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推一把吧

    陈晓云圆睁着两眼,傻傻的盯着沈铁军,天人交战的想了会,牙一咬:“铁军,他们真的是帝都的?”

    “不光是帝都来的,还是相当有办法的人物。”

    说着晃到了桌子前,沈铁军坐下后开口道:“漆黑的呢子大衣,铮亮的大皮鞋,往那里一站,就知道不是简单人物,你要是想去的话赶快了,他们好像要走。”

    张健满脸狐疑的瞅着他,满头问号:“他们来做什么的?”

    “嗯——不知道啊!”

    一个磕绊,沈铁军摇了摇头,拿起桌子上放的地瓜干,这可是好东西:“我在支书家门口见的,男女都是黑呢子大衣,大皮鞋,这个地瓜干是谁的,我尝尝没问题吧?”

    “你吃你吃,我带来,就是让大家都吃的,分享给大家的!”

    说话的女孩有些面生,沈铁军看着不是熟人的,没敢多拿:“嗯,我就尝尝,对了,晓云姐,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

    进了冬天,沈大亮被沈老实抓着开始为未来的新房准备材料,这个时候泥土也不是随便取的,茅草谁家也不多,那个主梁更是要找根好的,按他说的那样,和这陈晓云算是有缘无分。

    那就推一把吧!

    眼看沈铁军比自己还在意,陈晓云的脸一红,起了身便往外跑去,胡静看到身子一动,也跟了出去。

    木板桌上放着前些天的报纸,眼看着自己的任务完成,沈铁军扫了一眼转身离开,体检都结束半个月了,知青点还有八九个人没来,估计是赖在城里,不打算回来了。

    高考的恢复,明面上是给了五百七十万人进入大学的机会,实际上是撬动了近三千万知青的心底大石,这三千万知青并不全是下乡知青,里面有一千两百多万的回乡知青。

    这些人主动或者被迫响应号召到了乡下,在他们以为将要终老在乡间林野草原的时候,恢复的高考像是一盏黑夜中的明灯,为他们指明了一条可以改变身份,重新回到城里,甚至比以前过的更好的方向。

    胆子大的,便不管不顾的回到了家,成为街道大妈大爷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想尽办法送不走的话,也就如此僵持下去,直到几年后风向明朗,这些人倒是比那些顺利回来的还要先分配工作,不得不说是共和国的特色——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而那些听话的知青——既然听话,那就让他们等着吧。

    沈铁军面前的这些知青,便是将来要等着的那批人,吃掉手中的地瓜干,看了眼报纸上的日期,开口道:“这个报纸还有人没看吗?没看的话,我拿去看看。”

    “想看就看,拿了赶紧走,以后少来我们这些落榜生面前晃悠!”张健笑着站起来,拍了拍厚厚一摞课本道:“我们还要复习呢,准备继续过考。”

    “嗯,那我就不惹你们烦了,咱们回见啊!”

    将报纸塞进怀里,沈铁军又拿了两根地瓜干,冲着知青们挥挥手,缩着头回到了家里,三下五除二的脱光,钻进了被窝里,从堂屋里出来的沈王氏看到,便将他的门给关好。

    没过两天,首先接到通知书的,既不是沈铁军也不是沈铁林,更不是沈大梅,而是沈光山的儿子沈大海,被省城的职业技术学院录取,不知是因为有着前车之鉴,还是说沈老实家的三个大学生压在头顶,沈光山这次是没有像上次那么张扬,放了挂鞭炮摆了两桌子酒,将沈老实请了过去,连沈王氏都没请。

    心里惦记着家里几个娃,沈老实也是个妙人,烧鸡和肘子直接端起,说是有这俩菜就行了,家里还有娃等着吃饭呢,差点没把沈光山气的背过去。

    沈大海走了没两天,公社书记刘长庚亲自送来了录取通知书,沈大梅被给帝都二外录取了,满脸问号:“我不是填的中文专业么?”

    “这一看就是调剂了,别不知足,我的还不知道会被哪个学校录取!现在你要做决定,上还是不上,不上的话明年再考一次,到时候是不是还会遇到调剂,那就不知道了。”沈铁军心里明镜一般,他想起了那个报考编剧却被物理系光学专业录取的大佬,学了四年光学专业回头去干摄影师了,也算专业对口。

    “上啊,帝都呢,这个第二外语学院,是不是还有个第一?”沈大梅拿着录取通知书,浑然不顾沈王氏在旁边擦眼抹泪,沈老实挺胸抬头满脸欣慰。

    “好好收着,咱们开始干活了!”

