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将她拐回狼窝

    陆昭然皱眉,似乎不太满意她的态度,“我没想让你感恩戴德,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从头到尾想娶的人就只有你。”

    如果她没有看到他之前发的那条短信,她真的会相信他说要娶她的话是真心的。

    “陆昭然,你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演傻白甜吗?”言洛希忽然问道。

    陆昭然的神情逐渐冷下来,他们在一起三年,他很清楚她是一个宁折不弯的女人,她学不来曲意逢迎那一套,否则她早就大红大紫了。

    见他抿着唇不说话,她自顾自地道:“因为我无法理解她们的思维,所以你别说你要娶我,我就会欢天喜地的嫁给你。那天在你办公室里我说分手,是认真的。”

    陆昭然冷冷地望着她,凉薄的唇微微抿着,“我们三年的感情,你说分就分,问过我的意见?”

    “你什么意思?”言洛希怒视着他。

    陆昭然抬腿朝她走去,忽然问道:“那晚和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谁?”

    言洛希看到男人眼底迸裂的情绪,像一头蛰伏的野兽,危险得似乎随时会扑过来咬断她的脖子,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是谁都与你没有关系。”

    “是么,言洛希,只要我不放你走,谁敢要你?”陆昭然慢慢逼近她,眼底渗出的腥红透着愤怒与不甘。这两天晚上,他每晚都梦见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

    从梦中惊醒过来,他就忍不住恨她背叛他。

    他放任李智媛算计她,看着她身陷丑闻,也不愿意站出来维护她一句,就是想让她回来求他。然而田灵芸的一则专访,不仅挽救了她的形象,还让她的人气迅速爆涨。

    作为一个商人,他心里很清楚,言洛希很快会成为公司的摇钱树,可是她与公司的合约快到期。在这种情况下,他绝不可能放她走。

    言洛希背抵上门,被陆昭然禁锢在他与门之间,她抬头望着他,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陆昭然恼怒地瞪着她。

    “我笑你装得跟情圣似的,你心里又有多爱我?”言洛希嘲讽道,他要真的爱她,就不会拿田灵芸来威胁她到他家里来。

    他只不过是看到她身上还有他利用的价值,所以才想打感情牌,让她心甘情愿被他继续利用下去。

    之前她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看不到他做这一切背后的功利,如今被他当头棒喝,再不清醒过来,未免太愚蠢了些。

    只是到底是年少喜欢过的男人,岂能不伤情?

    陆昭然恼羞成怒,他双手牢牢扣住她的肩,笑容邪佞轻佻,“想知道我有多爱你,做一次就知道了。”

    说完,他忽然低下头去吻她的嘴。

    言洛希难以置信地瞪着他,看到他在眼前放大的俊脸,她连忙偏头躲过去。

    男人的唇落在她脸上,她心里涌起一股欲作呕的不舒服感,她气急败坏道:“陆昭然,你给我滚开!”

    陆昭然自尊心受挫,他扳过她的脸,再度吻下去,“不是抱怨我不上你么?我现在想上你了,你又在矫情什么?”

    他粗俗的话语令言洛希怒不可遏,她一耳光甩过去,“啪”一声,她的手臂都震麻了,她瞪着陆昭然,男人俊朗白皙的左脸上很快浮现五根清晰的指印。

    “清醒了吗,清醒了就给我让开!”

    言洛希用力推开他,拉开门跑了出去。

    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停下来时,她眼前的景物已经一片模糊,她蹲在马路边,眼泪悄无声息地滚落下来。

    她明明知道,不应该为陆昭然难过,可是就是控制不住伤心落泪。

    “月亮都被你哭出来了,你还要哭多久?”头顶冷不防地响起一道低沉的男中音,透着些微的无奈。

    言洛希倏地抬头望去,明亮的路灯下,男人戴着耳机,头发被汗水打湿,发间微微闪烁着水光,上身穿着灰色渐变背心,下半身搭配一条宽松的运动裤。

    整个人清爽又阳刚,像行走的荷尔蒙喷射机,大概没有哪个女孩能抵挡得住他的魅力。

    唔,这个人有点眼熟!

    言洛希垂下头,继续伤心。直到一双大长腿闯入她的视线,她才仰头望着他,抽抽噎噎道:“你怎么还没走?哦,我知道了,你是怕我想不开,你放心吧,我不会为了个男人要死要活的。”

    厉夜祈挑了挑眉,原来大半夜跑他家门口来哭,是被男人伤了,厉太太胆子可真够大,居然敢在他面前为别的男人哭,“哭了这么久,你饿不饿?”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问她累不累吗?不过她还真的有点饿了,她摸了摸肚子,老实地点了点头,“饿。”

    男人眼底掠过一抹笑意,“我家就在前面,你不怕我吃了你,就去我家,我给你煮面条。”

    言洛希抬头打量着他,男人一身正气,看起来并不像坏人,最重要的一点是,她觉得他很眼熟,“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厉夜祈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言洛希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她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我有脸盲症,不太能记得住别人的脸。其实也不能怪我,娱乐圈里所有艺人都长得差不多,实在没什么辨识度。”

    把他和娱乐圈的戏子相提并论,厉太太眼不瞎,心瞎!

    “没关系,以后我会让你长长久久地记住我。”男人意有所指道,他弯下腰,像拎小鸡一样将她从地上拎起来。

    言洛希还没有领会到他话里的深意,就被他拽着走进别墅。

    别墅装修简洁大气,低调中又透着奢华,不显山不露水,就是让人感到舒服,可品味细节处,又能看出暗藏玄机。

    比如挂在客厅里的那幅山水画,初看一般般,细看才发现是明末清初时期的贡品。

    言洛希在玄关处换了鞋,走进恢宏的客厅,她道:“你家好特别,特别好。”

    “你喜欢就好。”厉夜祈不动声色地将耳机放在茶几上,“除了书房与主卧室,你随意转转,我去煮面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