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十三横练,金钟坐

    “金钟罩达到筋骨齐鸣境界后,能辅修的横练功夫不知凡几,但在金刚门中,有十三种横练功夫,是必须选择修炼的。”

    “铁骨功、铁头功、铁喉功、铁裆功、铁背功、铁胸功、铁肩功、铁臂功、铁掌功、铁指功、铁腿功、铁脚功、铁袖功。”

    “这十三种功夫,就是俗称的十三横练。练成之后,能够将全身锻炼得钢筋铁骨。即使遇到后天圆满的超一流高手,也能斗上一斗!”

    金刚寺的一个小校场上,韩胜正在听一个古铜色皮肤、浑身肌肉如同岩石般棱角分明的壮汉,向自己讲解金钟罩的横练功夫。这壮汉说着说着,似乎一时兴起,举拳锤在胸口,发出咚咚之声,宛如钟鼓齐鸣。

    “看到没?师兄如今的境界,就是钢筋铁骨。”

    “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将周身筋骨练成铁板一块,那时我的金钟罩,也就彻底圆满了。”

    “再锤胸口的话,声音就会很清脆,真正宛如钟鸣!”

    言语之间,对于自己如今的成就,感到颇为自得。

    韩胜自己就是修炼的金钟罩,自然知道金钟罩想要练到这一步,到底有多困难。眼看这位不到三十岁的师兄,已经将金钟罩练到这一步,他心中也颇感钦佩,赞叹道:

    “智刚师兄好毅力!”

    “只盼再过几年,师弟我也能够达到这境界!”

    对智刚大加赞赏,说得他眉开眼笑。

    不过,这笑意只是一瞬,眨眼之间,智刚便重又肃然,道:

    “师弟,时间紧迫,师兄也长话短说,不耽误你我修炼。”

    “金钟罩的十三门横练功夫之中,铁骨功是核心。”

    “没有一幅铁骨,修炼其它横练功夫,就是故意害命。”

    “所以,修炼横练功夫,首先要有铁骨。”

    “现在,我传你一门金钟震,自己以金刚锤的手法震荡肉身,锻炼骨骼。”

    “什么时候感觉金刚锤不起作用了,再让我来看看。”

    说着,智刚毫无废话,简单利落地将金钟震的口诀传授给韩胜,又亲自演练了一遍金钟震的修炼方法,便要转身离去——

    对于明年就要三十岁的他来说,达到后天圆满、追寻先天之道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眼前这个智胜师弟,若非有神寂大师手书,他才不会理会呢!

    只是,他想要走,韩胜却不愿意,追着智刚说道:

    “智刚师兄,神寂大师还让你传我金钟坐。”

    “这门功夫你可还没传呢!”

    智刚闻听此言,这才拍了拍脑袋,似乎想起了这件事。有些不好意思,口中又嘟囔道:

    “金钟坐的功夫难练得紧,连我也只是刚刚领悟。”

    “神寂大师让我先传给你,不知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口中说着,他却没有耽误,将金钟坐的口诀告诉韩胜,然后一边演练,一边口中说道:

    “所谓金钟坐,就是坐如钟的功夫。”

    “练成之后,有助于整合筋骨,将金钟罩修炼圆满。”

    “你如今还没开始练横练功夫,现在就学这个,实在是太早了。”

    “千万别浪费时间,耽误筋骨锻炼……”

    口中正指点着,智刚突然间双目圆睁,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惊讶道:

    “这……这……这……”

    “怎么可能?”

    “师弟你以前修炼过金钟坐,达到了坐如钟的境界?”

    若非如此,他实不敢相信,有人能够在短短片刻之间,就将金钟坐尽数领会,达到坐如钟的境界!

    韩胜不明所以,也不觉得金钟坐有什么难练的,向智刚道:

    “以前虽未练过,但是‘站如松,坐如钟’,不是练功的基本要求吗?”

    “这门金钟坐的功夫,似乎更深入了一些!”

    说着,他又将这门金钟坐,和昨日在神寂大师那里学到的金刚禅坐,相互比较了一下。只觉得金钟坐的功夫,似是在金刚禅坐上简化而来,自己在练成金刚禅坐后,再修炼金钟坐的功夫,实在是手到擒来,没有丝毫困难。

    然后,再看看智刚那边,似乎他的金钟坐,还没有自己稳定。韩胜心中已隐隐明悟,知道神寂大师让自己找他学习金钟坐的功夫,实是让自己指点智刚一番,两个人相互促进。

    此时,智刚那边,犹自不敢相信,口中嘟囔道:

    “不可能!不可能!”

    “没有谁能在没有接触金钟坐的情况下,一瞬间就将金钟坐修成。”

    “除非……除非……曾修习过金刚禅坐。”

    刚刚想到这个可能,他便狐疑地看了看韩胜,又自己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可能:

    “能修炼金刚禅坐的,哪个不在内门修炼四大神功?”

    “不可能会有傻蛋,自愿受苦来修炼金钟罩!”

    看韩胜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傻,所以他实在不相信,韩胜会在修炼金刚禅坐后,却又来修炼金钟罩。

    智刚的话音虽轻,说得也有些含糊,但是韩胜距离他这么近,哪还听不到他在嘟囔什么。

    想到自己已经将金刚禅坐修成后,又继续修炼金钟罩,似乎成了智刚口中的“傻蛋”,韩胜心中,就感到一阵羞恼:

    “不修炼四大神功怎么了,金钟罩难道不是金刚护体神功的基础吗?”

    “这个智刚,连自己修炼的功夫都看不起,难怪这么多年,还没修炼成圆满的金钟罩!”

    转眼之间,韩胜已经在自己心中,将刚刚对智刚的敬仰,瞬间变成了鄙视。事情的一切起因,全在“傻蛋”二字。

    智刚显然不知道,自己刚刚口无遮拦的嘟囔,已经在无意间得罪了这个师弟。此时,眼见他将金钟坐修炼得如此精深,智刚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已经变了神色,不但不急着离去,反而扭扭捏捏地,向韩胜道:

    “哎呀!师弟,那个……”

    “那个金钟坐的功夫,师弟是怎么修炼的?”

    “能不能和师兄说说?让我长长见识!”

    说着,他那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韩胜,仿佛韩胜不同意,就要吃了他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