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四章 那些人

    抬眼望山,低头看牛,远处隐约传来的牛叫声,沈铁军鼻尖仿佛飘过那刺鼻的牛屎味,孟庆来倒是诗兴大发:“风声,牛声,声声入耳。”

    锁是新的宿舍是旧的,墙上贴着层层叠叠发黄报纸,偶尔可辨的几个单词,要么就是一句摘抄,内容隐晦难懂,四张架子床靠在东墙和西墙,连张桌子都没有。

    窗户上的钢筋已经掉漆,露出里面的铁锈,玻璃泥差不多掉光,就靠几个小钉子卡住才没掉下来。

    推开望着窗外的蓝天,沈铁军脑海里莫名浮现了首歌的旁白:“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失去自由,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亲人和朋友——”

    四人一间的宿舍,沈铁军认识的人有俩,孟庆来和刘柱子,据说还有男性的话,也会分过来。

    刘柱子提议等那人来了再打扫卫生,沈铁军直接推翻了他的建议,三人忙活了个灰头土脸,用一上午的时间对宿舍进行了彻底的打扫,床掀开砖头收起,又扫又拖的忙活到中午,总算是大功告成。

    公用卫生间公用热水房,好在淋浴的地方是一个个小隔间,总算不至于坦诚相对,比北方的大淋浴好的多。

    冲凉吃饭到了宿舍,沈铁军没一会便沉沉睡去,昨天夜里没休息好,早上又折腾着打扫卫生,下午还是被热醒的,窗外知了声此起彼伏,空气中的热意糊在身上,只得拿起毛巾脸盆,再次冲了个凉。

    中午洗的衣服已经干了,沈铁军将新洗的挂上,宿舍里那俩货不知道跑哪去了,大敞开的门连关都没关,回到床上翻出书看看,便想起了学校的图书馆。

    锁上门留了纸条,沈铁军晃悠悠的下了楼,5楼以下都是女生宿舍,也不知当时是谁决定的,在楼梯转角处扯了个帘子,算是遮挡。

    羊外的图书馆是无条件开放的,可那是对学校里的学生来说,沈铁军的学生证还没发下来,在门口犹豫的功夫,便见兰教授从里面抱着摞书出来:“老师!”

    “你来的正好!”

    兰教授也看到了沈铁军,将抱着的书理所当然的一递:“喏,这是给你找的书,看完不明白的记下做好笔记,自己查不明白再来找我,找不到我找李老师也行,开学前记得把心得交给我。”

    也许是天太热的原因,抱着十几本书的沈铁军有些晕,眼瞅着兰教授风风火火的走远,连忙开口:“好的,老师!”

    侧着身子看了眼书名,沈铁军身子一晃,十来本书里有三分之一看不懂的,只是看懂的便有英语翻译,佛洛依德与文学,研究方法与论文写作,应用语言学理论,口译简史,翻译简史,英文写作。

    距离开学还有半个月,沈铁军便已经进入了紧张的学习当中,确切的说是自学之中。

    外出熟悉地形的孟庆来和刘柱子回了宿舍,看到沈铁军这么一副刻苦的态度,对自己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的做法进行了深刻检讨,发现他的书有点多便想分享下,只是拿起没多久便放回了原地。

    大家不是一个级别的,就别自己伤害自己了。

    沈铁军自学的时候,他考上研究生的事儿开始见报,16岁高中生考上研究生的标题很醒目,只是看过报纸的都知道,在这个标题前面还有一篇报道:“小木匠考上了研究生!论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正确性。”

    魔都的某个街道工厂里,初中毕业的小木匠经过刻苦自学,掌握了五门外语的同时,还写出了令中科院数学所委员(院士)赞赏的论文。

    报道的内容具有极强的倾向性,从学识到专业,从文章到论文,从数理化到文科,撰稿人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对比,结论便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正确性。

    “好像你16岁考上研究生是应该的!”

    刘柱子面色阴沉,刷刷刷的将手中报纸撕碎:“那我们这样的,算什么?!”

    皇帝不急太监急,沈铁军不知道怎么安慰刘柱子,他从家里跑那么快到学校,为的就是不想出风头被围观,露面的次数越多,说话的机会就越多,说话的机会多了,弄不好就会说错话。

    被人捧得越高,摔下来越疼的道理,绝大多数人都明白,可正如刘柱子所言,16岁考上研究生是应该的,那么像无数默默无闻的大学生,甚至是连大学都考不上的知青们,会怎么想?

    他们,又该算个什么?

