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天高地厚

    “他们抄了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

    清脆的嗓音略显稚嫩,说话的女孩睁大了眼,婴儿肥的小脸上满是恍然:“怪不得能考上大学呢——”

    女孩的对面,毛利民挑了挑眉头,满脸不可置信:“不会吧,抄一套书就能考上大学?”

    女孩全名毛琳,长的白白净净,身上穿着花格子褂子,脑袋后面扎着两根麻花辫,两眼一瞪:“那得看什么书,他们抄的肯定是魔都出版社出版的,和你帮我找来的那套相比,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别人找一本都不可得,他们竟然能找齐一套,不信你去问问那个知青点的其他知青,考上大学的必然不少!我们老师说,这次出卷子的人,十有八九是以这套书为基础出的试卷。”

    原来如此!

    走了运而已,毛利民对沈铁军兄弟姐妹的兴趣又降低几分,看了眼王猛:“那个知青的名字,你知道了吧?”

    “知道,叫陈晓云,省城人,父母是废品回收站的职工,就是成绩没查到,根据沈铁军所说,她到现在都没回知青点,看样子差不多已经考上了!”王猛信心十足的开口道。

    只是没过几天,王猛便瞅了个空隙,开了口:“刘长庚书记说,那个知青陈晓云,没有接到体检通知,又回来了。”

    体检结束,面试结束,回到家的沈铁军再次猫冬,与上次心有忐忑不同,这次是理所当然的,理直气壮的霸占了一张床,没日没夜的睡了个天昏地暗,就等着那不知何处发来的录取通知书。

    沈家兄弟姐妹三人,全部考上了大学,最小的那一个,还是13岁半的大孩子,沈家凹村是彻底在红旗公社出名了,出了村子都有人大学生大学生的喊,飘飘然的沈铁林心花儿开的灿烂时,便在知青点见到个不该出现的人影:“晓云姐?!你,你——”

    略显憔悴的鹅蛋脸上挤出个笑,陈晓云牵起了沈铁林的手,轻轻拍着道:“铁林,恭喜你考上大学,我可能今年发挥有问题,不过还有来年,我打听过了,明年的高考会在七月份,也就是说最多半年,咱们会再相遇的。”

    “晓云姐,你不可能考不上的!”

    沈铁林嚷嚷起来,其他的知青看到,也是一副同情的模样,随着体检的通知,算是从侧面宣告了没接到通知的人落榜,知青们纷纷离开了备受有色眼睛的家,回到了这个知青点,像是抱团取暖的羊群,只是他们也没想到,会再见到陈晓云。

    随着体检通知的开始,沈家凹村知青点人数逐渐增加,直到这一天的时候,人数恢复到了16人,写信拍电报过来通知考上的人数,有9人,不算那几个没动静的,这个比例已经是很夸张了。

    三分之一的知青考上了大学,沈家凹村知青点的成功,算是将魔都版《数理化自学丛书》推上了神坛,只是这套丛书的拥有者,或者说是曾经的拥有者,落榜了。

    等到胡静和张健两人回来,几人相对无言,两人是过了分数线,可惜心理素质不过关,体检的时候刷下来了,每当说起这个伤心事儿,便会哭成泪人一般。

    沈铁军见到陈晓云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星期后,难得有个大晴天时,走了没几步脚丫子便有了暖意,回家换了黄胶鞋,沈铁林便连蹦带跳的蹦了进来:“四哥,城里有政审的来了,三姐的事儿呢,晓云姐让你去趟知青点。”

    为了怕知青们伤心,沈铁军自打面试完就很少去了,算上新来的知青二十五六人,全部都是高考失利的落榜者,有个小五经常往那跑,就够刺激人家的神经了,自己再经常过去晃荡,那纯粹是打脸么。

    “找我什么事儿?”心中一凸,沈铁军想起说过的话,正色道:“你给她说什么了?”

    “政审啊,还能说什么,我说你怀疑她考不上的原因是政审不过关,还说这次设计师老人家是开了口的,政审不再看家庭,只看个人,她就让我来叫你了。”沈铁林挑着眉毛说完,转身走了。

    沈铁军老脸一黑,这还是他听到陈晓云回来后说的几句,没想到这妮子记在心里不说,还说给别人听了:“我给你说了不让你乱传的!你三姐呢?”

    “下地去了!我去叫她。”

    远远传来小五的声音,沈铁军只能跟着出了门:“娘,我出去一下!”

    “路上注意,别跑远了!”沈王氏的声音从堂屋传了出来。

    “好嘞!”

