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不速之客

    “豆腐脑儿惹嘞!”

    “新鲜的马蹄儿烧饼,果子蹦儿脆!”

    走在清晨北平的胡同口,一声声京味儿叫卖声不时的传入耳膜,耿朝忠打了一个饱嗝——刚才老头煮的稀饭泡饼还挺压饿,要不自己还真想吃几碗豆腐脑解解馋。

    耿朝忠就是这么一个人——爱惹事,不怕事,但出了事也不心慌,到这地步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没几步,就走到了挂着黑字白底木牌的东亚日报社门前,这东亚日报社,可是北平的老牌报纸,从北洋政府时期,就一直存在,并且众所周知的是,这是一所日方独资的报社。

    就在二十几年前,这家报社还曾为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鼓吹张目!

    耿朝忠选择这家报社,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昨夜的憋屈,总不能就这么温吞吞的咽下去,身为复兴社特务处北平站特派员,刚一来就成了光杆司令,不给日本人上点眼药,他们还真当北平站没人了呢!

    打量了报社几眼,发现这报社还真是家大业大,光看这排场:三层楼的西式洋房,门口一水的黑色轿车,拎着短棒的看门人,就知道这报社是相当的权威。

    不权威不行,因为这家报社经常发表一些亲日言论,鼓吹什么大东亚xx,因为这事,平时没少有爱国群众和学生来找麻烦。

    耿朝忠扫了报社门牌几眼,却没进去——昨夜奔波一晚,身上那条长衫是即脏又臭,实在有点不上相,这么进去肯定唬不住人。

    想了想,耿朝忠稍等了片刻,终于拦住了路过的一个身着格子西装,架着金丝眼镜的“名流”,一脸诡秘的说道:“八大胡同的小翠玉要赎身,您知道不?您要有意思,给我留个话?”

    那“名流”一脸嫌恶的推开耿朝忠,刚要起步,耿朝忠一把拉住,再次开口道:“过夜也行,过夜也行,这小翠玉可是名角儿啊!要身段有身段,要手段有手段,就一个大洋,您这场面人,不就是随手的事儿?”

    “一个大洋?”那“名流”斜觑了耿朝忠一眼,虽然没听过什么小翠玉,但这当儿怎么能落了面子?

    再说了,这八大胡同是京城著名的楼堂馆所,里面的美人儿过夜少说也得三个大洋,这一个大洋的价格,可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这哪儿能骗您,不信,您跟我来,就在不远处,几步就到。”耿朝忠一脸的严肃。

    .........

    片刻后,“名流”鼻青脸肿四仰八叉的躺在了胡同的隐蔽处,而出现在胡同口的,已经是戴着金丝眼镜,一副斯文败类模样的耿朝忠了。

    他风度翩翩的走到报社门口,出口就是流利的日语:“お母さんは死にましたか(你妈死了吗)?”

    看门的门卫一愣,他只是一个门卫,只是略通几句简单的日语,刚才耿朝忠说的话貌似有点复杂,而那边耿朝忠则马上改口,一句蹩脚的国语脱口而出:

    “赵编辑在几楼?”

    “赵编辑,哪个赵编辑?”门卫有点懵,京城姓赵者众多,不说名字,谁知道谁是谁。

    “八嘎,赵编辑都不认识,你就告诉我几楼,我去找!”耿朝忠破口大骂。

    那门卫一个愣怔,不敢怠慢,日本人找编辑,肯定是地位最高的那个,于是开口道:“赵副总编在二楼209房间,最靠东头的那个,您稍等,我去通报一声。”

    “八嘎,老子自己上去!”

    耿朝忠大手一挥,一把将门卫推到一边,那门卫不敢阻拦,眼睁睁的看着耿朝忠上去了。

    进了楼,耿朝忠却没有找什么劳什子的赵副总编,而是长驱直入,一直来到三楼——此时电台信号能力差,一般都安置在最高处,果然,来到三楼后,东头一个房间里传来了熟悉的“滴滴”声。

    耿朝忠也不多话,迈着步子就走到了挂着“电台”二字的房门口,房门半开,朝里一望,几个穿着黑衣中山装的工作人员正在里面接收讯号,耿朝忠推门进去,“啪嗒”一声,将门从里面锁上了。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一个眼镜中年人回过头,看着这不速之客,厉声质问,不过说出的,却是正宗流利的日语。

    “怎么进来的?”耿朝忠冷笑,“自然是堂堂正正走进来的。”

    话音刚落,一枚手雷突然出现在了耿朝忠的手中,这是他昨晚仅剩的家当了。

    “你想干什么?!”

    那中年人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之色,耿朝忠一言不发的扫过案头,几个收报员刚记录下的抄送纸上,清楚明白的写着:

    “南京已做出重大让步,塘沽协定不日即将签署。”

    耿朝忠突然明白,北平城外战事未酣,日本人为什么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动手了......

    那边,中年人却开始不动声色的移动脚步,左手也偷偷摸摸的向办公桌下面摸过去,耿朝忠早已看在眼里,却一直不动声色,只是盯着那张洁白的抄纸发呆——自从长城抗战结束,中国军队败退以来,南京就一直在和日本人议和,一向号称中立的北平城,中国军队和特务处也变得越来越危险。

    昨夜的那场变故,也许只是大环境下波及到的一个最小的方面罢了!

    嗖!

    黑不溜秋的手雷突然飞出,一下砸在了中年人刚刚握到枪柄的胳膊上,这手雷的力度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中年人的臂弯甚至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弧度,他哎呦一声坐倒在地,抽屉里的手枪也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忍住痛,刚要用右手捡起手枪,一只脚突然踩在了他的右手背上,布满灰尘的黑色皮鞋使劲的拧动,中年人的面孔瞬间变形,他不由得张嘴大叫,但是,一个拳头堵住了他张开的大口,紧跟着,红的白的,满地门牙洒落,那把枪,已经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其余几个工作人员,早已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原地.......

    “这个电讯室,我说了算,谁要是再乱动,枪子可不长眼睛!”

    那把袖珍勃朗宁在耿朝忠的手掌间熟练的转动,黑洞洞的枪口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所有人都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不速之客,绝对有能力将任何动静消弭于萌芽之中!

    “给南京的这个号码发电报,少一个字,你们几个就少一个脑袋。”

    每个人耳边,传来了耿朝忠冷冰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