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五章 开学典礼

    1978年9月1日,羊城外国语学院的入学典礼开始,沈铁军以研究生的身份参加。

    红旗招展的主席台上,坐着学院里的各位大佬,有的满头白发形容枯槁,有的面颊消瘦颧骨隆起,无不说明过去的那些年月,就在昨天还没走远。

    主席台上方,挂着八个力透纸背的苍劲大字:“告别昨天,拥抱明天。”

    由于是开学季,羊城各大院校都在举办开学典礼,大字的下方,没有省市级别的领导,就连教育局的人也没有,好似知道自己在国家心目中的位置,大佬们的发言有些激昂,诉说着曾经苦难的过去,展望着美好的未来,紧扣头顶上八个大字的主题。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运动年代里,所有的臭老九都被打倒在地,踩上无数只脚,命大的还能跪起来,头戴高帽低头认罪,为自己学了那么多反动知识而认罪。

    命不好的,死了就死了,挂在哪里,扔在哪里没人去问,家里还有人性的,便在夜里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弄回家里,草草料理算完,就好像世界原本就没有这个人。

    越有知识越反动,这,就是反动派的下场。

    而随着某人想起国家还要发展,理工科大学还要办的指示下达,活下来的臭老九们又被拽起身子,拍掉膝盖上带着血迹的土,然后跪着爬上讲台,向台下“根正苗红”的“大学生”们,讲什么是自然数,讲1+1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等于3。

    末了,还要像说完26个字母的李贵菊,满脸忐忑的搓着手,亲切而又和蔼的问道:“刘柱子同学,我这么讲没问题吧?”

    后排上,被拽过来旁听的沈铁军看向窗外,耳边传来了刘柱子的回答:“老师,没问题,您讲的很对!”

    沈铁军回过头后,高高的举起了手,代表自己有意见想发言,李贵菊熟视无睹的扫了圈教室,回到讲台上拍了拍手:“好,既然大家没意见,今天这堂课到此为止,现在下课!”

    呼啦啦的人往外走,沈铁军几步到了讲台边,开口道:“老师,你虽然站起来了,可在您心里,还是跪着的。”

    李贵菊面色微白,收起桌子上的教材,冷声道:“兰教授,也是跪着才成为你的导师的。”

    沈铁军沉默了会,开口道:“我错了!我不应该以自己无知的狂妄,去揣摩走过那个年代的您。”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就是赌性太大了点,伽利略的日心说比地心说更具有科学性,可直到现在,美国人已经踏上了月球,他还是个异端邪说。”

    李贵菊夹起材料,转身出了大教室。

    身后,座位上的孟庆来飞快站起,到了旁边:“沈铁军,你和李老师说了什么?”

    “嗯,我想问问我的课什么时候开。”

    沈铁军说着一拍他的肩膀:“走吧,早上开了那么长时间的会,我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看书的,练听力的,嘴里含着米饭念念有词的,沈铁军只看这么个状态,就知道今天去的有些晚,两人进了食堂没多久,李贵菊满脸焦急的进了饭堂,一张桌子一张桌子的瞅着,很快找到沈铁军:“铁军,你跟我出来下。”

    警惕的放下了筷子,沈铁军抹抹嘴到了门口:“老师,有事儿?”

    威严的面上略带犹豫,李贵菊开口道:“那个,是少年科技大的来人了,想见你。”

    “少年科技大的?”

    沈铁军有点明白,大半年前,也就是在过完年的时候,在去年年底就酝酿的科技大学少年班,便出现在了报道上。

    同时出现的,还有那个将会响彻八十年代,直接从小学跳到大学,11岁考上大学的逆天强者,可惜这位神童智商超群情商低下,这也许就是老天爷的公平之处吧?

    面上现出古怪之色,沈铁军狐疑道:“他们来见我,是什么意思?难道让我去科大?”

    “你说呢?”

    李贵菊面色一板,旋即想起兰教授的叮嘱,面色柔和不少,语气也轻了些:“嗯,他们要是让你去的话,你会去吗?”

    “这个,老师,您还是先前那个状态的好!”

    沈铁军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很不适应这种温柔的语气,他首先想到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他们不是只招收少年吗?我这么大了,青年也要?”

    “你这么大了?”

    难得的温柔还被人嫌弃,李贵菊也没在意,先前下课还回到办公室,就被兰教授打发来的人截住,说了少年科技大来人的事儿,这才想起那个没学生样的家伙,还是个香饽饽:“少年是指11岁到16岁的孩子,你说你是不是少年?”

