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并州飞将

    光和五年,并州边关。

    乌云蔽日,尘土飞扬。

    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远处传来的喊杀声和怪叫声愈发清晰,就连脚下的大地也开始了不安的震颤。

    一将身高九尺挂零,掌中方天画戟,胯下一匹朱红神驹,目光炯炯的盯着前方。

    远远望去,这将连人带马,似是一团灼热燃烧的火焰一般,气势慑人!

    马蹄声愈发震耳,这将身后的士兵已经能看到来势汹汹的匈奴骑兵。

    “将军,下令放箭吧?”

    “等!”

    “将军,下令进攻吧?”

    “再等!”

    异族的铁骑席卷而来,距这将只剩了几百丈的距离。

    这将依旧面色不改,死死的盯着来敌。

    待距百余丈时,这将猛的挥手下令道:“放!”

    随着这将一声令下,他身后训练有素的弓箭手迅速射出了早已准备多时的箭矢。

    箭矢破空的声音响起,乌泱泱的箭矢猛的射向了迎面而来的匈奴骑兵。

    匈奴骑兵被这波箭矢射的人仰马翻,惨叫声和战马的哀鸣声瞬间便响彻在这片天地。

    不少匈奴骑兵只是被射下了战马,并无性命之忧,但他们却被同胞的马蹄无情的碾作了肉泥。

    几波箭矢过后,匈奴骑兵继续怪叫着发起了进攻。

    怪叫而来的匈奴骑兵,此时据这将的距离不过几十丈。

    “起拒马!”

    一声令下,这将身后的士兵按照演练多次的方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军阵前方列起了拒马枪。

    闪着寒光的枪尖,险些晃瞎了匈奴骑兵的双眼。

    他们拼命的想止住战马,撞在上面那可就是一死!

    但此时勒马哪里还来得及,冲在最前方的匈奴骑兵一脸绝望的撞在了拒马枪上!

    刹那之间,匈奴骑兵人仰马翻,被战马掀翻在地的匈奴士兵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因为在他们的后面,还有数不清的铁蹄!

    后面的匈奴骑兵死命的拽住战马,想要借此来减缓冲锋的速度以停止前进。

    可这高速运动中的战马,可不是他们想停就能停住的!

    被掀翻在地的匈奴骑兵转眼之间便被无数的铁蹄夺去了宝贵的生命,连个全尸都没有落下。

    匈奴骑兵阵型大乱,人心惶惶,全然没有了适才睥睨的气势。

    这将见此大手一挥:“陷阵营!”

    他身后的一将高声喝道:“陷阵之志!”

    士兵们齐齐喊道:“有死无生!”

    说罢三百精锐士兵一手持盾,一手持刀,悍然杀向了匈奴骑兵。

    以步兵对骑兵,本是兵家大忌,但此时战场上的情况却是完全反过来了。

    手持刀盾的精锐士兵如同砍瓜切菜的收割着匈奴骑兵的生命,战局呈现了一边倒的态势。

    突然,匈奴骑兵的侧翼掀起了一阵烟尘,为首的小将虎目圆瞪,挥舞着手中的大刀便杀入了匈奴的阵中。

    随着这小将和他身后的骑兵加入战团,匈奴的战况更是雪上加霜。

    前有三百陷阵营士兵,后有五百精锐骑兵,他们就是插翅也难逃!

    就在这时,他们最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那为首的敌将持戟拍马,直直杀向混乱不堪的匈奴军阵当中。

    只见一杆画戟如同潜龙出渊般大开大合,似是要以雷霆之威碾碎面前之敌。

    一触即溃!这便是这支匈奴骑兵的真实写照!

    这员大将的加入,正式为这支匈奴骑兵下了死亡通知书。

    “威武,必胜!”

    这将身后的士兵见了他神武无比的身姿,纷纷举起手中武器高声呼喊起来,为其鼓舞助威。

    他催动方天画戟,一戟接着一戟,将无数的匈奴骑兵断作了两截。

    他视眼前的敌人为无物,打的一众匈奴骑兵哭爹喊娘,四散奔逃。

    这支匈奴骑兵的统领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明知不敌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这将见此,嘴角露出了一抹讥笑,蚍蜉撼树能有何用?

    这匈奴统领双腿一夹战马,随即便挥舞大刀迎向了正在持着画戟大杀四方的敌将。

    两马相接,这匈奴统领将手中的大刀猛的扬起,狠狠的劈向了使画戟之将。

    使画戟之将不慌不慌,待大刀抵达了身前,他猛的挥出了手中的画戟。

    这一戟并没什么精妙可言,只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劈刺之术而已。

    但这一戟在他手中使出,却是起到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这一戟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呼啸而出,猛的撞在了匈奴统领的大刀之上。

    “铛!”

    只听一声金铁交鸣的兵刃撞击声响起,匈奴统领手中的大刀如同纸糊的一般,径直断作了两截。

    他胯下战马也是连连后退,随即发出了一声长嘶,似乎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一般。

    匈奴统领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人用大锤给砸了一般,顿时便喷出了一口热血,就连呼吸都是为之一顿。

    使画戟的大将嘴角再度露出了一抹讥讽,手中画戟猛的向前刺出,径直洞穿了匈奴统领的心口。

    这匈奴统领的心窝和嘴角都不住的往外冒着鲜血,满脸的不可置信。

    随着画戟拔出,匈奴统领一脸不甘的缓缓摔下了战马,掀起了一片烟尘。

    匈奴统领一死,剩下的匈奴士兵更是惊慌失措,毫无战意。

    匈奴的旌旗已是残破褴褛,摇摇欲坠。

    战场之上,尽是残肢断骸,浓浓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中,甚是难闻。

    但战火,却不会因此停止燃烧。

    场上的战斗还在持续,陷阵营和并州狼骑的屠刀,依旧在霍霍的屠杀着匈奴士兵。

    染血的刀枪,狰狞的面孔,低沉的痛呼,飞扬的烟尘,共铸了一副惨烈的战争画卷。

    如同火焰一般的大将,更是成为了这些匈奴的噩梦。

    单枪匹马,肆意屠杀,简入无人之境!

    一人,一马,一戟,碾碎了这支匈奴骑兵的全部希望!

    战至最后,这支匈奴骑兵全军覆没,无一生还,全都饮恨在了这片苍茫大地上。

    战场上那道火焰一般的身影高高的扬起了手中的画戟,他身后的士兵都是眼神炽热的仰望着如同战神一般的伟岸身影。

    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只听人群中一道高呼猛的响起:“飞将!”

    “飞将!”

    “飞将!”

    “飞将!”

    一连三声高呼响彻在这片天地,所有的士兵们都是一脸虔诚的望着他们的战神。

    那道火红的身影见此微微一笑,缓缓的放下了手中高举的画戟。

    “清扫战场,收兵回营!”

    “诺!”

    转过身去,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近乎自嘲的笑容:“飞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