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泥腿子八代

    腰酸背痛的回到家,放下塑料布的沈大亮便感到气氛不对,看了眼坐在堂屋门口的沈王氏面色不愉,回到了东屋里,用腿踢了踢坐着发呆的沈铁军:“小四,沈光山的烟了?不是说挨家挨户的发喜烟喜糖?”

    “哥,你都21了,能别光长肉吗?长长脑子好不好?”

    没出村子便下起雨,眼瞅着越下越大,沈铁军便招呼着沈大梅打道回府,雨衣雨伞是奢侈品,全家两件蓑衣,竹子编成的斗笠也只有两顶,这门是眼看着出不成了。

    姐弟俩回到家没多久,沈老实浑身湿漉漉的回来,背着手进了堂屋,没多久沈大亮就进了门,逮着沈铁军要烟,说着看他要炸,也没好气儿:“烟在咱爹那!”

    糖被小五扔进了粪篓子,烟人家连给都没给,沈铁军这么说了,满脸恼意的沈大亮探出头,飞快的缩了回来:“怎么了,我看咱爹娘脸不好,你们没考上?一个都没考上?”

    “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沈铁军想不明白,老沈家的祖宗来到这里,已经是四百多年前的事儿了,据说祖先不愿意效忠清朝,举族搬迁到了这里,还留下了不得为官的祖训,所以几百年来这沈家人,就没出个什么人物,唯一县志留名的,还是个修桥铺路的小地主,清朝没完蛋的时候便破落了,可以说穷了八代人。

    说是根正苗红,也是泥腿子八代,陈晓云那样的待遇还不够级别,身份上没污点,姊妹三人报考的专业还不一样,沈铁军报的是英语专业,沈大梅报的是文学专业,上辈子没心思学习的沈铁林报考物理专业。

    不过这都是虚的,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录取,要优先保证重点院校。也就是说重点院校先挑人,挑完了剩下的再由其他的分,至于专业啥的,重要吗?有那报考文科想当编剧的大佬,结果被物理系的光学专业录取,你找谁而说理去?

    有的上就不错了!

    “嗡嗡嗡——”

    略微熟悉的噪音一闪而过,沈铁军看着黑下来的天空,决定还是上床猫冬,今年考不上,明年再来嘛~

    脚上的大棉鞋脱掉,屁股坐上了床沿,沈铁军已经熟悉的臭脚丫子味弥漫,院子里传来个声音:“大爷爷,大爷爷在家吗?”

    “沈光山?他来做什么?给他媳妇出气儿的?!”

    嘴上念叨着,沈铁军跳下床,麻利的找到鞋,就听沈光山的嗓门大了起来:“快,这是咱们公社的刘书记,这是咱们县革委的毛书记,他们是冒雨前来慰问你的!”

    套上鞋的沈铁军不动了,竖起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只有刷刷的雨声,先前的一切好似幻觉,不想木门咣的响了起来,小六满头是雨的冲了进来:“四哥,四哥,你和三姐和五姐,都考上大学了,书记是来看你们的,他还说明天早上,会带你们到医院体检,用他的小车哦!”

    “呵呵,哈哈,哦,不能得意忘形,不能得意忘形!”

    嘴上说着不能得意,沈铁军还是忍不住的笑开花,小六看他的模样,抬手就扯:“四哥,快走,爹等急了。”

    毛利民一米七的身高面色发黄,大圆脸上干瘦没肉,两颊凹下去就和经过三年自然灾害似的,只看相貌是谁也不会想到这是天h县的老大,还没改制的县革委会书记,沈铁军进屋的时候,正握着沈老实的手嘘寒问暖:“老哥哥说的对啊,现在国家拨乱反正,造反有理那套再也行不通了,哦,这就是沈铁军同学吧?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

    沈铁军脑子里转悠这个念头,面上却是一副畏缩的样子,好似没见过世面的葫芦娃,看向了沈老实:“爹?”

