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抱歉,明日更新!

    “世间,真的有轮回吗?”

    天旋地转之中,韩胜从迷蒙中复苏,悠悠醒转过来。

    只是,还未等他彻底苏醒,一段陌生的记忆,让他陷入了迷乱:

    “韩胜,智胜,还是韩胜……”

    “为何会有两个名字、两种记忆?”

    支离破碎的记忆、错综复杂的交汇,让他感受到源自心灵的剧痛,忍不住大声吼叫:

    “我是谁?”

    “智胜,还是韩胜?”

    “喀嚓!”听到禅房中的动静,门外守护的智净破窗而入,看到罗汉床上痛苦大叫的身影,这个眉宇间尚有稚气、面目白净的小和尚心中一阵焦急,宛如怒目金刚,怒吼道:

    “师兄,你的法名智胜,俗家姓名韩胜——”

    “还不快快醒来!”

    声如雷震一般,在禅房回响不绝。他的这声暴喝,已经用上了金刚寺最高深的法门之一——金刚禅狮子吼。虽然修行不久,智净却在焦急之下,向智胜用了出来,想要以这门功夫,唤醒自己好友。

    或许是这声暴喝起了作用,就在智净想着是否去请师父时,罗汉床上的身影已经停止挣扎,一双神光灿灿、熠熠生辉的眸子,随之亮了起来。

    “天亮了?”

    虽然是在白天,禅房里也并不暗,小和尚智净的心里,却没来由地升起了这个感觉——

    似乎,刚刚有一颗明珠,在禅房亮了起来。

    这感觉来得突然,消失得更是极快,还没等智净想明白怎么回事,他便看到智胜从罗汉床上坐起,脸色苍白,有些虚弱地道:

    “多谢智净师弟!”

    “若非师弟相助,师兄可就要陷入魔障了。”

    “今日大恩,来日必有厚报!”

    智净和智胜向来交好,哪关心他说的什么“厚报”。眼见智胜醒来,智净已抓住智胜手腕,道:

    “你我同门师兄弟,说这些东西做什么?”

    “让我看看你现在怎么样了!”

    说着,智净也不待智胜回应,一股真气渡入,进入智胜经脉。感受着其中空荡荡的气息,顿时大惊失色,怪叫道:

    “师兄,你的真气没啦!”

    “这可如何是好!”

    他知道智胜对这次修炼的看重,眼见智胜不但没有突破,反而走火入魔、弄得功力尽失,一时忧心忡忡,为智胜担忧不已。

    不过,此时的智胜,却对此并不在意,只是微笑着道:

    “真气没了,再修回来就是!”

    “师兄这次能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大幸了。”

    “更别说,还有一些突破!”

    说着,只见他长身而起,身子微微一晃,周身骨骼顿时噼里啪啦发出一阵爆响,宛如雷震一般,声音连绵不绝。

    “筋骨齐鸣!”

    “师兄的外功达到这个层次了!”

    “这下当真好了!”

    听到这些声音,智净转忧为喜,欢喜道。他知道自己师兄修炼的是金钟罩的功夫,虽然有修炼真气的方法,却更看重对筋骨的锻炼。尤其是在达到筋骨齐鸣境界后,更是能突飞猛进,发挥出不逊于神功绝学的威力。

    “金钟罩在筋骨齐鸣境界后,可以修炼金钟震淬炼骨骼,铁头功、铁臂功这些辅修的横练功夫,也能开始修炼。”

    “若是将十三种横练功夫修至大成,周身钢筋铁骨,即使没有真气,普通的一流高手也不是师兄对手——”

    “只要勤修几个月,智胜师兄一定能在大比中脱颖而出,参加明年的君山会武!”

    心中欢喜之下,智净又想到智胜如今功力尽失,急匆匆道:

    “师兄你先等着,我去问问师父,看他有没有办法恢复你的功力!”

    也不去开房门,直接从破开的窗子里蹿了出去,问自己师父去了。

    “这孩子!”

    “还是这么毛躁!”

    看到智净火急火燎地去了,智胜摇了摇头,似乎想到了一些往事,笑意浮上心头。

    不过,眨眼之间,这笑意就消失不见。体会着脑海中初步融合的两股记忆,智胜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

    “我如今到底是谁呢?”

    “是智胜,还是韩胜?”

    “或者说,两者皆是呢?”

    在智胜的记忆中,他是金刚寺的一个小和尚。俗家姓名韩胜,原本是江南人,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来到西域,定居在金刚寺附近。他的母亲因为一路上的奔波病逝,父亲在六年前金刚寺动乱中身亡。也因为此,他在十岁时被金刚寺收为外门弟子,到如今已经十六岁。

    而在另一个韩胜的记忆中,他出生在一个科技昌盛、光怪陆离的世界。本是一个普通人,偶然接触到一种名为“国术”的武术,一路突飞猛进,从明劲、暗劲、化劲,到丹劲、罡劲、不坏,一路毫无阻碍。短短七八年时间,便由一个普通人,走到国术界的顶峰。最终,在前方无路的情况下,创造出一种名叫“轮回”的秘法,精神转世而去。

    “所以说,这一世的智胜,是前世韩胜的转世——”

    “这大概就是寺中长老说的,所谓的宿慧觉醒吧!”

    明白了这点,智胜冥冥之中,感受到一种发自心灵的喜悦。脑海中两股记忆,也没有了抗拒,加快融汇起来。一种种记忆、经历,一种种武功、秘法,宛如一部部电影,在脑海中呈现。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智胜的双眼再次睁开,道:

    “我是智胜,也是韩胜!”

    “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

    声音虽轻,却蕴含着一种坚定。似乎没有什么力量,能让他放弃自我。

    “好!”

    话音落下,一个枯瘦僧人,不知何时,出现在禅房之中。面带微笑,向智胜道:

    “能够明悟本我,看来你是真的接触到精神了。”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化,也能称上不凡了!”

    说着,他又向门外道:

    “智净,还不进来!”

    “你的师兄没事,说不准还会因祸得福,能够提前炼神呢!”

    “你若再不努力,过些日子,他可就超过你了!”

    听到师父这话,智净嘿嘿一笑,提着一包药材,从外面走了进来。只见他先是向师父行了一礼,又向智胜说道:

    “师兄,这是我在药王殿为你求的药材。”

    “只要吃了这些,你的伤就没事了!”

    说着,他将自己从药王殿听来的煎药、服药方法,以及一些禁忌,向智胜一一道来。

    智胜听在耳中,心中有些感动,收下药材,道:

    “多谢智净师弟!”

    又向那枯瘦僧人躬身谢道:

    “有劳神寂大师!”

    却是他从记忆当中,已经知道眼前僧人就是智净的师父,人称金刚寺四大神僧之一的神寂大师。虽说此人是智净的师父,但是能让他亲自前来照看自己这个外门弟子,智净显然没少花费功夫。对于这份情谊,智胜自然是记在心里。

    神寂大师虽然是因为智净恳求这才过来一看,心中对智胜却并非没有好奇。先前他听智净提到智胜醒来时似有明光大放,心中本就有些怀疑智胜可能接触到了精神。刚刚见到智胜明悟本我,更是让他高兴,有些欢喜地道:

    “能在后天境界接触到精神,说明你有提前炼神的潜质。”

    “过几日等你恢复了,我再传你一门金刚禅坐。”

    “若是能够修成,以后有你的造化!”

    向智胜嘱咐了一下,约定时间之后,带着智净,从禅房中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