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三章 1978年

    北风萧萧,寒风冷冽,喧天的锣鼓声,喜庆的喇叭调子里,沈铁军的二姐沈大金出了门子,沈大亮成了这件事儿中的唯一受害者,亲戚们那有意或者无意的眼光里,带给他莫大的压力。

    实际上,沈大金心中才是最有压力的那个,大哥没有成家便要出门子,按照沈家凹村的观念,这就是不懂事儿,这就是污点,会被人们嘲笑为了婆家,想男人想的疯了,才会不顾长幼有序,那么急的嫁人。

    梦中的沈大金哭过好几次,那时的沈家里面,沈大梅还没考上大学,家里穷不说,兄弟姐妹们那么多,在农村里算作底层中的底层,人们避之不及的存在。

    而这时便不同,沈大梅考上了大学,沈铁林也考上了大学,现在家里还有个不知为啥没去上大学的兄弟,沈家的未来,即便是用脚丫子想,那也不是平头小老百姓。

    沈家凹村的人很快形成了统一的认识:陈木匠赚大了!

    沈铁军猫冬的时候,陈晓云接到了迟来的录取通知书,提前三年进了大学,成为沈家凹村知青点的榜样,最近寄给他的信里,诉说了大学生活的精彩与欢乐。

    在充实的复习与抄书中,沈铁军迎来了重生后的第一个春节:1978年的农历新年,到来了。

    叔叔爷爷太爷声中,沈铁军面上堆着僵住的笑,冲着比自己大一倍还多的孙子发糖:“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大学!”

    接糖的孙子满脸通红,浑身发抖:“四爷爷,我,我也能考上大学?”

    “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学习嘛,魔都版的《数理化自学丛书》抄一遍就可以去试试!”沈铁军老神在在,三姐和小五不在家,作为参加过考试和体检的“大学生”,他便成了沈家的人样子。

    “看看人家沈老实的娃,七个里面考上仨,你们是怎么学的?”就是这样的。

    一个新年过去,沈铁军多出了几十号的晚辈,辈分最低的那个,要叫他太爷爷,知道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古时候,成家是要看情况的,条件好的成家普遍就早,一辈看不出问题,可两辈三辈下来,差距便像和尚头上的虱子。

    而搁在古代,结婚成家普遍又早,这就明显了。

    辈分高的,家庭条件都不怎么样。

    老树新芽,村子口的晒谷场上,一波的新知青满脸好奇,水葫芦饭包的扛着,张健有些头疼,这一批人看上去,与先前的那些知青,有着本质的区别,皮肤光滑满脸红润,这不是知青们该拥有的。

    沈铁军从城里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晒谷场上的人群,想想自己这一个多月来,除了准备论文就是抄的书,晃了过去,左右一打量:“张哥,这些是新来的?”

    翻过了年,村子里又多了点活,冬天被雨雪冲淤的水渠要通,张健只见了沈铁军一次,可想着魏凡那小子在信里的交代,关系还维持的不错:“嗯,新来的,不过,我估计这帮子人应该不是普通人,你能了解吧?”

    “沈家凹知青点的名声是怎么回事,张哥你应该比我明白的多。”沈铁军笑笑,为了掩护他和沈大梅小五考上大学的光环,这是早就做好的打算,现在沈家凹村知青点在安然地委都出名了,天h县有些东西查不到,安然地委的人查起来并不费功夫,算上回城上学的陈晓云,这次高考中的沈家凹村知青点,共计有11名知青考上了大学。

    沈家凹村的知青点,算上泡病号的3个,总计才35人!

    笑笑没有出声,张健瞥了他一眼:“呵呵呵呵,沈家凹知青点是怎么回事,小五你应该比我了解的透彻。”

    “哈,张哥,你学我!”抬手指了指张健,沈铁军靠近后小声道:“张哥,现在还有来买书的吗?”

    “有啊,怎么,你想卖掉你那套?不复习了?”张健面上的笑容敛去,表面上他和沈铁军嘻嘻哈哈,实际上对这小子佩服的很,年纪轻轻却在学习上很有一套办法,要不是那个没了下落的录取通知书,人家早就去大学了。

    摇了摇头,沈铁军开口明说道:“这是我这段时间又抄出来的一套,还加入了我的学习笔记和感悟,这次我姐姐妹妹考上大学,再加上过年这些事儿,开春家里还要给大哥盖房子,家里实在是没钱了,就想拿出来换钱,最次的,等我考上大学,也得有路费吧?”

