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饵

    “对不起,伊达君!”田中羞愧的低头,但他那种笔直低头的动作,在这个咖啡厅里却显得更加格格不入。

    耿朝忠无奈的摇了摇头,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田中道:

    “不得不说,你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看得出来,你没有经过任何神态,动作乃至仪容的训练,我好奇的是,现在帝国选拔特务人员都这么随便了吗?”

    田中脸上的羞愧之色更浓,他低头道:“报告伊达君,我不是特务。”

    “你不是特务,跑到城里来干什么?”耿朝忠这回是真的惊讶了。

    “我是城外山田联队的,因为懂一点中国话,宪兵队又急需人手,所以临时把我抽调进入北平,协助他们工作。”田中回答道。

    宪兵队号称是军队中的警察,警察中的军队,他们或精通中文,或枪械出众,总之,必须有一技之长,才能加入宪兵队,而宪兵队表现出色者,才可以加入特高课。

    “哦,”耿朝忠恍然大悟,“原来是宪兵队临时抽调,那么,你原来的军衔是什么?”

    “报告伊达君,我是陆军上士。”田中逐步适应了咖啡馆的氛围,说话也渐渐轻松起来。

    “也就是说,你是个临时工?”耿朝忠喝了一口咖啡。

    “抱歉,”田中的脸红了一下,“宪兵队每到一地都要留下一部分人负责当地治安侦缉,占领热河以后,宪兵队的人力更加不足,山田大佐接到上级命令,要从联队招募人手加入宪兵队,如果我此次表现出色,就会被提拔到第六师团宪兵队。”

    “搜打死乃。”

    耿朝忠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他现在明白了,不仅中国特务人手不足,日本特务更加不够用。

    相比于中国,虽然日本的受教育人群更多一些,但同样,工业社会的人才缺口却也更大,这也就导致了,能分配到特务这个专业也的人才也很缺乏。

    再加上,日本占领东北,本来就是一次“下克上”的军人政变,事实上,不仅南京政府没做好准备,日本人也没有做好全面战争的准备,这也是九一八事变之后,双方边打边谈的重要原因之一。

    日本在加紧征兵,校长也在疯狂建设德械师,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事关生死存亡的军备竞赛。

    而这田中,其实说穿了就是军队里的侦查兵兼细作,他还不够资格加入到特务的摇篮——宪兵队。

    想到这里,耿朝忠笑得更加甜蜜了,简直就像是大灰狼看到了小白兔,他笑眯眯的看着田中说道:

    “田中君,这么说,你非常希望加入宪兵队乃至特高课了?”

    宪兵队的待遇和地位都要远远高于普通陆军士兵,只要不傻,谁不想加入宪兵队?

    “是的!”果然,田中的语气开始激动起来,“我们山田联队派到北平的武士有六个,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我还是很有希望的!”

    “我不这么认为,”耿朝忠摇了摇头,“不过你的运气不错,遇到了我。”

    “是的,请问前辈,您在特高课里是什么身份,哦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话没说完,田中就又低下了头。

    “你的反应很快,在我们进去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捏死了笼中之鸟,但反应只是特务的一项必须的素质,这点是远远不够的。”耿朝忠冷冷的看着田中。

    “还有,你的装扮,身材,习惯性动作,发型,所有的一切都在暴露着你的身份,也就是你扮演的只是一个盯梢的角色,否则你早就死了。”

    “另外,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你应该把见到我的情况第一时间汇报给你的上级,而不是贸然和我见面,如果我只是把你当成一个诱饵,你和你的上级说不定现在都已经死了。哦,你的上级应该没你这么蠢。”

    耿朝忠的一句句话,如同利剑一样直刺田中的内心,耿朝忠每说一句话,田中的额头就流下一滴冷汗,等耿朝忠的话说完,田中早已是汗流浃背。

    “算了,跟你说这么多,你一时半会儿也学不会,这样吧,”耿朝忠将手中的公文包拿起来,摊在了桌子上,“这里面有一幅书画,是我从故宫里偷出来的,你把这副画交给你的上级,也算完成了你这次的任务,至于我的情况,你不需要告诉任何人。”

    “这……”

    “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至于其余的文物在哪里,我会亲自追踪,你不需要知道,”耿朝忠一边说话,一边站起身来,伸手拍了拍田中的肩膀,“好好干吧,乡党,希望下次见你的时候,你已经成为了宪兵队乃至特高课的精英。”

    “前辈!”

    田中有点激动,虽然对方的话语很严厉,甚至不乏嘲讽,但田中知道,这位前辈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自己好。

    自从加入军队以来,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对他如此关怀的同袍,这位前辈,像极了一位侠客!

    看着前辈逐渐远去的背影,田中的眼角湿润了,在他的眼中,前辈的背影越来越高大——也许,本来就很高大。

    ”对了,你应该知道怎么跟自己的上级交待吧!”耿朝忠突然又回过头来。

    “我说,我在博纳斋跟踪到了一部分文物的下落,经过激战,抢到了其中的一幅。”田中回答道。

    “好,你还没有傻到家。”耿朝忠点点头,这回是真的离开了。

    田中看到耿朝忠离开,也很快站起身来,快速离开了咖啡馆。

    但他没发现,他的身后,已经多了一个人……

    ……

    附近的阴影中,一个人走了出来,却是王天木,他看了看旁边的耿朝忠,说道:“你想顺藤摸瓜?”

    “对,不过这家伙只是个小卒子,能不能抓到大鱼还不好说。”耿朝忠说道。

    “蚊子肉也是肉,看来,长城抗战这一年,宪兵队的损失很惨重啊,你看,连这种货色都出来执行任务了。”王天木有点想笑。

    “我们不也一样,杀张敬尧,什么时候需要大哥你和郑区长亲自出马了?”耿朝忠摇摇头。

    “那倒也是。”王天木摸了摸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