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小姐,你好…

    (今天又是三更一万字,只要你敢赏,浮屠就敢爆(#^.^#),所以兄弟们,多来点票票吧~)

    姜紫蓝?

    姜紫蓝!

    一瞬间,夏渊满眼放光。

    姜紫蓝,那可是天才地宝的一种,价格昂贵,有着无数的用途。

    当然,具体有啥用,夏渊就不知道了,反正当初老头子介绍的时候,夏渊只记得价格昂贵这四个字了。

    “要成熟了吗?”

    幽冥虎想了一下道:“还有大半年的时间。”

    夏渊哦了一声不在说什么了。

    “怎么,祸害你也有想法了?”

    夏渊还是没说话。

    “哼,要是恩人在,自然轻松无比,可换成你…”

    虽然看不到幽冥虎的表情,但是夏渊知道此刻它眼中肯定都是鄙视。

    夏渊仍然没有回答。

    “算了算了,等半年后你过来,到时候我如果能打下来,给你留一半。”

    还没等幽冥虎说完,夏渊就开口了。

    “这可是你说的…”

    这下轮到幽冥虎沉默了。

    似乎夏渊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道:“放心,我肯定不会白要的,到时候我过来和你一起干他…”

    幽冥虎道:“就你?半年之后你是过来主动资敌,给那老山羊当口粮恢复体力的吧。”

    夏渊被幽冥虎呛得不轻。

    不过他也明白这是幽冥虎在侧面告诉夏渊,他的实力还不够。

    确实,那老山羊最少也是八星妖侯,一旦施展出天赋神通来,甚至天阶道师都能一战,而夏渊如今…

    虽然夏渊现在不咋地,但是他相信,大半年时间在源天书院中,他肯定会飞速的提升,不过到时候是否能帮上忙,夏渊也不清楚了…

    尽管夏渊十分鄙视幽冥虎的虎格,但他却不得不承认,作为坐骑,幽冥虎是专业的。

    很快,他们已经来到了核心区域的最后一个禁地之前了。

    “好了,就到这里吧。”

    听到夏渊的话,幽冥虎将他放了下来,双眼充满了疑惑:“祸害,你可是从来都是能少走一步就是一步的,这一次是怎么了?”

    夏渊有些不想搭理幽冥虎了。

    “蠢猫,大爷我要去幽月潭办点事。”

    幽冥虎点了点头:“难怪…”

    “赶紧滚回去疗伤吧,自己小心点,别半年后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被人打死了…”

    听着夏渊的嘲讽,幽冥虎只是抬起自己的爪子,在夏渊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竖起了爪子中间的一根指头…

    …

    幽月潭,这是夏渊穿越核心地带的最后一站,也是夏渊经过核心地带的最大原因之一了。

    幽月潭,是自然存在的禁地之一,这里被很多人称之为死亡之潭。

    夏渊可不是闲的没事,想要看看这死亡之地的美景,他来到这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

    水之天门!

    是的,幽月潭中虽然充满了腐朽的幽冥气息,但是水之本源力量却异常强大,夏云计算过自己吸收灵气的速度,大约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夏渊就有信心可以让心海充满水之力量,锻造出水之天门来。

    不过夏渊来到这里之后没有贸然行动。

    当初和老头子一起,有老头子的保护,别说这幽月潭了,就是这祁连山脉最危险的禁地,他们都如履平地,可现在就自己了,夏渊也不想在自己名动天下之下,就把自己玩死。

    幽冥气息,那属于一种十分阴狠的力量,这东西可不是吸收不吸收的了的问题,而是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完蛋。

    不过,夏渊开启了黑暗天门,其实也不是很害怕。

    要不然夏渊又怎么可能会来这里呢。

    穿越了茂林,终于来到了幽月潭边。

    在这布满了幽冥气息的绝地中,除了那些适应了幽冥气息的植物之外,其他的都死干净了。

    所以这里,异常安静。

    走到幽月潭边吞噬了一点幽冥气息,夏渊发现黑暗天门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很快将这些幽冥气息炼化,成为了最纯净的力量。

    这一发现,让夏渊有些兴奋。

    比起道晶中的灵气,这里的灵气更加纯净,也更加浓郁。

    “这么说来,这一次不仅仅能开个天门,顺便还能破个境?”

    夏渊美滋滋的想着,看着这死亡之水,也觉得分外可爱。

    下一刻,夏渊的气息全无。

    这是老头子教给他的敛息术,可以让自己进入到假死中继续修炼。

    虽然这是禁地,但是鬼知道这里会不会突然冒出个什么妖兽来。

    夏渊可不想等一会自己修炼完事,发现身上少点零件。

    很快,宛若尸体一般,夏渊朝着潭水深处沉去…

    …

    “小奴,你真的不下来啊。”

    “我可是听说,这幽月潭的水中蕴含幽冥气息,用这里的水沐浴,皮肤会好好的哦!”