    沈铁军应了声便朝村口走,设计师在确定恢复高考时,便对录取的考生法外施恩,要求相关部门在录取时的政审工作中,不要搞株连,凡是能够和有错误的亲属划清界限的,只要本人拥护d和国家,那就要以本人为主。

    老沈家八代都是泥腿子,沈老实本人闷葫芦一般,大字识不了一箩筐,想反动都不知从哪下手,再加上为人和善,他是从来没想过政审会出问题,可现在偏偏下来了人。

    沈光山的办公地点,就在他的家里,沈家凹村唯一用砖头盖的大院子里,沈铁军见到了一男一女两个扎眼的人,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男的面白无须满脸正气,女的温文和善面庞周正,脚上都穿着皮鞋,虽然已经有些变形了。

    沈铁军眸子微缩,冲着两人微微点头,开口道:“支书,大海在家吗?”

    沈光山眉头一挑,冲着两人道:“这就是沈铁军,沈大梅的弟弟,小伙子很不错的,连知青点的那三十几个知青,都服他。”

    “老东西!”

    听到他介绍完自己不再说话,沈铁军心中不禁暗骂,一男一女两人已经望了过来,他再装下去也没意思,当即开口道:“我姐好像没报什么要紧专业。”

    男子侧身看了眼搭档女人,满脸惊讶:“你这样做会影响我们对你姐的审查,你就不问问我们是哪里来的?”

    “呵呵呵呵,我问了,你们会说吗?”

    沈铁军又不傻,梦中老六一辈子那个样,老爹说他是兄弟姐妹当中最享福的,可那又怎么样,作为子女的,连对爹娘养老送终都做不到,去世的时候也没露面,最后回来给老人家扫墓,都偷偷摸摸的像见不得人似的,梦中有过一次就行了!

    现在轮到沈大梅,沈铁军的反应可想而知:“我姐没什么远大理想,她所能想到最奢望的,就是考个师范学校,当个老师。你们,好像不是师范学院的吧?”

    面上的笑容尽去,男子冷声道:“你猜错了,我们是外交学院的,你姐姐这次成绩勉强达到我们的要求,所以,我们才来看看,即便这次通过政审,也不一定能拿到录取通知书。”

    “外交学院的?很有名吗?我怎么没听过?”

    眼前一亮,沈铁军愣住了,不是秘密院校和秘密部门啊,悬着的心放下:“比水木燕园和旦大还好吗?”

    男的张了张嘴,外交学院现在虽说复校了,可还挂在北二外的学校里面,连北外都比水木燕园和旦大这些矮一截,真说出来的话,这个葫芦娃下面会说什么?

    女人不知这小子哪来的敌意,可被人这么小瞧,也是有些情绪:“我们是直属外j部的,负责为国家培养外教人才!这些我们都可以告诉你,但是也代表着你姐姐彻底和外交学院绝缘。”

    心中默然,男人冲沈光山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女人连忙跟上。

    “直属外j部的?”

    沈铁军心底一惊:“那且不是说,毕业后就会进入外j部?怪不得这俩穿着这么正式——”

    追?追上去怎么说?人家指明了不会再收三姐的,说话都带有置气成分了,下面很可能会惹来一阵嘲笑。

    不追?三姐会有什么损失?无法进入部委工作?还有其他的什么?钱?开玩笑,有自己在,家里人会缺钱?权?那就是更开玩笑了,女县高官?不说三姐是不是那块料,这都是奇耻大笑!

    “铁军啊,你看看你得罪了谁?人家那是外j部下来的啊!”沈光山痛心疾首的用手背拍着手心:“你,你别以为考上大学了,就不知天多高,地多厚了!”

    “天有六百公里高,地有一万三千公里厚!”

    转头看着满脸呆滞的沈光山,沈铁军耸了耸肩双手一摊道:“大概是这么个数字,你要是不相信的话,让我那个便宜孙子沈大海去查查。再见!”

    呆滞的老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沈光山嘴皮子直哆嗦:“你,你,你——”

    眼瞅着老东西要气坏,沈铁军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为沈大梅进不了外交学院默哀一秒钟,便匆匆的出了门,再往前面一点,便是知青们所在的大仓库。

    几步靠近大仓库,沈铁军便听到里面传来热切的议论声:“就是啊,设计师都说要以个人政治面貌为主,晓云姐你一定要回去查查分数,如果真是有人作梗,咱也不是泥捏的啊!现在这么多人关注咱们沈家凹的知青点,不行就写信向省里反应,省里不行就向南海写信反应。”

    沈铁军走了进去:“刚才我看到有帝都来的人,晓云姐你要是有把握没估错分的话,就去让他们帮着反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