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三章 骗你的

    “我骗你的,我是77级的!”

    沈铁军说着帮他拿起个编织袋,没想到还挺沉,掂了掂脸有点绿了:“我靠,你还带着书?”

    孟庆来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嗯,这都是我爹给我找的,扔家里也没人看,想着不能浪费,就都带来了。”

    “——”

    冲着对方竖了个大拇指,火车咣当一声停稳,沈铁军拖着编织袋下了车,贪婪的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辨明方向一指:“那边是出站口,走吧。没下雨,运气不错。”

    “为什么运气不错?”刘柱子三步并做两步,扛着编织袋好似在散步。

    “咱们可以睡广场啊!”

    沈铁军脚步不停,刘柱子满脸呆滞,站住身形看了眼身后的孟庆来:“这个,不是说有接站的人员吗?”

    望着远去的沈铁军,孟庆来也拿不准了,自从上车就发现这位在看英文原著,还以为是装的,可连续装十几个小时的事儿,他还是无法理解:“应该有把?可能是晚上没有?这几点了?”

    出了站台,沈铁军便看到了整齐的公交车,只是与先前相比,这些公交车的旁边,挂着整整齐齐的牌子,除了打头学校的名字不一样,后面几个字都是清一色的:“接站处→”

    “靠!”

    他这一耽误的功夫,身后呼啦啦走过去七八个人,打量了指示牌便顺着方向走了。

    沈铁军扛起编织袋跟着上去,整齐的名字上也有羊外的,转过花圃拐角,一长溜的桌子一字摆开,每张桌子前放了个大牌子,羊城各个大学设置的接站点。

    难得的是,桌子后面都还坐着人!

    沈铁军扛着编织袋找了找,走到头了也没见到人,便知道自己走反了,往回走到大半截,已经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这编织袋里起码有半袋子书。

    桌子后面的人正俯身做着核对,沈铁军将编织袋扔在桌子前,一屁股坐了上去,擦着满头大汗瞅,看着同样擦汗的孟庆来,解释道:“嗯,我上次来,可没有接站的。”

    低头登记的男子手中笔停住,缓缓抬起头,露出张熟悉的面孔,满脸惊喜:“大师兄?!”

    “大师兄?”

    沈铁军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面前这张脸他也见过,擦汗的手都停了:“那个周,周——”

    “呵呵,周志超,77级英文文学专业的,大师兄你也来这么早?”

    周志超连忙自我介绍着,说完回过头看了眼旁边的人:“樊琳同学,你往那边走,转过的马路边上,有咱们学校找来的车,现在距离四点还有二十分钟,准点发车,送你们回学校。”

    “谢谢学长。”

    女孩说完看了眼沈铁军,向着旁边的两个同伴走去。

    从樊琳三个官二代身上收回目光,沈铁军开口道:“你这样拉了半年课的,不老老实实趁着假期补课,怎么跑这来当接待了?”

    “我就是因为补课才没回家,这不咱们学校阴盛阳衰,三四百口子人里就十来个男的,让她们女的值夜班不好,所以我就毛遂自荐过来,你没看这一溜接站的都是爷们?女孩子们都在那边呢。”周志超头也不抬的边说边核对。

    花名册是早就准备好的,姓名籍贯年龄专业啥的基础信息,刘柱子和孟庆来两人核对完了,发现沈铁军没动,开口道:“沈师兄——”

    “别!喊我名字!”

    沈铁军连忙伸手制止两人乱喊,开口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哪个山上下来的,那个,周学长,我也先回去了,咱们有机会再聊。”

    “大师兄慢走!”

    周志超满脸敬佩,望着一溜烟跑远的沈铁军,有些摸不着头脑:“大师兄好像有点不高兴?”

    宽大的马路边,整齐的停着一长溜的客车,走的近了,便见每个汽车身上,贴着各个学校的名字,粗大的箭头尽头,写着上车俩字。

    车前的挡风玻璃上,公交车次的牌子还没摘,看样子是从哪个公交公司借来的。

    二三十个座位的18路车里坐着七八个人,沈铁军出现在车门口,刘柱子已经站起了身:“大师兄,这边来!”

    “怎么,师傅被妖怪抓走了?!”

    满头黑线的上了车,沈铁军嘴里嘀嘀咕咕没说完,眼前多了个女孩:“大师兄?”

    “嗯,他们乱喊的,你别在意。”

    沈铁军看到被人打量,摆了摆手准备挤过去:“我还得叫你们学长呢。”

    刘柱子满脸问号:“学长?”

