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零三章 正好回来过年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贵梅原本是想让我告诉你的,但是我感觉这个事儿还是你们俩直接说开,这样也可以避免有什么误会。”

    在沈铁军起身告辞的时候,李贵菊也跟着站了起来,在她看来印刷厂那帮子人也是脑门有很大的坑,这么点屁事儿都压不下去,现在羊城各大厂子里连名都不点的还少么,这么想着倒也没开口说出,沈铁军知道了也就算是结束了:“兰教授现在年纪大了,以后你有空的话就多给他写点信,上次你走了后,我们是到省厅开会才听人说你参加工了——”

    作为羊外的整面招牌,沈铁军在学校里算得上是深居简出,从主管的市教育局到省教育厅见过他的人很少,两个巴掌都用不了就数过来了,就这还有一半是他提前做毕业答辩时认识的,所以绝大多数的都是知道在羊外里有这么号存在,可对于领导们来说也就是到此为止了,那小师兄学习真厉害——直到国家对各大院校进行学科建设的调整后有从首都调过来的说过,便猛不丁的爆出了个消息,那个小师兄参加工作了,还是高级领导!

    就这么在小范围内,沈铁军的名字就被某些人挂在了自己的英雄榜上,于是兰教授在和李贵菊到省里参加会议的时候,就有那套热乎的问了起来,两人才知道他参加工作了,最后还是李贵菊找到李小强才确认的,心里怎么想的就别提了。

    想起兰教授先前和蔼的模样,沈铁军便感觉到面上一阵燥热,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的童敏,没想到便见到双闪烁的眸子,也就想起这位是直到找上门来,自己才和她说的,当即点了点头,笑道:“嗯,当时是想着如果说了,有显摆的嫌疑——”

    “嗯,我和兰教授也是这么说的,你就是个不爱——现在变了。”

    李贵菊笑着才想说不爱张扬,接着看到眼前精致的穿着和这个油头发型,这不叫显摆那也没显摆的了,最后干脆满脸是笑的改了口:“变的好,以前你那大棉袄要不是晒的勤,味儿都能熏死人,当时我都不好意思说你。”

    “呵呵,那您留步吧,我走了。”

    沈铁军笑了,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幼稚,有钱都不敢花,就怕被人惦记上,当然他也不是后悔,只是每个人都有二过的时候,出了门才发现童敏没出来,开口道:“你准备好了就去找姜华,我给她说完了,最好是出去前回趟家里看看。”

    “嗯呢,我打算等到开学再去,现在夜校这边比较忙。”

    童敏说着冲沈铁军点了点头,羊外办的夜校自然是外国语补习的,这还是他当那几天辅导员时提的建议,这种学校与其说是夜大学,倒不如说是开的补习班,主要是以英语和法语这两种,有鉴于每个月二十块的收费来说,能上的起的不能说是有钱人,只能说是想改变自己命运的人——

    出了李贵菊的家,沈铁军就见不远的兰国栋正在楼道里抽烟,发现他望来连忙将烟按在栏杆上灭掉,咕咚咽了口唾沫开口道:“我爷爷让我送送你。”

    “生意那边怎么样?”

    沈铁军不知道这是不是兰教授让这货来送他的目的,毕竟刚才聊了那么会就走了,先前的疑惑也就蹦了出来:“大年初一的兰叔叔也没回来?”

    “嗯,他们都在公司里忙,说我去年过年也没回家陪爷爷了,就替我值班。”

    兰国栋靠边让沈铁军过去,也不顾旁边谭红军想跟着,便自顾自的跟着他往楼梯口走去:“公司里又招了些人,我就有点忙不过来了——我二叔说他以前就是学会计的,对于维修方面也比较精通,我爸就让他帮我看看了。”

    “一个好汉三个帮,你强哥临走时没给公司里的人说明,就是想让他们尽力帮你,省的倚老卖老的装滑头。”

    沈铁军笑着从二层到了一层,就见院子里站了几个人,扫过后也没在意就转头看向了兰国栋,开口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学习,但是想要管理好一家厂子,也是要学习的,学习不一定会让你更进步,但是可以让你开阔自己的眼界和视野,特别是英语方面,你有着别人没有的天然优势,这是了解国外最基本的工具,记住了?”

    “好!记住了!沈叔!”

    兰国栋飞快的点了点头算是正式改了口,沈铁军还没转过身,就听旁边传来了个声音:“沈主任,您好!”

    “白——老师你好。”

    圆圆的脸圆圆的眼,沈铁军转过头便露出了温和的笑,探手和神情拘谨的白秋忠握在一起,感受着他手上传来的力道,也跟着为了表示亲切微微的加重了下:“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祝您也新年快乐!”

