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八章 复习材料

    回学校的公交车上,沈铁军脑海里闪过女孩的音容,自己难得大发善心,帮助别人指条黄金大道,没想人家根本想都没想的便拒绝了。

    “嗯,一个小饭馆的建议换了个手表,不对,还花了20块钱。”

    沈铁军心情还是不错的,瞅着窗外阴绵绵的天空,哼了几句没头没尾的歌:“天下相亲与相爱,动身千里外,心自成一脉~”

    “热烈庆祝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

    学校的大门上,红底儿白纸黑字的标语迎风摇摆,沈铁军驻足观看了会,有种身在历史中的感觉,刘柱子和孟庆来看到,匆匆打了个招呼:“小师兄。”

    羊城的冬天,到了十二月底的时候,算是让沈铁军有了几分在家的感觉,身上穿着露出棉絮的棉袄,那风嗖嗖的顺着脖颈间灌入,热乎气儿也就跑的精光。

    去了趟市里,沈铁军买了两盒牙膏牙刷,由于有了意外的支出,想买的棉鞋没买成,埋头才想往里走,旁边响起个声音:“喂,你干嘛的?”

    保卫科的门打开,卢勤进的大鼻子又红了许多:“小师兄,你别和他介意,他新来的。”

    说着从身后拽出个人,卢勤进开口道:“认准了,这是咱们兰教授的研究生,小师兄沈铁军,行了,去那边整点碳过来。”

    “新来的啊,没事没事,也怪我没带校徽。”

    沈铁军摆了摆手,自打李贵菊让他带了大一的课,纠正了前来旁听的周志超称呼,小师兄这个绰号也就被人叫开,以示尊敬,后来便横向传播着,门口保卫由于要拿信的原因,是整个学校教职工中和他最熟的。

    差点被新来的保卫人员拦下,沈铁军自己的形象起到了主要原因,大冬天的刮了个大光头,身上穿着个补丁摞补丁的棉袄,感觉没到冷的时候,还没套上大棉裤,头发再长点,就和那劳改犯似的。

    天冷了,学校里复习的人变少,偶尔可见抱着书或者是录放机念念有词,学习的热情丝毫不为北方的冷空气而影响,压力也没综合学校里的数理化那么大,苦过的人更加知道珍惜,没有暖气的图书馆里人满为患,星期天的时候都没课,便不约而同当做了自习室。

    晃着到了办公室,正伏案疾书的李贵菊转头扫了眼,转过去后猛然又转了过来,手中的笔拍在了桌子上:“沈铁军,你这是,被当成盲流抓了?”

    “哪有,咱有这个谁敢抓咱?”

    沈铁军一拍胸口的校徽,扫了眼空荡荡的办公桌,开口道:“李老师,我那篇论文过了吗?这都马上年底了。”

    “你看看你——”

    嫌恶的看了眼他的大棉袄,李贵菊想了想道:“就不能在外边套个褂子?兰教授拿着论文去了暨大,我给你说,今年的研究生是有奖金的,别都寄回去了,自己也收拾收拾。”

    “奖金?有多少?”

    听到钱,沈铁军连忙拽了张凳子,抄着手坐在了办公桌边道:“不是咱们有期刊吗?怎么还要去暨大?”

    “离我远点,你身上的味儿太大!”

    李贵菊笑着撵人,倒是没躲开:“教授是想给你上个保险,咱们期刊创办不久,放上去倒是简单,可别人会怎么想?再说你那论文,勉强可以算作综合论文。”

    研究生的生活,便是研究怎么把学到的东西写成论文,沈铁军在开课没多久,就定下了继续写入学时的那篇论文,兰教授嫌那个开题太大,便改成了《英语的春天》。

    去年的科学代表大会上,某大佬写下了《科学的春天》文章,由此可见兰教授用心之良苦,沈铁军想都没想,开始整理资料。

    卖什么的吆喝什么,沈铁军选择了英语专业,还考上了这个专业的研究生,那么这篇论文,便全力以赴的用了心,将梦中的结果进行了反推,自然而然的达到了宏观层面,和带有预言性的论据。

    共和国为什么会选择普及英语?而不是德语和西班牙语?

