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七十八章 狠狠的虐

    没有人听到夏渊的喃喃自语,没有人知道夏渊心中的想法。

    他们此刻唯一的感觉,就是夏渊实在太可惜了。

    而擂台之上,尘宁虽然无比惋惜的看着夏渊,但是在他眼底深处闪烁的,却是一种狰狞的色彩。

    尘宁知道,他们尘封帝国皇室最大的心愿就是杀死夏渊。

    可是看到周围那些大佬存在如此看重夏渊,尘宁也知道如果要是让人查不出来的话,那么尘封帝国肯定会受到很大的牵连。

    然而,如果是在擂台之上却不同了!

    因为,擂台之上即便是失败了,那么也只能说是自己太差劲了,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这是尘封帝国皇室的一位老祖告诉他的事情。

    对于自己这位老祖的话,尘宁是相信无比的。

    而且,尘宁也想象不出这位老祖为什么要坑他。

    要知道他尘宁,可是整个尘封帝国无数的岁月之中,最为妖孽的存在,未来必然会踏足到通灵境,甚至有希望冲击一下通灵境的高阶乃至半步万寿境!

    虽然尘封帝国的整体实力很弱,即便是他尘宁成为了半步万寿境这样的大佬半神级别的存在,也无法让尘封帝国成为超级帝国,但是有着自己这样的强者坐镇,那么尘封帝国未来绝对可以成为前十的强大帝国!

    他尘宁,就是尘封帝国未来的希望。

    因此,尘宁绝对不会相信皇室的老祖会坑害自己的。

    所以尘宁此刻是满怀信心,想要在擂台之上击杀夏渊!

    如果要是之前的时候,夏渊还是处于圆满的状态之中,那么尘宁也知道即便是动用了最终的手段,同样是未必有希望。

    虽然那最后的一击无比的强大,但那终究不是自己的力量,而且这还是在无数强者的注视之下进行的。

    所以尘宁没有信心。

    但是如今的夏渊已经不是巅峰了,甚至现在的夏渊已经竭尽全力,昨天的战斗让他失去了几乎大部分的实力,因此现在的尘宁,是信心满满…

    “我说夏渊,你我同样都是来自尘封帝国,虽然我们之间存在一定的误会,但是我心中依然还是希望你好的。”

    尘宁看着夏渊,一字一句的说着。

    如果不是夏渊直视尘宁,可以看到这混蛋眼底深处那种狰狞色彩的话,那么夏渊估计都会相信了。

    “所以,我真的希望你可以放弃这一次的战斗。”

    “我本身的底蕴十分特殊!”

    想了一下,尘宁似乎十分肯定的说道:“如果一旦施展出来,那么我可能都无法控制,到时候会直接伤害到你的。”

    “那样的话,我真的就是罪大莫及了…”

    深深的叹息,似乎十分的为难一般。

    别人不了解尘封帝国皇室是什么东西,但是夏渊却清楚。

    他知道尘宁的这些话,估计就是找找借口罢了。

    夏渊肯定,这尘宁肯定有着自己不知道的手段。

    不过,那又如何呢!

    他夏渊,何尝没有底牌呢!

    况且,尘宁不想他走下擂台,而夏渊同样也不想尘宁走下去!

    这是尘封帝国未来的希望,那么夏渊就没有理由让对方活着离开这里!

    想到这种情况,夏渊的眼角猛然间出现了笑意,他看着对方,轻轻的点了点头。

    “还是家乡的亲人亲啊,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全心全意为我着想。”

    “看来尘封帝国皇室之中,也不全是畜生啊!”

    听到畜生这两个字,尘宁眼中狰狞的色彩更加清楚。

    他没有回答,因为尘宁此刻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不过没有关系,擂台之上拳脚本身就是不长眼的,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也怪不得别人。”

    “你说,对吧…”

    听到夏渊这意味深长的声音,尘宁更加的沉默。

    虽然之前已经分析过,如果自己真的对上夏渊,那么夏渊必然是百分之一百被自己击杀的。

    当然,这是在动用底牌的情况之下,不然想要在擂台之上杀死夏渊,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些大佬,可不是在这看着玩的。

    然而当夏渊说出这些话之后,尘宁还是有些不确定。

    不过这毕竟是皇室老祖安排的事情,甚至将这件事情安排在了皇室第一序列之中。

    这就注定尘宁必须要完成,而且要很好很快的完成才行!

