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你不来陪我,我去找你

    言洛希在沙发上坐下,眼睛滴溜溜乱转,打量着客厅里的装饰。

    空旷的客厅里,每一处都透着冷硬。铁灰色的窗帘,极具个性的餐桌,以及干脆利落的装饰,都一再说明,这是一个单身男人的住所。

    她站起来,晃进厨房,看到男人刀法利落地切菜,她倚在流理台边,好奇地问道:“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嗯。”厉夜祈瞥了她一眼,目光微微凝滞,她眼妆晕开,眼周黑乎乎的,看起来莫名有些喜感。

    言洛希随手拿了根菜叶在手里把玩,“你家好大,你一个人住着不觉得害怕吗?”

    “习惯了。”

    言洛希点了点头,“看来你不喜欢热闹,其实我也不太喜欢热闹,总觉得那与自己格格不入。我不拍戏的时候,基本上都一个人在家看书看剧。”

    厉夜祈听着她在耳边絮絮叨叨,唇角弥漫着浅浅笑意,有一个人在耳边唠叨,似乎也不错。

    厉夜祈煮了两碗油醋面,汤上飘着葱花,看起来很有食欲。言洛希主动端了一碗出去,在餐桌旁坐下,她耸了耸鼻子,“好香。”

    厉夜祈在她对面坐下,男人气势清贵,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尝尝看好不好吃。”

    言洛希实在饿狠了,再加上哭了一场,这会儿化悲愤为食欲,挑了好大一筷子送进嘴里,结果被刚出锅的面条烫得全部吐了出来,“好烫。”

    厉夜祈皱眉,他起身走进厨房,拿了一瓶冰冻矿泉水出来递给她,“喝点水含在嘴里,会缓解疼痛感。”

    言洛希接过去,瓶盖已经被他拧开,她灌了几大口冰水下去,简直透心凉。她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让你见笑了,其实我平常挺高冷的,不这么傻白甜,可能是饿狠了。”

    厉夜祈重新落座,眸底晕染着点点笑意,声线清贵低沉,“没关系,傻白甜也很可爱。”

    言洛希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她一直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应该是属于禁欲高冷系的,他喜欢的女人也应该是端庄优雅的淑女,可他居然夸傻白甜可爱?

    “那个……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觉得你挺眼熟的,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言洛希望着他,男人五官英俊儒雅,在橘色的灯光映照下,让她一阵恍惚。

    厉夜祈放下筷子,拿纸巾优雅地擦了擦嘴角,“那天在电视台,我送了你一套礼服,记得吗?”

    言洛希蓦地瞪大眼睛,“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啊,我说我怎么觉得你很眼熟。谢谢你啊,你送我的礼服可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差点就上不了那个节目了。”

    “既然我帮了你这么一个大忙,你想好要怎么感谢我了吗?”厉夜祈眸色深沉得晦暗,他用打火机点燃了指间的香烟,青白色的烟雾将他英俊的五官晕染得有些模糊。

    “啊?”言洛希感觉自己被套路了,她撩了撩耳边的发,厚颜无耻道:“不如我给你签个名?”

    “我记得我说过我不是你的粉丝。”男人眉宇间多了一抹嫌弃。

    言洛希脸上的笑意僵住,那件礼服价值至少六位数,她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签个名就想抵消这份恩情,确实太没诚意了。

    “那你说说,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

    厉夜祈忽然起身走到她面前,他一手撑在桌面上,一手撑在她身后的椅子上,微微俯下身来,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我说你就会做到?”

    言洛希无措地看着近在咫尺英俊无害的男人,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强势的雄性气息包裹着,她下意识点头,“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

    厉夜祈站直身体,将烟送到嘴边吸了一口,徐徐吐出烟雾,眯着眼睛开口,“从明天开始,到下个月的今天,每天过来陪我吃晚饭。”

    “嘎?”淡白烟雾迷了她的视线,她看不太清楚男人的神情,却也听出来他不是在开玩笑,她讪讪道:“你不是说你不是我的粉丝,为什么还要我来陪你吃晚饭?”

    “一个人吃饭太无趣。”

    言洛希漆黑的眼注视着他深沉的眸,有点摸不准他在想什么。按理说,像他这样尊贵不凡的男人,肯定不会找不到陪他吃饭的人,难道他别有企图?

    “可是我要拍戏,还要赶通告,可能没办法天天过来陪你吃饭。”

    厉夜祈不急不徐地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微凉的嗓音带着淡淡的蛊惑。“没关系,你不能来陪我,我去找你。”

    言洛希怔愣住,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他这么坚持简直没有道理,“那、那好吧。”

    厉夜祈得到自己想要的承诺,他抬了抬手,示意她吃面,“面要糊了,快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哦。”言洛希低头吃面,感觉自己刚才好像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她抬眼看着男人冷漠矜贵的脸庞,他应该不屑于算计她什么吧?

    吃完面条,厉夜祈信守承诺送她回去,走出别墅,他才发现自己忘了拿车钥匙,他对站在身旁的女孩子道:“等我一下,我去拿车钥匙。”

    言洛希目送他离开,她百无聊赖地站在别墅门前,只觉得今晚的一切都像是在演偶像剧,让她感到一点也不真实。

    她正想着,忽然感觉到身后有动静,她转过身去,一团黑影纵身一跃,将她扑倒在地。

    她后脑勺磕在大理石地砖上,疼得眼泪立即涌了上来,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头庞然大物趴在她身上,它两只前爪按在她肩上,低头在她脸上嗅来嗅去。

    饶是她再冷静,也被眼前的突发状况给吓懵了,这似狗非狗似狼非狼似熊非熊的东西到底从哪里钻出来的?

    “救、救命啊!”言洛希吓得声音都变了,整个人情不自禁地抖了起来。

    厉夜祈拿了车钥匙出来,看到门前地板上这一幕,他心里一惊,疾步走过去,低声喝道:“梅梅,放开她,她不是你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