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一章 不拘一格降人才

    连续一个星期的大雪下完,沈铁军从床上爬了起来,套上棉衣棉裤大棉鞋,从床头上拿起看了好几天的报纸,出了门后摸摸光溜溜的大脑门,回屋找了个狗皮帽子戴上到了堂屋门口,天边的鱼肚白色渐渐升起,天地间已经变成了白色的世界。

    沈铁军抬手敲了敲屋门:“爹,爹!”

    “唉,谁?小四?”

    沈老实的声音传来,屋门很快打开,就见这几天板着张脸的沈铁军,神情平静,揉了揉眼打个哆嗦,连忙招呼:“来,快进来!”

    “爹,我是想让您给我半年的时间,我一定会给您考个大学回来,这一次我不会再有丝毫的保留,您能相信我吗?”沈铁军面色平静,各个大学报道的日期截止到昨天,可惜那张不知是哪个学校发出来的通知书,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渺无音讯。

    “小四儿,别想多了,爹给你时间,爹相信你能考上大学,因为你体检都参加过了,对吧?我找人打问过,要是没过大学的什么分,根本就不会通知你去体检,这说明你的学习没问题,更何况人家县太爷都说你考上了。对了,你起这么早做什么啊?”沈老实说着说着才看到外边的鱼肚白,这个时候家里没个闹钟,时间就只能估摸着来。

    抿了抿嘴唇,沈铁军开口道:“爹,我准备报考研究生,嗯,考上的话会有复试,可能要到外地去,会花一两百块。无论如何,我今年总会考上大学的。”

    “研究生?嗯,没问题,天这么冷,你回去睡觉,睡醒再说!”沈老实披着件烂棉袄,心说这个研究生是个什么大学,决定好回头去问问,这孩子终于正常了,心中是既欣慰又遗憾。

    “爹,这个考试需要到县里报名,你给我二十块钱!”

    沈铁军说出了目的,这是他想了一个星期的决定,上次从知青点拿回的报纸上,就有几个月前中科院招考研究生的报道,当时只是纯粹的好奇,记忆中对于考研的关注不够,毕竟目标定在了大学上,对于大学毕业才能报考的研究生,那是做梦都没想过的事儿。

    直到送走小五,大学最后报道的日期过了,沈铁军能想到的,也是老老实实的复习半年,他要在六个月后,也就是78年的高考里,放个大卫星。

    这次的考试,心里有顾忌的沈铁军故意答错不少,一是兄妹三人都有可能考上,很容易惹起人们的关注,如果有些传说中的神秘部门,那是必定要落在他们眼里的,他又不想被太多的人注意,二是成为知名人物后的烦恼也多,体检后有那推脱不开的人前来,也都让小五和三姐出面,老老实实的猫冬。

    结果,便是他的录取通知书没来!

    那就不用藏拙了,沈铁军打定主意,要在78年的高考中二鸣惊人!直到前些天张健又送来了些报纸,让他立即改变主意。

    1978年1月10日,教育部发出《关于高等学校1978年研究生招生工作安排意见》,决定将1977、1978两年招收研究生合并进行,统称为1978届研究生。

    紧随其后,《人们日报》还发了评论员文章《不拘一格降人才》,强调研究生招生在年龄、学历、家庭出身、本人表现上都要实事求是,不拘一格。

    沈铁军的心野了,确切的说是这些天里,被人们或者善意或者异样的目光,给看的炸了,反正都是要复习,反正都是要考试,区别只在于考上后的复试里,需要到学校所在地复试。

    这年月出行不容易,介绍信的好说,初试通过后拿到复试通知,找村里和公社都能开出来,难题还是钱,学校不给报销复试的路费。

    考上就是大卫星,而考不上,也只是损失两块钱的报名费,沈铁军在心中算了一笔账。

    面对着最出息的儿子要求,沈老实自然不会拒绝,这些天沈铁军沉默的不像话,连带着他和沈王氏都心有揣揣,这孩子的录取通知书到现在没来,两个老人心疼儿子,也没张口问,这时看他终于恢复了正常,沈老实连忙回屋拿了钱给他。

    从沈老实手里拿了钱,沈铁军便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地上厚厚的一层雪,一踩一个黑窟窿,出了村子到了国道旁边,马路上的雪已经被来回的车辆轧出了车辙。

    远处一辆公交车慢悠悠的开来,雪天路滑,司机们是开的异常小心,完全没了往日在路上可劲儿撒欢的劲儿头。

    等到公交车过来的时候,沈铁军上了找个座位,付了一毛钱的车票,便望着窗外无边的白色神思狂想,不拘一格降人才,应该是高中文化便能报考的,否则大学文凭才能考的话,那还叫做不拘一格?

