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七章 最大的事儿

    对于农民来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事儿,便是地里的那点事儿。

    经过一年的时间,刘大刚在沈氏老林边上开的地有了收获,去掉送给沈光山的那份,还结余了令沈大亮和沈老实心动的存粮。以沈老实和刘大刚老爹的关系,都是这么个心态,有那旁人知道的话,又该是什么样的眼红?

    “不行!”

    沈铁军到了市里邮政局拍了电报,里面就这俩字,他知道老爹会听他的,因为他是沈家凹村和天h县的骄傲,共和国唯一一个16岁考上研究生的存在,虽然这个研究生不是数理化专业,可父老乡亲们是不问这个事儿的。

    毛利民不是个有魄力的,周省的第一书记也没徽省第一书记那么大的担当,上次只看刘大刚说漏嘴,他面上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吓的拍拍屁股就跑了。

    今年的周省,称不上风调雨顺,也算不上是大灾之年,混饱肚子总是没问题,不像徽省那样几千万亩地遭遇大旱,不折腾就活不下去。

    邮政局的门口,几个人好似在无意识的溜达,抱紧了怀缩着肩膀,眼睛溜溜的四下踅摸着,好似在找什么东西,直看沈铁军出来,一个穿大褂的年轻人靠了过去:“小伙子,买表吗?100一块,世界最先进的电子石英,一辈子都不用上弦儿,也不要票。”

    年轻人说话间双眼乱转,神情紧张不时的扫着前后左右,粗糙的大手摊开,露出块用透明塑料包住的手表,上面还有行英文。

    看清那表上的英文,沈铁军两眼放光,身后邮政局旁边的百货大楼里,最便宜的羊城表要89一块,还要工业券,最贵的魔都牌表318块。

    没券也可以,那就是对面开的侨汇商店,可以用侨汇券去买。

    沈铁军钱倒是不差,身上的存折里还有当时卖书的五百块,差的是券。

    所以,看到这块手表,他就心动了。

    在学校里,还可以听钟声确认时间,出了学校,那就只能看太阳了,沈铁军没想到难得出来一次,便能遇上这样的事儿,开口道:“这表叫卡西欧,只看这个显示屏就知道是电子表,而不是你说的石英表。

    石英表的表盘和机械的表盘一样,只有在走动的时候能看出分别,另外这种电子表在那边卖15-20港币,所以我只能出到20块人民币,你卖吗?”

    年轻人面现呆滞,不大的眼睛盯着沈铁军,飞快摇了摇头:“有你这么砍价的吗?人家砍最多拦腰一刀,你这是到好,直接砍到脚脖子——”

    “嘘!”

    看这货要嚷嚷,沈铁军连忙打了个噤声的手势,抬眼扫了四周,发现有不少人望了过来,低声道:“一看你就是新手,嚷嚷什么,不怕把白帽子惹过来?你先说我说的这些对不对?

    那些人是不知道价格,我也不怕告诉你,这个东西价格真不高,你要是想赚多的话,就卖石英的。当然我也可以过两天买,卖的人多了,这个价格也就下来了。”

    这家伙对那边很了解?

    年轻人又蒙了,接着又有了新的发现,这小子好像比自己还怕惹来白帽子,旋即面色隐现不善:“怎么,你是盲流?”

    “我说你是新手,你还不信,这个牌子上的字,抱歉,我给收起来了。”

    沈铁军说着一指自己胸口,旋即想起自己不想出风头,就把校牌给摘了,连忙掏出来别在胸口,戳了戳上面白底红字写的7个字:“羊城外国语学院。”

    盲流是指没有办法证明自己身份的存在,在这个没有身份证的时候,再丢了介绍信,被警察抓住就会有变成盲流的风险,由于此时还有劳教制度,收容后的盲流几乎都被发去劳动改造。

    年轻人后退一步:“哦,大学生?!”

    “别管我是干嘛的,你这个表卖不卖啊?”

    沈铁军有点急切,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意图,好在他面前这个年轻人,也是个新手,捏着表有些迟疑:“可这样我赚不到钱啊。”

    “怎么可能?从那边带过来,哪怕一天跑一趟,一趟只带一块,那也是3倍利润啊!”沈铁军盯着他手上的表,表明自己是十分想要。

    “一天跑一趟?”年轻人的旁边又多了个人,他还以为两人要吵起来。

    点点头,沈铁军继续道:“你们不是找有通行证的人,让他们给你一天带一块过来的?”

