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六章 要上天了

    沈老实的松口,也让沈铁军松了口气,当即把东西拿回东屋,将自己的论文用口语叙述一遍,录完后听了听,便发现了个问题,单词的发音太标准了——说的时候还没感觉,可一入耳,这就绝对不是内地学生所能接触到的标准。

    试着加入了乡音,沈铁军便翻录两遍,将东西放入来时的盒子包好。

    说是论文,实际上也就一千多字露头,正如导师来信中所说,主要的东西都是拿以前俄语待遇来对比,进行臆测,想写的多也没可写的。

    千多字是个什么概念?

    正常人的平均语数,在每分钟一百到一百五十之间,经过训练的可以达到两百个字,而他的这篇论文,总计没用几分钟便说完了。

    第二天一早,沈铁军忍着耐心在家等了一个上午,中原大学的老师连影子都没见到,吃过午饭便失去耐心,下午到县里邮电局将录音机和磁带寄走,同时还回了封信,感谢导师的悉心教导。

    太阳下山的时候,中原大学的老师依旧未出现,沈铁军松了口气,不用拒绝人家善意的邀请,也避免了被人指责为跋扈,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拿着从图书馆找来的大学教材学习。

    研究生考不考得上,未来的大学内容都是要学的,沈铁军的想法很朴实,既然是总要学的,那么提前学了也不会吃亏,笨鸟先飞嘛。

    进入六月,连续半个多月早出晚归的沈大亮睡了个自然醒,沈铁军瞅着他那退到半截的裤子,出门的时候将屋门带上,这个时候秋裤都很少,内裤啥的就更是不多见。

    连续长时间的观察,老大在干什么,沈铁军大概是能猜出来,感觉自己这个蝴蝶的翅膀还是很大的,梦中是改开后他才折腾起来,没想到自己无意间,倒是加快了他的进程。

    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吱吱作响的知了声响起,沈铁军才惊觉夏天来了,夜里带着小六小七抓了几个知了龟,一家人美美的吃了顿,沈卫星和沈玉云两人的嘴巴就没停过:“四哥,是不是以后就天天有这个东西吃了?”

    半年的时间,沈卫星和沈玉云都长高了不少,沈铁军点了点头:“能吃到秋天,嗯,今年可不能像去年那样,放坏的是不能吃的,小心吃坏了肚子,受罪的还是你们俩,小七记住了?”

    沈玉云头发黄黄的,乱乱的,小大人般点了点头:“记住咯,四哥,你什么时候去上大学啊?三姐五姐给我寄了好吃的呢。”

    “四哥上学了,也会给小七寄好吃的!”

    沈铁军的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了突突声,沈老实心想这么晚了,还有客人上门?

    黑乎乎的院子里没有电灯,看不清门口的影子,沈铁军放下筷子到了院子里,就见吴二金操着个手电筒,三步并作两步进了门:“吴叔?”

    “铁军,哈,果然没摸错地方!”

    裂开大嘴露出满口黄牙,吴二金从怀里掏出了个信封:“喏,看看这是什么?”

    “我看看,吴叔里面坐里面坐!”

    伸手接过来信封,沈铁军邀请吴二金往屋里走,到了油灯下看清上面的字,一股前所未有的酸麻从脊背直冲脑海,瞬间蒙了:“这,这是复试通知书?!”

    “哈哈,铁军,这就是复试通知书!”

    大笑着拍过沈铁军的肩膀,吴二金看到端坐在屋里的中年男女,开口道:“沈老哥,沈家大嫂,我是咱们县教育局招考办公室的,恭喜你们啊,你们家的铁军,通过了咱们这次研究生的初试,要尽快到羊城外国语学院参加复试!”

    “考上了?!”

    沈老实嘴皮子哆嗦着,只是很快听到人家后面说的话,连忙站起身,满脸小心道:“领导,领导你请坐!哎呀,王氏,去泡茶,拿凳子。”

    “不了,不了,我还要赶回去呢!”

    吴二金嘴上推脱着,看到沈铁军已经傻住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就看你小子能行,咱们县总共就考上你一个。你小子别忘了赶快准备去复试呢,咱们这离羊城可有点远!”

    沈铁军回过神,看到吴二金已经到了院子,连忙收起通知书跟上去,将人送到了门口:“吴叔你慢走,我就不留你了,等我通过复试,再来感谢您!”

    “哈哈,我可就等你这句话呢!”