    白秋忠有些激动,他没想到沈铁军会这么热情的对待他,想想当时自己那近乎小丑般的行为,一时间便好似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是啥滋味,算是感受到了宰相肚里能撑船的魅力:“当年我——”

    “当年白老师可是严厉的很,是生怕学生们不好好学习走上歧途,这么一说当年我还差点让您下不来台,眨眼间都这么长时间了,不过白老师还和当年一样年轻。”

    沈铁军没敢让这货继续秃噜下去,首先是当年两人间的龌蹉并未摆到台面上来,知道这个事儿的人怕是就那张桌子上的领导们,唯一的学生还是留在李贵菊家里的童敏。

    不说这么长时间了,单是作为大学里领导的朱校长等人人也不会去八卦下属和同事间的龌蹉,现在这货摆出一副就差绑俩荆棘的认错态度,饶是沈铁军心中异常恼怒,可也不敢将以前那事儿扯在众目睽睽之下。

    否则知道的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当时白秋忠变着法的为难他沈铁军,然而不知道的只能看到曾经的小师兄现如今成了领导不说,还让白老师当着大伙的面给他赔不是——简直是嚣张跋扈至极!

    “他给你下套。”

    随着车子开出羊外家属大院,李小强关上窗户后看着后视镜开口说了,沈铁军面上的笑敛起,连这货都看出来了,想必那些围观的吃瓜众们也能看出来,这么想着当即一阵蛋疼的开口道:“要不然我怎么会打断他的话,这货现在在学校里做什么?”

    “不知道,我很少关注学校里的事儿,要不等我回去问问我妈,你得罪过他?”

    李小强问的小心,他是好悬没问成你们俩有矛盾,幸好是这两年锻炼了下,脑子转的足够快:“我记得你在学校里面学习不错啊——”

    “就是不错才得罪的。”

    沈铁军说完便是眉头一皱,便感觉自己先前又有点“老爷”的心态,否则也不会做出让李小强去打听白秋忠干啥的决定,了不得官复原职还是那个教导主任,教育系统他可是使不上劲——

    “这个状态不对——”

    明明在自我检讨的沈铁军心中陡然警醒过来,自己竟然是又想着去报复对方,那一个小小的教导主任,踩起来很爽吗?

    怀揣着淡淡的郁闷,沈铁军瞅着窗外闪过的行人,大年初一的路人们大多成群结队的出动,有年轻老幼好似一家人的,也有三四个扎着辫子的女孩仿佛姊妹又似闺蜜的,然而更多的是穿着喇叭裤戴着蛤蟆镜留着三七分头的年轻人三五成群,可不论是全家出动的,还是男女各自成群的,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希望,当然这些人并不知道。

    “噼里啪啦——”

    陡然一阵爆响传来,前面的路边上腾起一片蓝色的烟雾,随着微风飞快飘散,沈铁军就看到个“陆家粉铺”的牌子边摆了四五张小桌,很快车子拐弯再看不见,面上不禁露出了笑意:“大年初一都有开门营业的。”

    “这边少,听说深城龙口那边多,大多都是过来支援建设职工们的家属整的。”

    李小强瞅着后视镜中的沈铁军说了,他这一年里大多时间都是在深城活动,当然有时候也会跑羊城来,所以对两地的大致情况还是熟悉的,先前这货的沉默让他以为自己又说错话了,倒是没想到在打量外边的行人。

    “以后这种会越来越多,现在是号召各地的基层干部过来充实,再往后就是各种农村的闲散劳动力,就和我大哥前两天带来的那些人一般,他们过来后会把这边“美好”的生活说给他们的家人和亲朋好友听,然后以点带片,以片带面的过来。”

    沈铁军说话的功夫,车子已经拐进了沈大亮家的胡同口街道上,一辆油光铮亮的丰田车堵在前面,李小强看着牌子不是黑牌就按了下喇叭:“嘟嘟——”

    被人挡了路,按喇叭自然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沈铁军从挡风玻璃看过去,发现前面丰田车的后窗上挂着个窗帘,接着前面两侧车门打开,呼啦啦下了四个人,便看的沈铁军挑着眉毛瞅了瞅身旁的位置,这个时候的丰田和上辈子的桑塔纳差不多大小,后座别说四个人了,就是三个爷们坐着也够呛,前面那辆竟然下来四个——

    “你们的车往前提一下贴下边,别堵着路。”

    摇下车窗瞅着前面下来的人,李小强目光从四人身上扫过,发现几人面生的很不说,穿着和先前见过的三五成群年轻人差不多,里面是大领子的白衬褂外边套着西装,下身是大大的喇叭裤,他正打量着后面的沈铁军开口道:“那你在这里等会,我去叫大招就出来。”

    咔嚓声响传来,李小强转头就看到沈铁军下了车,旁边的谭红军也跟着下去,便瞅了瞅后面开始倒车,这条路原本就不宽,两辆车堵着再来辆就动不了了——

    “你们的车堵在这里像什么样子?还让不让其他人走了?”