    轻轻的摇了摇头,将脑海之中那种不好的想法瞬间驱逐出去,此刻的尘宁笑容再度布满了面容。

    “既然你已经明白,那么就这样来吧。”

    “希望,我们之间的误会不会在继续加深下去了…”

    这一刻,尘宁的气息已经开始绽放,而虚空之中那位裁判,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之后,终于还是宣布了战斗的开始。

    擂台之外,虚空之中的那些大佬此刻虽然看似随意,但是精神已经集中起来。

    如今,夏渊就是他们的宝贝。

    如果夏渊可以顺利的进入到青莲宗之中,那么以夏渊现在表现出来的妖孽,他们肯定都会获得不少的好处。

    反之,如果夏渊要是提前陨落在这里,那么知道小气的青莲宗特使甚至是整个青莲宗,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面对青莲宗这样的盘然大物,他们这三十六帝国可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啊!

    因此,他们是要时刻警惕夏渊的安全。

    而夏渊和尘封帝国之间的事情,他们都是清楚的。

    这尘宁是尘封帝国的皇室之人,要说不想杀夏渊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要警惕真的出现什么意外。

    如果那样的话,那么他们的损失就太大太大了…

    擂台之上,尘宁终于还是绽放了自己的实力。

    那是四大天门,破八的战力!

    同样是四大天门,同样是妖孽,尘宁和尘封帝国之中的其他妖孽比起来,有着明显的不同之处。

    那就是除了这四大天门之外,尘宁还有着强横无双的肉身以及一种玄奥的精神法门!

    精神法门,算是修炼体系之中比较稀少的一条修炼道路,不过这种法门一旦修炼到极致,同样也是可以镇压当代。

    而依靠这些,尘宁的战力直接达到了八星!

    虽然夏渊和尘封帝国有着很深的仇恨,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尘宁还是十分不错的,起码在他夏渊眼中算是十分强大的了。

    当战斗开始的时刻,尘宁已经收敛了自己全部的笑容,他看着夏渊,眼中只剩下了冰冷的一片。

    刹那间,强大的一击出现,瞬间划破了虚空,那震撼的力量波动。

    这只是简单地一次试探,可是这一击已经足足有着封号三星左右的实力了。

    这,就是尘宁的底气,即便是知道当初的夏渊已经有着封号三四星的实力,可尘宁依然认定自己可以抹杀夏渊的原因所在。

    只是可惜,谁也没想到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之中,夏渊竟然从地阶六星进入到了天阶之中。

    这样的进步速度,也是有点骇人了。

    当然,现在的夏渊元远不是巅峰的状态,甚至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竭尽全力了。

    所以,他尘宁还是有机会的。

    这一次,尘宁已经下定决心,他不仅仅要将杀死夏渊,还要将夏渊彻底的打服!

    这,才是尘宁的想法…

    横戈一击,虚空涟漪,一道道波纹不断的在这虚空之中动荡。

    这一刻似乎就连空间都开始折叠一般。

    这就是精神秘法和力量叠加之后的效果,强横的效果让人难以想象。

    可是面对这样的力量,夏渊无惧任何。

    顷刻间,人皇体极限开启!

    下一刻,七大天门灼灼生辉。

    最后一瞬间,人道意志轰然降临!

    极道战意叠加而起,夏渊的意志冲天霸道!

    这,就是夏渊!

    破十一星的战力,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无数的存在骇然,相互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那种震撼的色彩。

    “我特马就知道,这混蛋就会骗人!”

    查那多已经跳了起来。

    他看着此刻气息爆炸,似乎要将整个天地都粉碎的夏渊,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而其他人的那些妖孽,天骄,一个个都是默不作声。

    他们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果然,竭尽全力什么的都是笑话。

    这混蛋从来都是不要问,问就是已经竭尽全力。

    而事实证明,他果然还是有所保留的。

    这,就有点惊人了。

    昨天的战斗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夏渊和碑记命那是杀到了天昏地暗,这两人都被重创成了那样子了,肯定已经没有多少的战力了。

    而即便是作为胜利者的夏渊,想来起码大半年的时间之中也是不可能恢复。

    然而谁能想到,仅仅一天之后,夏渊竟然又是生龙活虎了。

    叶飞花看着虚空之中,那灼灼生辉的夏渊,此刻已经是无比的激动。

    她尚未进入到天阶之中,可是也清楚天阶境界并非是神灵一般的境界。

    那样的伤势之下,即便是服用那些珍贵的天材地宝,夏渊也不应该可以在短短一晚上时间之中恢复的!

