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金刚禅坐

    “所以说,大师是想要收我为徒吗?”

    听到神寂所言,智净仍旧是睁着大眼,似乎不明所以。韩胜却直截了当,向神寂大师问道。

    虽然心里是有这个想法,神寂大师在听到这句话后,却是呆愣片刻。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叹了口气,摇头道:

    “老衲本想收你为徒,试试能不能借助你的福缘,以后有所突破。”

    “只可惜,老衲福缘不足,无法收你为徒!”

    韩胜听到这里,没有再说什么。智净却是大急,急忙道:

    “师父,为什么啊?”

    “智胜师兄也能够拜你为师啊!”

    想到自己和智胜真正成为师兄弟,智净心中就一阵欢喜。眼见师父没有这个意思,急忙追问起来。

    神寂大师闻言,却是摇头不语。被智净问得急了,这才指着韩胜,道:

    “你且再问问他,愿不愿拜我为师!”

    智净才有些恍然,又疑惑道:

    “师兄,以前你不是一直羡慕我有专门的师父吗?”

    “怎么到了现在,你又不愿拜师了?”

    作为金刚寺四大神僧之一,神寂想要收徒,不知有多少人会抢着过来。怎么韩胜现在,却又不愿意拜师了。

    微微摇了摇头,韩胜并未多说。自从知道神寂大师暗中另有打算之后,他就没有拜神寂大师为师的想法。对他来说,既然是利益交换,那就不要再掺杂其它感情。否则事情杂了,以后的麻烦更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目成仇,留下恩怨纠葛。

    自从察觉到神寂的窥视后,韩胜对于神寂,便没有完全相信。他此次来见神寂,也不是毫无准备。就在昨日,察觉到窥视消失之后,韩胜便在自己的禅房周围,寻找佛像、佛宝。虽然所获不多,但是千眼菩提珠中,如今也已有7点源力,让他在面对神寂时,不至于毫无反抗。

    只是,出乎预料的是,韩胜还没有说出拒绝的话,只是稍微露出抗拒,神寂大师就放弃了收自己为徒的想法。让他觉得这个枯瘦和尚,实是一个妙人!

    其实,韩胜不知道的是,神寂大师并非没有强收他做弟子的想法。只是他刚刚冒出这想法,一直沉寂的心神,便感应到危险。

    “看来这小子的身上,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强行收他为徒,反而会结恶果!”

    想到自己原本打算的结善缘有可能变成结恶果,神寂大师稍加思虑之后,便放弃了强行收徒的想法,以自己“福缘不足”为由,不再收韩胜为徒。

    这些事情,是两人暗地里的交锋,甚至两人自己也未必尽知其中究竟。在智净追问之下,韩胜也只是道:

    “智净师弟,你我在外门相交,论的是年龄大小。我比你年龄大一些,所以我为师兄,你为师弟。”

    “但是若拜入一个师父门下,那就要按入门先后来论了。”

    “师兄我不愿叫你为师兄,所以就只能放弃这个机会啦!”

    将智净说得目瞪口呆,不知是真是假。

    见到自己弟子露出这个模样,神寂不由哑然。心知无论韩胜和智净谁的福缘更深厚,但就现在现在,韩胜的心智无疑更成熟些。真有事情要做,交给他也更放心。

    所以,虽然韩胜拜神寂为师的事情黄了,神寂大师却依然按照前约,教韩胜金刚禅坐。

    “金刚禅坐,是本门一切高深法门之根基。”

    “本门四大神功,无论想要修炼哪一门,金刚禅坐的功夫,都是不能不修。”

    “原本这门功夫只有进了内门才能传授,但我既然许了你,那就不会食言。”

    “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说完这些,神寂大师不再言语,双腿盘起,跏趺而坐,双手结印,宝相庄严,一动不动,如同雕像一般。

    见此,韩胜和智净两人,不自觉屏住呼吸。两人只感觉禅房之中,陡然静了下来,似乎这个时候,两人大声喘气,就是极大的罪过。

    作为神寂的亲传弟子,智净早就学习过金刚禅坐,眼看师父在以身演法,也不去想其它。同样盘膝坐地,用自己的心神,静心参悟玄妙。

    至于韩胜,则是盯着神寂大师看了好一会儿,这才闭上眼睛,参悟金刚禅坐。

    “这门金刚禅坐,果然不愧为金刚门根基法门。”

    “只是一个姿势,就有许多玄妙!”

    刚刚,韩胜盯着神寂,看似在学姿势,其实却是在寻找其实破绽。只是,虽然他感觉神寂坐定之后,周身破绽很多。然而,却又有种感觉,似乎自己无论如何去做,都无法撼动对方。

    “无可撼动,是为不动!”

    “如此说来,金刚禅坐的核心奥义,就是不动。”

    想到自己在段青记忆当中,得知的有关金刚门的信息,韩胜自己心中,已经有些明悟:

    “金刚门最高深的法门,唤作《明王金身经》。”

    “不动明王为诸明王之王,五大明王之主尊。金刚门有《明王金身经》,还有诸多伏魔功夫,最有可能修炼的,便是不动明王金身。”

    “金刚禅坐看似浅显,却蕴含了金刚门的根本奥义!”

    明白了这点,韩胜在参悟金刚禅坐时,自然更有章法。只是,或许是因为他在之前从未接触过禅定,也没有得到金刚禅坐的修行方法,没过多久,韩胜便感觉到自己虽然悟出了什么,却又隔了一层薄膜,如同雾里看花,难以窥得究竟。

    这种感觉,让他极为痛苦,难以忍受下去。

    只是,即使如此,韩胜也没有就此放弃,而是用自己全部心神,参悟神寂演法。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感应到智净已经站起身来,神寂大师的身影也有些摇晃,韩胜知道演法即将结束。心神沉入识海,吩咐道:

    “菩提,悟道!”

    消耗千眼菩提珠的源力,辅助自己悟道。

    作为传说中开启智慧、让人觉悟的神树,菩提树拥有助人悟道的能力。韩胜的千眼菩提珠虽不知从何而来,但是源力催动下,效果丝毫不逊于传说中的菩提树。

    只是眨眼之间,韩胜便觉得眼前隔膜,已经轰然破开。神寂所演示的金刚禅坐的一切玄妙,全部近在眼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妙!妙!妙!”

    在这种特殊的状态下,一种觉悟的欢喜,在韩胜的心中,油然生了出来。此时,虽然他仍未得到金刚禅坐的修行方法,他却感觉到这门功夫的一切玄妙,已经近在眼前。

    无需修行法门,用不多久,韩胜在金刚禅坐上的造诣,就能达到、甚至超越神寂大师如今境界。

    “无可撼动之中,却又带着一种死寂之意。”

    “看来神寂大师没有说谎,他的心神受损,已经归于沉寂——”

    “如果没有大机缘,他这辈子的成就,也就止步于此了!”

    完全看透了神寂大师此时所处的状态,韩胜对于神寂刚刚所说的话,又相信了几分。不管神寂大师以后的图谋是什么,今时今日,对方与自己结下的善缘,他都记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