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章 夏日悠着闲

    白天下地,晚上捉知了龟,偶尔得闲了,便抽出腰间的书看看,相比与《李尔王》和《悲惨世界》,李贵菊临走送的《蝇王》就比较新了,沈铁军很是为书中的某些单词而惊讶,可想想梦架空世界中的事儿,顿觉理所当然。

    天慢慢的变热,每日里沈大亮老实的出工上工,沈铁军打着考上的旗号偷懒,看的困了便找个树荫睡一觉,贫困的日子当中略带一丝惬意,看着太阳西下,便到了收工回家的时候。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电的时候,大家能做的娱乐不多,又在村头的树林里抓了知了龟,沈铁军便见一道光柱从远处扫来,夜里能够用得起手电筒的,不是知青点的知青,便是村支书家了。

    “铁军,沈铁军在吗?”

    沈光山的声音有些沙哑,让沈卫星带着沈玉云回家,沈铁军迎了上去:“支书,您找我?”

    手中拎着个手电筒,沈光山在旁边人身上一扫:“铁军啊,不是我找你,是这位同志找你。”

    乌漆嘛黑的夜里,手电筒的光柱在来人身上闪过,沈铁军也就看清了面前的人,满脸惊喜:“王哥?”

    “呵呵,铁军,我还以为你没回来呢。”

    看到他还是那么热情,王猛心中松了口气,说完转身冲着沈光山道:“支书,谢谢你,我和铁军说会话!”

    “好,你们说!那我先回了。”沈光山手电筒晃了晃,转身走了。

    目送光柱走远,沈铁军静静的等着王猛开口,黑灯瞎火的沉默了阵,开口道:“王哥,这么晚了,你还亲自跑过来,是有事儿吧?”

    “呵呵,你都说这么晚了,事儿,是有点。”

    王猛开口,声音低沉:“以前不是说过,书记的女儿也参加高考了,只是没考上,上一次是提前考的,也没放在心上。这不书记今天到档案处视察工作,便听他们说你考上了研究生,正在家里等通知呢。当时哥哥就想,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给毛琳补下课,这个事儿,我还没给书记说,就想着先过来问问你的意思。”

    “这么快就调档了?”

    沈铁军有些惊讶,1978年的研究生入学和大学入学一样,都是在九月初,现在距离78年的高考还有10天,没想到羊外就发来了调档函,接着想起另一个事儿:“中原大学把档案退回来了?”

    问完发现王猛闷不吭声,沈铁军拍了下脑门,问他才是问道于盲,中原大学应该是没看到自己去报道,所以就给退回来了,开口道:“我没给人补习过,怕误人子弟,这个事儿干好了是好事儿,可毛琳把考不上的责任往你我身上一推,我倒是无所谓,王哥你可要想好了。”

    毛利民在天h县主政的八年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风声没确定之前,是宁愿饿着也不愿当第一个伸筷子的,图的就是一个稳字,出不了头也遭不了殃,最后调来调去的,在安然地委武装部部长位置上退了休。

    从一把手的位置上混到了那个地步,沈铁军对这位父母官并无好感,看到王猛默不作声,便知他打了退堂鼓:“王哥你回去想想,如果想好了,就来找我。”

    “好,那哥哥就回去想想,谢谢你了啊。”王猛说着转身离开,没入了黑夜之中。

    撇了撇嘴,沈铁军往家里走去,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句话,说的是很有道理的。

    王猛的主意好了,毛琳考上大学了,书记自然会记得他的好,可要是毛琳把考不上的责任,推到他身上呢?

    沈铁军是要离开天h县去上学的,那么王猛作为毛利民的秘书,想躲都没地儿去躲,耽误了书记大人千金的未来,这个罪过没人能担得起。

    王猛的性格,便是毛利民性格的体现,过了两天看到他没上门,沈铁军知道自己的建议被人家采纳,未虑胜先虑败,继续逍遥自在。

    一天比一天热,时间踩着知了的吱吱声走着,1978年的高考,在蒸笼般的高温下结束,沈家凹村迎来了大暑。

    再次见到沈铁林,沈王氏只顾着抹脸上的泪,沈老实则拿着烟锅不住的点头,沈玉云则迈着小短腿,跑进堂屋拿了盘知了龟:“五姐,五姐,这是娘给你留的呢。”

    “谢谢你,小七!”