    谭红军下了车到了四人的旁边,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就砸了出去,沈铁军听到后在旁边开口道:“算了,咱们走吧。”

    “哎哎,我们马上挪~”

    作为羊城地头蛇的四人齐齐瞪大了眼睛瞅着沈铁军的穿着,如果这位操着口外语的话,他们怕是会把谭红军当做翻译,然而听着同样的普通话,那这位的身份就只能是带着秘书的领导,亦或者是带着帮闲的某些人,当然从谭红军的穿着和气势上来说,这位明显不像是领导的人,很可能就是个领导!再加上大家伙过来这边的原因,据说是那些哥哥们给某个存在拜年的——

    谭红军在表明沈铁军的身份,这是沈铁军知道的,就像当初在青周饭店门前呵斥杜兴那样,属于秘书的基本职责,很快两人一前一后的保持着半个身位的距离往前走,身后的四人便齐齐露出了恍然之色,这位应该就是领导了。

    很快,沈铁军就知道车为什么会堵住了,从下车到家门口的不到二十米距离上,竟是停了差不多七八辆车,扫着或是靠在车上抽烟,或是坐在驾驶位上的年轻人,随着两人到了胡同口处,停在另一个方向上的黑色路虎打开了门,面生的司机距离老远就打起了招呼:“沈生!”

    “嗯,你忙~”

    沈铁军打过招呼转身进了胡同里面,便见到大门口蹲着两个人正叼着烟在说话,两人随着距离拉近看到他,便站起转身进了院子:“回来了——”

    “四哥~”

    沈玉云的身影很快出现在门口,瞅着进了大门的沈铁军叫过,便是甜甜一笑:“你的朋友来了~”

    “铁军你回来了。”

    杨烈满脸是笑的站在杨钢身后,旁边还有个面生的年轻人,三人都穿着夹克留着小平头,和外边的蛤蟆镜喇叭裤一比就是三好学生的样子,打量过后沈铁军便开了口:“钢哥,我正想带着大招去你家呢。”

    “我是听说了婶子在这边,这不带着杨烈过来问个好,顺带算是接你过去认认门。”

    杨钢说着算是解释了下,以前他是不知道沈铁军的老娘在这边,直到听杨小妹说了才有了这么个想法,当然这次过来还有个事儿:“这是华宇华哥,正好回来过年,我就叫上了——”

    没有标牌的大衣和西装,袖口上的扣子还是明扣,看到沈铁军的第一眼,华宇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很难相信这是共和国高级领导的穿着,他平时对于时尚也是有所了解,毕竟身处在那个繁华之地,知道便是那些欧洲王子也没精致到这个程度的,这时听到杨钢介绍完,连忙探出了手,不大的脸上堆出了笑容,声音温和:“铁军你好,我是久仰大名早就想见你了,只是工作在身离不得岗位,现如今终于是了了这个心思,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名不虚传!”

    “呵呵,华哥客气,我也只是有点运气,运气。”

    听到杨钢介绍了这位,沈铁军面上的笑又灿烂了许多,如果熟悉他的人比如李贵菊在这,就会知道这是张沈铁军的面具,虽然他碍于杨小妹的面子说不和华宇计较,可那也只是不计较字面上的意思,真正的想法是心里早就把这公私不分,甚至是以权谋私的货给记在了互不往来的黑名单上,拿着国家的钱你你我我他他的,换位思考下如果玩的好了,将来打他的旗号去做事儿,又该怎么办?

    沈铁军话中透露的距离感并不明显,然而杨钢又是什么样的存在,瞅了眼旁边跟着傻笑的杨烈以及满脸热情好似旧友的华宇,心中也是有些恼沈铁军不给面子,不过想起昨天这货掀起的波澜还有他背后的那个影子,心中也就飞快的做出了选择:“好了,华哥,现在你也认识铁军了,那我的任务也就完了,铁军你喝点水等等,远一过会就来。”

    “哦,他也来了?”