    漆黑的夜里,吴二金的大黄牙也白了不少,大笑着拍着他的肩膀道:“行了,赶快回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那我没通过复试之前,您可别嚷嚷的满大街都是,要是考不上,那不是丢人丢大发了?”

    沈铁军连忙扯着要上拖拉机的吴二金,开口叮嘱着,最近知道他在努力学习的吃瓜众不少,可除了知青那帮子人外,都以为他是要考大学。

    “我是想给你隐瞒下,可是,架不住你是咱们县唯一考上研究生的人,要不我值当的深更半夜跑一趟?你明天要是不走,后天那记者绝对就登门了!懂了吗?”

    吴二金语重心长,他知道这位不喜欢出风头,可是你干的这个事儿,它想不出头也难啊!

    “吴叔,您真是我亲叔,我懂了,我真懂了!”沈铁军说着重重点头,只凭他能拿到复试通知书,这就是个大卫星了。

    《16岁的高中生通过了研究生的考试》

    看看这浓浓的某个震惊媒体风的标题,哪怕放在梦中那个时候,也是绝对惊到一批人的,在这个连大学生都是稀有动物的时代,上个阳光日报和人们日报也不稀奇。

    通知书上的内容很简单,沈铁军同志通过了我院招考英文文学专业研究生的笔试,需于7月1日到校参加复试,角落的羊城外国语学院上面,盖着个老大的大红印章。

    距离复试的日期还有半个月,沈铁军得了吴二金的提示,也就迅速做了决定:“爹,娘,明天一早,我就去羊城,提前过去好准备下复试的学习,您两老不用担心。”

    “你一个人去?”

    沈大亮面色有异,接着满脸问号:“高考不是要到七八月份才开始吗?”

    “嗯,我一个人去,高考是要到七八月份开始,我这个是考的研究生,去年没来得及考,就和今年的一起考了。”

    沈铁军半是解释的说着,想起自己明天要走,接着道:“明天我走了,你就别乱跑了,在家里陪陪爹娘,马上要忙了,自留地也离不开人。”

    “我比你大,懂的比你多,你放心!”

    沈大亮面色不愉,接着眼珠一转,站起身回了东屋,没一会鬼鬼祟祟的进了堂屋,将手中的东西啪的拍在了桌子上:“这是我给你准备上大学的钱,一共六十四块,既然要去羊城,那个地方有点远,多带点在身上。

    我对你说啊,出门在外,钱别放在一个口袋里,最好让咱娘给你缝在衣服里面,没看小五说有同学的路费都被偷了,现在外边可乱的狠,一天比一天乱了,小心为上,把人想的坏一点,对你自己有好处。”

    沈大亮絮絮叨叨的说着,兄弟两人之间从未这样沟通过,有过鼻屎窝窝头的经验,沈铁军知道他这是在摆老大哥的架子,可想想大哥也是在关心自己,默然听着他继续说教。

    兄友弟恭的手足之情,沈老实面上的担忧渐渐消去,目光从钱上落在沈铁军的脸上,点了下头:“既然你大哥给你准备了,你就拿着,出门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可防人之心也不可无。爹不盼着你当干部,爹只想让你平平安安的,还有你娘,既然想明天走,那就赶快吃饭,吃了早点准备东西。”

    沈铁军将钱收了起来,这钱他不拿不行,沈大亮背着家里在外边搞那些事儿,怕也是想证明他没白吃饭,换个说法叫做证明自己,你们上学赚不到钱,我可以赚钱。

    吃过饭自己回到屋里,沈铁军要收拾的东西也不多,衣服都是单衣,自己写论文整理的笔记材料,倒是都装了起来。

    这些是他自己学习的证明,身份证啥的不用想,这个年月谁家也没那东西,粮油关系没有,还要准备去外边的粮票,倒是可以凭借复试通知书,去换一下粮票。

    穷人富路,沈铁军做了完整的计划,第二天一早鬼鬼祟祟把找到的刘长庚吓了一跳,傻了半天才见鬼似的开了介绍信,直到人走了才反应过来:“沈老实家的老四,这是要上天了!”

    卫星上天的年代,人们所能想到最厉害的东西,便是上天。

    沈铁军拿着复试通知书,一路踩着满地的碎眼镜渣滓,将手中的地方粮票换成了全国粮票,然后便是车票了。

    从隔壁热城到羊城,可以选择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火车,一种是飞机。

    怀揣着介绍信和充足的软妹子,沈铁军自然是先想到了飞机,只不过等他拿着可以买机票的介绍信问过,发现最近的一趟飞机要到一个星期后,便转身直奔火车站,买了当天夜里的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