    先前闹腾的模样不见,沈铁林黢黑的面庞变白了点,眼神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接过小七手中的知了龟,放进嘴里吃着看向了沈老实:“爹,我是来帮忙的,您脸上的褶子也多了。”

    “家里这么多人,还要你帮啥忙?快,屋里喝水,你什么时候回去上课?”

    沈老实不善于表达感情,僵硬的说着,低头摆弄烟锅。

    “小五才回来呢,八月底开学吧?”

    沈铁军接上话,沈铁林满眼好奇:“四哥,听说你考上研究生了,我同学都不信呢,说16岁的研究生,要是真的话,那么报纸上肯定会报道的。你那个学,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怎么回事,看看去年你们考上大学的报道,你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沈铁军解释两句。

    暑假放假,这时出行不便,沈铁林距离比较近,坐了半天的车就回来了,沈大梅远在帝都,早在信里打过招呼,说今年不回来,要在英语角补习外语。

    饱满麦子将麦穗压低了头,一望无际的田地,承载着无数农民的希望,头戴斗笠背朝天,弯腰手舞镰刀忙。

    沈老实打头,沈王氏在后,沈大亮往左,沈铁军往右,沈铁林带着沈卫星和沈玉梅将割好的麦子打成堆,一家人奋战在自留地里。

    天气预报说的雨云已经到来,广袤的大地上,无论身影的大小,都在田间忙碌着,抢在下雨前把一年的收成拉回家。

    “老天爷啊,可别下雨哇!”

    沈王氏的一声发喊,沈铁军已经酸麻的右腕抖了下,心想坏了,锋利的镰刀抬的太高,左手下意识的攥成了拳头:“咔!”

    也许是手太累了,镰刀在砍到手指骨后前进不得,失去了右手的擎住,掉在了地上,手指面上翻起了层白肉,眨眼间鲜血沁了出来,沈铁军连忙拿起脖子上的手巾缠住,这才想起手巾太脏,已然是顾不得了。

    “爹,娘,我有点事,先走了!”

    嘴上说着,沈铁军脚步未停,正弯腰抱麦子的沈铁林抬眼,看到他指缝的殷红,一声发喊:“爹,娘,四哥伤着了!”

    “什么?!”

    沈老实直起身子,不想太猛眼前一黑,勉强站住后面现焦急:“大亮,赶快跟上去看看,不对,小五你别管了,赶快去跟铁军看看,大亮你留下来收麦子。”

    沈铁林转身朝着地头跑去,远远的就听身后传来了声音:“回家拿钱,在我那屋的红糖罐子里面。”

    “我这是先拿钱,还是先去找四哥?”

    沈铁林想了想,便转身朝着家里跑去,沈铁军能去的地方不多,村子里有个老大夫,他家没人的话,那就是去公社了。

    老大夫家穷的连大门都没有,沈铁林一溜烟的跑回家拿了钱,才想出门便见到个绿色自行车由远及近:“沈铁军,沈铁军在家吗?”

    “不在家,你有什么东西,可以直接给我,我是他妹妹。”

    沈铁林说着关上门,回过身便见到邮递员拿着封信,还拿了个本子:“恭喜你家铁军了,这次终于考上了大学。喏,这里是签收本,这封信需要签收下。”

    “大学?!”

    沈铁林扫了眼宽大的信封,足足有半个档案袋大,上面赫然印着羊城外国语学院的字样,满脸狂喜的拿过了笔,飞快的在签字栏上签过字:“大学是没错,可我哥考上的是研究生,听他说,全国好像也才一万个!”

    签完字拿起信,沈铁林跑出几步停下身子,开口道:“谢谢你啊!”

    “什么?研究生?你哥考的研究生?”

    邮递员满脸惊讶,看着人家说着跑远,连忙登上了车子,飞快的在村口赶上,满脸惊喜:“真的?你哥哥考上研究生了?我记得,他好像才十几岁吧?”

    沈铁林瞅着自行车,停住脚步气喘吁吁:“真的,正好,你要回公社吗?我要去公社!”

    “上车,没问题啊,怎么,你去公社有急事儿?”

    邮递员满脸风霜,看着沈铁林踮着脚坐在了后面,飞快的蹬起脚搭子:“那你哥真厉害啊,研究生,我听局里人说,咱们县好像就一个考上研究生的,真的是你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