    两个年轻人齐齐傻眼,卖表的人满脸恍然:“是啊,一天戴一块过来,反正他们都是来回走的,带过来时有,回去时没有——这个办法,安全是安全,可就是——”

    “哦——”

    俩货满脸的恍然模样惊到了沈铁军,连忙后退一步,面色大变:“我靠,你们是——得,我不要了,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啊!”

    “哎哎哎,你别走啊~”

    身后传来招呼声,沈铁军脚底下跑的更快了,到了汽车站台间站定,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他还以为这些货是蚂蚁搬家过来的,没想到人家玩的根本不是这个套路,而是直接走海来的。

    窗户打开的前夜,光明没进来的时候,苍蝇蚊子就先飞了进来。

    沈铁军是想找机会赚钱,可这种钱一旦摸了,上面的黑印能跟一辈子,而且这样的偏门赚多了,以后对其他的钱就看不上,毁人心智。

    看着几人没跟过来,沈铁军也就没继续躲,而是用眼角扫着对方几人,如果他们动了,那自己只能接着跑,正想着躲不过要不要喊警察时,身旁传来了个声音:“大学生,我们没有恶意的,我们只是想找点事情做赚点钱,补贴家用。”

    声音柔柔弱弱,一字一句的生硬普通话,沈铁军转过头,便见到女孩子圆圆的小脸上五官立体,就是那一双剑眉,带给这张秀气的面庞增加了太多英气,女孩目光在他胸口间扫过,粗糙的手掌摊开道:“20块卖给你,要不要?”

    “要啊!”

    沈铁军飞快的从口袋里掏钱,那五百块被他存了起来,每个月发的钱寄给家里一半,剩下的除了吃喝也没别的地儿去花,学校离市区还有段路,想买东西供销社也没啥卖的,当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女孩点了钱收入口袋,看沈铁军熟练的在电子表上按了几下,便找到了使用方法,只看便知道他对这个玩意是熟悉的:“你以前用过吗?”

    “没用过,我只是了解过,这是卡西欧在十年前出的。哦,八年前,七零年还是七二年,一直在听说,没用过。”

    沈铁军调了调时间戴在手上,不是石英和机械的没人会在意,真买个石英表戴着,那也是扎眼的很,比结婚三大件还要高级的存在,是梦中用手机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真要找概念的话,那就是开宝马一般的拉风。

    等车的时候,发现女孩还在旁边,沈铁军想了想道:“这个活你们还是别干了,现在只是国家没注意到这一块,你们能赚点钱,可真要是重视,哪怕到时候你们不做这个了,也很容易被其他人牵扯出来,到时候蹲大狱吃八大两不说,你们父母还要跟着丢人现眼。”

    女孩不知想什么,开口道:“可我们才回城,现在又没工作,而这表街上的不少人都在卖,我们看着没人管,就从别人手里进了点,进价都20呢。”

    没人管你们还鬼鬼祟祟的?

    沈铁军默然,女孩说的情况又何止她一家一户,现在全国上下几千万的知青,还有几百万的初高中毕业生毕业就失业,全部等着国家分配工作,可国家又怎么可能管得了这么多的人?

    下意识开口道:“弄辆地排车摆个茶摊,有钱的话弄个照相机给人拍照,再有点钱弄个门面,开个小饭馆,你们都知道国营饭店是个什么状态吧?饭吃不饱还要受一肚气,花钱找罪受。”

    女孩有些走神,面上现出了迟疑之色,沈铁军瞥了眼看到,开口道:“怎么,是不是感觉丢人?”

    “不是。”

    女孩摇了摇头,开口道:“如果我们再有钱呢?”

    转瞬间,沈铁军明白过来:“你——你先前还说没干多久呢。”。

    女孩笑了,像似剑兰开出婉约的花:“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肚子都填不饱的人,哪还有什么脸面?饿死不吃嗟来之食的,那骨头棒子都能敲锣了。”

    怕是女孩不会说,会说的话肯定会改成坟头草丈五了,沈铁军没想到这还是个读过书的,他并不是一个心善的,可也不是个熟视无睹的,开口道:“好吧,既然占了你们的便宜,那我就给你指条路,你们可以考虑替那边的人做生意,两边的生活水平就不用我说了,你们是本地人比我清楚,当然在这之前,你们要搞个集体出来,用小集体的名义,和对方签订合同。”

    女孩摇了摇头:“那我们还是开个小饭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