    这就足以说明一点问题,那就是之前的夏渊,昨天和碑记命战斗时刻的夏渊,肯定还是有所保留的。

    他的战力,虽然未必可以达到十二星,但是却一定是超越了十一星了。

    这,实在太惊人了…

    “这位夏公子实在是,实在是有点…”

    有妖孽眼角抽搐,他觉得夏渊已经将扮猪吃老虎的真谛演绎到极限了。

    你说说你都是已经封号五六星的实力了,结果在预选赛之中打谁都是那么轻松。

    可是战斗结束之后问你怎么样,结果却被你强行说成是五五开,每一次都是说竭尽全力。

    这,实在有点太过分了吧!

    “果然是竭尽全力夏公子,打谁都是五五开啊…”

    竭尽全力夏公子,打谁都是五五开…

    听到这话,很多妖孽眼神都开始变得有点飘忽起来。

    对于这些人的想法,夏渊完全不在意。

    本身今天他是想要低调的。

    毕竟他夏渊可以没有天天打自己脸的习惯,可是当看到今天的对手之后,夏渊却知道这一次的脸又要肿起来了。

    但是,夏渊却没有一点后悔!

    今天,夏渊就是要打脸,狠狠的打自己脸!

    刹那间,无敌的力量绽放了。

    除了极道战意还没有加持到足够的程度,让如今的夏渊比起昨天打碑记命的时候还差了一点,其他的方面已经不差任何了。

    夏渊的夏渊,绝对是封号五星极限甚至是封号六星的实力!

    而他的对手尘宁,却也只是封号三星四星的实力罢了,和夏渊比起来——

    没法比啊…

    当夏渊绽放出实力来的时刻,尘宁的面色就已经无比的难看了。

    他知道,不仅仅是自己,所有的人都被夏渊欺骗了。

    昨天的战斗,他跟被就不是竭尽全力,不然的话他今天肯定无法继续战斗下去了。

    喜欢打人脸的混蛋有些混蛋,有些可怕。

    然而像是夏渊这样,喜欢打自己脸的更加的可怕!

    虚空之中,尘宁那强大的一击毫无疑问已经被彻底的泯灭在虚空之中,不留下丝毫的痕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夏渊的强大,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看着不远处的尘宁,夏渊的嘴角微微一笑,而一瞬间之后他已经消失了。

    尘宁虽然强大,但是和碑记命比起来还是有着十分巨大的差距。

    现在夏渊的实力,可是能够同碑记命争锋,不弱于碑记命分毫的强横啊!

    这,根本不是现在的尘宁可以相比的。

    甚至,尘宁都无法跟得上夏渊的速度。

    刹那间,夏渊已经出现在了尘宁身边,在尘宁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一拳落下!

    什么精神秘法,什么强大战体,什么无敌血脉,统统都是玩笑!

    在我强大的一拳之下,彻底的粉碎!

    面对尘宁的时候,夏渊甚至就连灵器都没有动用。

    只是肉身的力量已经完全足够了,他就是要碾压尘宁,他要打到尘宁怀疑人生!

    在这擂台之上抹杀尘宁,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那些裁判也不是看着玩的。

    虽然不能杀死,但是夏渊也一定要让尘宁怀疑人生,从此之后,只要想到他夏渊两个字,就要让尘宁颤抖!

    尘宁是真的没有想到,夏渊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

    昨天的时刻看到夏渊和碑记命的战斗,只是感觉夏渊强大罢了,可是真正面对之后他才知道,这强大竟然是强大到了这样的程度!

    完全不是对手,根本不是对手!

    只是一瞬间,夏渊的一拳已经几乎将尘宁的心里防线彻底的摧毁了。

    无可匹敌。

    这一刻的尘宁已经有一种拿出最后的底蕴来,直接将夏渊抹杀的冲动了。

    可是就在打算动手的一瞬间,尘宁却又生生的压制了这样的念头。

    因为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如果这时候贸然动手,杀死夏渊的机会无限小。

    因此,尘宁知道自己还需要继续忍。

    要么等到夏渊骄傲得意,要么等到夏渊精疲力竭的时刻才能奏效…

    只是——

    抬头看了一下夏渊,尘宁心底有些发苦。

    他不确定等到夏渊精疲力竭的时候,自己是不是已经被打死了…

    无数的存在,愣愣的看着虚空之中的一幕。

    他们的眼中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色彩。

    之前的两战,夏渊打的无比辛苦。

    打碑记命自然不需要多说了,而在之前打白公子的时候,夏渊同样也是惨烈异常,让人一度怀疑夏渊已经没有继续走下去的可能了。

    这第四场的对手,夏渊面对的是尘宁,虽然比起前面两人都弱一点,但是却绝对有限!

