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入宫买官

    来到了洛阳城内,吕布便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东瞧瞧西看看,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宽敞整洁的道路两旁,是各式各样的商品。

    小贩们都挥洒着汗水,卖力的吆喝着他们摊前的东西。

    吕布看着小贩们,心头突然涌上了一抹感伤。

    原因无他,士农工商,在这个时代,身份最为低贱的便是他们这些商人。

    若是生意做大了还能好些,比如无极的甄家,生意做到了他们那个地步,给他们白眼看的人便没那么多了。

    而这些奋力吆喝的小贩,却是平民百姓中的最底层。

    他们靠自己的双手赚钱,不偷不抢,却处处受人歧视,低人一等。

    在街边伫立了半晌,吕布才收回了心神,找了家客栈住下。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在此歇息一晚明日再想办法去见十常侍吧。

    晚上吕布要了几个招牌菜和一壶酒,算是填饱了肚子。

    吃完之后吕布还是很想吐槽,这个时代的饭菜还算凑合,可是这酒真不是人喝的!

    这酒什么味道吕布还真描述不上来,总之是很难喝就对了!

    等有了时间一定要搞一套蒸馏设备,自己弄点酒喝,这酒简直就跟粮食兑水一样,没个喝!

    吃过了饭菜,吕布找来了客栈的伙计,准备打探一下买官的事情。

    这时候哪里打听消息好打听?肯定是酒楼啊!

    这地方客流量大,一天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伙计们简直就是万事通!

    吕布找来了伙计,大方的给了他一些碎银子。

    这伙计也是个明白人,把银子小心翼翼的揣进了怀中,随后一脸笑容的看着吕布。

    “您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小的一定知无不尽!”

    吕布见此开口道:“这洛阳的买官,是怎么个买法?”

    “您可算是问对人了,不过您也是有福气,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明日便是张贴皇榜之日,到时哪里的官职有空缺都会标在皇榜上,价钱也都标在上面,您一看便知!”

    吕布听后一愣,明码标价也就算了,竟然还贴榜卖官?

    吕布接着问到:“那要是想少花些金银,你可知有何办法?”

    “此事简单,明日您早些起来去皇榜处等着,待宫里的人贴完皇榜后,您便截住他们,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便带着您去见管事的了!到时您再跟管事的谈,这价钱,自然就低了!”

    吕布听后恍然大悟,再度给了这伙计一些银两,这伙计便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次日,天刚蒙蒙亮吕布便起来了,画戟不在,吕布便练了一趟拳。

    梳洗过后,伙计便给吕布带到了皇榜张贴处。

    之后伙计便回去忙活了,吕布则是席地而坐,等着太监前来贴榜。

    不过吕布却是没想到,贴榜的人会来的如此之慢。

    太阳都出来了,这群死太监还是没来!

    吕布只得换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然后继续等待贴榜的太监。

    直到日上三竿,张贴皇榜的太监才出现在了吕布的视线里。

    吕布一打量,两个太监带着几十个侍卫,这排场还不小!

    待皇榜张贴完毕,吕布也没细看,匆匆上去拦住了这两个太监。

    他俩身后的侍卫见窜出了个九尺挂零的大汉,赶紧上前将这俩太监护在了身后。

    吕布见此低声说到:“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

    这太监立马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阴阳怪气的说到:“尔等退下吧!”

    这是吕布第一次听太监说话,这阴阳怪气的腔调,比电视剧中的太监更加恶心!

    接着这太监便和吕布来到了一旁,满脸笑容的看着吕布。

    吕布望着这幅恶心的嘴脸,恨不得一拳便把他给掀翻在地。

    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

    为了今后的大业打算,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装孙子吧!

    于是吕布悄悄的将一块金子塞进了这太监手中,这太监一看,顿时就喜笑颜开。

    吕布见此又塞到了他手中一锭金子:“这是孝敬那位大人的!”

    这太监见此更是笑容满面:“原来是自家人,那跟咱家来吧!”

    接着吕布便跟在了这太监后面进了皇宫,一路上的侍卫竟是没有一人进行盘查,一个小太监就有如此的权力,那十常侍的权力,会有多大?

    但吕布不知道的是,这个太监,可不是一般的小太监!

    吕布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气势磅礴皇宫,不由得暗赞皇宫之宏伟。

    这太监左拐右拐,把吕布带到了一处偏殿内。

    到了门外,这太监对吕布说到:“在此稍歇,咱家去通报大人一声。”

    不多时,这太监便返身折了回来:“进去吧!大人要见你。”

    于是吕布便推开房门走进了殿中,只见一头发花白的老者背对着吕布而坐。

    吕布见此拱手道:“参见大人!”

    那老者便缓缓的转过身来,把目光投向了吕布。

    吕布也在打量着这个老者,只见他年过半百,慈眉善目,手中还拿着一把拂尘,似乎和寻常的老人并没什么两样。

    转过身来,这老者望着吕布魁梧的身姿,不由得心中暗赞。

    这老者以太监独特的口音说到:“不知你想买个什么官?”

    吕布恭敬的说到:“小子想买个地方的太守。”

    “哦?地方太守?这太守可是不便宜啊!”

    吕布笑着说到:“久闻大人手眼通天,这才特意来寻大人。”

    老者闻言一笑:“你倒是会说话,好一个手眼通天!”

    顿了顿,老者接着说到:“咱家也不瞒你,太守乃是两千石的官位,按照皇上的规矩,这太守要两千万钱。难得碰到你这样懂事的,这样吧,你拿一千七百万钱即可!”

    还有这个操作?吕布现在有些懵β,说几句话,就减了三百万钱?

    这老太监是谁?不过能做这个主的,应该是十常侍其中的一人了!

    换作旁人,是万万做不了这个主的!

    见吕布愣在原地,这老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喜。

    “怎么?还嫌贵?还嫌贵那你便买个县令吧!”

    吕布赶紧摇头道:“大人息怒,小子不过是感到意外和惊喜罢了!小子与大人素未谋面,大人却送小子如此大礼,小子这心中甚是惶恐!”

    老者听后这才转怒为喜:“咱家说嘛,看你也不像那不明事理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