    眉飞色舞的沈老实眼一瞪,开口道:“这是县革委会的毛书记,书记专门来通知你明天去地委参加面试的。”

    毛利民摆摆手示意沈铁军坐下,几个马扎一看就是他们带来的,开口道:“这次你们是在咱们安然地委放了个大卫星啊,不光是你们兄弟姐妹三人全部过了分数线,你更是咱们地委唯一过了英语专业录取分数线的。”

    沈铁军腼腆的笑了笑,这次的英语考试,内容简单的有点夸张,默写26个字母的音标共计26分,还有道写名词复数的是24分,这两道加一起就50分,剩下的是翻译一道短文50分,怎么也能拿一半,也就是说总分在70以上,可惜非专业类只做参考用。

    说完话看着这小子腼腆的连嘴都张不开,毛利民转头看了眼沈光山,闹不清是这货在夸张,还是这半大孩子在装,好在转眼间又进了两个女孩,连忙站起身,从口袋里摸出了包东西,冲着矮个开口道:“这就是咱们省最小的大学生了吧?沈——”

    刘长庚连忙接上:“沈铁林,今年13岁,虚岁14,据我所知,应该是咱们省最小的大学生了,嗯,只要体检能过关!”

    “来,铁林,吃糖!”

    笑眯眯的将纸包塞进女孩的手里,毛利民自顾自的坐回马扎,下巴就是一抬:“这有什么问题?我看着没问题嘛!还有沈铁军,你看这棒小伙,像有问题的?”

    神情一顿,刘长庚连忙点头道:“是是是,看着比我还健康嗯。”

    眉飞色舞的沈老实正高兴着,县太爷亲自来向他报喜,还有比这更实锤的么,儿女一发的考上了三个,嘴是再也合不上了,不过听到说起体检,满腔的喜悦消失大半:“小四,你不是说,体检没问题?”

    “嗯?”

    屋子里几人齐齐一愣,毛利民转过头看着“小四”,就见他腼腆的一笑:“爹,我们的体检自然没事,就是怕真正的体检时,会紧张,你也知道,人一紧张就心跳加速,让医生误判心脏有毛病。”

    “是,是,是这么个说法!”

    一直没开口的沈光山连忙接上,一拍大腿道:“今天我家大海体检的时候,就听医生说不要让他紧张,可他就是紧张啊,这个控制不住的,直到我说再紧张就抽他,嘿,你说怎么着,他果然不紧张了!”

    “……”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老货,毛利民算是明白过来,这一老一少两个都不是正常人,小的小小年纪就拿腼腆糊弄自己,老的这么大年纪了还胡乱插嘴,小孩子似的。

    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毛利民看向了沈铁军:“你能告诉叔叔,怎么想着要报英语专业的?”

    “大爷,大娘?在家吗?”

    清脆的声音冲破雨幕传来,隐约响起了刘大刚的声音,沈铁军眨了眨眼睛,这小子下着个雨不在家里猫冬,跑来干什么?

    自打书记大人到来,传统观念的沈王氏便带着沈玉云进了里屋,娘俩欢喜异常的听着外边的聊天,这时听到院子里的呼唤,挑起了帘子:“有人?”

    “这是我自己种的,今天和俺娘刨了几个尝尝,吃着没出问题就让俺大爷大娘尝尝。”

    “那地这么快就有东西了?嘿,算你小子识相,知道是谁帮你包的地,来来来,现在屋里…”

    交谈的声音消失,沈铁军已经蒙了,转脸看着老爹,沈老实正一脸迷惑,沈光山倒是先反应过来,脚一抬转身想走,想起在场的书记,面色一片雪白。

    “承包的地?!”

    刘长庚猛然站了起来,一步到了沈光山面前,戳出的手指微微抖动着:“沈光山,你想翻天?竟然把地承包出去!啊,你知道在做什么吗?”

    春天来了不假,倒春寒也不是虚的,沈铁军想起了另外一边的要饭村,毛利民作为比较中正的干部,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属于那种上面指示啥就干啥的存在,唯一的区别,就是与其他同级干部相比,是有着极其强大的魄力。

    魄力是褒义说法,贬义的说法就是粗暴的家长式作风,这是书记大人从部队上复原时带回来的,沈铁军有些心慌,他是想不到大喜事儿,竟然有朝着坏的方面发展趋势,开口道:“毛叔叔,我听说您是参加过援朝作战的,当年咱们付出了那么多,现在倒好,曾经的战友为了利益,调转枪口对准了咱,您心痛吗?”

    “局势变了啊!”毛利民有些恼。

    “对,局势变了。”

    自顾自的说着,沈铁军笑道:“以前那么多人学俄文,就是为了方便和毛熊交流,以便学习人家的技术,现在我报考学英语,也是这个想法,现在世界上两大超级强国对峙,学俄文的人太多了,可我发现学英文的没那么多,你看现在连国家都不重视,英语考试成绩不记入总成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