    幽月潭边,一个年轻秀美的少女,满脸无奈的看着那正脱着衣衫的绝美少女:“小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奴的情况,小奴属性中有火,有光明,和这里简直天生犯冲。”

    “要小奴下去,那不是享受,而是受罪啊…”

    小姐听到小奴的话,嘟了嘟嘴:“那我可不等你了…”

    说完这话,小姐已经褪尽衣衫,猛地一下跳入到了这幽月潭中。

    侍女小奴轻轻挥手,顿时散落在潭边的衣衫,就这样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小姐,你快点洗,小奴不喜欢这里。”

    然而,只有哗哗的水声,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那小姐,我去外面守着了,省的那些不长眼的进来打扰到小姐。”

    说完这话,小奴转身消失了。

    这时候绝美少女,才终于在水中露出了脑袋。

    “舒服死老娘了,以前兰溪那娘们就老说用充满了幽冥之力的潭水沐浴是多么的舒服,当初老娘还不相信,现在老娘终于算是明白了。”

    “嘤嘤——”

    “好舒服啊…”

    话音落地,少女又一次的沉入到了幽月潭中…

    …

    意念空间,心海上空。

    夏渊毫无形象的双手叉腰哈哈大笑。

    “小爷我就知道,我是个天才,绝世的天才。”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下面庞大心海中弥漫的无数水之属性。

    夏渊在凝练三大天门的时候,就已经猜测自己的心海无比特殊,可以凝练各种属性天门。

    而现在当真得成功之后,夏渊心中难免充满了激动。

    一朝蜕凡,有着成就七大天门的可能,这让夏渊看到自己吊打无数天才的画面了。

    此刻,吸收了不知多少时间的水之本源,夏渊发现属性力量已经足够凝练天门了。

    所以,没有任何的犹豫,顷刻间在那三座庞大的天门旁边,一座蓝色的天门,缓缓出现…

    夏渊的意念回归本体,之前那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身体,瞬间动了一下,而后气息,开始缓缓的复苏了…

    “咦,什么东西,难道出现什么宝物了?!”

    “看来老娘果然是天地所钟之人,没想到洗个澡都能碰到宝贝出世!”

    小姐自然不可能直接跳入到幽月潭中,在进入之前,她已经用灵识扫了一遍,发现并无任何的生命波动。

    虽然在洗澡,但她也没有放松警惕,灵识遍布。

    就在她洗的正酣的时候,潭水之中却陡然出现了一股奇特的气息。

    那一刻小姐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幽月潭中孕育出了什么宝贝!

    一瞬间,小姐寻这气息,这是沉入到了幽月潭底…

    …

    夏渊伸了一个懒腰,缓缓睁开双眼。

    在这潭水地步,水的压力相当巨大,将近一天的修炼,让夏渊的身体有些僵硬了。

    不过,这懒腰尚未伸到一半,他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水中,一个绝美少女用忽闪着可爱的大眼神,盯着夏渊直看。

    夏渊眨了眨眼睛。

    少女也眨了眨眼睛。

    然后,夏渊继续往下面看。

    寸缕未着,晶莹如玉…

    咦,不对,怎么感觉鼻子上有一股热流呢?

    夏渊伸出手,摸了一下鼻子。

    少女继续睁大好奇的眼睛盯着夏渊。

    诶?人形的宝物?还会自己动?

    有什么用?

    怎么用?

    能吃吗?

    少女打量着夏渊,脑海中出现了无数的问号。

    夏渊看着少女,终于露一个灿烂的笑容:“小姐,你好…”

    …

    “这宝贝能还能说话?”

    少女仰起头,不自觉的开口,一连串泡泡咕噜噜的升了上去。

    下一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少女的身体,微微僵硬了…

    似乎是用尽了千万力气,终于低下了头看向了夏渊。

    而这时候迎接少女的,依然还是夏渊那阳光灿烂的笑容和微微挥动的手臂。

    “啊,淫贼!!!”

    碰!

    一大串泡泡哗哗的升空了…

    …

    幽月潭边。

    夏渊摸着脑袋上的大包,看着面前这两个绝美的少女,有些生无可恋。

    不就是看到你没穿衣服的样子而已,至于下手那么狠啊,小爷之前天天看!

    虽然,他之前都是在学院浴室中看到那些男学员的…

    侍女小奴怒气冲冲的盯着夏渊:“说,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潜伏在这潭中偷看小姐洗澡!”

    小姐面色秀红,狠狠看了夏渊一眼,又看向了小奴。

    然而没有等夏渊解释什么,小奴的嘴又张开了。

    “虽然小姐钟灵毓秀,任谁都会心生爱慕,但你也不能偷看小姐洗澡!”

    小姐面色在变,一丝的青色代替了羞红。

    “你这个登徒子,如此阴险,竟然提前算计一切,就是为躲在这里偷看小姐洗澡!”

    “小姐洗澡是…哎呦!”

    小奴摸着脑袋,泪眼汪汪的看着小姐。

    “小姐,你为什么打我…”

    绝美少女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这个从小陪伴她长大的侍女,是不是自己那几个死对头闺蜜派来——

    想要气死自己的。

    洗澡洗澡!

    你张口闭口就是看了老娘洗澡。

    老娘不要面子啊!

    “你闭嘴!”

    小奴嘟了嘟嘴,委屈无比。

    少女瞧见小奴终于不再开口,松了一口气。走到夏渊面前,努力装作恶狠狠的样子开口质问到:“说,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偷看老——本小姐洗…”

    “那啥!”

    “说出来,本小姐保证打不死你!”

    说出死这个字的时候,小姐还努力表现出更加凶狠的样子。

    然而配合上这国色天香的面容,任谁也无法生出害怕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