    “你个文盲,赶快坐下吧。”

    孟庆来连忙扯着他坐下,低声道:“学长是指主持学习事物的人,康有为创办万木草堂,便实行了学长制,启用学习优秀的学生指导学生,还负责学习事物的管理工作。懂了吗?”

    女孩上下打量着沈铁军,看他在旁边挤了过去,有些好奇:“你好,你是哪个班的?”

    “我是——”

    挤到刘柱子前面坐下,说了半截的沈铁军有些不想说,可看着女孩清澈的眼神,知道是瞒不下去了:“嗯,我是兰教授的研究生,沈铁军。”

    宣雯长的文文静静,圆圆的小脸上一对酒窝,面露恍然:“哦,你就是兰教授的研究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你好,我是76级法文文学专业的宣雯。我听老师说咱们学校总共招收10名研究生,只有你一个通过复试,怪不得他们喊你大师兄。”

    “就我一个人通过复试?”

    沈铁军有点蒙,很快想到这时学英语的途径不多,可不多那是相对所说,各地初高中里总有授课的老师,和此时的法文德文西班牙文相比,便是瘸子里面拔将军,仅次于俄文的存在。

    初高中没有开设课程,想学这些外语,便要靠毅力和机会了,绝大多数学习法文德文西班牙文的,那都是家学渊源,而这些人即便是想考研,也会奔着帝都和魔都而去,怕是连去魔都的都很少。

    山高皇帝远的羊外?

    那是古代犯事儿的官员,才会去的地方。

    初来乍到,沈铁军便刷了一波存在感,梦里那么执着的考大学,为的不就是这个面子么,作为俗人的他很是暗乐一番,和宣雯又说了两句,摸清现在学校总共开了四门外语专业。

    俄语,这依然是学院最大的专业,紧随其后的便是英语,接着是德语,令沈铁军惊讶的是,还有个印尼语的专业,他还以为是日语。

    车子到达羊外,学校方面准备的很充足,先是带着几人穿过牛粪小道进了学校,便招呼着到饭堂里吃了顿饭,饭菜谈不上丰盛,青椒土豆丝加米饭,沈铁军愣是吃了两大碗还意犹未尽,却没惹人注意,刘柱子吃了三碗。

    饭后刘柱子撑的直哼哼,这时学校后勤的人还没上班,统一被安置在了男女两个宿舍里面,铁板床上铺着厚厚的草垫子,沈铁军把包放在枕头下,脱了衣服盖在身上,很快呼呼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又有人被安排进来,沈铁军翻个身也没睁眼,一觉睡到大天亮,刘柱子的大脸飘在眼前:“大师兄,大师兄,有人来找你。”

    沈铁军翻身坐起,套上衣服拎着挎包到了门口,满脸惊喜:“李老师。”

    “嗯,小沈啊,休息的怎么样?”

    李贵菊上下打量着,感觉他的状态还不错,开口道:“我来是和你说个事儿,咱们院的研究生宿舍在后勤楼那边,现在还没腾出来,你先和他们77级的住一起,怎么样?”

    “没问题,住哪里都行。”

    沈铁军对住的地方并不在意,他想的是别的事儿:“李老师,我听说这次研究生只招了我一个,那这个课程怎么上?”

    稀里糊涂的考上了研究生,沈铁军的心是没底儿,上辈子连大学门都摸不到,这次直接跨了个级别,再听到就自己一个人,心中的忐忑全部写到了脸上。

    “你的课程问题,我也听兰教授说过,应该是先摸底儿考试,看看你的专业课达到了什么程度,然后再做出具体安排,你不要担心。现在没事儿的话,可以选一门其他课当第二外语,如果你通过了专业考试,第二外语的成绩就比较重要了。”

    李桂菊说的,沈铁军可以理解,正常考研的顺序,那都是有脉络可寻的,大学的学习如何,兴趣如何,表现如何,能力如何,一个电话就能把人查个底儿掉,老师们也会有大概的认知,上限是什么下限是什么,方向是什么的制定个大概的考试范围。

    轮到他,相信兰教授的两鬓,又会白了不少头发,只能想办法测出真实水平,然后再因材施教。

    办理入学手续,不外乎报道领东西,既然是要和77级的住一起,沈铁军便跟着孟庆来和刘柱子一起办了手续。

    出乎预料的是学校专门给配发了个珠江牌的录音机,而新入学的孟刘两人,则要缴纳78块5毛钱的材料费,一个录放机和两盘空白磁带。

    新被褥和新脸盆和新毛巾,大包小包的扛着上了宿舍楼5层,这座苏式风格的建筑不光是女生宿舍,还是男生宿舍,不同的是男生太少,各个年纪各个专业的,都挤在了这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