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零二章 你才是肉包子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兰教授胃上的毛病不是独有的,而是经过那个年代的老人所共有的,吃不饱肚子的情况下想再热乎点,那还不如干脆钻进草窝里睡觉,梦里面什么都有。

    上辈子沈铁军在兰教授这个年龄是颇有感触:“以前是穷,想吃都没得吃,想穿都没得穿,想看都没得看,可现在有条件了,您要是再省吃俭用的有肉不舍得吃,衣服不舍得穿件新的,那不叫会过日子,那是泼留希金,您看我现在?钱赚了就是用来花的,不花和个死物件没什么区别——哦,说到死物,这是我在文物商店买的,挂价三十七块的清朝笔筒,您不会拒绝吧?”

    羊城的过年风俗别说和周省相比了,便是与帝都相比也有很大不同,放在北方的大年初一晚辈给长辈拜年是不用带“手信”的,直接带着头去上门后磕了,然后拿着压岁钱还有糖果炒货的再去下一家——然而入乡随俗便是说的要遵守当地的公序良俗,沈铁军是费了不少的脑子,才想出给兰教授什么手信好,临上飞机前让人专门跑了一趟,文物商店的单子还在他口袋里装着!

    “你说三十七,那我就当三十七了。”

    兰教授没有按照沈铁军想象的那样要求看看单子,而是接过后把玩了下,瞅着里面似乎用了很长时间,开口道:“嗯,差不多这个价,这是犀角的,不错,乱世黄金盛世古玩,你有钱买这些收藏可以当做投资——怎么样?参加了工作有何感想?”

    “上次见过您后,回去就见到了农所的徐老,拿着工作证说是最后一次机会,问我去不去。”

    沈铁军知道兰教授是在从侧面问他参加工作的原因,毕竟当时他打的旗号是对那个圈子很排斥,一副清高看不起的样子,然而回头就成了其中的一员,这就是见人说人话的心口不一,旁人他自然是无须解释,你们只管高高的羡慕哥的牛批就行了,可兰教授在这个时候,还当着他的秘书和师妹师弟问出来,饶是两辈子顶了八十多年的面皮,也不禁是有些讪然:“您的学生我也是离不开五谷杂粮的凡夫俗子,徐老的话已经说明了的,最后一次机会,我还年轻,我还想做点实事——”

    “你不用感觉到羞愧,老话可是说死了的,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现在是拨乱反正重回正轨的全新中国,你乘势而起走到如今地步,我只希望你首先要记得这都是国家给你的机会,其次才是你个人的能力,你要时刻牢记你当年说过的话,不要变成你讨厌的那个样子。”

    听到沈铁军的肺腑之言,兰教授是欣慰的笑口大开,他曾经想过这货会不会拿书上的大道理来忽悠自己,虽然那样他也没办法再像以前在学校里去呵斥他教育他,毕竟现在两人位置天差地别,几十年的经历更是让他无法指责沈铁军的不是,可万幸万幸当年那个沈铁军,还是没有变!这就足以!

    “谢谢您能理解!”

    沈铁军是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老人会板起脸来训斥,倒是没想到会如此通情达理,好似感受到了他的疑惑,兰教授冲着茶杯做了个请的手势,开口道:“以前你在学校里面,对你严厉是老师的本分,人都说严师出高徒,这句话一般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就象你曾经说过似的,严厉的话会加强学生的自觉性,自觉性高了再怎么也不会变坏,因为他会时刻自省着。

    可你现在都参加工作,是个成年人了,作为成年人来说,无形的是道德的约束,有形的是法律的规定,这两项可是比校规和老师的要求严厉的多,触及底线的后果自然也是严重的多,现在你又是领导,各种条例我不知道,想必是不少的。

    对了,童敏说你愿意资助她去东瀛留学?”

    “这是她想出去的,找到我头上说是我不同意的话,她就去找那些小鬼子,我可是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您说我还有什么办法?”

