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17 购物(还是求收藏、投资、票票)

    “吴先生,既然您朋友来了,我就不打搅了,如果您有什么需求,可以随时找我。”

    心思通透知进退,这是骆夏欣平时跟店里姐妹聊天总结出的经验。

    当然有什么需求随时找这话是一语双关,至于吴前会怎么想,就不是骆夏欣能左右的了。

    吴前看了看好像开染坊一样的邹天阳,赶紧叫住骆夏欣,道:“夏欣还是你帮我看看吧,邹天阳的风格不适合我。”

    吴前脑补了一下自己变成大花瓜的模样,感觉太难受了。

    “就是就是,出来玩嘛,那么拘谨干什么,小乔去陪陪姐姐,我跟吴哥好好聊会子。”

    邹天阳怎么会轻易放一位美女离开,如果吴前看不上,他也不介意两美相陪。

    就这样,一行四人在王府井逛了起来。

    不论是什么时候,什么季节,这条享誉中外的大街早已和埃菲尔铁塔、香榭丽舍大道一样,成为了京城地标一般的存在。

    hongkong铜锣湾,魔都南京路,京城王府井,台岛西门町,都是非常具有特色的步行街。

    并不是全世界所有的步行街都一个模式,宽阔的街道,如织的游客,各种奢侈品店铺,其实那只是普通的步行街,为了发展经济之下才形成的一种产物。

    像王府井步行街、魔都南京路都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底蕴,逛在其中可以感受到历史的积淀。

    一路走过,邹天阳嘴就没闲着,说着小圈子里发生的有趣事情,让吴前增长了不少见闻。

    吴前很少发问,大多数时候就是在听,骆夏欣偷偷的打量着吴前,真的觉得越看越像一名简简单单的邻家哥哥,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吴少,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至于吗?脱脱脱,有必要等试衣间吗?谁知道试衣间里怎么回事,你快点的吧,跟你逛街怎么比陪我妈逛街还累呢,哎哟。”

    givenchy店里,邹天阳一脸郁闷的看着吴前。

    “先生,如果不试裤子,那边有一面镜子,您可以过去看看合不合身。”

    导购小姐早就不耐烦了,不是看在邹天阳的份儿上,可能已经不准备搭理吴前。在她看来,虽然试衣服的是吴前,但付款的极有可能是邹天阳,所以也顺着邹天阳说。

    有钱富二代带着穷比发小逛街的事情又不是没有。

    “好吧。”

    吴前看着站在一旁的小乔和骆夏欣,就他自己买东西,总让别人等也不礼貌,索性拿着两件t恤,找到一面镜子前除下自己的衣服。

    黑色的“按他”短袖脱掉后,完美的肌肉线条展露出来,瞬间让一众人都惊呆了。

    邹天阳微张着嘴走到吴前身旁,用手指杵了杵对方的肌肉,满脸惊愕的道:“吴……吴少,你可以啊,这体型简直,我……小乔,快来,感受一下!”

    远处,小乔和骆夏欣早就看呆了,略微带一点古铜色的皮肤,胸肌腹肌人鱼线,发达但不失匀称的肌肉,似乎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简直堪称完美。

    “哇哦,型男也,吴哥哥的身材真的棒,吸溜……”小乔双手抓成拳头,满脸痴迷的看着灯光下的吴前。

    骆夏欣玉手捂嘴,满眼不可置信,假的,这是假的,上午试车的时候那胖乎乎的肚子怎么变成腹肌了?

    她心里怀疑,但事实就在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假,她感觉自己脸上有点发烫。

    女导购也惊呆了,来givenchy买男装的人自然都有些家资,大多会比较在意自己的体型,但身材这么完美的真是第一次见到。

    结实的肌肉散发着光泽,不似健美明星那么夸张,但更富质感,仿佛铜浇铁铸一般,这样的臂弯让女性真的很难拒绝。

    帮吴前服务的导购看痴了,可其余的几名导购就恨得慌了,本来要买衣服的顾客,为了不让女友继续“欣赏”,都走了,还眼神不善的斜睨着正在试衣服的吴前。

    吴前飞快的穿上挑好的t恤,顺滑的面料,讲究的裁剪和出色的人体工学让他明白了什么叫舒服。

    有些事情,非体验不能明白。

    最后吴前挑选了三件体恤两条牛仔裤,一套已经穿在身上了,脚上也换了一双同品牌的小白鞋。

    当他自己穿着一身新衣物站到镜子前的时候,都有些感慨,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啊。

    他自己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帅哥,但这会却有种独特的气质凸显出来了。

    givenchy的几名导购看着渐行渐远的四人,议论纷纷。

    “好想陪着他一起逛啊,哎呀。”

    “真的太有型了,这样的身材根本拒绝不了好吗,而且还那么有钱。我感觉他穿什么都不重要,二道背心最好了。”

    “哼,别想那么多了,你们知道他刚才付款刷的是什么卡吗?知道钯金卡吧,这小哥哥之前很可能是被家族限制了,最近才解禁,不得了,我似乎看到一位神豪要崛起了。”

    为吴前服务的导购说完,引发一片唏嘘声。

    奢侈品牌的导购自然了解很多上流社会的知识,对于一些牛逼的信用卡耳熟能详,那是可以代表身份地位的东西。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吴少,你乃我辈楷模,从明天起,我也要健身,你健身教练的电话多少,给我一下啊,我也请他。”

    吴前心道,神tm的健身教练,我的教练叫万恶之源,可不好请呢。

    转开了这个话题,感受过高端品牌带来的享受与舒适,吴前的话多了起来,他开始向邹天阳请教各种问题,吃穿住行不一而足。

    不少问题在邹天阳看来十分的小白,但他还是给吴前讲了讲。

    吴前的表现更加坐实了邹天阳之前的猜测。

    一路逛着,骆夏欣非常安静,没有再说什么话,之前她陪着吴前去付款,看到吴前拿出钯金卡之后,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的火苗也让她死死得给掐灭了,她知道两人之间没什么可能了。

    一些普通的富二代,还有可能会因为容貌而找普通家世的女孩做妻子,但到了某种级别之后,真正的伴侣只可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不够档次的人根本插足不进去。

    骆夏欣也曾做过豪门梦,但当她看到自己以前的同事兼朋友,遍体鳞伤的从豪门出来之后,她就变得理智多了。

    就连明星大腕都跨不过的门槛,她这小身板拿什么跨。

    如果能和吴前做p友,她就知足了,而且还不好死缠烂打。

    “你衣服鞋子都买了,我看看你还缺啥。”

    邹天阳快走两步转过身打量着吴前,忽然一拍手,道:“表!”

    吴前想起刚才付款的事情,索性道:“表就不要了吧,看手机就行啊。”

    衣服裤子鞋子花了6万多,刷卡的时候吴前肉疼了一下。

    买车花400万不肉疼,可他不知道为什么买衣服花6万就心疼,最后只能用重视不重视来解释。

    “太尼玛low了!”邹天阳摇了摇头,晃了晃手腕上的表,道:“男人有三宝,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