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八章 千里求学

    上车,沈铁军在周志超前买了票,票价两毛,周志超紧随其后买了。

    事关钱的事儿,大家没人客气,沈铁军捏着手中的车票,心中对未来的学校有了大概的概念,在一公里一分五厘的时代,学校距离火车站最少也得十里地。

    事实证明,沈铁军想的距离还是少了,在车辆稀少以自行车为主的羊城大马路上,公交车足足跑了五十多分钟,路也是越走越偏,梦中没到过羊城几回的他,现在只知道大体的位置在朝白云山走。

    到站停车,沈铁军按照售票员指点的下了车,心中立马凉了半截,面前的路是机耕路,一长溜的牛粪在路上蜿蜒而去,旁边的周志超也看傻了眼。

    六月下旬的羊城,气温已经热了,不知落了多久的牛粪,发出刺鼻的味道,躲着牛粪顺着路,沈铁军很快见到了两个水泥柱子上,高高的焊着个门楣:“羊城外国语学院。”

    心中想象的大学,竟然是这么个模样,周志超良久才回过神,看向了旁边的沈铁军:“沈铁军,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嗯,好!”

    让人戳破了心中的顾虑,沈铁军也没在意,这么个学校只看模样,还没家里的教育局来的气派,最起码人家还有个院墙,这个学校是连墙都没有:“我是来报考兰教授研究生的,这是我的复试通知书。”

    轻飘飘的通知书到了手中,周志超呼吸微停,打开看了看点头道:“好,祝你能顺利通过复试,加入羊城外国语学院,咱们有缘再会!”

    “有缘再会!”

    沈铁军目送周志超进了学校,迈步到了门柱子后面的保卫科,心中有些忐忑的敲了敲门,里面露出个大红的酒糟鼻:“同——小同志,你有事儿?”

    “我是来参加研究生复试的,想见见兰教授,不知道可不可以?”

    沈铁军有些忐忑,两辈子加一起也没过这个经验,大学的门朝哪都不知道啊。

    卢勤进有些蒙,首先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冒充的,这么点年龄,看着好像——最多20岁,连忙接过了复试通知书,飞快的扫过,便露出了灿烂的笑:“兰教授先前还见他进去,要不你去英语系办公室找找他吧?不过,小同志,您真的16岁?”

    录取通知书上是有年龄的,这也是周志超看完便闪人的主要原因,沈铁军点了点头,便接过通知书:“那谢谢你了,还要我登记下吗?”

    “不不不,不用,你是来参加复试的,不算外人。”卢勤进有些小激动,16岁的研究生,他还没听说过,想想自己那个弟弟,满脸羡慕嫉妒,都是16岁,真是货比货得扔。

    绿树成荫空气清新,沈铁军走进了大门,迎面而来的便是高高的国旗座,再往前便是八扇玻璃门,看着里面此时桌椅板凳人满为患,正是早上用饭的时候。

    “你好,请问英语系办公室在哪?”

    探手抓住个高大的背影,沈铁军话音未落便见到张女性的面孔,连忙后退一步:“额,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男同学。”

    足足一米七五的女孩翻了个白眼,板着脸摇了摇头,大手一指方向:“那边走第三个门,现在看着好像是死路,但是你过去就知道了,再见,小同学!”

    “——”

    目送爷们般的女孩进了食堂,沈铁军扛着编织袋朝那边走去,果然在穿过拐角后,一溜五间办公室挨个排开。

    这下不用找了,五个门从哪数起中间都是第三个,沈铁军走了过去抬起的手还没敲下,紧闭的屋门被人打开,露出张圆润的面庞,连忙恭敬的开了口:“您好!”

    中年女人穿着蓝色的褂子,富态的面上隐现威严,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小孩子”,和蔼了不少:“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来找兰教授,我是沈铁军,我是来复试的。”

    沈铁军扔下编织袋,飞快的从兜里摸出了通知书,不想中年女人听到后微微一愣,满眼是笑的也不接通知书,后退一步拉开了办公室的门,开口道:“兰教授,您看看是谁来了?”

    随着中年女人让开,沈铁军便见到了个双鬓微白的老人,慈祥的面上挂着好奇,摘下黑框眼镜后站起身,身材瘦高语速飞快:“李老师,你以为我眼花就耳背了?来来来,小沈你快进来,这是咱们系的李贵菊老师,别看她比较凶,实际上是刀子嘴豆腐心。哦,你还没吃饭吧?李老师,麻烦你去打份饭菜来,喏,这是我的菜票饭票。”

    目瞪口呆的看着老人从抽屉里找出饭票菜票,沈铁军才想说不饿,肚子便咕咕叫了起来,便感觉有些脸红。

    兰教授面露善意的笑,冲着李贵菊挥挥手让她赶快去,便拉了个凳子到了沈铁军面前,转身到办公桌拉开最下面的抽屉,开口道:“你的口语说的很不错,除了带有乡音导致的某些词发音不准,没有磕绊,这让我很满意,现在的哑巴英语太多了,让他们笔译,那是个顶个的,可让他们开口,那就像嘴里塞了个鸡蛋。哦,你不喝茶叶吧?”