    沈铁军没想到兰教授能当着这个面问出来,面上堆出了笑意说着瞅向旁边的童敏,不想后者竟是给他翻了个白眼:“你才是肉包子——”

    “呵呵,好,既然你们俩说好了,那我没意见了。”

    兰教授脸上的笑很灿烂,然而作为一个老教授,眼瞅着最得意徒弟一个又一个飞走了,要说心中没点想法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事情定了下来,他也不会去探手阻拦,转头看了眼旁边微笑不语的岳国庆,便在沈铁军喝了口水后,挥了挥手:“行,坐这么会就可以了,知道你赶时间,去吧,要不李教授就得跑过来要人了——”

    “好,那我就不坐了,您留步。”

    沈铁军站起身冲着兰教授说过,转头看向了旁边自从倒了水后默然不语的兰国栋,便感觉比以前是成熟了许多,开口道:“国栋,趁着过年放假你给兰叔叔说说,带老师去检查下,咱们都好放心。”

    “好,你不用多说了,过了这两天我就去查查。”

    兰教授瞅见兰国栋差点皱成包子的小脸,便笑着应了下来,发现沈铁军看向了童敏,不说当年两人在学校闹的那个风雨,便是这几十年的阅历也让他看出来了:“童敏你还没去给李教授拜年,正好跟着铁军去吧,国庆你留一下——”

    “哦,好!”

    童敏飞快的跟上到了门口的沈铁军,后者瞅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转身顺着走廊继续走了起来,闷声道:“兰教授不想你出去,咱们俩没个继承他衣钵的,这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就郁闷了——”

    “岳国庆不差,还有那个朱丹也不差,要不你以为她为什么会留校?”

    童敏的语气中透露着股轻快,丝毫没有顾忌身后跟着的谭红军,虽说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你这次过来可是带着风雨来的,昨天的港岛股市好似鸡窝里进了大仙儿——”

    “哦,没想到你也关注那边的消息?”

    沈铁军眉头一挑,瞅着童敏的侧脸站定,开口道:“凯瑟莉告诉你的?”

    “你想多了,凯瑟莉又不关心股市,她关心的是能不能在学校里面发展几只羔羊,所以学校又请了个外教——”

    看到引起沈铁军的注意,童敏精致的小脸上微微一笑,探手指了指他的耳朵虚点两下,开口道:“听的,昨天各个广播频道里面都在说股市的事儿,又是动荡了,又是做空了,又是准备收购了,又是鸡飞狗跳的——”

    “噢!我以为你消息来源那么广了——”

    面现恍然的点了点头,沈铁军也是为自己的灯下黑而感到好笑,他在学校时这些学生们就喜欢偷听广播,昨天那么大的事儿,各大广播财经频道播报很正常——他还以为这个姐姐在那边找了耳目。

    李小强家和兰国栋家就隔了一家人,两人这会儿说话的功夫就到了门旁,正走到门口看看的李小强停住脚步,沈铁军从身后的谭红军手上拿过个报纸包的纸盒,在李小强让开了后进了屋里,冲着依愈发富态的李贵菊开了口道:“老师,新年快乐!”

    “铁军你这也真是俗,上门还带东西来,什么东西包的这么严实,太贵了我可不要。”

    李贵菊的眼睛在沈铁军手中的纸盒上扫过,雍容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说了,后者便跟着笑了递出去:“您自个打开就能看到了啊,保准不贵。”

    “那我就打开了,贵了我就不要。”

    李贵菊和沈铁军也不会见外,两人间在学校里的关系就是长辈不像长辈,晚辈不像晚辈的亦师亦友,要是真找个词出来,倒是可以用得上是忘年交,便接过纸盒拆开,看着里面是条围巾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不错,我正想着让小强买条,铁军快坐小强快倒水,这么大了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沈铁军笑着转头看向旁边的李贵梅,微笑着点了下头:“五姨过年好,没想到您也在,倒是没给您准备礼物——”

    “嘿,咱们间还什么礼物不礼物的,赶快坐赶快坐。”

    李贵梅满脸是笑的冲着沈铁军招呼过,眼睛也就落在了他旁边的女孩脸上,下意识的看了眼李贵菊,后者也是满脸灿烂的笑:“童敏也坐,小谭也坐,小强茶还没倒好?”

    “好了~”

    李小强随着声音拿出了三个玻璃杯,沈铁军看了看里面还有滤网,这可比市面上直接一个杯子和一个盖子的组合要高大上不少,接过后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这时李贵菊进了里屋又拿出了个茶盘,里面放了些瓜子糖果的给了童敏:“童敏吃糖。”

    “嗯~您不用招呼我,让铁军吃才是。”

    童敏抓了几个瓜子和椰子糖,在沈铁军微挑的眉毛下递给了他:“以前开会的时候看你吃过椰子糖,现在还吃吗?”

