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九章 一群小白鼠

    突兀的声音在教室响起,沈铁军看向了开口的人,短发的女孩满脸正色,眉头微皱:“姜华,课堂纪律我就不说了,数学家陈景润的1+2起到了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的作用,值得我们国人庆祝。但是我想说,这是他在73年研究出来的成果,之所以现在才为人所知,具体原因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

    姜华面现怀疑,举手道:“沈老师,你说的有证据吗?”

    “我转述的是1978年12月24日夜,港岛广播数学之夜栏目里,由港岛大学数学系教授说过的话。”

    沈铁军目光微变:“你还有想说的吗?”

    姜华面色发红:“没有了!”

    扫了眼台下的几十张面庞,沈铁军摊开了双手道:“我们的祖国,拥有着光辉灿烂的文明和历史,这些历史值得我们自豪,但是不值得我们骄傲,那些代表着过去,是我们无数祖先铸就的荣耀,不是在座的你我他建设铸就的。

    活在当下的人,只会浑浑噩噩,只有放眼未来,我们才可能会有未来。而我这篇论文,便是以此为基点,分析大家所学的英语专业,在未来会出现的可能性!”

    很快一堂课讲完,沈铁军已是口干舌燥,宣布下课便抱起教材,只是出门的时候,樊琳快步跟了上来:“小师兄,我想问你个问题。”

    上课的时候,李贵菊曾对代课的沈铁军做出过要求,必须要以老师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所以学生们会喊他沈老师,下了课自然就随意许多,沈铁军点了点头:“樊琳,你说。”

    樊琳笑了笑,开口道:“港岛广播里,根本没有数学之夜这个节目,我做过统计。”

    “樊琳,聪明人总会以为自己很聪明,将偷听广播的事儿还落到纸面上,你怕是咱们学校第一个。”

    偷听对面的广播是学校明令禁止的,每次组织的各种生活会上,辅导员们都会强调再强调,瞥了眼这个女孩离开,经过这一打岔,饭堂早就人满为患,看着自己喜欢的几个菜被摘了牌子,沈铁军无语的到了蛋炒饭窗口,打了三两蛋炒饭。

    “吃饭不积极,心态有问题啊!”

    沈铁军屁股坐下没多久,周志超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将一盘红烧肉放在了桌子上,开口道:“中午我听广播说,咱们好像要和美利坚建交了。”

    眼睛在红烧肉上一扫,沈铁军也没客气,探手拽了过来,夹起一块塞进嘴里,连续扒拉两口蛋炒饭,开口道:“你想说什么?怕我不敢报告学校你们偷听敌台的事儿?”

    “哈,就和你没听似的,你以为老师们不知道?他们是装呢。”

    周志超看他吃的香,便埋头吃起饭,直到吃的差不多了,便放下了筷子抹抹嘴,开口道:“听说明天就正式建交了。”

    1979年1月1日,共和国与美利坚正式建交,实现两国正常化时,羊外也进入了寒假倒计时,刘柱子和孟庆来则急吼吼的决定要回家,就待考试结束了。

    “分分分,学生的命根;考考考,老师的法宝。”

    一场练兵般的考试后,羊城外国语学院清净不少。

    大多数学生窝在宿舍睡个懒觉,就待公布成绩回家放羊,大学的寒假长达一个半月,而这只是大一新生能享受到的,沈铁军就没这么幸运了,被李贵菊抓去批改大一的英语试卷,听到个消息:“我打算将clt引进到学院里,翻译的同时用在教学当中。当然,不是正式课堂上。”

    clt全municativelanguageteaching,中文是交际语言教学理论体系,梦中早已普及的教学方式现在还没人引进来。

    沈铁军复试时说的一段话引起了她的注意,当时这货是没感觉到有什么问题的,直到通过复试进入学校,跟着大一的课听了几天,那个蒙蔽劲儿就别提了,原本以为立规矩早就忘了,可没想着人家在这里等着呢。

    “我不知道你那英语老师是哪过去的,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了你,现在我介绍clt的文章发表在了《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上,引起不少人注意,所以我就想着趁热打铁,将clt全部引进来。”

    批改着手中的试卷,李贵菊瞥了眼沈铁军,《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是北外于建国后创办的专业外语期刊,比羊外的《外语期刊》雄厚的多,她又是帝都外语学院的毕业生,这算是将存在感刷回了母校。

    咕咚咽了口唾沫,沈铁军很想说你引你的,和我有个锤子的关系,只是那一眼扫过来,便将这话咽了回去:“您想怎么操作?”

    微微一笑,李贵菊雍容的面上竟闪过几缕俏皮:“这个得问你啊,看了原版我才明白,你教这些大一学生的方法,可不就是有clt的影子?”