    “您客气了!”

    沈铁军蒙了下,连忙到了老人面前,麻利的抢过茶杯水壶,他还以为老人家是自己喝,没想到是在给他准备的:“这可不敢当!”

    “你能提前这么长时间,千里奔波前来求学,我心甚慰!”

    被人从手中抢走,兰教授也不在意,他并不是个拘小节的人,看到沈铁军在拿到茶杯后端着喝了口,没有任何拘谨和做作,心中的评价又高了几分,坐在凳子上打量着,又开口道:“你的论文——哦,咱们姑且它就是论文吧,里面所推测的,如果没有成为现实,你会后悔吗?”

    “后悔?”

    沈铁军飞快的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道:“aenglishisaweaponinthestruggleoflife。”

    “哈哈哈哈,说得好!”

    兰教授畅声大笑着,竟然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抬手一指沈铁军,笑道:“这是马克思对待学习外语的态度,你把外语这个词换成了英语,可还是没说,你会后悔吗?”

    沈铁军摇了摇头道:“不,不会后悔,纵观历史,任何一个落后的国家都要挨打,百年前如此,现今世界,也是如此。建国以来,咱们向曾经的老大哥虚心求教,才有了长足的进步,所以只有向强者学习,去芜存菁为我所用,咱们才会变的更强。我坚信随着国家的拨乱反正,当一切走向正轨的时候,咱们英语的春天,也就来到了。”

    “是啊,落后就要挨打,来,小沈,你先吃完饭再说!”

    李贵菊说着进了办公室,将饭菜放在了桌子上,开口道:“就是去的晚了,早点没有馒头了,米饭还吃的惯吧?”

    “谢谢李老师,吃得惯吃得惯,在家里米饭可比馒头贵,平时可舍不得吃!”沈铁军说着到了办公桌前,拿起筷子和饭盆,手中的筷子翻飞,吃了个喷香。

    旁边,坐下的李贵菊瞅了会,才想开口,便见兰教授微微摇了摇头,笑了笑便忍住。

    风卷残云的吃了个干净,沈铁军拿着饭盆道:“老师,我去刷了再来。”

    “去吧!”

    兰教授点了下头,目送他离开,转头看向了李贵菊,笑道:“你这个立规矩,可别把他吓跑了。”

    “哪能呢,我也是为您把关嘛~放心,我不会难为他的!”

    李贵菊笑了笑,表示安心,很快面上的笑容敛去,想着该怎么考考这个年轻的可以称得上是过分的家伙。

    这次恢复考研,南北差距实在太大,绝大多数的好苗子不是去了水木燕园,便是去了旦大华师,中间的则大多去了帝都一外二外魔外等校,有漏网的则被内地各个高校瓜分,轮到南边这里,参加报考的是不少,可通过的并不多。

    把这些人的资料扒拉一遍,不光是兰教授头大,便是李贵菊本人也感到蒙了,招考分数和名额是定好的,所以录取便是按照分数排名,总分名列榜首的竟然是个16岁的孩子,第二名比他低了近40分,年龄倒是大了一倍,32了。

    才想说16岁的孩子有些夸张了,兰教授便将这孩子的“论文”拿了出来,还说已经给这孩子回了信,顺便寄了点东西,看完的李贵菊心情复杂,单就质量来说,这个论文勉强算的上合格,只是在恢复高考前,她已经十来年没见到这么“正式”的论文。

    瘸子里面拔将军,可不就是说的这位?

    事实上,沈铁军也是当局者迷,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研究生考试,各位大佬头上的帽子才摘掉,不光是开科取士收揽人心,虽然设计师给顶尖的大佬们吃了定心丸,可学生的选择也是双向的。

    能挑人才或者是把人才当劈柴用的,那都是各行各业当中顶尖的存在,绝大多数的情况,还是第二梯队的大老们为主,只是他们所能挑选的,都是被别人挑剩下的,质量便是各种不同了。

    放在文科里的外语中的英语学科,在以数理化为王的时代,弱势的文科中还要被强势的史学哲学等分走一大半,而这时能报考研究生的,大多又都是冲着大佬扎堆的超一线学校去的。

    所以沈铁军拿起目录的时候,便能应该想到这个情况,不说水木燕园超一线的院校里有多少位大佬扎堆,便是某些内陆省份的院校也有不少分流走的。

    看看梦中高考后,水木燕园为了争抢状元而使出的招数,也就能理解好学生对导师的吸引力,只是每个导师的关注点不同,才造成些许差别。

    很快沈铁军洗了碗盆回来,便听李贵菊开口道:“铁军,你认为一个人对语言知识和能力的运用,主要包括哪几个方面?”

    沈铁军一愣,下意识开口道:“语法和应变能力,语法涉及到词汇量构成规则语音句法等,也就是正确表达、正确理解字面意思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