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大间谍终章 国法家规

    “稍等啊,我换个衣服。”

    耿朝忠说了一句,转身就朝里走,唐纵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耿朝忠,笑道:“不用了,处长那边很急。”

    “这是把我当犯人了?”耿朝忠转过头,看着唐纵冷笑。

    其实刚一开门,耿朝忠就意识到情况不对,唐纵来叫自己,一向都是一个人,哪有带着四五个荷枪实弹的特务叫人的道理?

    耿朝忠心思急转,刹那间就想好了数种对策。

    那边唐纵却又开口了:“哪里哪里,方科长言重了,不过处长吩咐了,一定要把方科长完好无损的带过去,方科长,走吧?”

    唐纵话音刚落,几个特务一个箭步绕到了耿朝忠四周,把耿朝忠围了起来,还有两个人把手搭到了耿朝忠的肩膀上,哪知道,手还没挨牢,就听到“哎呦哎呦”两声,那两个特务被耿朝忠一脚一个,踹飞了出去。

    “唐秘书,真要动手?”耿朝忠拍了拍肩膀,冷声道。

    唐纵看到耿朝忠的神色,脸上也不由的一僵——这方途可是处里出了名的硬手,正要动起手来,恐怕自己这几个人还真不够看!

    一时之间,唐纵有点踌躇。

    “算了,我就不难为唐秘书了,”那边耿朝忠已经笑了起来,“既然是处长发话了,那我就走一趟。”

    唐纵脸上表情一松,看着躺在地上的两名特务,假意斥责道:“处长找方科长公干,谁让你们动手的?!”

    “好了唐秘书,别为难底下人,我们走!”

    说完话,耿朝忠迈开步子,出了院门。

    这一会儿,耿朝忠已经想清楚了,戴雨农要是真发现自己是共党,那绝不会这么堂而皇之的来抓人,八成是把自己诱到特务处来个瓮中捉鳖。

    应该是别的原因。

    几个人一前一后,没多久就来到了鸡鹅巷,门口的守卫看到唐纵押着耿朝忠进来,脸上无不露出诧异的神色,唐纵也不理会,一行人径直上了二楼,敲门走进了戴雨农的办公室。

    戴雨农正站在窗口远眺,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了耿朝忠一眼,吩咐唐纵道:“你们几个,下去吧!”

    “这......”唐纵有点犹豫,他可清楚处长今天让方科长过来是干什么的。

    “下去!”戴雨农厉声喝道。

    唐纵领着几个人退了出去。

    戴雨农背着双手,看着站在原地的耿朝忠,绕着他转了几圈,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才开口道:

    “耿朝忠,你知道我这回叫你来干什么吗?”

    “属下不知。”耿朝忠的表情有点疑惑,可还是相当平静。

    “不知?”戴雨农冷笑一声,“你自己做的亏心事,自己不清楚?”

    “属下奉公守法,尽心尽力,自问没做什么亏心之事。”耿朝忠一脸的刚毅坚贞。

    “哈哈!”戴雨农仰天大笑,“要不是掌握了确切的证据,我还真不敢相信,你方科长,竟然还是个贪赃枉法之徒!”

    耿朝忠面色一变,嘴唇略微张了张,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怎么了?哑巴了?平时不是挺能言善辩的吗?”戴雨农冷笑,“说说吧,你这一年来,都拿了多少不该拿的东西!”

    耿朝忠面露苦笑之色,低声道:“处座,卑职....卑职......”

    “怎么了,贪的太多,算不过来了?”戴雨农呵呵冷笑。

    “报告处座,卑职确实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耿朝忠突然大声回答,“卑职担任六组组长的时候,查获日谍案,缴获财物无数,其中只有一半交给了处里,剩下的,都分给了手下的弟兄们,卑职在其中拿了大约一千大洋。还有,处里给的活动经费,卑职也陆陆续续拿了几百大洋。这些东西,卑职不该拿,卑职知道错了,还请处座责罚!”

    “哈!”戴雨农笑了,“你这是表功,还是认错?避重就轻,不知所谓,我说的不是这些!”

    这些东西,都是自己首肯过的,现在这小子把这些说出来,那不是说自己出尔反尔吗?

    “那,”耿朝忠面露不解之色,“别的就没有了,处座您知道,我来特务处时间不长,就是拼命贪墨,也拿不了多少钱啊!”

    砰!

    戴雨农猛地一拍桌子,“装,接着装!你老实交代,处里给朝鲜流亡政府的拨款,你从中贪污了多少!”