    沈铁军打算不让爹娘继续激动,开始给两人泼冷水:“爹,娘,上面没说钱的事儿,你们打算让三姐带多少钱过去?是打算我们送上车,让她一个人坐车去帝都,还是让大哥护送过去?护送的话,车票钱来回得差不多一百。”

    “娘,我一个人去,大哥小四把我送上车就行!”

    天h县所在的安然市地处南北要道,未来会有铁路线穿过,可现在坐车的话,就得去隔壁省热城坐北上的火车,倒是不用倒车。

    “大亮你送小三上车!”沈老实迅速做出了决定,说完后看着沈大梅,两眼通红:“仨儿啊,你一个人在外边,可要千万小心啊——”

    “爹,这车票还没买呢!您现在伤感什么啊,三姐,走,赶快去办粮油关系,从今天起,你也是吃商品粮的城里人了,好好学,知道了吗?!”沈铁军神情也是激动异常:“别让咱爹娘担心,到了那里,安顿好后要赶快给家里拍电报!”

    沈大梅年轻不知愁知味,听到能吃上商品粮,连忙跟着沈铁军离了家,等沈大亮去了热城,用两天功夫买来火车票,粮油关系已经办好。

    得知是天h县有名的沈家三兄妹要办粮油关系,走到哪里算是被人围观到哪里,打探最多的便是用的什么复习资料,不用沈铁军开口,沈大梅便免费对《数理化自学丛书》宣传一番,还专门叮嘱了是魔都版的。

    沈大梅还没送走,刘长庚的影子再次出现在了院子里:“恭喜恭喜,沈铁林的录取通知书,是热城大学物理系。”

    探手摸了摸目瞪口呆的沈铁林,沈铁军心中暖暖的,上辈子这个小妮子为了当城里人,可是把爹娘气的不轻,现在好了,自己就是城里人了呢:“小五,现在你也是城里人了呢!”

    “哦,我考上喽!”沈铁林一蹦三尺高,转身抱住了沈王氏,亲的不行:“娘啊,娘啊,我也考上了!”

    “妮,是,妮你考上了呢,现在是大学生了。”沈王氏抹着眼,声音呜咽:“你也是城里人了!以后能说个好婆家!”

    “娘,您别伤心了,小五又没走远,咱们这里坐车去热城,也就几个小时的路,今天天色已经晚了,明天我再带她去办粮油手续。”沈铁军怕老娘大喜大悲的伤身,连忙开口说着。

    “刘书记,回回都麻烦你,真是亏欠你了!”沈老实从口袋里摸出了包烟,这烟他揣了好多天了,上次人家来连口水都没喝,就在心里记住了。

    “应该的应该的,咱红旗公社的沈家三兄妹,说出去谁不竖大拇指?”

    嘴上客气着,刘长庚将烟收进兜里,摆了摆手:“那行,不打扰你们开心了,就剩铁军的录取通知书了呢,我看着也快!啊,先走了啊,过两天见!”

    “好,好,过两天见!”沈老实把刘长庚送出大门,目睹他骑上车子走远,心知下次再来,就不是一包烟能打发的了,只是现在家里钱这么紧——嗯,怎么说也得留人家吃顿!

    沈铁林的粮油关系办好,沈大梅的离别也来了,走一路哭一路的到了县城,坐上去热城的长途车,两只眼还红的像个灯泡,看着旁边的沈大亮,开口道:“大哥,咱爹咱娘,以后就得辛苦你了!”

    “莫哭莫哭!”

    沈大亮探手想擦,才惊觉对方不是那个小女孩了,黢黑的面上露出了笑:“唉,我还把你当成小孩,你现在都考上大学了,放心,你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家里的事儿不用你操心,我又不是捡来的,不会亏欠咱爹娘的!”

    第一场雪飘飘扬扬洒下,沈大梅发来了报平安的电报,沈铁林也就到了离家的时候,大后天便是最后报道的日子,再不走怕是要耽误报道,沈铁军知道她在等什么:“放心,四哥一定能考上的,别等了,你先去吧!”

    目送大哥护着沈铁林消失在院门口,沈铁军双手高高举起,接着空中飘飘扬扬飞舞的雪花,抬起头看向了黑压压的天空,一片一片的雪花落在脸上,眼中闪过迷茫:“你个该死的老天爷,难道我真的没有上大学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