    沈铁军手上一共两套,重新抄这一套,还是在图书馆门口碰到王猛有了念头,现在沈家凹村知青点之所以这么火,还是他运作起来的,早就打着换钱的想法,现在看到有新知青来,便想推销一下:“我要是说卖,会不会影响你的威信?”

    “扯,还我的威信,你看那些老知青们的眼神,在我面前说威信,你是在挤兑我么?”张健下巴一抬,假装板起了脸:“他们可是看着你们兄弟姐妹怎么复习的。唉,说句真心话,你那套带学习心得和笔记的书,打算卖多少钱?”

    “最少这个数。”沈铁军拇指和食指扣在一起,竖起了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想了想道:“多么,就五百,当然,张哥你要是能卖500块,我给你50块的提成。”

    张健面色微沉:“有点多了,正版的才二十多一套,哪怕炒起来,一百块也能买到了——”

    “呵呵呵呵。”

    嘴上发出无意识的笑,沈铁军将腋下的书打开,摸出了张四四方方的纸,亮了亮:“知道我这段时间在忙什么吗?”

    “嘶——”看清纸上的抬头,张健便倒抽了口凉气,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这,你,你要考研究生?”

    “嘘嘘嘘!”

    沈铁军看了眼准备要围过来的知青,连忙收起来夹进了书里,从新塞回腋下夹好,叹了口气道:“我也是看在咱们的关系份上,所以才先找的你,懂吗?”

    “懂,我懂了,那个,晚会我去找你,在我回复你消息之前,你不能再给别人说!”张健心中一阵感叹,他以为这小子为了一报前耻,在家复习准备来年再考,错了,准备五个月后再考,谁知道人家和自己玩的不是一个层次,便是冲着这张准考证背后的含义,花五百块也值了。

    是的,一瞬间,张健便做出了决定,沈铁军这小子心太大,看着人畜无害待人和蔼,可骨子里便有种目无余子的感觉,所以对他只是平淡以待,可事实证明了人与人的不同,五百块结交一个可能是研究生的朋友,值吗?

    值!

    张健心中有个模糊的念头,去年恢复高考有几百万人参加,被录取的只有二三十万,这么低的录取概率下,如果沈铁军考上了研究生,这五百块何止是值,简直是太值了!

    即便是考不上,这五百块也不会给他太大的负担,让新知青们自己做了遍介绍,张健便召集几个小队长开会,安排好胡静在门口站岗,直接摊开道:“下午沈铁军找我,大家都看到了吧?”

    “看到了,有什么事儿?”

    “我看你们说的好像是大事儿,你还很吃惊。”

    “我们就等你找我们呢,说罢,什么事儿那么大?”

    “就是就是,那小子的录取通知书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见他着急。”

    “对陈晓云的事儿好像比对自己的还上心,他不会喜欢晓云吧?这么大的差距?”

    “扯什么呢,你是后来的不知道,那是他哥喜欢晓云,不信,你问问胡静?”

    “还用问胡静么,我们谁不知道啊,那沈大亮看陈晓云的眼睛都是在放光,放绿光,什么心思还不知道?”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家伙哪来的自信去喜欢陈晓云?”

    “这个就不知道了,就是这小子我看着高深莫测的,现在想想他做的那些事儿,给大家制定学习计划,一开始没几个人理,直到后来国家确定恢复高考,这小子就好像是知道会恢复高考似的。队长,他找你什么事儿?”

    眼瞅着几个手下说的差不多了,张健开口道:“他手上有一套他自己的《数理化自学丛书》,这套书和以前咱们抄的不一样,有他自己的学习心得和体会,想要卖给我。我这个人呢,就是公私分明,如果我不是这个知青点的大队长,我肯定说都不说,自己买下来。但是,咱们既然是集体,那我就有必要向你们通知,省的以后大家知道了骂我,这套书五百块——”

    “五百块?他怎么不去抢啊——”

    “陈志明,你不要乱插嘴,让队长把话说完!”

    “对对对,让队长把话说完,还有啊,他给你看的是什么?”

    “对对,他给你看什么了?”

    看着几人群情汹涌,张健笑了笑:“嗯,没什么,就是一张准考证,1977和1978年度研究生的准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