    “不吃了,你吃吧。”

    沈铁军已经忘了是什么时间在开会时吃过椰子糖,饶是算上上辈子的六十年,此时有着八十多年的心路历程,也无法做到在师长的面前率性到当众调笑的程度,毕竟是即便他真的八十岁了,在李贵菊和李贵梅的面前那也只能是个晚辈。

    “那好~”

    童敏自顾自的拿过来剥开吃了,旁边的李贵梅和李贵菊交换个眼神,后者想起当年这两人在学校里闹出的风风雨雨,当时沈铁军要是执意不走的话,怕是也没了如今的际遇,接着又想起那位“罪魁祸首”,顿时感觉现在的年轻人感情比自己当年那时候还要复杂的多,瞅着童敏心中一声长叹,也就开了口:“兰教授同意你出去了?”

    “嗯,还是小师兄面子大,他说了兰教授就同意了。”

    嘴里吃着糖,童敏便冲着沈铁军甜甜一笑的说了,直瞅的李贵菊是默然点头:“那你一个人在外边可要注意安全,听说那边的黑涩会是受到国家法律保护的,也不知道那边的——”

    这是沈铁军在一天内第二次听到有人说到小鬼子的社团条例,先前那个可以忽略不说,这次是不能不说了:“允许是允许,但是做了违法犯罪的事儿还是要被抓的,他们也是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才导致有这个问题传了下来,当年战败后国家公信力大幅度下降,导致社会秩序混乱,为了尽快整顿秩序才出台了相应的法律,说到底也是为了维稳采取了不得已的措施——童敏不会惹事儿的。”

    “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哪会惹什么事儿~”

    童敏脸上的笑愈发灿烂了,旁边的李贵菊听到这里,也只能是跟着沈铁军说下去:“那就好,过去后要记得好好学习,铁军你的学习没放下吧?”

    “没有,当时是我忽略了咱们国家的实际情况太想当然了,因为现在都还有地方吃不饱肚子,这也幸亏是上面的领导开明,没给我好高骛远的评价,今年的话我估计能落到地方上就不错了,至于开花结果,怕是还得等个两三年。”

    谈到自己的研究,当了一年时间领导的沈铁军对这会儿的共和国是有了清晰的认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时农委的秦主任是正确的,他的这个菜篮子工程是有些好高骛远,甚至再严厉点给个何不食肉糜的结论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事实便是如此,他以为天和县的大包干有了大丰收,那么其他地方也应该是这个状态的想法是错误的,某些地方还在饿肚皮——当然原因就不是他能指摘的了,都是个位数级别的存在。

    “两三年也不长,你今年才21岁,两三年后也才23,24的样子。”

    李贵菊满脸是笑的说过,瞅着沈铁军端起茶喝了,继续开口道:“你能这么想,说明你是真的学会了学习的真谛,那就是用学到的东西契合自身工作进行反思,从而找出自己的缺点并且能够正视和改正自己的缺点,难得的是你能在我们面前承认,老师很开心!”

    “您是老师,在您面前承认没什么问题,当然在外人面前我是不会承认的,他们什么都不懂,这既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研究内容,我会换个说法叫做事情有先后,罗马又不是一天建成的。

    现在先从那些粮食大丰收的地区开始推行,至于后面那些连肚皮都没填满的地方,你们连吃都吃不饱就提营养什么的才算是脱离实际,现在大致来说北上两地可以考虑了。

    首先要在两地之间,找个粮食大丰收的地方,这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只有粮食大丰收了,才能保证改种蔬菜瓜果的土地不会影响到地区里公粮的任务。

    这两城之间有荷兰省齐省和周省,其中去年粮食大丰收的地方只有周省安然地区和齐省的南津地区,但是因为我家是安然的,所以我会向上面建议将这个种植基地放在安然。”

    面对李贵菊,沈铁军说的看似有点多,然而他这些话也不是无的放矢,先前近乎承认错误的承认以前想的简单都是已经发生的事,那么后面在为自己辩解的时候,就不能含糊而过,具体的地方具体的要求具体的原因,他是没有任何该回避的意思:“也算是我为家乡做的一点贡献。”

    “你这个贡献可不简单,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如果基地真的放在你家了,这对你来说可不是好事。”

    李贵菊并不知道这个菜篮子基地的意义,因为她在羊城也好在京城也好,吃的用的虽然不是很好,却是没有短缺过,特别是这两年随着李小强不断开始赚钱,对于这些就更是看的开,然而从小到大听过的看过的,一眼也就发现了这事儿里的沈铁军,应该是回避才好:“你现在已经是——太能干了!”

