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我就是孩子的父亲

    短暂的寂静之后,整个会场陷入到了一片轰动之中,人群中嗡的一声,剧烈的议论起来。

    “柳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说柳如卿肚子里的孩子,莫非……柳如卿已经怀孕了?”

    “不会吧……难道是秦家三少的孩子?”

    “你是傻子吧?看柳如卿身边的那个男人,两人如此亲密的样子,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人的!”

    人们议论着,柳如卿的一张俏脸,微微变得煞白,她还没有做好准备,没想到怀孕之事,就被她堂姐柳媚爆了出来。

    柳媚是柳家的嫡系之一,魏安然身为魏家长孙女,她的生日宴会邀请谁,并不能完全由她做主,魏家为了联络其他家族的感情,所以会邀请江南几乎所有上层社会,有头有脸人家的小孩,前来参加,这是一种人脉关系的积累。

    这是没想到,柳媚刚见到柳如卿出现,就当众抖出了这件事来。

    人群中,几个青年男子,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他们也是柳如卿的追求者之一,只是因为秦家的原因,柳如卿与秦家三少,有了婚约,所以他们不敢对柳如卿如何。

    如今,秦家三少已死,所有人都认为,机会来了,谁能想到,柳媚竟然说柳如卿已经怀孕这种事,就算他们心中再喜欢柳如卿,也无法接受这件事了!

    众人心中都明白,柳媚敢当众说出口,这件事多半就是真的。

    魏安然眉头紧皱,她虽然极力反对柳如卿与林南在一起,但也没有想到,柳媚会当众说出这种话,她冷哼一声,道:“柳媚,你说话要注意点!”

    “呵呵,好了好,我不说了,今天是你生日,你最大!”柳媚呵呵一笑,她这般反应,让众人心中更加惊疑起来,莫非柳如卿真的怀孕了?

    林南拍了拍柳如卿的肩膀,将她一把拥入怀中,笑道:“我就是孩子的父亲,柳如卿是我的妻子,你们有什么意见么?”

    说完这句话后,林南扫视在场所有人,这个时候,身为一个男人,就应该站出来,不应该让女人承受众人的非议,所以林南站了出来,柳如卿惊讶的抬起头,看着林南的侧脸,美眸中有水雾涌动。

    全场死寂,连柳媚都没有想到,林南敢站出来!

    要知道,在场的年轻人在,有七八个柳如卿的追求者,他们的来头都不小,林南当众说出这种话,令这些人全都记恨上了。

    得罪这七八个年轻人的任何一个,都不可怕!

    但若这七八个年轻人背后的实力加起来,哪怕是江南首富秦家,都要畏惧三分!

    如今,林南一句话,就等于得罪了这些人,在场所有青年男女,全都摇了摇头。

    “这货原来是个愣头青啊!”

    “你懂什么,这叫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者无畏,我看他就是什么都不懂,不明白圈子里的规矩,所以才敢这样的!”

    “这样看起来是很有担当,但说出这种话以后,他在江南怕是混不下去了!”

    “得罪了这些人,别说是混下去了,恐怕是举步维艰了啊!”

    大家小声的议论着,并不敢说太大声。

    “小子,你挺厉害的啊!”

    一个青年男子站了传来,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打扮得体,明显是为了前来参加魏安然的生日晚宴,只是此刻他的一张脸,有些铁青,充满了冷意。

    柳如卿是他注意了很久的女人,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而且还令柳如卿怀孕!

    “是沈长青!”众人一惊。

    “沈总经理的儿子啊……”

    沈长青的父亲,在秦氏集团内工作,而且担任的是分区总经理的职务!

    在他的手下,负责了秦家在江南百分之三十的土地开发,以沈长青父亲的地位,但就算是那些二流家族的族长来了,都要对其看重三分!

    所以,沈长青在这些同龄人之间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哪怕是魏安然,都对他客客气气,当做贵宾来看待。

    “长青,不是你想的那样……有些事情,我们下去说。”魏安然三步并作两步,连忙走了上来,低声道。

    沈长青好笑道:“安然,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人家都说的如此简单明白了,你不是不知道,我对如卿的心意吧?”

    沈长青说着,轻轻摇头,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看着林南,道:“小子,你做的很好,我很佩服你,这种事你敢当众承认,不过男人既然敢作,就要敢当,这个梁子我们今天算是结下了!”

    “嗡!”

    人群中炸开了锅,众人看向林南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同情之色。

    上层社会中,大家很少撕破脸皮,哪怕有过节,表面上都十分和善,有什么仇恨,都私底下去解决,不会拿上台面,沈长青都这样说话了,恐怕是真的要对付林南了!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与我说话?跪下!”林南眼中满是不屑。

    “你说什么?”

    沈长青一愣,旋即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袭来,竟然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

    “砰!”

    他的膝盖重重砸在了地面,令沈长青感觉到一阵剧痛自膝盖传来,沈长青吓得浑身颤抖,面色一片苍白。

    “什么!”

    “我靠,竟然真的跪下了!”

    “怎么回事!”

    众人惊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整个大厅陷入到了一片死寂之中,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林南,你做了什么?”魏安然大惊失色。

    她虽然没见到林南动手,但感觉一定是林南搞的鬼,这可是沈总的独子啊,要是得罪了沈总,几乎可以确定一个家族的生死。

    一旦被沈长青的父亲孤立,恐怕家族就要完蛋了!

    林南不为所动,目中杀意涌动,若非考虑到柳如卿的感受,孕妇不宜受到惊吓,他已经一巴掌拍死沈长青了!

    魏安然见与林南说话没有效果,有些紧张的看向柳如卿,焦急道:“如卿,你快劝劝他啊!”

    柳如卿也非常意外,她开口道:“林南,还是算了吧……”

    林南目中杀意一散,回头看着柳如卿,目光中满是温柔之意,笑道:“那就听老婆的!”

    说完之后,沈长青浑身的压力一松,整个人瘫软在地,一股淡黄色的液体,自他下身涌出,带着一股浓浓的恶臭传来,沈长青整个人,直接晕死过去。

    “快叫救护车!”

    魏安然焦急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