    沈铁军有些蒙:“可我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露出雪白的八颗牙齿,李贵菊放下了手中的笔道:“要不怎么说,是我想把clt引进来呢。”

    “——”

    沈铁军默然,感觉自己很可能跳进了个坑里,这些天他帮李贵菊带了大一的课,很可能是和兰教授早就商量好了,也可能是李贵菊自己自作主张,让那群小白鼠被他这只大白鼠操练的熟了,再由他们通过自己之手教给这群小白鼠。

    如果出了教学事故,那板子也会落在自己身上,两人起码有个周旋余地,这还是被运动给整的有了心理阴影!

    上了这么长时间的学,沈铁军对这个时候的英语专业课,有着极其清晰的认识,全国上下都没统一的教材,各个地方的教材堪称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羊外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直接拿着繁体字的教材来用,传说内陆还有用66年前教材的。

    下意识的,沈铁军想到了个问题:“那第二作者能署我名吗?”

    “这个没问题。”

    李贵菊明显松了口气,拿起笔继续批改试卷,开口道:“只是我先和你说下,咱们文科的第二作者,别说第二作者了,就是我这个第一作者也没大用,倒是如果能完成编译引进的话,那么可以在编译人员里面,加上你的名字,这比第二作者实惠多了。”

    “那我没意见了!”

    沈铁军点了点头,实际上他对论文本身并不看重,16岁的研究生,以3年学制满打满算,他顺利毕业的话才19。

    而以他经历过各大补习班,和大量美剧英剧锻炼的经验,弄不好中间再跳跳级,提前一年毕业那也是不出奇的,19岁不到20岁的硕士毕业生?

    放出去能闪瞎一批钛合金狗眼!

    中国英语概念都还没有的时代,他脑海中单是计算机方面的论文就能出成一本书,要求论文第二作者,也只是试探下这位李贵菊的态度,出力可以,哪个研究生在导师手下,不得和24小时保姆似的?

    也就是作为建国以来最小的研究生,兰教授才没给沈铁军派遣这些“学习”任务,他这么个年纪,不让人照顾他就是好事儿了,李贵菊都已经做好了当保姆的打算。

    好在,这是一个极其成熟的孩子,成熟的不像话!

    批改试卷的李贵菊有种直觉,这娃要求第二作者应该是试探她,而她的这种第六感一向是很准的,开口道:“你过年不回家?他们回家都是想衣锦还乡的。”

    “李老师,您说我还用衣锦还乡吗?”

    沈铁军咧了咧嘴,他这个名头怕是要保持不知多少年了,接着伸直了两只手,活动着关节道:“实际上我怕冻手,也不瞒您,我在家是年年冻手冻脚,还冻耳朵,腮帮子冻的发黑,这都是穷啊。我不回去还能省条棉裤,再加上我在想怎么就下篇论文开题,《英语的春天》,下面是不是就该讲怎么学了?”

    “不,怎么学的话太早,你忘了刚才答应我的clt?我那才是怎么学,或者是除非你准备用未来的三年,都用在这篇论文上面。”

    李贵菊说着叹了口气:“你那篇综合性的论文引起不小的讨论,信现在都寄到兰教授那了,褒贬不一,赞扬的是说你小小年纪便有高瞻远瞩的视野,批评的说你夸夸其谈,拿rb比中国,根本没参考当时的世界局势。”

    沈铁军倒是没往心上去,一样米养百样人,而且国人素有文人相轻的传统,还特么的历史悠久,这些都是在预料之中的:“能看懂的人看懂就行了,看不懂的人,看懂了也没啥意思。”

    眼前一亮,李贵菊倒是没想到他能说出这么一番富有哲理的话,默默咀嚼一会,便感觉有些吃惊,想着这段时间让他代课,开口道:“你也代了这段时间的课,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问题啊,肯定是有。”

    沈铁军吸了吸鼻子,继续开口道:“以前我们学习的时候,大多是哑巴英语,老师发音都不标准。哦,说句那个的话,您的发音也有羊城本地口音,乡音难改嘛。

    呵呵,兰教授也是,从您说过的clt来看,现在学的这些和以前学习的差别不大,都是重知识,轻技能。初高中大学,包括现在的大二大三,我说这个您也别生气,您教课的时候,也很少让学生们自己张嘴。偶尔张嘴也是鹦鹉学舌,现在倒是好了点。”

    李贵菊听的默然几许,开口道:“好了点,也是从你教那个班,后来大二的周志超过来旁听才传开的,兰教授和我说过这个事儿,还让我多看着你点。”

    “可即便是这样,也只是共和国式英语,真要面对外国人讲出来,人家也不一定能听懂。”

    沈铁军说着,手上也没停下,刷刷的在试卷上批改着,最后看了看发现是姜华的,翻看了下,在翻译题上又画个圈打个x扣掉一分,在右上角写了个59分,满脸舒畅!

    再让你和我抬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