    耿朝忠脸色顿时一变,一下子低下了头,再也不作声了。

    “说啊,刚才不是还很理直气壮吗?”戴雨农冷笑。

    耿朝忠低着头,只是不说话,戴雨农也不着急,慢吞吞的坐回了椅子,端起桌上的茶缸,静静喝了一口,这才开口道:

    “耿朝忠啊,你当初从党调处来到复兴社,为的是什么?我记得你当初说过,你看不惯党调处的乌烟瘴气,不愿意和他们同流合污,你来复兴社,是为了抗日,为了救国!可是看看,这才不到一年,不到一年,你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耿朝忠满脸通红,低着头只是不说话。

    “南京上海是花花世界,你初来乍到,受不了诱惑也正常,你老实交代,到底贪墨了多少?交代清楚了,说不定我还放你一条生路。”戴雨农慢条斯理的说道。

    “处座,我都说!”耿朝忠终于抬起了头,“从去年12月份开始,每个月发给朝鲜流亡政府的一万大洋,我只给了那边六千,扣下了四千,现在是五月份,我一共扣了两万大洋。”

    “两万大洋哪!”戴雨农冷笑,“我一个少将处长,每个月的薪俸才700大洋,你五个月就搞了两万大洋!耿朝忠,你说说,你该不该死?!”

    “属下自然该死,”耿朝忠的脸色一片苍白,“不过处座看在属下鞍前马后,薄有功劳的份上,能不能网开一面。属下保证,以后绝不敢再犯!”

    “绝不再犯?”戴雨农脸上像笼了一层寒霜,“国民政府律法规定,贪污一千大洋者可判死刑,你算算,你得死多少回?!”

    “属下会将所有赃款上交,只求处长网开一面!”耿朝忠颤声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贪污腐化,赃款自然得上交,不过,你以为上交了就没事儿了?!来人!”戴雨农突然大喝一声。

    门外的唐纵领着几个人冲了进来。

    “把方途带走,停止所有职务,追查全部赃款,送交南京军事法庭,明正典刑!”戴雨农厉声喝道。

    军事法庭!

    耿朝忠双腿一软,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唐纵几个人将面无人色的耿朝忠拖了出去,办公室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安静。

    戴雨农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

    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雨农,你真的要这么做?”

    办公室隔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光头中山装男人走了出来,赫然是复兴社特务处北平兼天津站站长,王天木。

    “我刚才说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果此次轻轻放过,以后每个人都有样学样,我戴雨农还怎么服众?”戴雨农语气森然。

    “我明白,”王天木叹了口气,“我们特务处从组建到成立刚刚不到一年,如果这时候不把规矩立明白了,以后恐怕是寸步难行。”

    “不过,”王天木话锋一转,“人才难得啊!”

    戴雨农脸上微微动容,看着王天木说道:

    “天木,你这是在向我求情?”

    “你可以看做是求情,”王天木脸上古井无波,“但也不只是求情,特务处的几个人中,谁最有才干,谁最能独当一面,你我心里恐怕都有数。”

    “我还有陈恭树,还有萧洒,还有沈醉,”戴雨农摇了摇头,走到王天木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最重要的是,我还有你,天木兄。”

    戴雨农的眼里满是深刻的感情,王天木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感动,很少有人知道,戴雨农在发迹之前,曾经在浙江省警备厅打杂,而他的直属上司,就是王天木。也正是因为王天木的推荐,戴雨农才有机会进入黄埔军校,才有机会得到校长的赏识。

    “可是,他们都不如耿朝忠。”王天木一笑。

    “怎么不如?萧洒沉稳可靠,陈恭树精明能干,即使是沈醉,也绝对是个可造之材。”戴雨农开口道。

    “哈哈!”王天木大嘴张开,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萧洒锐气不足,只是个守成之辈;陈恭树机巧有余,心思却不太单纯;至于沈醉呢,年龄还小,还需要历练几年再看。你说的这几个人里,有哪个比得上耿朝忠?”

    戴雨农没有说话,那边王天木却是滔滔不绝:

    “论智谋,耿朝忠几起案子查的是干净利落;论身手,这特务处恐怕没人比得上他;论组织能力,短短一年,六组从无到有,已经成了特务处的王牌;还有,他之前可是官至党调处科长,也算经过历练,这样的人,你去哪里找?

    再说了,如果耿朝忠不行,你何必让我送上一千大洋的见面礼,把他从党调处请过来?要知道,你当初把我拉到特务处的时候,也只是给我带了一瓶女儿红!”

    “哈哈!”戴雨农也不由得笑起来,“那么老早的事情了,亏你还惦记着。不错,耿朝忠是有才,可是,有才的人往往恃才傲物,目无余子,你看看,平常人一听说要判死刑,早就跪下去爬过来求我,可你看看那家伙,怕归怕,可就是死不悔改!天木,你说这种人,我怎么敢放心?”

