的河引了个支流,可以说极尽折腾之能事。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沈光山自认为对这些知青不错,也就没藏着掖着,转头看了眼身后:“大海,过来!”

    沈光山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沈大海今年十七岁,在镇上的中学上完后,就被送到了城里的中专,学的是车工,今年年初时分原本要毕业,可惜的是把一个女同学肚子搞大,差点没坑死沈光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事儿给摆平,传说花了差不多一千块,还找了人,自此被关在了家里。

    这是个坑爹货!

    矮小的沈大海一点都不像沈光山,一米五七的身高甚至连妹妹沈金花都比不过,被这么多人围观,神情紧张面目僵硬的到了面前:“爹!”

    “你他娘的放松点,这是你张哥!”

    沈光山恨铁不成钢的踹了一脚,沈大海连忙到了张健面前,弯腰鞠躬:“张哥!”

    细长的眉毛微挑,沈光山到了张健面前,先是叹了口气:“小张啊,叔也没别的,就是想让这混球跟着你们复习复习,他是中专毕业,要是不听话,你就揍,揍出问题来,我担着!”

    出生在六七十年代的孩子,绝少没有不挨揍的,盖因此时兄弟姊妹众多,父母压力大,也就没什么心情去想什么素质教育,不听话就抽,抽的疼了也就会听话了,属于老辈人统一的认知范畴。

    张健明白过来:“支书想让大海也考大学?”

    沈铁军对这货比较了解,梦中属于比李刚的儿子还坑爹的存在,这家伙的学习能力很不错,梦中沈家凹村三位大学生之一,后年会考上本省的师专,可惜的是在去报道的路上,不知这货是色心大发,还是怎么的,就被抓进派出所了。

    由于本人长的猥琐,矮瘦还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像是好人,察警们只是吓唬了几句,这小子便竹筒倒豆子般,将他以前那些光辉事迹抖了个底儿掉,其中还包含了为什么犯过事儿没被抓的原因,后来传言是相信坦白从宽回家过年的警示了。

    这年头的派出所处理犯事儿的,首先会通知单位,然后才能轮到家属,结果是没报道就被学校除名,另外还发函给了省纪检单位,把接受沈光山请托的几个处理了,这时没有行贿罪,逃过一劫的沈光山,在天h县算是臭了大街。

    “考上自然是好,考不上也是他的命,行了,大海,老实听话,知道了吗?”

    沈光山一声将沈大海吓了个哆嗦,转身带着沈庆贺走了。

    沈大海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诸人,轻声道:“张哥,那咱们?”

    “咱们先进去吧!刘丽,你和范云把东西弄过去,晚上咱们改善伙食。”

    张健开了口,女知青们便一拥而上,抬着篓子进了仓库,知青们做饭是排好班的,每天做的都是定量的,没有了就去粮站拿着粮票买。

    知青学习小组,并没有随着沈大海的加入而有什么改变,以前复习的时候,还会有着些许担忧,对高考是否恢复的担忧,现在有了明确的考试时间,才猛然感到了时不待我,距离高考总计只有四十天。

    与往日不同的,便是知青的饭堂兼学习室门口上,写了行字:“距离高考还有40天!”

    沈铁军看着自己的杰作,冲着呆住的魏凡开口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提神?”

    “提神,提神,一看这个,太提神了!还有40天!”

    嘴上絮絮叨叨的,魏凡转头看了眼呆坐在马扎上的沈大海,拖着他到了一旁:“喏,这里是20块钱,10块你应得的,10块是奖励给你的。拜你的点子所赐,这五百块差点把林河坑急眼,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后,气的他说多出来那4套,会卖给咱们沈家凹村周边所有的知青点,让咱们一分钱再也赚不到。”

    两张五块的五张两块的,沈铁军也没客气揣进了兜里,面上露出了冷笑:“怎么,你怕咱们手上的书卖不出去?”

    “不,不怕,我是怕他卖其他四套之前不给知青们说的话,会挨揍!呵呵。”

    说着说着,魏凡自己先笑了起来,白家村比沈家凹村大了差不多一倍,所以知青们也多了不少,足足五十多人,而一套自学丛书只有17册,也就是说这五套根本不够他们分的,除非每人不同的岔开复习,或者是以大课的形势开讲,可讲课之前总要自学吧?

    现在距离高考,还有40天时间唉!

    啪的又打了下沈铁军的肩膀,魏凡越想越乐:“你是不是故意的?从十套降到五套,好让他们打架?”

    “有的买就不错了!”

    沈铁军撇了撇嘴,能够拿到这套书,那是邀天之幸了,也算陈晓云因祸得福,父母都在废品收购站:“咱们也要谢谢晓云姐才是,否则现在知道消息,怕是只能拿着《工业基础知识》和《农业基础知识》这两本抱佛脚。”

    面上的笑容敛去,魏凡也是看过这两本书的,和丛书是驴头不对马嘴,想起那林河捏着鼻子掏钱的模样,开口道:“这个不用你说,谢她是应该的,可没有你的话,想让她拿出来分享,也是不容易,这次只要我能考上大学,哥哥这辈子都承你的情,不是,这个知青点要是能考上大学的,都会承你们俩的情。”

    “考上再说吧!”

    心中充满着掌握他人命运的满足感,沈铁军倒是没大大咧咧的受了,这时人与人的交往,不像梦中那么市侩,帮助这帮子知青复习,也只是为了给沈大梅打造个良好的复习环境,顺便再给自己考上大学的事儿铺垫一下。

    现在看来,倒是无心插柳,这几十人说是天南地北五湖四海有些夸张,周省周边的省份算是都占全了,毕竟不是大城市的知青,想去东山省或者云贵高原那旮旯,也不容易。

    这套书看着多,实际上重点是在解题思路,绝大多数的描述都用来“讲课”了,就如老师一堂课四十五分钟,所讲的核心怕也只是短短的公式或者应用。

    生生的用两个多月抄了一遍,沈铁军算是对这个时候的知识水平有了大致的了解,这书的作用,就是为了让高小学生,掌握学数理化的方式方法,真正涉及到更深层次的,大多是一笔带过。

    中午吃过午饭,大家再次聚集在一起时,张健首先站起来拍了拍手,让沈大海站了人群中间:“大海,现在你初来乍到,就先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

    这才是正确的学习方法,沈铁军看着沈大海面红耳赤,知道这是最直接最快打掉他尴尬和局促的手段,当然后果也是不可预料,也许会解开他心中内向的结,也许会把这个结系的更死。

    好在可以动手!

    张健抬脚踹了他一下:“快说,支书说我可以揍你的!”

    “好好好,别打我,我说还不行!?”

    挨了一下没敢躲,沈大海还是不敢看众人的眼睛,看着地上的泥洞,开口道:“大大家好,我,我是沈大海,我,我来自沈家凹村,哦,就是周省天和市天h县红旗公社的沈家凹村,我,我今年17岁,我,我害怕挨揍…”

    沈铁军满脸恍然,怪不得这小子会把他爹坑成那个样,合着是怕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