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变故

    直到慷慨激越的女声渐渐消失,方途才关上了收音机,打开了发报机,不过很快,他就失望的关上了电台。

    还是没有消息。

    方途不知道苏区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种事情显然很不正常,从一年前入狱之前,他就再也无法联系到自己的上级南飞——虽然他的心里有诸多猜测,但却没有一句是能宣之于口的(f0f警告)。

    最终,方途只能满脸遗憾的站起身——没有上级,也没有下级,更没有同僚,自己早就习惯了这种孤狼一般的生活。

    无所谓,做事情,一切从心就好。

    收拾好了一切,方途很快离开了屋子,事情不能再拖了,现在是5月11日,距离文物出发还有4天时间,自己必须用最快的时间赶到北平。

    ........

    北平,甜水胡同。

    一个下颌三柳长须,浑身干瘦的小眼睛老头撑着一根长竹竿从胡同里走了出来,竹竿上还挂一条幅,上面写着:掐指算命,铁口直断。

    刚走出巷口,他就皱了皱眉头,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乌云,又看了看地下的蚂蚁,嘴里蹦出一句:

    “哎呦这天,黑沉沉的,怕是要下雨!”

    很显然,这是京城常见的算命老头,不过看样子,今天他的生意是开不了张了——话音刚落,豆大的雨点就像掀翻了簸箕的黄豆一样倒下来,砸的老头口眼歪斜,一溜烟窜进了巷口的槐树下面。

    “老丈,您老这道行不浅啊!言出法随,撒豆成兵!”

    一个声音传来,头上也突然没了雨水,那算命老头睁开眼睛一看,一个年轻人正撑开一把油纸伞罩住了自己,眉目含笑,看上去很是风趣。

    “年轻人良心倒好,”算命老头也笑了,“既然如此,老头就给您相相面,手相奉送,分文不取!”

    老头不由分说的拉过年轻人的手,嘴里面开始念叨:“今天是癸酉年,丁巳月,庚辰日,14号,正好是个礼拜天,您贵庚?”

    “丁未年生,今年虚岁二十六了,腊月25的生日,时辰是卯是卯刻,“年轻人笑眯眯的看着老头拉生意,倒也不拒绝,“老丈,我这生辰可好?”

    “好!好!好!”

    年轻人话音刚落,那算命老头眼睛顿时一亮,“大富大贵,贵不可言!”

    说罢,又低头仔细看手相,看了片刻,眉头却又一皱,低声道:

    “好是好,但人到中年,却有流落异乡之苦,不过财运亨通,倒也无妨。”

    “哈!谢老丈吉言!”年轻人裂嘴一笑,抽回手,从怀里摸出五角钱递了过去,笑问道:“老丈,这里可是甜水胡同?”

    “是倒是,”老头收了钱,神态更加和蔼起来,笑眯眯的说道:

    “不过,这京城可不比外路,您要找的是大甜水井胡同还是小甜水井胡同?”

    “有什么不一样?”年轻人不解。

    “那差别大了去了!”算命老头手一摆,“当年刘伯温建北京城的时候,北京城的地下水都是苦的。皇宫里的皇帝,娘娘,皇亲国戚们喝的水,可都得上玉泉山去拉。后来在这里挖了一口井,那水,甜着呢,几个王爷就在附近建了王府,这才有了现在的王府井。不过,后来又有人在西城挖了口井,就变成了小甜水胡同,要是搞错了,那您可就白走了冤枉路!一个在东城,一个在西城,差的远着呢!”

    老头口沫横飞,说的是头头是道,年轻人耐着性子听完,这才笑着说道:

    “我找的是王府井的甜水胡同。”

    “那没找错,就是这里,您找哪家,我带您去?”算命老头很是热情。

    “甜水胡同六十六号。”年轻人回答。

    “跟我来。”

    老头看了年轻人一眼,收了竹竿,迈步就朝里面走,这胡同不长,满打满算也就十几户人家,算命老头把年轻人领到一家门牌上写着十二号的院子面前,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进去吧!”老头指了指四合院。

    年轻人点了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典型的老北平四合院,四家住户东南西北分开,一排柴垛在中间高高垒起,一个穿着短衫,露着臂膀的苦工正抡着斧头劈柴,还有几个人蹲在油布棚下下象棋。

    看到有人进来,那苦工停下手中活计,迎上前打量了年轻人几眼,问道:

    “您找谁?”

    “老虎头上的朋友。”年轻人笑道。

    “西屋!“那苦工又看了年轻人一眼,然后走回院子继续劈柴。

    年轻人走进西屋,里面一个光头壮汉正拿着一个鼻烟壶端详,看到年轻人走进来,眼睛顿时一亮,鼻烟壶啪的一下扔在炕上,一下子跳到年轻人的面前,喜笑颜开的叫道:

    “小耿,是你!”

    “是我,”年轻人眼睛里也露出深刻的感情,他一把扶住了光头壮汉的肩膀,“天木大哥,久违了!”

    来人正是化名方途的耿朝忠,而光头壮汉,则是复兴社北平站站长王天木,早在31年九一八事变前,两人就在在东北并肩作战过,而王天木,也是处里知道耿朝忠这个名字的少数几人之一。

    “出来就好啊!”王天木也拍了拍耿朝忠的肩膀。

    “门口那算命的很有意思。”耿朝忠指了指窗外。

    “哈,那是我们找的外线,热河人,前段时间日本人进热河,炸死了他孙女一家人。”王天木说道。

    “哦。”耿朝忠神色一紧,怪不得刚才那老头子眼睛里有一股凄苦之色,原来还有这般情由。

    “日本人对热河平津渗透的厉害,现在就算找个外线,也不能大意,”王天木随口解释了一句,扶着耿朝忠坐下,这才低声问道:

    “这次处座派你来,有什么任务?”

    “文物的事。”耿朝忠同样低声回答。

    “我猜也是,”王天木点了点头,“这批货很重要,日本人盯着也很久了,再加上最近日本人吃了个小亏,估计会在这上面找点场子回来。”

    “张敬尧的事?”耿朝忠笑问。

    “没错,”王天木点了点头,却不愿多谈,“文物现在都在故宫,原来我们派了一个旅在那守着,不过现在对外声称已经全部运到了南京,守卫的兵力也都撤了,现在呆在故宫的,也就一个连的兵力。”

    “为什么不早点弄出来?放在故宫恐怕也不保险,那里面现在还住着不少老太监,现在溥仪又在东北建了国,谁知道那些没鸟的家伙怎么想。”耿朝忠皱了皱眉头。

    “谁说不是,”王天木的脸也很严肃,“不过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事,我担心的是,那几件宝贝,恐怕早就被人掉了包!”

    “掉包?!”

    耿朝忠悚然一惊,戴雨农派他来护宝,但宝物如果被掉了包,那自己还护个屁,怎么护都是一个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