    “那就看雨农你要的是人才还是奴才了。”王天木也是一笑。

    “也罢,”戴雨农微微一笑,“既然天木你说了,那我可以放耿朝忠一马,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一点苦头还是少不了他的。”

    王天木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他心里很清楚,戴雨农绝不会将耿朝忠置于死地,如果换个人,恐怕这次难逃一死,但耿朝忠不同,他的能力,足以让人忽视他的那点不足,更何况,偌大的特务处,难道就耿朝忠一个人贪墨?

    不说自己,早就在东北和南京置办了大宅子;陈恭树,也在天津巧取豪夺了几处产业;那赵理君在上海,更是捞的风生水起,就说他戴雨农,难道就真的两袖清风?

    “对了,天木,”那边戴雨农又开口了,“这次请你来,是因为上海遇到点麻烦。”

    “麻烦?”王天木脸色一沉。

    “不错,”戴雨农摸了摸下巴,“白川义则死后,日本特高课变成了疯狗,在上海四处咬人,就在上个月的30号,赵理君在租界内的几个据点遭到了日本人的破坏,伤亡惨重。还有,余乐醒那家伙,偏偏在这个时候提交了辞呈,这是在将我的军啊!”

    “哦?”王天木眼珠一转,很快想明白了其中关节,“余乐醒,想让他小舅子接班?”

    戴雨农点了点头。

    余乐醒这老狐狸,早不提辞呈晚不提辞呈,偏要在这个时候提,这摆明了是看着上海情况严峻,不宜临阵换将,想要顺理成章的把自己的小舅子沈醉扶上前台。

    不过,自己岂能遂了他的意?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上海那边?”王天木和戴雨农相交已久,马上明白了戴雨农的想法。

    “不错,他想让沈醉接班,我偏不遂了他的意,明天我就把沈醉调来南京,上海那边,就麻烦天木兄你主持大局了。”戴雨农直言不讳的说道。

    “可北平和天津那边?”王天木有点犹豫。

    “北平那边,先让陈恭树照应着,上海这边比较要紧,赵理君那小子,在上海经营了好几年,现在看来,不堪重任!我打算把他调往重庆,让这家伙好好反省反省!”戴雨农恨恨的说。

    这赵理君,原本打算让他接余乐醒的班,可这几年下来,他斗不过余乐醒不说,就连余乐醒的小舅子都斗不过!

    “好,那我先回北平一趟,把事情安排妥当就去上海。”王天木开口道。

    “行,这回你去了上海,把二组和赵理君的五组都统合起来,与日本人斗,力量分散可不行。”戴雨农说道。

    “嗯,这我有数。”王天木微微点头。

    戴雨农脸上露出欣慰之意,这么多年了,王天木,永远都是自己最可依靠的人。

    ........

    与此同时,审讯室里的耿朝忠,正看着坐在对面的审讯室余主任苦笑,而余主任的脸上,却是一副震惊,同情,好笑各种情绪交杂的表情。

    “这,”过了好半晌,余主任终于开口了,“方科长,流程你都熟,老哥我也不多说了,你看着写一份材料出来,再写个悔过书,处长那边,我尽量为你说几句。”

    “那就多谢余主任了,刚才押我进来的时候,我的几个六组的属下看了我都躲着走,还只有余主任有几分人情味,真可谓是患难见真情啊!”耿朝忠满脸萧索的说道。

    “咳,”余主任尴尬的笑了笑,“方科长,我那边还有事,你慢慢写,写好了叫我一声就行,我先出去了啊!”

    “行,您忙。”耿朝忠点点头。

    等余主任出去,耿朝忠整个身体突然松弛了下来——有那么一刻,他是真的以为戴雨农要杀鸡给猴看,但刚才被唐纵押进来的时候,他就想清楚了。

    戴雨农,不会杀自己。

    真要杀鸡儆猴,严肃纲纪,可以选择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要选自己这个立过大功,上过报纸,在特务处内威名素著的六组组长?

    再说,自己不是没有后台的。

    王天木,曹光远,邱开基,或者,还有邓文仪。

    只要这几个人有一个说话,自己就死不了!

    现在就看,戴雨农要给自己定个什么罪,关多久了......

    .........

    民国二十一年五月十九日,南京军事法庭秘密审判庭里座无虚席,邱开基,戴雨农,王天木等人全部到场,而法庭被告席正中央坐着的,正是一身军装,面容严肃的耿朝忠。

    经过冗长的案情详述后,身穿陆军制式军装的军法官郑重宣判:

    “经过半个月的调查审讯,特务处行动六科上校科长方途贪污渎职一案现已查明,经调查,方途贪污公款一案,查无实据,但方途未经特务处批准,私自挪用公款,用作秘密行动之用,属严重违法违纪行为。

    进审判庭一直裁定,方途挪用公款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三个月,即日起,押入南京老虎桥监狱服刑!

    据此,即日起,本案结案!”

    ps:第五卷军统六哥完,请关注蛤蟆新书:《潜行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