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06 发小刘一凡(该邮寄合同了,求投资求收藏)

    坐在家走的的士上,吴前心中思索。

    “22万买的酒,盒子卖了7万,那我到底是算花了15万还是22万呢?应该算22万吧,不然我要开个店,赚了钱怎么算?嗯,肯定算22万。”

    “逛了这么久,不过才用了30多万,还有900多万,去买套房?算了,有得住就行,要那么多房子干嘛。”

    坐在的士上看着窗外,当经过王府井的时候,吴前看到一群带着黄帽子旅游的大爷大妈,脑中灵光一闪。

    “有了!”

    他拿出手机下载了一个旅游方面的app,然后开始翻找旅游度假的服务。

    “让老爸老妈出去玩玩,好好享受一下,半辈子为家操劳,该放松放松了。”

    心中一边想着,手指不停划拉,最后吴前看上一个欧洲十国一月游的服务,能选择最高标准的他都按照最高标准来,五星级豪华酒店总统套房,全程顶级头等舱,二十四小时医务护理等等全部勾选了。

    看着价格,吴前心中一颤。

    “原来高级的体验才贵,啧啧。”

    虽然钱有点多,但对于吴前现在来说,完全可以承受,他飞快的操作好付了款。

    一个红绿灯的时间都没有,电话就响了。

    “您好,吴先生,我是放眼世界旅行社的话务员小丽,工号,很高兴为您服务。”

    话务员不管好看不好看,反正声音那是一个软嫩,听得吴前身子骨都有点发酥。

    “你好。”

    “再次和您确认一下,您订的是三天之后,欧洲十国一月游顶级服务套餐,双人,一共108万,对吗?”

    呼。

    车子一个急拐,吴前手机差点没抓稳,他有些不满的看了看司机,司机连忙歉意的笑了笑,心里感慨:“不得了啊,为了追女孩,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拿父母的钱当钱花哟。”

    吴前的行为让他想到自己那败家的儿子,不禁很是气闷。

    “对,不过我有两件事要你们帮帮忙。第一、我爸妈没有护照,你们要帮忙搞定。第二、我要你把这个订单做成中奖的形式再发给我,类似那种1元钱抽全球旅游那样,行不行?”

    “吴先生,因为您订的是三天之后,改变订单性质没问题,但是护照可能有些来不及,加急需要增加一定费用。”

    “100多万的业务单子了,你们公司还会在意护照加急用的钱吗?跟你们领导说说吧,应该没问题。”

    “好的,您稍等。”

    吴前猜想对方也是按照程序办事,没必要跟话务员计较。

    果不其然,过了不到30秒,就有回音了。

    “吴先生,您的要求都没有问题,但需要您父母明天上午到我们公司来一趟,办理护照必须本人呢。”

    “好。”

    “好的,吴先生,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拨打我的私人电话:13*。祝您生活愉快。”

    “好的,麻烦了。”

    吴前记下小丽的号码,挂断了手机。

    对方的办事效率极高,没出两分钟,一条极为正式的中奖信息就发到了他的手机上,吴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服务质量才对,这才是豪该享受的待遇。”吴前心中开心,开始慢慢的体会到花钱带来的享受。

    听完吴前的电话,的士司机看吴前的眼神已经变了,之前以为对方只是一名纨绔弟子在造父母的钱,现在才知道恰恰相反。

    “小伙子,真有孝心啊。”

    “没啥的,父母一辈子没怎么出去玩过,让他们出去走走。”

    “懂事,你真懂事啊。”

    的士司机五十多岁了,皮肤黝黑干瘦干瘦的,看到吴前给自己父母订旅游的事,再次想起自己儿子,唉声叹气,鼻子有点发酸。

    下午两点多,吴前回到家,这个点家里是没有人的,父母都在上班。

    他家住在四环和五环之间,两室两厅格局,90多平。

    “来,进来吧,不用换鞋子了。”开门的同时,吴前招呼道。

    上楼的时候,吴前已经叫了在小区里收生活垃圾的工人,让帮忙将沙发处理一下。

    两名工人很本分,进到别人家有些拘谨,看着不算小的布艺沙发,一名高个的中年男子搓了搓手,道:“小伙子,你家的沙发不小啊,给我们100块工钱吧。”

    “我给你们一人两百,天热了买点水喝。”

    听到对方不仅没还价,还给加了钱,两名工人非常开心,干劲儿十足的将沙发拆了,电梯太小,弄了两三次才全部运下楼。

    吴前看着空旷的客厅,十分满意。

    “以后爸妈就坐在这里,大按摩椅一放,看着电视,得劲儿!”

    逛了小半天,吴前有些累了,将两矿泉水瓶白酒放好,朝着自己屋子走去。

    吴前的家离学校有五十公里多,他住校,但偶尔也会回来过个周末,房间里床单被子都是新换的。

    他的房间不是很大,只有十个平米多一点,紧紧巴巴的放着床、衣柜和书桌。

    墙上粘满了各种汽车的海报,各品牌的跑车应有竟有,这些海报是衣柜上堆着的汽车杂志里附送的。

    “啊!”吴前将背包扔到椅子上,双臂展开朝着床上仰倒,发出一声感叹。

    “还有800多万!该好好想一下怎么花了。”

    吴前躺在床上,看着书桌上的老旧电脑,随即摇了摇头。

    他曾和好友一起做过白日梦,讨论如果拥有十万、百万、千万分别会干什么。

    “我要是有了十万块,立刻配一台牛逼的骨灰级电脑,玩啥游戏都不卡!”这是吴前假如拥有十万的梦想。

    他此刻的财富远超过十万,目标也发生了改变。

    “如果有一百万,我艹,要是有那么多钱,肯定是要买车啊!”这是吴前当时的话。

    想起这件事,吴前拨了个电话出去。

    “喂,刘一凡。”

    “嗯?没钱啊,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里的男子声音有气无力,这人叫刘一凡,是吴前的发小,小时候一个胡同长大,后来吴前父母贷款买了房子就分开了,但经常联系,没钱是吴前的外号。

    “码字码得怎么样了?”吴前知道刘一凡从几年前就开始在点娘混。

    “一个月稿费加全勤不到10万,说,找我啥事儿,书友还在催更,我得写东西去了。”

    “还记得十年前关于有钱了怎么花的科研问题吗?你现在赚钱了,怕是有想法了吧?”

    吴前感慨,没想到刘一凡现在居然这么牛逼了,一个月写小说可以赚那么多。

    “嘁,我说没钱,你别那么幼稚了行不,你今年毕业了吧,赶紧出去工作,工作后你就知道当年我们是多么的傻缺,还千万,我跟你说,赚一百万都不容易。

    我说不到10万你就信了?99000也是不到十万,1200也是不到十万,老子就是后面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