    “那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和一帮子会哭鼻子的人当同学,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羊外就好。”

    沈铁军摇了摇头,不知是拔苗助长还是其他原因,那个少年班里最出名的几个,智商和情商那是成反比的,智商有多高情商就有多低的存在。

    据说几个家伙搞的和导师势成水火,生生将师生搞成了仇人,要知道在国人传统认知当中,师生关系是除血亲关系外最重要的关系之一,而导师这个级别,那是要跟一辈子的。

    你可以不记得小学老师,也可以不记得中学老师,更可以忘记高中老师。

    但是每一位研究生,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的导师,无论是好还是坏的,因为国家招收研究生的目的,便是要让他或者她踩在导师的肩膀上,去探索学科内更高的星空。

    望着沈铁军进了餐厅,李贵菊也只能选择相信他说的话,装作镇定的回了办公室,看到兰教授望来,微微点了下头。

    如果沈铁军在这,就会看到早上没来的教育局领导,这时正陪着个戴眼镜的年轻妇女,眼看谈话差不多了,开口道:“那就麻烦兰教授将人叫来,16岁,可也是孩子嘛,怎么都要征求他本人的意见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兰教授沉下了脸,冲着李贵菊道:“李老师,那麻烦把沈铁军叫来下。”

    年轻少妇看向了身后带眼镜的年轻男子,开口道:“小刘,你不是早就想看看比你还厉害的年轻人了?”

    年轻男子一拍脑门:“哎呀,陈处长,我还真得谢谢你,那个李老师,我和你一起去。”

    “哼!”

    兰教授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我还有点事,就不招待了。”

    年轻少妇笑了笑,开口道:“兰教授大名鼎鼎,日理万机,听说你准备了扩大英语教研点的提案?”

    眉头一皱,兰教授不置可否的低下头,开始忙活起来,他这个提案说是扩大教研点,还是和这些人来的目的一样,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为了沈铁军。

    因为那篇论文,兰教授见猎心喜之下走了些关节,将沈铁军录取成了研究生,还为他跑下来了补贴。

    不过在把人招来后,麻烦也随之而来,人家是以研究生的名义考进来的,可羊城外国语学院,它还没有授予硕士学位的资格。

    好在,这时不止是羊城外国语学院没有,现在全国上下各大院校都是一个情况,便想找个名义试探下部里的态度,谁知道部里来了人,想把办了入学手续的沈铁军调到科技大里,要给那少年班凑数。

    幸亏是经历了运动,兰教授才没吐血!

    吃相不要这么难看吧?

    还要不要脸呐?

    整理材料的兰教授心不在焉,等到沈铁军跟着李贵菊进门,思绪竟有些乱了,干脆抬头看向了几人。

    进了门,沈铁军首先立正站定,向着桌子边的兰教授开口道:“老师!”

    “来啦?”

    莫名的,随着沈铁军开口,兰教授莫名感到有些心安,点了点头,向着旁边两人介绍起来:“这位是省教委政工处的武处长,这位是咱们部里的陈处长,想向你了解一些问题。”

    陈处长从手下身上收回目光,站起身子道:“沈铁军同学,你好,我就不自我介绍了,羊城晚报说你是咱们全国最小的研究生,就想问你愿不愿意换个学习环境,比如中科大里,新成立的少年班。”

    “林处长你好,中科大的少年班,我也曾经想过报考,但是据我所知,好像中科大的少年班,只招收15岁以下的早慧学生?”

    沈铁军也是有些狐疑,少年班成立的时候,他是想到过去报考的,可了解了下才发现,那个里面是需要学校引荐人,而他是早就毕业了。

    后来一想进去也没啥意思,脑海中唯一关于物理方面的大卫星,则早就做好了给小五的打算,便熄掉了这个想法。

    陈处长抿紧了嘴唇,兰教授眉头皱起,李贵菊默默的打量着,沈铁军将诸人神情尽收眼底,接着道:“更何况,我的专业是英文方面的,中科大少年班里,不是数学便是物理化学方面的,数理化嘛,建设四个现代化的重中之重。可惜,我学不会。”

    “不,我看过你的复试成绩,综合分数不错,数理化方面也是合格的,只要你点头,不拘一格降人才嘛!”

    毫不为意的摆摆手,陈处长自顾自的说着,看到他面色有了变化,细细的柳眉微挑:“还有,在你的复试成绩后面,我还看到了一段话,内容我就不说了,怕是说了你也听不懂,简单说的话,就是你有着极其严重崇洋媚外的政治倾向,对吧,兰教授?”

    沈铁军愣住,转头看向了兰教授,后者面色一变,嘴唇动了动,终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