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零四章 无知是福

    沈铁军上辈子是带过孩子的,不过不是宝贝一般的沈强,这货出生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两口子一个月不到七十块的收入,去掉一家三口人最基本的吃喝拉撒外,还要减去偶尔出现的头疼脑热和人情来往,两口子虽然看病不要钱,但是孩子只报一半的费用,好在厂子一年四季会下发工装,算是给家里减了笔不小的开支,除了逢年过节时的走亲戚,平时也都是用工作服就打发了。

    两口子省吃俭用的是想给沈强多买点好吃的也没钱,因为眼瞅着他一天天的长大,三口人连个自己的家都没有,从嘴里扣出来的那点钱还要为房子准备着。

    所以放在沈强身上就和农村里的孩子没啥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县里的教育条件好点,不过也因为这货的玩性和没有差不多,求爷爷告奶奶的在1998年读完了高中,这年没进入分数线的高中生是有钱都没大学可上。

    于是乎沈强完美的和第二年1999年的大学扩招擦肩而过不说,还在这年有了孙子沈磊,有钱了有生意的老两口便一心扑在了这货身上,不过带孩子是个体力活——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沈王氏帮着沈大亮带俩孩子,沈铁军主要是碍于兄弟感情没说让她老人家注意身体的话,次要的是现在老娘的年龄也不大,四十来岁的年纪在农村来说正是当年的时候,而以他的经验来说,累一点比闲下来更有助于健康,上辈子许多老人退休后就无所事事,很快身体就不行了:“你们在街上看到想要的东西买就是,我和大招走了。”

    “四哥,娘把压岁钱都拿走了——”

    沈玉云眨着小眼低声说了,沈铁军看了看瞅过来的沈王氏,从上衣内兜里摸出了钱夹子,掏出了三张十块的给了她:“你和卫星还有朱军的,省着点花,开学前不给了。”

    “哦,好!”

    大大的眼睛瞬间弯成个月牙,沈玉云接过后飞快的给身旁沈卫星和朱军每人一张,旁边的沈王氏看了看沈铁军,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转身走了。

    冲着满脸窃笑的沈玉云挑了挑眉毛使了个眼色,沈铁军看了眼穿戴整齐的楚大招,两人便出了门到了院子前,李小强正拉着王盛奇和孟小虎和杨钢几人聊天,看到他出来才改了口道:“小师兄,钢哥说他会送你回来,那我先走了,有事你给我打电话。”

    “行,你路上慢点。”

    沈铁军跟着几人往外走,到了外边才发现车子已经走的差不多了,转头看了眼杨钢:“你们都是开车来的?”

    “那必须的,不过是开别人的车。”

    杨烈在旁边接口说过,瞅着沈铁军略带笑意的望了过来,笑着继续道:“看啥,咱又没私人司机——”

    “你都不想着去怎么整车,还私人司机,想那么多。”

    杨钢说着转头看了眼杨烈,冲着旁边的楚大招就笑:“大招你和赵远一他媳妇坐一辆车,我们兄弟几个坐一辆,省的有人感觉到吃亏——”

    “好~”

    楚大招听到后看了眼赵远一的媳妇便是微微一笑,她还没放下帽子上的黑纱,这会儿看着出了胡同才放下,王盛奇和孟小虎以及李小强都带着车走了,原先显眼的车队这时也就少了一半。

    “红军去大招那边副驾驶上坐吧。”

    沈铁军瞅着跟在身后的谭红军,要是让他不去就太刻意了,虽说目的地应该是没人多想,可想必等到他进了杨家,这位也不会乱凑热闹才对,再说了杨钢连楚大招都支开了,要是他再带着这货就有点太没眼力劲儿了。

    “还得锻炼啊——”

    杨钢望着谭红军到了杨烈的车旁,便冲着沈铁军说过,他正想着要不要开口,旁边的赵远一拉开了后面的车门坐了进去,抬着屁股往里面又挪了下然后冲沈铁军招手道:“铁军来。”

    心中不知这俩货准备搞什么,沈铁军转头看着楚大招上了杨烈的车,这才弯腰坐进了车里面,杨钢看到后跟着坐进驾驶位,看了眼后视镜的沈铁军开口道:“刚才我和孟小虎聊了下,就是他打算在五县捐建荣国府的事儿,他说你让他不要捐了?”