    李贵菊说的没错,能以21岁的年龄成为博士生的不是没有,然而当这个名满天下的博士生还是个12级的干部,这就不是能干可以形容的了,还以为这货会不以为意,倒是没想到沈铁军笑着开了口道:“问心无愧就行,我尽力了,如果上面的领导认为还有更合适的地方,那我也是无话可说的,总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吧?”

    “作为领导,你能这么想很好,有太多的年轻人有了点成绩便会翘尾巴,听不进去旁人的意见,就是你这个博士学位,看样子要耽搁不少年了——有没有感觉到郁闷?”

    李贵菊问的轻松,沈铁军听到这里顿时笑了:“郁闷肯定是有的,毕竟最小的研究生,最小的硕士,最小的博士生——嗯,可好事总不能全占着吧?再说了第一批工科博士还没毕业,咱们就当是礼贤下士。”

    沈铁军的言谈举止间好似变了个人,然而在童敏和李贵菊的眼里,这才是这货在学校时的本来面目,当然是很少人会见到,听到这里看他说的放松,几人你来我去的又聊了些时间,李贵菊笑着看向了旁边的李贵梅:“你五姨跑来是专门堵你的,贵梅你给他说,对了你那套房子快下来了,到时候记得来跑手续——”

    “那么快?”

    沈铁军有些失神,不过很快醒悟到这是涉及到外商的建设任务,想想连东湖新村二期的第一批都快要交房了,那么作为五层单元楼的多层只会更快,脑海中才闪过这个念头,旁边的李小强便是开了口:“白云项目比东湖新村矮三分之一还多,这也就是大型设备不足,要不然现在应该交钥匙才对。”

    “铁军,你大哥和你大嫂现在也不上班了,按说这也没什么问题,但是有人举报说你嫂子在领着工资的时候不上班,在外边和学校里的学生们做生意,在街上买了衣服往家里发,年前的时候我去了趟你大哥家,看到你母亲带着孩子还有好多人,我没多说就走了。”

    李贵梅说的时候也没避讳,这是沈铁军来之前她和李贵菊商量过的,据说这个姐姐的半个弟子成熟的不像话不说,对于人情世故什么的也不陌生,一开始还不相信的直到刚才说了些国家大政,才算是刷新了他对这货的认知。

    “五姨,现在在放假,等到过了年我大哥大嫂会去办理停职辞职手续,这个事儿你就当做不知道了,我对他们有别的安排。”

    沈铁军眨了眨眼睛,小心的措辞后说过,看到李贵梅双眼瞬间圆睁,继续开口道:“这个事儿我昨天和他们说完了,工作上的事儿我也当不了家,我大哥他和人合伙开娱乐场我都不知道,这个事儿上我只能尊重他的意见。”

    沈大亮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天和县倒卖个鱼就能满足的了,作为兄弟的沈铁军在这个事儿上能说和能做的也不多,现在也就是借着沈老实和沈王氏的由头,能够指使得动他,真要是和上辈子那样甩下脸来,那是连沈老实都不认的货,那时沈大亮有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

    然而这辈子沈大亮见过太多的花花世界,沈铁军有时候都在想这货比自己还要幸福的多,感情上的事儿就不说了,那白庆婷当时是白庆娟的父母想说给自己的——他每每想到这时都能感觉到心底的一根刺,就这沈大亮还和她搞在了一起,那除非是这货不知道!

    否则当时沈大亮也不会教训自己长兄如父的道理!

    每当心中这根刺出现的时候,沈铁军都是以沈大亮不知道白庆婷是家里人想说给他做女朋友的理由开解自己,毕竟在农村里面小姨子是姐夫的小棉袄这个说法太普遍了,再加上白庆婷长的也是一副招蜂引蝶的样子,沈大亮得了这个机会也不会管其他的——

    这时沈大亮走过南闯过北,手上还经过了做梦都没想到过的钱,他会变成什么样子沈铁军也不知道,更是不想知道,毕竟连沈强那货都会跑了,人不经历点东西是没办法长大的,真要是撞进哪个倒春寒里面,他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

    更何况前面的沈大梅心结才算是解开,沈铁军已经没了去给兄弟姐妹们规划道路的计划,帮助他们做他们喜欢和想要做的事情就好,至于结果会怎么样,总是不会落个隔阂和埋怨!

    全本

    http:///txt/103336/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