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玄门七术

    “金蛇功,游身掌,金蛇拳……”

    “看来刚刚的突然袭击,还是起到了大作用。否则以段青的武功,打死他还真不容易!”

    看到段青记忆的功法信息,韩胜不由感慨道。

    段青修炼的金蛇功本就是一门阴柔诡秘、注重游斗的功夫,韩胜的突然袭击,不但让他无法发挥优势,就连最强的金蛇拳,也没来得及用出来——

    否则的话,刚刚那一战,韩胜或许仍旧能够取胜,但想击杀段青,绝非那么容易。

    “这个世界的武道,当真玄奇瑰丽。”

    “万万不能因为前世曾达到巅峰,就小觑这个世界!”

    翻阅着段青的功法,韩胜在心中再次告诫自己。刚刚打死段青生出的一点自得,瞬间消失无踪。

    “金蛇功只是后天一流的功法,虽有精妙之处,却连突破先天的法门都没有,不值得太过重视。”

    “倒是金蛇拳,还算有些门道。”

    从段青记忆中得知,金蛇拳是他在金刚门附近潜伏后,学到的一门拳法。这门拳法在修到大成后,不但威力惊人,还能将手臂任意弯曲,如同软鞭一般,瞬间改变方向。招式千变万化,让人防不胜防。

    “任意弯曲,柔若无骨——”

    “倒是和上一世学到的无骨柔术,有些相似之处!”

    体会着两门功夫的异同,韩胜不住赞叹,为金蛇拳的奇思妙想,感到惊喜不已。

    “妙!妙!妙!”

    “可惜我现在还未炼骨,不能修炼这拳法!”

    将金蛇拳撇在一边,韩胜转而参悟起了段青记忆中最高深、最隐秘的一门功夫:

    “易气诀!”

    “九易诀之一,脱胎易形术的基础法门。”

    “不但能改变、隐藏气息,达到先天境界后,更是能采集天地四时之气,改变和模拟真气性质。”

    “段青若能修成,即使是我,也难以察觉他偷袭!”

    想到段青的突然出现,以及突然试探袭击,韩胜已经明白,段青必然是修炼了易气诀的法门,才能在出手后才被自己察觉。

    “可惜,段青的功力太低,易气诀只是入门,无法彻底隐匿,让人无法察觉。”

    “不过这脱胎易形术,不愧为玄门七术之一,只是基础法门,就是隐藏、暗杀的无上妙法!”

    玄门七术,是这方世界流传在道门的七种无上妙术。传说中,脱胎易形术有成,不但能任意改变容貌体态,更是能脱胎换骨、重塑自身根基。

    这门妙术,和玄门传说中三十六天罡法术之一的胎化易形有些相似之处,故而被人命名为脱胎易形术。其中神妙之处,绝非一言能尽。

    “《元气诀》云:夫元气修炼,气化为血,血化为髓,一年易气,二年易血,三年易脉,四年易肉,五年易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发,九年易形,从此延数万岁,名曰仙人。”

    “脱胎易形术便是以这个理论为根基,创造出了用来奠基的九易诀。虽不知最终能不能化为仙人,但是这门妙术,确实神妙无比。”

    “它的基础法门九易诀,也因此被称为九易化仙诀。”

    “易气诀,便是九易诀之一,也是最基础的法门。”

    从段青记忆当中,韩胜知道锦衣卫拥有九易诀的完整传承,尤其是基础法门易气诀。因为对锦衣卫的作用极大,许多武功达到一定层次的锦衣卫,都会开始修习。段青本人,便是在五年前用功劳兑换了易气诀的法门,堪堪能隐藏自身气息。

    “有着千眼菩提珠在,我的武功修为,定能一日千里。”

    “易气诀的法门,倒是不能不修!”

    武功进展过快,必然会引来他人觊觎,猜测自己是不是得到了什么神功、至宝。上一世有过这类经历的韩胜,虽然不忌讳显露自身武功,但是能够隐瞒,他也更加乐意。免得在自己弱小时,一不小心翻船。

    “最好用这个世界的武功掩饰一下,让人以为我是天赋异禀,而非其它原因!”

    想着自己如今修炼的金钟罩,再想到前世得到的虎啸金钟罩、龙吟铁布衫等横练功夫。韩胜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将它们融合起来,掩饰自己的国术修为。

    “明日向神寂大师学习金刚禅坐后,我就潜修一段时间,争取将国术境界,真正提升到化劲层次。”

    “这样再遇到段青这样的高手时,也不会出现偏差了!”

    他如今筋骨齐鸣的境界,理论上和化劲层次相当,但是这具身体到底没有修炼过国术。也因为此,韩胜在运用国术打法时,会有细微偏差。

    若非如此,段青即使有真气护体,以韩胜曾经见神不坏、细致入微的境界来说,想要打死此人,也绝对不需要第二招。

    “还有段青身死的这件事儿,虽然从段青记忆中得知,他这次前来见我并未告诉他人。但他先前数次给我传递信息,他消失的事情锦衣卫一定会查到我头上。”

    “这件事情,也要慎重对待!”

    想到自己这几日隐隐感觉到的监视之感,还有段青死后又过了很久这种感觉才消失。韩胜心中已隐隐有些猜测,打算明日证实。

    “排除段青之后,最有可能监视我的,就是那日见过的神寂大师了!”

    “虽不知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希望你传授我的金刚禅坐,能够达到我的期望——”

    “否则我这几日的等待,岂非白白浪费了!”

    先天高手的监视,普通人或许无法发现。但是韩胜上一世却曾达到见神不坏,心灵感觉敏锐无比。

    所以,他在察觉到似乎有人监视后,一直没有表现出来异常。直到养好伤势,这才打死段青,确认自己猜测。

    “希望我的猜测是对的!”

    “若有神寂大师看重,即使以后我的进展再快一些,也不会有人敢公然怀疑。”

    “只需要瞒过神寂,不让他察觉就是!”

    先天高手的看重,对于韩胜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坏事自然是他现在有许多秘密,不想被他人知道。好事就是有着神寂大师的名头在,即使有人怀疑自己武功进展过快,也只会认为自己好运得到神寂大师指点。对于想掩盖真实原因的他来说,可谓再好不过。

    就这样,韩胜在禅房之中,时而思索着以后行事,时而翻看段青记忆,等待明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