    “对,这是刚才华宇说魔方是英资的时候我才想起来的,所以进屋就给他说了,当时也是我想当然了些。”

    沈铁军默默的瞅着旁边的赵远一,这位的心比他还要大,如果因为这个事儿招惹点什么风言风语的,那才是亏到姥姥家了,发现他脸上的笑更加灿烂后开口道:“不过下家已经找好了,去年小强干的还不错,这边的网点赚了八百来万,我就给了他五分之一的股份,账上现金还没找到去处,要是赵哥不嫌弃的话,可以拿去用——”

    “那就以小强单位的名义吧。”

    开车的杨钢满脸轻松的做出了决定,他还怕沈铁军会心里不舒服,倒是没想到这货的情商这么高,枉费他和赵远一废了好大的脑力才决定坦白说开的,看了眼后视镜又看到了华宇,开口道:“铁军,你刚才和华宇说的是——”

    “那边的盘子太小了,几大房地产公司加在一起也就一千五百亿的市值,除以汇率五就是三百亿美元的规模,昨天我借着机会拿走了七分之一多点,算上给券商融券的利息和银行的抵押款,大概在还能剩四十五亿美元,按照资金出资比例分的话就是我三十八点七亿,何叔六点三亿,可以说是百分之二百的纯利。”

    寂静的轿车外不时可以听到鞭炮声,然而车里的杨钢注意力都在沈铁军的话里面,脑海中闪过公司账上抽走的资金,看了眼后视镜中的沈铁军开口道:“也就是说,公司那边出了三十八万美元,这次能有一百多万的进账?”

    “对,一百一十四万。”

    沈铁军点了点头,接着想起什么的开口道:“大概是这么个数字,但是这个数字不要往外边去说,华宇也不行,你说了那是在害他,和这么大的收益擦肩而过,呵呵——无知是福。”

    华宇的职位应该是共和国银行驻港岛的某位副行长或者主任,看着年龄也就和杨钢差不多大,然而想想就因为几万块的利息问题,导致资金量好几倍的收益没了,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接受的。

    更何况这钱还是何毅先前打过招呼,动用的是国家账上的钱,旁人就不说了,单是这位怕就要把华宇给记在小本本上,当然前提是何毅有个记人小账的本本,就和沈铁军身上的差不多。

    “可是华宇说的也是有些道理。”

    开车的杨钢小心的打着方向盘,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偶然想起,他才知道自己这时的双手是掌握着什么,不过那时后面的两人已经分别走上各自领域内的巅峰:“如果惹的那边火冒三丈——”

    “规则不同罢了,就像我前段时间安然在家中接受调查,当时那是我给我自己的机会,就是我在确认国家对于新生事物的接受程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在推动国家正视这方面的利与弊。”

    沈铁军望着旁边的赵远一说了,不想这位在听到后只是回应似的笑了笑,倒是前面开车的杨钢开口道:“我们也在想这个问题,你为什么没有去找人——解释?”

    “我能有今天是世事造化,没有恢复高考的话我这时怕是还在家里修地球,每天想的是天和县的厂子什么时候招工,除了恢复高考这个先天烙印之外,我不想背上任何的烙印,所以就没想着去找人解释,因为我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做事只对事不对人。”

    沈铁军的脑海里高速转动着,他不知道这两人这个状态是什么意思,然而他原本的想法就是这样:“当然,如果有人挡着我去做事,那么我也不介意和人较量较量,至于这样会不会被打上什么烙印,那就是我无法控制的了——就好似华宇这样的会耽误我的大事,那我是不介意把他踩下去的。

    至于钢哥你说那边会不会多想,那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那边是法无禁止即可为的世界,既然允许融券允许抛售,那就不要嫌弃别人用这个漏洞来打击你,至于说到这里,如果不是我是抢在社论前发起的抛盘,现在头疼上火的就该是我了,因为一旦没有利差消息,那边复市后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我——”

    沈铁军没说以华宇为代表的思想是生恐友邦惊诧的自卑,那是面对外人的时候用来夺取话语制高点时的说法,虽然从杨钢的表述中可以明显的听出来他在担心:“大家的规则不一样,如果不是超常规手段,我是不怕他们找过来的,因为经过这一战,我已经有了撼动整个股指的实力,再加上凭借我这一战的威望,想必已经有不少有钱人准备跟在我屁股后面发下财了——可以说是我的手指指向之处,这些想发财的人就会冲过去。”

    沈铁军隐含笑意的脸上一副骚包又欠揍的模样,原先他凭借十亿左右的资金就能把港岛的五大大蓝筹打趴下,那么现在他就算是有了三十亿的资金量,想找投行放大一下杠杆怕是不用给利息都行,因为那些投行最好的年收益也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现如今这么个百分之三百的利,那是发动战争也可以考虑下的——

    三十亿美元借助杠杆放大一下,怕是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美元储备还要多,更何况带起的国际游资,打压下哪个汇率什么的不就是金融战争么。

    “那魔方下一步的计划是——”

    自打上了车便默不作声的赵远一终于是开了口,沈铁军转头看了眼这位,呲了呲牙开口道:“这笔钱还有科威特可能过来的钱,以及那边瑞士银行可能借出的钱,这些都是有去向了的,至于你想的那些事儿去找何叔吧——”

    “可是你在这里面占了最大的便宜,你牙疼?”