    起码要是让白公子和尘宁对抗的话,白公子就算是可以胜利也需要数百招之后才有可能拿下对手。

    按照之前的夏渊推算,打白公子近乎五五开,那么夏渊打这尘宁也需要数百招吧。

    可是谁能想到,这战斗一上来完全就是碾压的姿态呢!

    完全碾压,彻底的碾压,在夏渊的面前,尘宁跟本就是一个孩子,被夏渊从头虐到脚,甚至就连一丝的换手之力都没有。

    “果然,这才是夏渊真正的实力。”

    “他终于,彻底的爆发了…”

    有存在深深的叹息,他们似乎看到了一轮骄阳,终于彻底的破开了乌云,要用它的光芒射穿大地,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它日的厉害…

    “镇!”

    这是皇室的秘术真言,当初夏渊在盛都之战的时候曾经碰到过。

    当初那尊通灵境的老祖只是一字之下,几乎就将他彻底的压垮,确实强大厉害。

    可是这尘宁的实力,怎么可能和那样的存在相比呢!

    虽然尘宁在努力的尝试一次次反击,但是在夏渊那霸道的镇压之下,却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镇?

    那就镇!

    一拳再度落下,尘宁身体瞬间跌落到了擂台之上,一个巨大的坑洞出现。

    而夏渊没有选择放弃,又是连续朝着那深坑之中轰出了上百拳。

    虽然这上百拳并非是什么强大的杀伐,但是如今夏渊的肉身之力何等强大。

    这上百拳之下,尘宁几乎被打穿到了地底之下。

    “这夏渊,未免有点太过残忍了吧…”

    擂台之上,终于有人感觉自己看不下去,开口了。

    只是,当他说完这话之后却感受到周围那些人异样的眼神。

    “怎么,我说不对吗?”

    “同样都是尘封帝国出来的,何须这样狠虐对方呢!”

    “这样,有点太过分了…”

    似乎是找到了正确的借口,此刻那开口者挺了一下胸膛。

    然而很可惜,周围那种异样的眼神更加醒目了。

    “不知道事情真相,就你不要瞎叨叨。”

    “你什么都不知道,都不清楚,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凭借夏渊!”

    “这年头,秀什么的都有,秀智商下限的,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听到这话,开口之人面色潮红。

    只是就在他想要为自己继续争辩的时候,却终于听到了旁边之人的解释。

    “尘封帝皇皇室,曾经试图招揽夏渊,在失败之后却将夏渊所在的学府连根拔起。”

    “为了救夏渊,他所在的书院高层,全部战死…”

    想要说什么的人,瞬间卡壳了。

    全部战死…

    这四个字,在他脑海之中不断的回荡…

    终于,他重新看向了虚空之中的那看似淡然,却已经微微有些疯狂色彩的夏渊,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无法形容的色彩…

    类似于这开口之人的存在也有很多。

    但是知道夏渊尘封帝国皇室之间事情的人更多!

    所以,渐渐这一件事情,终于传开了。

    最早的时候,在夏渊完全成名之前,他曾经公开对峙尘封帝国,而那时候尘封帝国就诬陷夏渊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

    可是后来当夏渊展现了绝世的天资之后,已经没有人愿意详细了。

    因为他们知道,如这样逆天的妖孽,是不会去做那样事情的。

    所以,很多感兴趣的人都开始去查了尘封帝国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身,源天书院和尘封帝国皇室的一战是在夜晚进行,而真正看到这一场战斗的人其实不算多。

    坊间流传的版本大部分都是皇室故意渲染出来的,可是真相始终是存在的,而且看到那一战,甚至知道真相的存在数量也不少。

    即便是尘封帝国皇室如此的隐瞒,最终还是瞒不过那些有心人的。

    虽然没有很多人知道的真相,是源天书院和尘封帝国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而夏渊其实只是一个导火索,只是一个冲突点罢了。

    换成很多人看来,尘封帝国皇室的做法其实也无可否非。

    毕竟尘封帝国,是尘封帝国皇室的。

    可是在很多人的描述之中,却直接将尘封帝国皇室描述成了最大的反派,而夏渊完全就是可怜无辜的小白羊。

    其实事实也是如此,夏渊是相当的无辜。

    不过将尘封帝国皇室轩然的越厉害,那么夏渊的正义之气就越浓郁。

    当然,所以如此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一点——

    颜值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