    数理化为王的时代,沈铁军倒是不介意被人贬低:“好好学吧,现在机会难得,咱们都是考上来的,学校里还有那些人呢。”

    他说的那些人,是运动里被推荐来的工农兵学员,运动结束拨乱反正,这批人倒成了最惶恐的一群,仅次于四人团的手下,吃饭时排在最后,别的人都吃完了,躲躲闪闪的到窗口打点残羹剩饭。

    和那些人对比一番,刘柱子面色好了许多,点点头抱着借来的《英语翻译》预习去了,后天才正式开学,这书还是沈铁军帮他借来的。

    半个月的时间,沈铁军将手上的书算是囫囵着给啃了遍,写了厚厚的一本心得体会。

    沈铁军到了办公室,兰教授不在,李贵菊也夹着书正要出门,看到他来了,拉了张凳子放在桌子旁边:“兰教授有个会去市里了,临走说了给你布置作业的事儿,学的怎么样?”

    沈铁军将笔记本双手交了,便坐在凳子上:“心得和疑问都在里面了,越看越觉得以前想的简单了,还认为英语不就是翻译交流么,嗯,这么说起来,我对翻译和交流,也小看了。”

    “知道不足就好!知道自己哪里不足,就更好了。知道自己哪里不足,还知道怎么去弥补。嗯,说明你的学习态度,还是及格的。就是你这笔字确实有点烂。”

    打开笔记本,李贵菊看了没几行便皱起眉,最后不得不开口批评,末了话锋一转:“怎么,报纸看过了?被人放在一起比较,有什么心得?前些天有几个记者找来,被兰教授给挡了,用的理由,便是报纸上报道的那些。”

    “那我得谢谢他老人家。”

    沈铁军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一出,正色道:“报道没看,内容是舍友念给我听的,可人家原本就没说错,都是说的大实话,我就是有想法,也是想着怎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海无涯苦作舟。对了,您能帮忙问问啥时候给装个吊扇吗?哪怕我自己出钱也行。”

    掀了张笔记,李贵菊挥了挥手:“吊扇已经采购了,安装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儿,行了,没事儿就不耽误你学海无涯苦做舟了,回去继续苦去吧。”

    摸摸鼻子,沈铁军离开了办公室,临近开学,学校里的人也多了不少,这时太阳下山,不少人抱着录放机手拿书本,趁着难得的凉意复习锻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转向了食堂。

    荤菜1毛5素菜8分,米饭是按两来计算的,一两米饭2分钱,人声鼎沸的食堂闹哄哄的,沈铁军打了一份荤菜和二两半的米饭,正张头张脑的找位置,不远的桌子上站起了个人:“小师兄,小师兄。”

    自打上次被周志超喊了大师兄,沈铁军是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旁人的称呼给扭转过来,好在凭借着研究生的名头,还是能唬住不少人的,陌生点的就喊学长,像周志超这号脸皮的,便成了小师兄。

    桌子上沈铁军认识的人不多,可大家都是在一个楼层的,最远的只隔了四五个门,倒也算的上是眼熟。

    过去坐了才抄起筷子,盖在米饭上的红烧肉便飞了一块,沈铁军连忙护住:“别这样啊,每次都这样,三年下来你还不得吃我一头猪?”

    “哈哈,谁让你比我高一级别呢!”周志超放进嘴里大嚼着,挥舞着筷子扒了几大口米饭。

    周志超说的级别,还是指两人的待遇差别,这年头大学生上学不要学费,交的那七八十块钱,是用来租借录放机和磁带的押金,说是毕业时给退。

    进了大学,那就脱离了农民阶级,成为一种超然的存在,上限是干部下限是工人。

    为了让大学生安心学习,国家每个月会按时发放各种名义的补贴,实际上是工资,按照学校不同,发的钱也就不同。

    羊外这里,周志超每个月拿25块的补助还有若干粮票,按照沈铁军这种奢侈法,每顿两毛钱一天便是五毛钱,一个月十五块钱是有鱼有肉,日子是过的相当滋润。

    只是沈铁军这个研究生,便没有这个待遇了。

    国家发的条例办法里面,只考虑到了研究生都是参加工作的人,比如那个小木匠,考上大学后读书期间,由单位照常发放工资计算工龄,各种福利啥的直到毕业分到新单位。

    谁也没想到沈铁军这么个应届毕业生的状态,兰教授便又帮他打了申请,既然国家用不拘一格降人才招来了人家,那就说明在他身上,是可以不拘一格的。

    结果便是,沈铁军可以每个月领28块钱和若干粮票。

    为此,学校还专门发了文件进行公示,所以羊外上下认识和不认识的,都知道学校里有个16岁的研究生,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说笑吃饭,周志超吃完也没抬腚:“马上要开学了,你的第二外语,决定了吧?”

    点了点头,沈铁军满嘴是饭的开口道:“决定了,我准备自学日语。”

    正扣牙花子的周志超差点把手咬了:“这个,咱们学校没开日语课吧?”

    沈铁军神情不变:“要不,我怎么说是自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