    赵远一狐疑的看了眼沈铁军的牙,后者飞快的收起嬉笑的神情,转头看向了玻璃窗外,开口道:“我之所以杀鸡取卵的打下了那边的股价,就是想趁着东瀛的房价还没上跳赚一波,等到魔方资金量再增加一个数量级,那时才是考虑其他事儿的时候,未来魔方的收益将会都投到那个地方。

    当然,何叔这六点三亿我也希望他能让我来运作,不过我感觉这个可能性很低,最大的可能性是他会把赚到的四点二亿给我,毕竟那二点一亿是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那是人家的钱,放在这个节骨眼上来说,还很可能是哪个单位的老婆本,所以这个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最有可能的是他会把钱都抽走,用到该用的地方去,毕竟咱们国家的外汇这么点,而全国上下都在急需资金的时候——”

    “其实,华宇他们银行也是做投资的,毕竟是要给客户利息——”

    开车的杨钢听到这里说着看了眼后视镜中的沈铁军,后者微微一笑不等他继续说,便是开口道:“那他们无论提供多少钱,我都给他们开百分之十五的回报率,但是五年内在未出现亏损的情况下,不许撤回资金——就当我是看在这次何叔的面子上,做出的回报吧。”

    “可是我听说你给科威特开出的是百分之二十的回报率。”

    杨钢有些无语的瞅着后视镜中的沈铁军,不想就见到张张开了大口的满嘴白牙,不禁转头看了他一眼:“你啥意思?”

    “你听话没听全,我开的百分之二十是他们能够出到六百亿美元,你知道以现在二百四十九日元的汇率来说是多少日元吗?十四万亿九千四百亿日元,只凭这笔钱我就能把京都的房价拉升起来——但是六十亿美元扔进去也就只能释放出房价上涨的信号,这两者的区别你是理解不了的。”

    听到杨钢近乎挑明张局座把对话内容都告诉我了,沈铁军也没往心里去,未来的局座能够隐姓埋名出任战忽局的局长,那立场是啥也不用想的,于是乎沈铁军连试探的想法都没有,你爱说就说,说不说的对他来说都是差不多,毕竟是该干的事儿依旧要去干,不该干的他又不是脑门被砖拍了,那是打死也不会去干的:“这事儿国内了解的人不多,你可以去那边试着找人问问,也可能会有人知道。”

    “嗯,也对,你现在是博士生,我听不懂正常哈。”

    杨钢眨了眨眼,好似想起了两人间的差距,他大学都没上完就当了工人,接着便感觉沈铁军在近乎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智商不够了,可以前他是没有这种感觉的:“你以前都是装的?”

    “装啥?嫌弃我没和你显摆什么叫博士生的谈话方式吗?”

    沈铁军歪着头瞅着前面的杨钢侧脸问了,然后又加重了语气道:“你确认要这样吗?”

    “铁军,钢哥和你开玩笑呢。”

    眼瞅着两人的话开始出现了火药味,赵远一是连忙开了口道:“咱弟兄们当中就你的眼界最宽,以前没听你说出这点来还没感觉,现在想想你这人也不错,不像那些大学生取得了点成绩就翘尾巴——”

    “我也是会翘尾巴的,不过和你们用不着那样,你们又没仗势欺负过我。”

    沈铁军眨了眨眼,想起了当年入学后部委里来的领导,开口道:“当时我刚入学,一个女主任,应该是高教司的?跑来用我论文中阅卷老师的批示指责我有崇洋媚外思想,我那时就说设计师他老人家都亲自出去看看了,我只是阐述了下学英语的好处,你就这样说我,那他们去学习取经的,又该算什么?”

