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南阳猛士

    吕布和卖弓的汉子走后,为首的士兵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旁边的几个士兵凑了过来,不解的问到:“大哥,他扔给你的令牌是何人的令牌?怎么把您吓成了这样?”

    听到令牌,这士兵又是后怕的拍了拍心口。

    “谁的令牌?老子告诉你们几个,今天咱们几个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令牌的主人说出来怕吓到你们几个,那是常侍张大人的令牌!”

    这几个士兵听后也是一脸的后怕,就这么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谁不害怕?

    要知道,他们的顶头上司,见了这块令牌也得跟个孙子一样!

    这几个士兵赶紧起身,他们要去白马寺上上香,最近实在是太背了!

    回去的路上,吕布摸出了令牌打量了一番,但却并未发现什么。

    但通过刚才那几个士兵的表情变化,吕布便知道这块令牌的来头不小。

    但这到底是什么令牌,吕布也不知道。

    虽然吕布熟读三国,但三国里可没有画着令牌长什么样!

    吕布不知道的是,这块令牌乃是张让的亲信才能拥有的令牌,算是吕布的这块,也不过有五块而已!

    所以当日那小太监在给吕布令牌之时,才会露出浓浓的羡慕之色。

    回去的路上,吕布见卖弓汉子心事重重,便也没有开口说话。

    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回到客栈再说就是了。

    回到客栈后,吕布吩咐伙计将酒菜送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吕布便带着卖弓汉子进入了房间。

    不多时,酒菜便端了上来。

    吕布笑着说到:“请!”

    卖弓的汉子很是拘谨,并没有动筷。

    吕布再度说到:“我见你也饿了,先吃些东西吧,有何事一会再谈。”

    卖弓的汉子没有再推辞:“谢过大人!”

    回来的路上,吕布便听到了卖弓汉子的肚子所发出的抗议,显然他已经很饿了。

    吃了一会,吕布开口道:“兄弟,我乃九原吕奉先,敢问兄弟尊姓大名?”

    那汉子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拱手说到:“南阳黄汉升!”

    恩?五虎将黄忠?这是巧合么?

    突然吕布想到了系统,于是吕布与系统沟通道:“系统哥,帮我查询一下这人的数据。”

    “叮!黄忠:武力105,统帅88,智力77,政治58。”

    卧槽!真是定军斩夏侯的黄忠!这下可捡到宝了!

    吕布强压住心中的喜悦,盘算着要用什么方法把黄忠收到麾下效力。

    黄忠见吕布听了自己的名字后便愣在了原地,不由得疑惑的问到:“大人认识草民?”

    吕布笑着摇了摇头:“不,我只是在疑惑为何汉升兄要将如此宝弓贱卖。”

    黄忠听后脸上闪过了一抹黯然:“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俺又怎会舍得将祖传宝弓贱卖?”

    吕布开口道:“适才我听闻似乎是令郎需要钱治病?”

    黄忠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说话。

    吕布开口说到:“汉升兄莫忧,令郎治病所需的诊金,我替你出了!但这宝弓我不要,君子不夺人所好,这祖传的宝弓,汉升兄自己留着便是!”

    黄忠闻言又是惊喜又是羞愧,嘴里不住的说到:“这如何当得?”

    吕布望着满脸风霜、一身粗布麻衣的黄忠,心中也不太好受。

    估计这个时候黄忠尚未出仕,要不然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

    黄忠的情况吕布也算略知一二,他口中的儿子,应该就是那个早夭的黄叙。

    黄叙这孩子说来也挺可怜的,从小便是体弱多病,没少看病求医。

    可以说黄叙就是个典型的药罐子,黄忠没少为这个儿子操心。

    也是因为黄叙,黄忠才显得有些未老先衰。

    吕布坚定的说到:“我说当得那便当得!汉升兄要是不想交我这个朋友,那就当我没说!”

    黄忠红着眼眶说到:“草民何德何能,竟蒙大人如此垂青?大人的恩情,草民怕是一辈子也报答不完!草民也算有些勇力,待给犬子治完了病,草民便前去寻大人,若是大人不弃,草民今生愿追随大人鞍前马后!”

    吕布听后大喜,没想到五虎上将的黄忠就这么被自己收入囊中了!

    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可吕布听着黄忠的话语,却是不大高兴。

    堂堂的五虎上将黄忠,岂能是这幅样子?

    于是吕布冲着黄忠摇了摇头:“不必了!”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字,但黄忠却是如遇雷击,呆呆的怔在了原地。

    很快,黄忠面色涨红的说到:“是草民不识抬举了,草民这点勇力,哪里配追随大人左右!草民就此别过!”

    说罢黄忠带着满脸的不甘,拿起了放在一旁的万石弓,转身便欲离开。

    黄忠心想到:我虽然穷,但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了志气!

    吕布见此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汉升兄留步!”

    黄忠一愣,随即立在原地头也不回的说到:“大人还有何吩咐?”

    吕布站起身来高声喝道:“糊涂!我敬你黄汉升是条好汉,这才出手相助于你,可你这是做什么?我视你为兄弟,但你此番行径,可曾有半点把我当做兄弟?难不成我吕奉先就是那等挟恩图报的小人?”

    吕布这番话,是不想让黄忠把他当成主人看待。

    黄忠乃是个有勇有谋的大将,岂能让他如此作践自己?

    而且吕布要的是黄忠真心实意的投靠,而不是为了报恩才为自己效力。

    黄忠一口一个大人,一口一个草民,显然是被岁月磨去了身上的傲气。

    但通过黄忠刚才起身离开的举动,吕布知道黄忠身上的傲气并没有被完全磨灭。

    吕布要做的,便是重新帮黄忠拾起昔日的气概!

    纵横沙场,定军斩夏侯的黄汉升,岂能是个卑躬屈膝之人?

    黄忠闻言不禁虎躯一震,是啊,自己这是做什么?

    缓缓回过了头,黄忠望着怒发冲冠、虎目圆瞪的吕布,心中不禁感慨万分。

    黄忠冲着吕布一拱手:“是黄某孟浪了!还望奉先勿怪!”

    见黄忠不称自己为大人了,也不自称为草民了,吕布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吕布拍了拍黄忠的肩膀,并没有开口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黄忠同样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当中。

    不多时,只见黄忠目光坚定的行礼道:“南阳黄汉升,参见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