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一章 录取通知书

    消毒、上药、包扎,酒精稀缺的时代,碘酒便成了消毒唯一手段,翻起的肉皮在棉签的拨动下贴住骨头,碾碎的消炎药覆盖住伤口,洁白的面纱裹住三个指骨,沈铁军这才感觉到了疼:“嘶——”

    “喏,这是止疼片,忍不住,就吃两颗。”

    没戴帽子和口罩的小护士将棉签扔进垃圾桶,在他面前放下个茶色的小药瓶。

    “护士,换针了!”

    不大的卫生所人满为患,横穿而过的铁丝上挂着七个盐水瓶,沈铁军看着包成木乃伊般的手指,有些不放心:“这个,不用打点消炎针啥的?”

    “不用打,回去注意别沾水,别吃鸡鸭鱼肉蛋,后天来换药。”

    小护士头也没回,麻利的给换了瓶针,也没问这瓶水是谁的。

    咕咚咽了口唾沫,沈铁军决定还是算了,小护士进屋拿针前后都没问名字和编号——拿错了谁知道?

    “四哥,四哥?你在吗?”

    从口袋里摸出钱付账,沈铁军听到外边传来了小五的声音,连忙出了卫生所,他是不敢在这里打了,便见到沈铁林从邮递员的车子上跳下,不由仔细打量了几下。

    黢黑的脸色和梦中送外卖的小哥有的一拼,沈铁军发现对方也在注视自己,点了下头就算打过招呼,小五已经拿着个信封到了面前:“四哥,你包完了,不用打盐水吗?”

    “护士说不用,你拿的什么?”

    沈铁军目光落在她手上,眼睛也再也挪不开了:“羊城外国语学院?嗯,走,咱们边走边说。”

    “嗯,好!”

    沈铁林看了下人来人往的公社,卫生所坐落在公社旁边,跟着走的远了,开口道:“四哥,我拆了?”

    “拆吧拆吧,我也想看看!”

    打量了下左手,沈铁军试着活动了两下,感觉手都要疼抽了,可看到沈铁林撕开信封,眼睛便挪不动了。

    折叠起来的录取通知书打开,抬头便是羊城外国语学院,下面是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八个大字,紧随其后的沈铁军三个字印入眼帘,沈铁林一蹦三尺高:“四哥,你被录取了呢!硕士研究生!”

    说着,沈铁林好似受了莫大委屈,抹了把眼角,再次摊开鼻翼扇动,两行热泪顺着鼻梁滚落,泣声道:“那些,那些,哼——”

    沈铁军默默的打量着沈铁林,先前激动的情绪迅速恢复了正常,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考上了,考上了,娘的,老子不光考上了大学,还特么的考上了研究生!”

    沈铁林激动了会,发现旁边的沈铁军没有半点反应,狐疑道:“四哥,你怎么不激动?我看你好像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哈,哥早就知道哥能考上,不是说过了?”

    沈铁军臭屁的说着看了看身后,那个邮递员竟然没走,心想李贵菊的话,是谁都不能说的。

    “哼,你说的话多了,你还说我能得诺贝尔呢,我到学校才知道那是全世界最高奖,获得者无一不是世界上顶尖的科学家,而科学家不一定能拿到,但是能拿到的,全部都是大科学家!害我被人家一通取笑。”

    沈铁林瞥了眼四哥,继续看起手中的录取通知书,念念有词。

    沈铁军眉头一皱:“你怎么没给我说这些呢?”

    沈铁林摇了摇头:“给你说了又怎么样?有些东西说没用,要做出来,才能证明是你自己的,就像你说过你考上了研究生,但是我在没看到这个之前,我是不相信的。”

    这妮子,在学校里遇到多少事儿?

    沈铁军心中升起明悟,也许是离家孤身在外,也许是同学们的嘲笑,也许是开阔了眼界,使得沈铁林迅速成熟,这和年龄无关,有些五六十的人,轻佻的像是个半大的孩子,而有的半大孩子,在经历了某些事后,成熟的像小老头。

    “你说的那是外人,四哥不同,四哥从来不说大话,哥说的,一定会做到!小五,你可以拭目以待!咱们快走,好放家里,别淋湿了。”

    沈铁军大言不惭的拍着胸脯,天上的云层低的有些吓人,捏着录取通知书,忍着疼装好按在胸口,两个身影在机耕路上飞奔而去。

    “哦~考上咯!!!”

    远远的高呼传来,踩着脚搭子的邮递员掉转自行车,飞快的向着城里奔去,心情激动:“16岁的孩子考上了研究生!”