    “那你也真是敢说——”

    杨钢咕咚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看了眼后视镜,沈铁军耸了耸肩开口道:“我就是看着恢复高考了才敢说的,要不然和以前大家都戴了副面具那样,又有什么区别?我还告诉你,现在的大学生,可是比我那会敢说的多,直接给老人家写信,不让他搞终身制,那不什么事儿也没有——”

    沈铁军满脸理所当然的说着,好似在自曝其短的说着,不过到了后面眼睛瞅着窗外不断消逝的景象和人,面上的笑倒是愈发的多了,一双眼睛也好似愈发的明亮:“看看外边,也就是现在,以前过年的时候称点肉和面包顿饺子,那就算是过年了,有舍得的再给孩子三分五分的压岁钱——”

    “可是这边太乱了。”

    赵远一望着大马路边上摆开满地的衣服叫卖,望着前面的杨钢开口道:“现在内参上的报道是越来越多了——”

    “多了好,多了可以让人注意到这个现象,找出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大家总结一下好想想办法。”

    沈铁军关于羊城的记忆不是没有,相反他对这边的治安进程了解的还不少,当时那个姓孙的大学生用生命为代价促使国家正视这块,再套用下上辈子天和县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那时候看东西特别肤浅,和其他人一样感觉不好了就要改,至于怎么改和改了后到改成之间全都是想当然,直到现在看问题有时候还会陷入小市民的状态——没办法,谁让他这八十年的生命历程中有着足足七十五年的小市民心态。

    “嗯,我没带东西来——”

    随着车子在警卫的注视中开进小小的青砖院落,坐在后座上的沈铁军有些蒙,今天他是准备了拜年时的礼物,除了兰教授的犀角杯和李贵菊的巴宝莉围巾,还有给杨老准备的放大镜——却没想到来的时候事儿太多,就把东西给忘了。

    “幸亏你没带,我爸也在呢。”

    赵远一距离沈铁军最近,看他一副着急的样子便接过了话:“正好那就都不送了,省的让他们感觉你看人下菜~呵呵。”

    “呵呵——”

    沈铁军面上的笑有些僵硬,开玩笑,看人下菜,他又不是舒坦日子过多了,当即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那好,就当是咱们北方晚辈们上门拜年了——”

    “对嘛,就是这个道理,按说他们得给你包压岁钱——你还没结婚呢。”

    赵远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着后车上下来的楚大招也不戴帽子了,眼皮一眨也就知道了原因,在这里自然是不用去想有人会偷拍的,当即向着后面下车的媳妇招了招手,这时旁边一个中年人已经走了过来,目光在几人脸上一扫,最终落在了沈铁军身上,打量一番后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开口道:“杨老和赵老在客厅里说话,让你们来了就赶快过去,这都快十点了,不能耽误你们过年——”

    对于两位老人,沈铁军并不是第一次见,十月份的各种大会连轴转,有时候一天三场会完了晚上还要学习精神,便是设计师他也是亲眼见到过,不过只能是在远远的行注目礼而以,像是今天这么近的还是第一次——

    “杨伯伯,赵伯伯,新年快乐——”

    沈铁军带着楚大招进了堂屋齐齐开口问好,两人的身后杨钢和赵远一眼观鼻鼻观心的跟着进了,便是先前有些外向的赵远一他媳妇也好似收敛不少,站在一旁瞅着两人,便感觉真真是郎才女貌——

    “不错,铁军你干的很好,咱们共和国终于出了个懂股市的。”

    杨老的一双眼睛明而亮,上下的打量过沈铁军的发型穿着和皮鞋,便感觉是越看越对胃口,接着转向旁边的楚大招望去,首先入眼的便是张鹅蛋脸上的乌黑长发,用着个丝巾扎在脑后即端庄又淑慎,便是开了口道:“我还以为大招你也是染个波浪头穿的像是歌星那般,没想竟是金童配玉女——”

    “谢谢杨伯伯夸奖~”

    沈铁军转头看了眼楚大招,除了他自己买衣服会有详细到啰嗦的要求外,他从来没有去让她为悦己者容过,这么个装扮都是她和阿尔西两人商量着来的。

    当然,沈铁军是不记得他才刚和楚大招合作时,是对于魏一仙那个波浪头和穿着做过的批判,算是从侧面给这个当时还是合作伙伴的楚大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两人在一起也未曾改变:“谢谢杨伯伯——”

    “嗯,老杨哥夸完了,那我来批评两句。”

    赵老唬着个脸开了口说着,一双清澈的眼里却饱含着浓浓的笑意看向两人,开口道:“铁军你上次在农村工作会议上看到我都不打招呼,你是以为我不认识你么——你还穿的这么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