    因为世界强国,是以英美为首的经济和军事共同体,而不是一国两制的德国,还有国王的西班牙。

    当然,空口白牙的说出来那是笑话,还要以论据,沈铁军想起了他用来怼林处长的rb,确切的说是黑船事件后的rb。

    而这,也是李贵菊说他这篇论文不专业的原因,虽然看过的人会产生极强的认同感,英语专业的甚至还会感到共鸣,可专业性就是专业性,说没有便是没有。

    兰教授完成了平反,便和其他科系大佬协助学院创建了《现代外语》,这是羊外自己的学术期刊,也是沈铁军将要发表论文的目标,没想为了上保险,还去找了暨大的教授。

    1978年的阳历年年底,国家做出了恢复增设169所高等学校的决定,各个大学恢复了活力,单就在外国语院校里,便雨后春笋般的冒起了各色各样的期刊,羊外只是其中之一。

    当78年日历撕掉最后一页,沈铁军的论文发表在了第一期《现代外语》上面,而这也是他在大学第一学期所交出的答卷。

    论文通过,沈铁军作为研究生的第一学期算是结束,李贵菊在塞给他信封的时候,又塞包材料给他:“这两天我有点忙,你帮我代完这几天大一的课,主要是复习和考试。”

    “奖学金?”

    捏了捏信封的厚度,沈铁军看了眼上面写的字,将一大包材料夹在腋下,抽出三张十元大钞,这是最大面值的钞票了,有点失望:“才这么点?”

    “这不少了好吧?三十块啊,我一个月工资也差不多这点,教授说由于其他科的研究生空缺,所以没办法证明你是最优秀的那个,给你争取了个第三名。”李贵菊面现无语,说完摇了摇头走了。

    “记得去收拾收拾自己!”

    远远的声音传来,沈铁军从懵圈状态回过神:“什么叫没办法证明我是最优秀的那个?就我一个人考上了,还不足以证明么?”

    说是没有怨念,那是假的,沈铁军念叨着将信封扔了,钱塞进兜里,看着腋下的材料,晃悠着到了大教室,台下的人一看是他,顿时发出了一片哀鸣:“唉——”

    “唉啥?”

    沈铁军放下材料,该唉的是他才对。

    原先还想着通过考试,就可以使劲儿的浪了,最起码也能好好休息休息,没想到立规矩这么忙,沈铁军倒是知道她作为教师,怕是想争取再进一步。

    毕竟四十的人了,还没挂上副教授的职称,情有可原,沈铁军开口道:“樊琳点名。”

    恢复高考后需要点名的老师,羊外这里怕就沈铁军一个,好在学生们早已熟悉这货的套路,每次点名都会找不同的人,学生干部在他眼里和其他学生没啥差别,樊琳站起身子后,接过前排传来的花名册,开口道:“孟庆来!”

    “到!”

    让学生点名,这属于沈铁军的恶趣味,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想要在羊外找出个逃课的,那也是比熊猫还少的存在,真有那逃的,而点名的又糊弄过去,那也属于两人间的互相伤害,和他无关。

    78级英文文学专业两个班不到五十人,实行的是小班教学,二十来人一会就点完了,李贵菊安排的是复习课,找了找翻出复习材料,拿在手上有些傻眼:“这个,不是《外语期刊》吗?”

    薄薄的外语期刊质量奇差,掀开李贵菊的教学大纲,沈铁军又傻了:“这个,讲《英语的春天》?!这不是让我老沈卖瓜?”

    自己第一篇论文的发表,沈铁军一口气买了十册,二姐和小五每人一本,教育局的吴二金一本,偶有书信往来的陈晓云一本,家里寄了三本,老爹小六小七的,剩下的自己收藏。

    现在让自己讲自己的论文,沈铁军有些忸怩,可想着在兰教授面前都能讲开口,下面这些连大一课程还没学完的,立即恢复了本色:“这堂课,我受李老师的委托,给大家讲我在学校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英语的春天》。”

    沈铁军的忸怩,台下的学生们却没感觉到,相反对于他这一学期的收获颇为好奇,樊琳举起了手:“沈老师,这篇论文就是您这一学期上交的答卷吗?”

    “是的!”

    沈铁军点了点头,目光在这个同行过的女孩面上扫过,看向了其他的学生,开口道:“而在这之前,我是通过了导师的认可,才正式接触到研究生的生活,李贵菊老师对我这篇论文的评语是非专业性的,属于综合类的入门论文。能够登上学校的《外语期刊》,我感觉到很荣幸。更荣幸的是,李贵菊老师能让我来给大家讲这篇论文,嗯,下面就听我小沈卖瓜了。”

    教室里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哈哈。”

    抬手虚按,沈铁军朗声道:“纵观过去的1978年,世界上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德国淘汰了落后的铅字印刷,使用更先进的电脑排版印刷系统,美国的苹果公司度过了两岁,这家公司创新性的推出了个人电脑。

    英国的第一个试管婴儿降生,解决了输卵管堵塞带来的不育不孕,让患有这些病的人有了做母亲的可能。第一个移动电话系统的投入使用,使得人们联系更加的便捷。在这些这些发达国家里面,电视机的普及率超过70%,收音机的普及达到了95%——”

    猛然间,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但是咱们的数学家陈景润,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