    沈铁军挑了挑眉毛,接着想起现在是过年,赵远一回羊城也是理所当然,毕竟老人在这边,旁边的杨钢看到他的样子,以为是不知道,接着开口道:“原本说是想趁着过年的时候咱们几个聚聚,谁知道东升两口子还在闹,这个时候怕是有些煞风景——”

    “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沈铁军下意识的说了句,杨钢的一双眼睛就看了过来,他也没敢继续开口,沈铁军是想到了自己和楚大招的事儿,李东升那两口子算是齐齐吃了秤砣铁了心,不过是一个往南一个往北,然而不想想同样的批,往北走就是n批,往南走就是s批,这就是人生的选择——当然要是跑到北极点上,那往哪去都是s批。

    就如同此时华宇眼中的沈铁军:“铁军,咱们是第一次见面,也许你对那边的情形不是很熟悉,所以哥哥就交浅言深了,这次魔方是赚了不少的钱,国家释放的意志也会让那边的房市大跳水,然而据我所知魔方是一家英资企业,你这么得罪港府和英联邦——”

    “哦,谢谢华哥。这个我也有过考虑,那边不找事儿就算了,找事儿的话总是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资本的力量——”

    沈铁军说完不顾华宇的目瞪口呆,转身向着门外看去,便见到赵远一带着个女人进来,瞅见几人站在院子里,圆润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哈哈,还劳驾哥几个到门口来迎接,兄弟那怎么好意思啊~这是铁军。”

    赵远一进了门后自顾自的给身旁的女子说过,转过头看向了沈铁军道:“这是我媳妇,你喊赵远一的媳妇就行了。”

    “你好,我是赵远一的媳妇。”

    女人长得算不上出挑,一双眼眉笑起来便带着股亲切感,冲着沈铁军笑着说了便又捂上了小嘴,后者看她这么说了,便也跟着笑了起来:“你好,赵远一的媳妇,欢迎。”

    “嗯,你们都给婶子拜过年了?”

    赵远一看到两人打过招呼,冲着旁边的华宇笑了笑,对着杨钢开口问过,后面的杨烈抢先开了口:“拜过了,我们就等你过来回去了。”

    “那好,你们等下我~”

    赵远一听到几人都拜完了,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女人,沈铁军便开了口道:“我们家那的女性不兴拜年,人到了就行。”

    “铁军这是和你客气,我问过他家那的风俗,说是女人大过年的串门不好,远一你自己去吧。”

    杨钢笑着说过,赵远一看了眼沈铁军便转身自己去了,没想到女人的一双眼睛落在他身上,开口道:“赵远一说你赚了不少钱?”

    “还不错吧,具体要开市后才能知道了。”

    瞅着楚大招给沈王氏介绍赵远一,沈铁军转头看向了杨钢:“钢哥我去喝点茶,你们还要不要?”

    “不要了,刚才塞了仨火龙果,我现在感觉午饭都可以不吃了。”

    杨钢飞快的摇了摇头,女人看到也跟着摇了摇头,沈铁军便直接无视了华宇和杨烈,抬脚进了屋,王盛奇和孟小虎还坐在边上聊天,瞅见他来了才站起身,开口道:“那我们就回去了,现在没什么事儿了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都回去休息休息。”

    沈铁军进了屋直奔凉水杯,他这俩小时算是喝了不到三口,早上吃的水饺也没喝点汤,瞅着孟小虎的背影要离开,飞快开口道:“小虎你等下。”

    “哦~”

    前脚跨出了门的孟小虎停下,转身看着沈铁军到了旁边开了口:“有事儿?”

    “五县那个荣国府你别去投资了,我让李小强去,咱们资金是英资,别好心办了坏事儿。”

    沈铁军瞅着孟小虎的眼睛说过,饶是这货的情商不低,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还没整明白,但是听小师兄的准没错:“没问题,那我走了——”

    “行,你们路上慢走。”

    沈铁军说过端起杯子,将剩下的茶吨吨吨灌进肚子里,外边响起了一片打招呼的声音,这是王盛奇俩人和杨钢四人在见面,转头看向了楚大招:“你也和我一起去。”

    “那你们俩中午回来吃饭吗?”

    沈王氏套着个围裙进了屋,目光在沈卫星和沈玉云脸上扫过,开口道:“他俩说你们下午会带他们出去玩?”

    沈铁军挠了挠头,瞅着两张期盼的小脸,开口道:“那个不一定,十一点半不回来就不来了,再说来了也没什么,有下好的水饺烫一下就可以吃了,你们放心去玩。”

    全本

    http:///txt/103336/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