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140章 折磨我(2)

    说是五分钟,时间一到,言洛希也不管襄儿有没有玩够,把她从水里拎出来,擦干身上的水,换了件睡衣,她抱着她躺在床上。

    小家伙往她胸口蹭,猴急的模样显然是刚才在水里玩累了,这会儿找奶吃。

    言洛希叹息一声,撩起了衣摆。

    哄睡了襄儿,她从床上起来,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她擦着头发,眼角余光瞥见扔在沙发上的包,迟疑片刻,她走过去打开包,从里面拿出手机来。

    手机上有几十个未接来电,还有数十条短信轰炸,她直接无视,看见微信标志上提示99+的信息,她抿了抿唇,还是点开来。

    发消息最多的是厉夜祈,她直接屏蔽了他,然后点开了与田灵芸的对话框。

    “二洛,什么情况,你和厉夜祈怎么回事,他怎么打电话来问我你在不在我家?”

    后面的消息内容都差不多,她没回,又点开顾浅的对话框,“卧槽,洛希姐,你离家出走了么,我听说二哥满城找你。”

    言洛希选择了无视,最后给田灵芸回了条消息,“我没事,想一个人静静。”

    田灵芸几乎是秒回,“静什么静,你吓死我们了,你知道吗?”

    言洛希正要回消息,那边直接拨了电话过来,言洛希无奈接通,田灵芸的声音就在耳边炸开,“二洛,你搞什么呀,我差点以为你又要像几年前那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至于。”

    田灵芸听出她情绪低落,“你现在在哪里啊,我们都很担心你,你是不是和厉二吵架了?他怎么欺负你了?”

    言洛希摁了摁眉心,“我就不该接你电话。”

    田灵芸态度秒转,“行行行,我不问了,那你想不想一醉方休,我过来陪你,嗯?”

    言洛希摇头,“不想,我明天还得上班呢。”

    “还有心思上班,看来不是什么大事,没事,女人偶尔也要作一作,男人才知道紧张,你可紧的作,吓一吓你们家厉二,看他还敢不敢惹你生气。”

    “没作,也没吓他。”言洛希道。

    田灵芸还是觉得她的情绪不太对,她说:“二洛,如果你有心事,不要藏在心里,一个人胡思乱想,知道吗?”

    “嗯。”

    “真不要我过来陪你?”田灵芸问道。

    言洛希怅然道:“嗯,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你最近也挺忙的,对了,你和薄景年还好吧?”

    “还好啊,怎么啦?”田灵芸心里有些古怪。

    言洛希眼前闪过那天在法国餐厅里看到的那一幕,随即摇了摇头,“没事,就是问问,那行吧,我挂了。”

    电话快挂断的时候,田灵芸忽然叫住她,“二洛。”

    言洛希的手指自挂断键上移开,下意识应了一声,“嗯?”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又怕戳到你心里的痛处,但是我……”田灵芸迟疑的说,她真的很纠结,最近也越来越困扰。

    言洛希心里咯噔了一下,“你说吧,现在还有什么事能打倒我啊?”

    田灵芸还是犹豫了一会儿,才道:“其实这个问题我很早以前就想问你,当初小零被人强行送去孤儿院,你再把他接回来后,有没有感觉他很陌生?”

    言洛希眉头微蹙,“没有,不过小零对我倒是很陌生很提防,你会问这个问题,是觉得烟儿怎么了吗?”

    田灵芸沉默了半晌,“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们千辛万苦才找回烟儿,但这两年来,我越来越觉得她很陌生。”

    言洛希道:“烟儿离开你们一年半,那一年半正是性格养成的关键,你们不知道那家人是怎么养育她的,心里会有这种陌生感很正常。”

    “那你对小零有这种陌生感吗?”

    言洛希哑口无言,“我们的情况不太一样,虽然小零被送去福利院,但我一直看着他的,他是我强迫自己康复起来的动力,所以陌生是单方面的。而你们是彼此失去联系一年多,这不一样的。”

    许久后,田灵芸才道:“可能是我想多了,那你早点睡,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别一个人藏着掖着。”

    “嗯。”

    挂了电话,言洛希看着手机发呆,她心里清楚,田灵芸对烟儿已经心生成见,有些隔阂,哪怕是亲母女也不可能轻易消除的。

    她正发呆,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言洛希怔怔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最终还是没有接听,将手机扔在了茶几上,转身进了卧室。

    一夜无眠,她睁着眼睛到天亮。

    这还是他们结婚后,他们第一次吵得这么厉害,言洛希一时不太适应身边没有他的存在,天刚刚亮,她也不再为难自己,起床洗漱化妆。

    收拾好自己,已经七点多,她端了一杯牛奶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被晨曦映照得红通通的,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身后传来敲门声,她转过身去,盯着门口几秒,还是过去开门,出乎她意料的是,门外站着厉夜祈,她下意识要关门,厉夜祈已经迅速伸手挡住门。

    言洛希被那股冲力震得往后退了两步,手中的牛奶洒了一身,男人原本要发火,看见她手上全是奶渍,连忙去客厅抽了几张纸巾过来,小心翼翼的给她擦干手上和身上的牛奶。

    言洛希僵站在原地,垂眸看着他小心的动作,她微微一扭头,往后退了一步,“你怎么找来的?”

    厉夜祈半蹲在她面前,他仰起头望着她,眼底血丝覆盖了整个眼球,他说:“你就这么折磨我,你知不知道我都要急疯了?”

    言洛希没看他,手指发僵的捏着马克杯,指甲因用力而深陷进掌心里,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痛意,“厉夜祈,我以前说过,倘若你觉得你不爱我了,你可以告诉我,我不会纠缠。”

    厉夜祈忽然站起来,一把将她扯进怀里,双手死死勒着她的腰身,“我他妈什么时候说过这种混账话?”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医院?”

    厉夜祈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在她不信任的目光下,他的所有解释都会变成狡辩,他神情痛惜,“你不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