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三四章 礼物

    “六哥,王站长来了。”

    这边耿朝忠在吩咐孙越,那边王剑秋走了进来。

    “王站长来了?快请进!”耿朝忠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片刻后,王天木头戴礼帽,背着双手走了进来,看到耿朝忠,脸上马上露出笑容,朗声道:“方兄弟,久违了!”

    耿朝忠挥手把孙越打发了出去,两人坐到一起,王天木脸上露出几分惭愧之色,低声道:“不好意思了兄弟,我也不知道处座会这么安排。”

    王天木说的是处座安排耿朝忠卸任北平站代站长的事。

    不过耿朝忠显然不以为意,他摆摆手失笑道:“天木大哥,你这就没意思了,上海北平天津南京的站长,哪个不是中校?我一个少校衔,能当代站长,已经是抬举我了!”

    王天木也是一笑,复兴社特务处对全国各地的站长职级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北上青天,武汉南京这类城市都必须是中校以上军衔,极少有可能是少校衔的。

    不过这种主政一方的经历,对日后提拔一定是加分项这点倒是肯定的。

    “对了大哥,这个点我要慢慢撤了,这几个人手您要用,随便挑。”耿朝忠指了指外面的几个兄弟。

    “你就这几个人,我再挑,你不成光杆司令了?!”王天木失笑,“你放心,我这回从南京带来了不少精兵强将,不把武藤整倒绝不善罢甘休!”

    “那就好,”耿朝忠也点了点头,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脑袋道:“差点忘了,7月份又有特训班毕业,您这回应该是挑了不少好苗子吧!不行,我也得回去一趟!”

    “哈哈,”王天木哈哈大笑,拍了拍耿朝忠的肩膀道:“迟了,好苗子早就被沈醉他们挑完了,你现在去,只能找一些杭州警校的学生了!”

    “沈醉这混蛋,上回回南京跟他喝酒,这事他一口都没提,简直混账!”耿朝忠想起前段时间在南京见沈醉的情况,不由得脸露愠色。

    “你骂他没用,这几年谁不是拼命的往手底下搂人,”王天木笑笑,“杭州警校,武汉警校,上海警校,这几年几个警校的毕业生都快被抢空了,以前还能从处座手底下划拉几个黄埔毕业生,现在呀,处座手攥的死死地,根本弄不到人。”

    说起特务来源,两人不由得都唏嘘不已。

    早几年的特务处人员,几乎是一水的黄埔生,不过这几年不同了,全国各地都在建分站,单就江苏一省,镇江,无锡,哪个地方不都得设点,黄埔生又能有多少?

    好的黄埔生早都被派到各地独当一面,现在能分到警校生就不错了,像一些小城市,有时候就连巡警和退伍军人也都招一些。

    谈了一阵子,耿朝忠突然感叹道:

    “大哥,这么招人,内部安全恐怕是个隐患啊!”

    “是啊,日本人和红党不用说,就连cc系也得防着,尤其是cc,他们也从警校招人,我们的人和他们的人好多都还是同学。”

    王天木的表情也凝重起来,特务机构,最怕的就是被敌人潜伏渗透,这么大规模招人,确实是个隐患。

    “大哥有没有和处座提起?”耿朝忠目光闪动。

    “提了,现在缺人手,暂时没什么办法。”王天木叹了口气。

    “那大哥有没有想过,我们在扩大规模,日本人也在扩大规模?”耿朝忠突然开口道。

    “什么意思?!”王天木眼睛一亮。

    “大哥和武藤斗了这么久,相信武藤那边的人员也不是毫无损失,您就没想过打入到特高课内部?”耿朝忠慢条斯理的说道。

    “谁说没想过!”王天木恼恨道,“可远水解不了近渴,懂日语,懂隐蔽的人才可不好找。我曾经在东北物色过一些人员,合用是合用,不过政治上不可靠,我怕到时候弄巧成拙。”

    “我有一个人,想要推荐给王大哥。”耿朝忠慢吞吞的说道。

    “谁?”王天木眼神一凝。

    “他叫云蔚,九期的,就最早跟我的那批。”耿朝忠说道。

    “哦,那几个人啊!你刚进黄埔的时候经常跟他们一块,后来一直没见着他们,我还以为他们牺牲了!”王天木眼神微微一沉。

    “没有,云蔚现在就在北平特高课,就在武藤的身边。”耿朝忠说道。

    “什么?!”王天木一下子跳了起来。

    “王大哥您别激动,他是在您离开北平后进的特高课,也没多久。”耿朝忠淡淡的说道。

    “你训练他多久了?”王天木双目紧紧的盯住了耿朝忠。

    “接近两年,一二八事变一结束,我就让他混入了虹口区的日本人侨民区。”耿朝忠回答。

    “你,你,你……”

    王天木瞪着耿朝忠,连说了三个“你”字,这才感叹道:

    “小耿,你可真是深谋远虑啊!”

    “谈不上,胡宗南长官说过,中日必有一战,早做准备不是坏事。”耿朝忠一笑。

    王天木突然站起来,走到耿朝忠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你不是推荐人才给我,你是给我送礼啊!”

    “人才,就是拿来用的,我用和王大哥用,都一样。”耿朝忠笑了。

    “够意思,”王天木的表情分明有点感动,他注视了耿朝忠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兄弟啊,我怎么有点看不透你了!”

    “有什么看不透的?五谷杂粮,逃不开人间烟火。”耿朝忠呵呵一乐。

    “不不不,”王天木摇摇头,“我是真的有点看不懂你。”

    “实不相瞒,是处座让我配合大哥你行动的。”耿朝忠说道。

    “那也不容易了,”王天木摇摇头,“兄弟,我记你这份情。”

    王天木很清楚,这种内线都是由上线直接掌握,共享情报可以,但绝不会轻易移交给别人,这可真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大哥您见外了,”耿朝忠的目光里露出几分狠厉,“大哥,我知道世维兄弟死在武藤手中,您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今天送您这件礼物,是想帮您了结一个心愿。”

    “什么心愿?”王天木凝神问道。

    “干掉武藤!”耿朝忠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