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139章 折磨我(1)

    厉夜祈一时愣住,因为还在开车,他并没有注视她多久,就移开了视线,窗外夜色正浓,头顶路边明明灭灭的掠过。

    哪怕时间很短暂,言洛希还是看见了他眼中倒映着的自己,嫉妒果然会使人丑陋,刚才她为什么会有那么丑陋的一面?

    她抬手撸了一下头发,哑声道:“停车!”

    厉夜祈看了看左右,并没有停车的打算,“这里是禁停路段……”

    “我让你停车!”言洛希忍无可忍的冲他吼道,已经完全不在乎自己会丑陋成什么样,她只是不想和他待在同一个空间里,那会让她窒息。

    厉夜祈偏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情绪激动,只好缓缓靠路边停车。

    车身还没有停稳,言洛希已经推开车门下车,迅速往人行道走去。厉夜祈跟着解安全带下车,等他绕过车头来到人行道上,却不见言洛希的身影。

    他在十字路口左右张望,始终不见言洛希的去向,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直到交警骑着摩托开过来,他没办法再耽搁,匆匆回到车边,掏出怀里的证件,交警再看车牌,没敢再追责,眼睁睁看他上车驶离。

    等那辆军绿色越野车驶远,言洛希才从一颗双人合抱的大树下走出来,她看着逐渐远去的越野车,眼眶酸涩发胀。

    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言洛希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佟姨,让她收拾几件襄儿的衣服,把襄儿送到酒店来,挂了电话,她才发现手机上有几通未接电话,都是刚才她在通话中打来的。

    她直接无视掉,把手机关成静音。

    她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走了一段路,然后打车回酒店,到酒店门口,就见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佟姨抱着襄儿从车里钻出来。

    “太太,怎么突然让我把襄儿送过来?”

    言洛希心虚的躲开佟姨探究的目光,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道:“我要出差,可能要去好几天,襄儿还在吃母乳,得把她带去。”

    “怎么这么突然?你早上出门的时候也没收拾行李啊?”

    “嗯,项目出了点问题,要过去看看,佟姨,把襄儿给我吧,让司机送你回去。”言洛希伸手接过襄儿,襄儿在她怀里扭动着,挣扎着去看酒店前面一闪一闪的霓虹灯。

    佟姨弯腰把行李箱拿出来,放在言洛希身旁,“我顺便帮你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护肤品什么的也都在里面,要是拿漏了,你到时候就让人去商场给你买。”

    “谢谢佟姨,你早点回去吧。”言洛希拉着行李箱退开,佟姨又叮嘱了几句,这才坐进车里走了。

    言洛希站在酒店门口,她哪里也没去,招手叫门童过来帮她把行李箱拖进去,然后吩咐他们,不管谁来问,都说她已经出差了。

    从上到下都打点好,言洛希开了一间总统套房,抱着襄儿进去。

    襄儿一进了房间,就扭着身体往地上滑,言洛希把她放在地上,看她扶着沙发到处走,一脸新奇的打量着这里。

    她站在原地,落地窗上倒映着她颇有些萧瑟的身影,她缓缓走到沙发旁坐下,捞起一旁的抱枕抱在怀里,然而怀里充实了,心却空得泛疼。

    眼泪啪嗒一声滚落下来,言洛希连忙吸了吸鼻子,将头扭向一边。

    襄儿扶着沙发走过来,看见她哭泣的样子,她慢慢走到她身边,抬起小小的胳膊,伸手去抹她眼睑下方的眼泪。

    然后微噘起小嘴吹了吹,虽然吹了她满脸的口水,但莫名的却让言洛希的心情好转了,她把小家伙抱到腿上坐好,襄儿奶声奶气的说:“哭哭……羞羞……”

    言洛希将下巴搁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她的心软得一蹋糊涂,她吸了吸鼻子,道:“嗯,不哭,不羞羞。”

    小家伙还是瘪着嘴,手指一下下摸着她的眼睛,言洛希本来已经好转的心情,忽然又酸疼起来,她微微仰起脸,把眼泪逼退回去。

    襄儿虽小,但却多少懂一些情绪了,她不能把自己的坏心情带给她。

    言洛希抱着襄儿坐了一会儿,等情绪彻底平复下来,她才抱着襄儿去浴室洗澡,时间不早了,襄儿得睡觉了。

    酒店的浴缸很大,襄儿很喜欢,言洛希抱她进去后,她就在浴缸边缘徘徊,指着里面一个劲的跳,兴奋得脸颊都红了。

    “坐……坐……”

    小家伙手舞足蹈的,整个人都要笑成小傻子了,言洛希知道她喜欢游泳,她打电话让前台去买游泳圈和小黄鸭,然后开始放水。

    等放好水,前台送来她要的东西,她给襄儿戴上游泳圈,然后把她放进水里,又把小黄鸭放在水里,不一会儿浴室里就响起小黄鸭猥琐的声音。

    言洛希坐在浴缸边沿,看襄儿在浴缸里玩水玩得超开心,她唇边不由抿开一抹笑,原来心情再不好的时候,只要看到孩子,都会消失大半。

    前台站在浴缸门口探头探脑,“言总,刚才您先生过来找您,我们说您不在。”

    言洛希淡淡道:“嗯,知道了,谁问你们都说我不在。”

    前台看着她略有些发僵的背影,小心翼翼问道:“言总,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言洛希抬头看着前台,她的神情带着关切,她笑了笑,“嘴唇和牙齿那么亲密,都有磕到的时候,更何况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我没事。”

    前台想了想,说:“其实言总,我一直是您的粉丝,当年你和厉先生在一起,我们都很支持你的选择,您一定要幸福啊。”

    言洛希脸上的笑容浅淡了一点,最后很肯定的对前台道:“嗯,我们都会幸福的。”

    前台离开后,言洛希算着时间把襄儿从水里捞起来,小家伙像鱼一样又滑进浴缸里,捏着鸭子嘎嘎的叫,她无奈道:“襄儿,到时间了,再泡下去,你的皮肤要起皱了哦。”

    襄儿在水里游来游去,双腿蹬得特别用力,言洛希见状,只好妥协,“好好好,再给你五分钟,五分钟后你起来,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