    怀着淡淡的忐忑,沈铁军搓着红肿的双手,他从小便有冻手冻脚的毛病,红肿红肿的像是个东山省的大馍馍,操在了袖子里面晃进了教育局,便听到了声呵斥:“唉,你干什么的?”

    说话的声音响起,教育局大门旁的屋门打开,走出了个满脸警惕的年轻人,看到狗皮帽子下的面庞,眉头微皱:“是来办事的?”

    “对,是来办事的,这次报纸上说的研究生考试报名,是在咱们这里吧?”沈铁军深知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连忙从口袋里摸出报纸,伸出手指在上面敲打着。

    年轻人神色一变,从头到脚的打量了面前这个穿着补丁烂袄,大棉裤也没套外裤的人,发现报纸上的报道,变成了好奇之色:“哦,原来是前来报名的同志,来,我带你去吧!”

    “好,那就谢谢你了!”

    嘴上谢着,沈铁军对于这些人的心思摸的很清楚,这是怕他打着报名的幌子进教育局干坏事儿,情知还是这身穿着带来的影响。

    进了走廊,沈铁军摘下了帽子,还在台阶上擦了擦脚上的泥水,旁边的年轻人默然点头,知道自己没猜错,地道的农民,城里的哪有这么多的黄泥巴,只是看这人留着个大光头,面相却很稚嫩,狐疑道:“同志,你是几几年的毕业生啊?”

    “哦,去年毕业的!”

    阳历年过去了半个月,沈铁军叹了口气道:“这不去年考的不错,体检也过了,可录取通知书不知出了什么问题,到现在也没见到,正好看见研究生招考,就过来试试。”

    “您考上大学了?也体检过了?现在因为没收到录取通知书,想试试研究生考试?”年轻人越说蒙,说完整个人及就愣住了,能在教育局里看大门,他对这些可不陌生:“可是,研究生是需要大学文凭的啊,你这大学都没被录取,哦,是录取通知书没拿到——”

    “看到这个标题了吗?不拘一格降人才!看到这个报纸的名字了吗?人们日报!”沈铁军不得已又翻出来张报纸,这些都是他准备好的,在下面的副标题上点了点:“强调研究生招生在年龄、学历、家庭出身、本人表现上都要实事求是,不拘一格。”

    年轻人彻底傻了,这张报纸他是真没见过听过,瞅着报纸满脸呆滞:“嗯——”

    “这个实事求是嘛,就是以我脑海里的知识了。”

    沈铁军说着往里走,他的嗓门不小,这个时候早过了10点多,留在局里办公室的,大都是喝茶看报纸的,听到外边有动静,走廊里各个办公室门口露出不少脑袋。

    看到有被围观的迹象,年轻人飞快的点了点头,带着他到了个办公室门口,在门上敲了敲推开门:“吴主任,这位同志是来报考研究生的。”

    “谢谢啊!”

    沈铁军冲着远去的年轻人道了谢,进了自己来过的办公室,上次去地委专业课面试之前来过,不同的是这次屋里多了个取暖的炉子,四节烟筒从空中穿出窗外,便感觉身上暖烘烘的。

    吴二金忍着鼻尖传来的异味,瓶底儿般的眼镜后面两眼闪过好奇之色:“那个,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吴主任您贵人多忘事,我是沈铁军啊,三兄妹考上大学的老二!”沈铁军脱了狗皮帽子站在门口旁,个人卫生上他是比较注重的,大冬天为了好打理,依旧是刮了个光头,只是身上的棉袄棉裤棉鞋有年头,多点味道也是避免不了的。

    “啊,小沈?原来是你啊?”

    啪的拍了下桌子,作为唯一一个天h县里过了英语专业分数线的存在,吴二金自然是不会忘记,上次从教育局到地委面试的,只是说完话满脸狐疑:“怎么,你怎么没去上大学啊?”

    “嗨,一言以蔽之,我的通知书不知道出什么问题了,到现在没接到,我总不能满世界去问吧?”沈铁军说着坐在了门口的椅子上,指了指炉子:“嗯,我身上穿的多,就不过去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小沈你也别急,我这就去让他们查查,你们过了分数线,体检又合格的,档案都调走了,只是现在查出来,怕也过了报道时间——”吴二金嘴上说着,满脸沉痛:“你怎么不早来——哦,你这次是来报考研究生的?!”

    这个时候的学生档案极其重要,过了报道日期没来的,会调回学籍所在地,沈铁军看他如此热心,面上的笑多了不少:“吴主任,我是来报考研究生的,不知道能不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