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 你怎么知道我的三围

    面对李智媛的挑衅,言洛希心底压抑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她冷冷地盯着她,清亮的双瞳在动怒时尤为迷人。

    “你真无耻!”

    “不,我这叫机智。拿下了陆昭然,就等于拿到了所有的资源,否则清高如你,怎么可能坐到我面前来求我呢?”李智媛得意地朝她眨了眨眼睛。

    言洛希红唇紧抿,看着她得意的样子,她忽然笑了,“李智媛,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所有的黑历史我都知道,你说我要是爆料给记者,你会怎样?”

    李智媛脸色一僵,“你敢!”

    言洛希站起来,拿着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满意地看着她脸色大变,她道:“今晚八点,若我没能准时出现在访谈节目现场,那么明天这张照片,就会登上微博热搜,到时候你的清纯人设恐怕会彻底崩塌。”

    李智媛伸手去抢。

    言洛希手臂一抬,避开她的手,看着她气得扭曲的俏脸,她笑盈盈道:“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看着她娉婷离去的背影,李智媛恨得咬牙切齿,好不容易要将她打入地狱,没想到又被她躲过一劫。

    她想上访谈节目是不是,那她就准备好一个大礼,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言洛希离开医务室,唇边的笑意逐渐隐去。

    不一会儿,她接到林姐的电话,“洛希,陆总答应让你和李智媛一起上访谈节目,你准备一下,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我知道了。”

    言洛希拎着包下楼,虽然要和李智媛同上一个节目,让她恶心得像咽了一只苍蝇,但是她不能再错过这次机会。

    下午五点半,言洛希准时到达电视台。

    她站在电梯前等电梯,身后忽然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她下意识转头望去,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被保镖簇拥着走过来。

    男人一身挺括的西装,英俊的面容映照在灯光下,衬得五官越发深邃。菲薄的唇微微抿着,透着几分难以亲近的疏离。

    言洛希好奇地望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有些眼熟,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厉夜祈停在她身旁,狭长深邃的黑眸静静地盯着她,似在打量她。

    言洛希的心跳不争气地漏了一拍,这人气场好强,仅仅站在她旁边,就让她感到强大的压迫感。

    她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感觉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带着隐秘的探究,让她莫名地心慌意乱。

    见他一直盯着她,言洛希被他看得恼了,扬眉瞪他,没好气的问道:“先生,我们认识吗?”

    厉夜祈目光微闪,她不记得他了?

    “久负盛名的国民女二号言洛希小姐,想要不认识,似乎很难。”男人的嗓音低沉醇厚,很有磁性。她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竟然有种缠绵的味道。

    言洛希磨了磨牙,这人嘴真毒,看似在称赞她有名气,实际上是在埋汰她成不了女一号。

    她望着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男人,笔挺的西装衬得他的身形颀长挺拔。他很高,即使她踩着十厘米的恨天高,也需要仰视。

    “哦,原来你是我的粉丝啊,真是难为你一大把年纪追星追到电视台来了,要不我给你签个名?”论毒舌,她也很厉害的好不。

    厉夜祈闻言看向她,眸底渗出一抹似笑非笑,“我是梅梅的粉丝。”

    梅梅,那个歌坛界的倒霉鬼,和她一样是千年老二。据说她每次新歌打榜,都会杀出一匹黑马,让她屈居第二,千年老二的绰号便由此得来。

    站在厉夜祈身后的周北,眼角抽搐了一下,梅梅不是七爷最宠的那头二哈吗?

    “叮”一声,电梯到了,言洛希率先向里走,与厉夜祈擦肩而过时,手腕忽然被他攥住,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嗓音,“你受伤了?”

    言洛希回头,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手臂上被破碎的灯泡割开几道细小的口子。受伤时她没在意,此时微微渗出血丝,没想到陌路如他,却细心地注意到了。

    她心里淌过一股暖意,轻轻抽回手,“没关系,血已经止住了。”

    厉夜祈蹙了蹙眉头,将她拽出了电梯,同时吩咐助理,“周北,去附近药房买伤药,还有,让人送一套礼服过来。”

    他声音停顿了一下,目光淡淡扫过言洛希的胸部,面不改色道:“胸围36d,腰围1尺8,长袖。”

    周北领命而去。

    言洛希脸颊涨得通红,他刚才看她的目光,让她感觉自己像初生的婴儿,浑身****地站在他面前任他审视。

    这人仅凭目测,就知道她的三围,他的眼光得有多毒辣,不是阅人无数,绝对目测不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三围?”

    “我不瞎!”厉夜祈看着她的目光再度暗了暗,昨晚摸了一整夜,他能不知道?

    言洛希:“……”

    不一会儿,周北买了药回来,厉夜祈拆开包装,动作粗鲁地给她上药,眼角余光瞅见她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他问道:“痛吗?”

    “痛,你轻点!”伤口碰到酒精,火辣辣的痛,再加上他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简直要痛死她了。

    厉夜祈冷酷地挑眉,声音里多了一丝残暴,“痛就好,记得这痛,下次谁敢再伤你,就加倍奉还给她。”

    言洛希心脏微颤,呆愣地看着他。

    这么多年来,她受了伤受了委屈,她身边的人都叫她忍,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只有他告诉她,受了伤,就加倍奉还回去。

    “那不行,我可没有强大的后台,闯了祸没人给我擦屁股。”言洛希自嘲道。

    “我给你擦。”厉夜祈脱口而出,他的女人闯了祸,自然是由他来给她擦屁股。

    气氛莫名有些暧昧,周北与一众保镖站在旁边,被猝不及防地喂了一把狗粮,恨不得捂住耳朵不听不听。

    言洛希的耳根子立即发烫了,明明很正常的对话,怎么他接话后,画风就有些不对了,她浑身不自在道:“谢谢你啊,我马上要上节目,先走了。”

    她刚起身,手腕再度被男人有力的大掌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