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脚碎青石

    “叮!本次召唤开始,即将为宿主提供本次候选名单,宿主可优先挑选一人。”

    “候选第一人:唐朝开国名将秦琼:武力101,统帅97,智力77,政治62。”

    “候选第二人:南宋野史猛将狄雷:武力96,统帅77,智力63,政治55。”

    “候选第三人:南宋名将毕再遇:武力94,统帅93,智力75,政治64。”

    “叮!请宿主自行挑选一人。”

    这完全没什么好挑的啊,肯定是选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六府的小孟尝秦叔宝啊!

    狄雷跟毕再遇的属性完全跟秦琼没什么可比性好吗?

    “选择秦琼。”

    “叮!宿主择定秦琼成功,秦琼植入身份为宿主麾下军侯,宿主可自行征调;所在地:并州。”

    “叮!秦琼出世,携带神兵金篆提炉枪、瓦面金装锏;宝马黄骠马,武力各加一。”

    “那到底是加二还是加三?”

    “加二啊,一加一等于二,宿主连这都不知道?”

    “不对啊,你看,金篆提炉枪加一,瓦面金装锏加一,黄骠马加一,这不是三么!”

    “请宿主为本系统示范一下如何能一边用枪一边锏,要是宿主能达到如臂驱使的程度,那本系统就将其当作武力叠加。”

    吕布:“算了,就当我没说……”

    想了想,吕布开口问到:“那当我使用灵宝弓时,有武力加成么?”

    “灵宝弓武力加一,请宿主不要问本系统灵宝弓能不能和你的天龙破城戟叠加,你要是能一手用戟一手用弓,本系统肯定给你叠加武力。”

    吕布一脸苦笑,这个他没想问!

    “叮!不过可以给宿主一些提示,兵刃提供加二的人才也不是没有,只不过很少而已,比达到满值的人才还要少。五代有一个猛将,他的兵刃就能叠加武力。另外,双兵刃,比如双枪、双刀和双斧等,并不能提供两点的武力加成。”

    吕布听完就知道系统说的是谁了,五代用双兵刃的,还是不一样的兵刃,除了那个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男人还能有谁?

    “叮!狄雷植入身份:董卓新招募的大将,官拜校尉。所在地:凉州。”

    “叮!毕再遇植入身份:卢植的徒弟,深得卢植器重,现正跟着卢植学习兵法。所在地:洛阳。”

    狄雷给到了董卓,这无伤大雅,董卓跟自己现在八竿子打不着,愿意给他谁就给他谁。

    毕再遇的植入倒是很让吕布意外,竟然成了卢植的徒弟,这样也好,有了毕再遇加入,到时朝廷抗击黄巾还能省不少力气。

    秦琼直接成了自己麾下的军侯,这个系统还是非常人性化的吗!

    完成了召唤后,吕布便下令继续赶路了。

    这趟出门吕布没把踏雪乌骓骑出来,骑出来了张辽他们战马的速度也跟不上,还得停下等他们,反倒浪费时间。

    而且踏雪乌骓神骏非常,万一洛阳城的哪个达官贵人看上了,还惹上一身麻烦,索性吕布便把踏雪乌骓留在了营中。

    现在吕布还骑着早先的那匹枣红马,提着原来的方天画戟。

    为何不带天龙破城戟出来?原因很简单。

    天龙破城戟实在是太重了,一百多斤的大戟寻常战马根本驮不动。

    所以这趟出门,吕布的神兵宝马便都留在了营中,并没有带出来。

    吕布一行人抄近路走,没过多久便抵达了司隶之地。

    司隶之地的繁华和并州的荒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吕布不由得心生感慨。

    洛阳城外,吕布租下了一处民宅,让随行的士兵在此歇息,顺道照料战马。

    吕布将金银也都留在了此地,让张辽在此守护。

    做完了这一切,吕布便带着一包珠宝独自走向了洛阳城。

    可不知是吕布运气不好还是怎么,还没等进城,吕布便被守门的士兵给拦了下来。

    吕布不解的看着拦路的士兵,这是闹哪出?

    为首的士兵沉声喝道:“看你鬼鬼祟祟,身后背的包裹里是什么?”

    这下吕布才明白过来,原来这群看门狗想要赚点外快!

    也罢,人在屋檐下,给他们就是了!

    于是吕布取出了一些碎银子,隐秘的塞进了这士兵的怀中。

    这士兵摸着怀中的银子,不由得喜笑颜开。

    但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士兵并未就此满足,而是把主意打向了吕布背着的包裹。

    “你那包裹里是什么东西?打开让老子瞧瞧!”

    吕布剑眉微蹙:“这不合规矩吧?”

    不料这士兵勃然大怒:“在这老子的话便是规矩!赶紧给老子打开!”

    这包裹,是不能打开的。

    打开之后,这帮家伙准得来个无中生有,诬陷自己包中的珠宝是偷来的,然后便将其占为己有。

    吕布喝道:“我乃并州刺史张懿手下偏将,来京乃是公干,尔等速速让开道路!”

    这士兵不屑的说到:“那官印和文书呢?给老子看看!”

    这士兵压根就不相信吕布是个将军,若是将军,刚才他便不会给自己贿赂了。

    见吕布拿不出官印来,这士兵招呼左右便要上来抢包。

    吕布额头上青筋迸起,神色不善的盯着眼前的几个无赖。

    这几人被吕布如狼的目光盯上,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吕布此番前来并没有带文书来,他怎么不曾想到,天下脚下竟是会有此等的臭虫!

    这包裹是开不得的,他们若是硬来,那便只好动手了!

    虽然没带画戟前来,但就这几个臭鱼烂虾,吕布怎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但动手的麻烦也不小,动完手吕布就只能逃跑了。

    要不然被抓到大牢里,还买什么官了?

    所以能不动手,还是尽量不动手的好。

    想到这吕布猛的向前踏了一步,一众士兵见了连连后退,不敢直面锋芒。

    吕布一脚狠狠踏在了地上,只听一声闷响,吕布脚下的砖石路面竟是出现了龟裂!

    这可给这些士兵都吓坏了,他们纷纷朝后躲着,一个个低着头不看看吕布。

    吕布笑着问到:“诸位,还要看吾身后的包裹么?”

    这些士兵忙不迭的摇头:“可不敢了,可不敢了,您请!”

    收了吕布银子的那个士兵满脸堆笑的把银子重新塞到了吕布的怀中,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嚣张跋扈。

    吕布见此冷哼一声,随即便大步走进了洛阳城。

    吕布离开后,一众士兵望着龟裂的青石路面,都是冒了一脑袋的白毛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