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老谋张让

    于是张让笑着说到:“不必了!说好了三百万那便三百万,咱家便不另要了!你到了辽东,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若是你有这份心意,那便等着日后再来回报咱家!”

    吕布略微一寻思,便明白了张让的想法,这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啊!

    这样也好,灵帝一日不死,张让集团集团的势力便依旧是如日中天,以后难免会有用到这群宦官的时候。

    此时与张让打好关系,并没什么坏处,毕竟灵帝还得活上几年!

    有张让这层关系,以后朝中有人想给自己下绊子,那可得好好掂量掂量!

    想到这吕布拱手道:“那小子便也不矫情了!大人的恩德,小子必铭记在心!”

    客套话吗,这个谁都会说,更何况是来自后世的吕布了!

    接着吕布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但张让已经很给自己面子了,再提要求,是不是有些得寸进尺了?

    张让这个人精看出了吕布的些许犹豫,于是张让笑道:“何事直说便是,咱家能帮衬的,自不会推脱。”

    吕布听后拱手道:“大人果然是慧眼如炬,即是如此,那小子便斗胆说了!”

    张让很是受用的点点头:“说吧!”

    吕布拱手道:“大人,小子姓吕名布,九原人,现在并州刺史张懿大人手下任职,官居偏将一职……”

    吕布把身份一一道出,之后委婉的提出辽东常有异族作乱,想让张懿给他拨些兵马。

    张让听后对吕布更加看重了,年纪轻轻便官拜偏将军,虽然是并州那等苦寒之地的,但也是货真价实的偏将啊!

    更可贵的是,这个年轻人有眼界,有野心,并不满足于眼下的成就,想要更上一层楼!

    要是说这样的年轻人以后没出息,这张让自己都不信!

    反正就是一封信的事,能帮的就帮衬一把!

    日后没准便有有求于人家的时候,虽然这种可能性比较小。

    但多个朋友多条路,结下一段善缘有何不可?

    张懿这个人张让也认识,这些年他也没少给张让献礼,要不然他这个并州刺史岂会做的这么安稳?

    这样的人,是没那个胆子拒绝自己的!

    想罢张让笑道:“好!那咱家便修书一封,你回去时带给张懿,他看后应会拨给你兵马。但能拨多少,这个咱家也不清楚!”

    吕布赶紧谢道:“多谢大人!”

    想了想张让再度开口道:“这样吧,你离京之时知会咱家一声,咱家派个心腹和你一同前往。”

    吕布一听这感情好啊,带着信跟张让的人带信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效果。

    吕布装出一脸感动的说到:“大人恩情,布日后必将厚报!”

    张让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咱家心中明白,那这辽东太守的职务,咱家便给你留下了,你回去备好了钱,也不用急着来,好不容易来洛阳一趟,这几日便在这洛阳城内好好转转,何时转够了何时再来便是。咱家今日便去寻皇上把文书批下来,待你来时直接交了钱拿文书离开即可。”

    吕布拱手道:“有劳大人了!”

    张让笑道:“不碍事,待你离开之日,咱家便派个心腹与你一同返回。”

    接着吕布又与张让寒暄了一会,便离开了宫内。

    依旧是来时的那个小太监领路,把吕布送出了宫。

    离开前吕布又给了这小太监一锭金子,小太监笑着把金子塞进了怀中。

    这小太监塞给了吕布一块令牌,告诉吕布拿着这块令牌进宫,和侍卫们说找张让,侍卫们便会带吕布去寻张让了。

    不过让吕布感到奇怪的是,这小太监给自己令牌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羡慕之色。

    吕布就不明白了,一个破令牌羡慕什么?

    吕布估摸着这玩意估计是临时通行证一类的东西,走的时候估计还得还给张让。

    对此吕布也没太在意,反正能进宫能找到张让就行,管它是干什么的?

    出了皇宫,吕布也没急着回去,像张让所说的,好不容易来一趟,自然得好好在这洛阳城内转转。

    吕布离开后,张让闭目养神,思索着适才发生的一切。

    思索了一番,张让还是觉得这笔买卖做的稳赚不亏。

    他所付出的不过是一个苦寒之地的太守之位,权当是做一笔投资了。

    至于张让跟灵帝怎么交差?

    他也用不着交差啊!灵帝完全不想知道卖了什么官,只想看到国库里多出的钱。

    卖的官职里面,除了三公九卿,剩下的张让直接拍板就行,如果张让高兴就是送人也没关系。

    灵帝对张让,简直比对他亲儿子还要好。

    别说是辽东这等苦寒之地的太守,就算是张让送出了一个大郡的太守之位,灵帝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而吕布对张让的言辞,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来自后世的他,自然懂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且说吕布漫步在洛阳城内,东瞧瞧西转转,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前世的吕布因为经济原因,从来没有旅过游,现在有了机会游览这洛阳古都,吕布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现在吕布的心情大好,花三百万便买了个太守,剩下的七百万,回去给老上司张懿意思意思,要不白白送出人马,老上司的心里难免会不好受。

    送个二百万钱,老上司的心里估计就好受得多了。

    如今就是这个世道,吕布对此也已是司空见惯了。

    有钱好办事,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走着走着,前方突然传来了争吵之声,听起来还很激烈。

    大伙都爱看热闹,有句话叫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就是这么个理。

    都是凡夫俗子,吕布自然也不能免俗,赶上了那就看看吧!

    吕布还没等走到近前,便听到了百姓们七嘴八舌的话语。

    “卖弓的,打他!”

    “民不与官斗,还是给他吧!”

    “看你长得身强力壮,怎么还不动手?”

    吕布闻言一蹙眉,这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怎么还都在这挑事呢?

    吕布冷哼一声,轻展猿臂几下便推开了挡路的人群。

    百姓们被推开,不由得回头怒目而视。

    但当他们见到了吕布九尺挂零的身高后,赶紧又转过了脑袋,惹不起惹不起!

    吕布也没理会这些刁民,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正中央。

    这一打量吕布笑了,这还真是冤家路窄,昨天城门口碰见的就是这几个败类,今天又在这碰上了!

    而他们几个将一个三十岁上下的汉子围在了中间,嘴里骂骂咧咧的不停。

    卖弓的汉子青筋迸起老高,显然是愤怒至极,但他仍在说着软话:“几位军爷,您高抬贵手,这弓是给俺儿子救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