    当天色渐渐变黑的时候,一道电波从天h县四散荡开,在第一个接收点安然市轰然炸开,然后电波加速到达周省省会,借助发射塔直奔五百里高的低轨卫星,化作无数道电信号发往地面成百上千个接收站。

    当天的深夜,沈老实家响起了鞭炮声,在漆黑的夜色中传出老远,早早上了床的沈光山听到,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撑起身子,这才确定不是睡迷糊了:“有人放鞭炮?”

    “深更半夜的放哪门子鞭炮啊,睡吧!”

    老伴翻了个身说道。

    “应该是五百响的。”

    沈老实嘴里念叨着,翻了个身睡着,正睡的迷迷瞪瞪,就感到地动山摇:“当家的,当家的,你快醒醒,公社里来人了。”

    揉着眼打着大大的哈欠,沈光山瞪着俩鱼泡眼,搞不明白情况:“这才六点半,公社里什么时候上这么早的班?”

    “嗨,别提了,刘书记在外边呢,好像还有别的领导,你快起吧!”

    老伴手忙脚乱的拿褂子给他披上,自顾自的道:“好像是沈老实家的小四,考上了。”

    “考上了?终于考上了?”沈光山满脸不以为意,披着衣服套上裤子,脚上蹬着千层底的布鞋,晃出了门。

    宽大的院子里,刘长庚看了眼沈光山,冲着旁边的男子指了指:“这位是新化社天h县的褚同志,想采访一下你们村的沈铁军,你给带路吧。”

    “采访他,采访他做什么?”

    沈光山看了眼新化社来人,作为d的基层组织负责人,自然知道这个报社的性质,说着当先往前走:“不就是考个大学生么,我儿子也是个大学生。”

    褚鹏吉摸着随身的包,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这位支书脸上的轻视之色毫不掩饰,也没往心里去,可听到是个大学生,面色微变:“大学生?不是研究生吗?”

    出了院子的沈光山满脸问号:“研究生?研究生是什么?哦,我倒是听说沈老实家的小四,好像在考研究生,难道他考上了?”

    “合着你什么都不知道?”

    褚鹏吉扫了眼支书,心说你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里叽叽歪歪,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跟着人继续朝里走,很快拐了个弯,就见不远处的篱笆院子门前,一地的鞭炮红纸。

    他这次下来的任务,是肩负着周省分社确认信息的任务,属于政治任务的一种,无论如何都要确认目标的信息,以及核对信息是否与社里的信息一致。

    “沈老实,沈老实在家吗?”

    沈光山喊完,抬手敲了敲门:“家里有人吗?”

    “别敲了,谁啊,这么早?”院子里传来夹杂着起床气的呵斥,沈光山连忙后退一步。

    咣当大门打开,沈铁军瞅着外边的人一愣,目光落在了沈光山身上:“支书,有事儿?我爹和大哥去自留地了,你要找的话可以去那边找他们。”

    “自留地?”

    褚鹏吉嘴里念叨了下,手中的笔在本子上记了下来,转脸看着村支书面色不对,也不等他开口介绍了,直接开口道:“你好,我是新化社的,听说你们家里有人考上了研究生,不知是否能够见见?”

    “这么快?”

    沈铁军有些蒙,赫赫大名的新化社是个什么存在,只看梦中港岛那位主任的分量就知道,故意不看远处的刘长庚,开口道:“这位同志,能看下你的证件吗?”

    “哦?看证件?”

    褚鹏吉愣住了,很快反应过来记在本子上,从帆布挎包里摸出了个本本,递了过去,饶有兴趣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那个考上研究生的同学了吧?”

    “褚鹏吉,新化社周省安然市记者。”

    证件看完,沈铁军想说不会是假的吧,可看着刘长庚和沈光山的模样,这俩可是d在基层的负责人,自然不可能带个骗子来忽悠他,将证件递了过去:“是的,褚记,我就是沈铁军,你们的反应够快的,我昨天收到的录取通知书,今天天不亮,你们就上门了。”

    “呵呵,第一手资料就是我们记者的生命。”

    接回证件放进包里,褚鹏吉才想抬脚,可瞅着堵在门口的沈铁军,探手指了指里面:“咱们能进去聊聊吗?”

    “嗯,好吧!”

    沈铁军很想说不行,可那就太不给对方面子了,得罪这么大号的存在,还是殊为不智,让开了门看着堂屋门口的沈王氏,开口道:“娘,是来采访我考上研究生的,您休息就是,没事儿。”

    褚鹏吉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满脸好奇:“这个,据说你是16岁,我能看看你的录取通知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