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恶汉伏虎

    买完了药,吕布又买了一驾马车供黄叙母子使用。

    黄忠看见了吕布、张辽和李永手里提着的的一堆药材,以及他们身后跟着的马车,心中又是一阵感动。

    当天吕布一行人便离开了洛阳,汇合了城外的弟兄,朝着并州进发。

    由于黄叙母子的原因,吕布一行人并没有放快速度赶路。

    反正也不急着回去,就当一路上游山玩水了。

    这天,吕布一行人行至上党与朝歌交界的一处密林时,突然一声如同炸雷般的猛虎咆哮响彻了这片密林。

    这声虎啸吓得林中的鸟兽四散奔逃,吕布一行人胯下的战马也是惶恐的打着响鼻,踌躇不前。

    李永更是不堪,直接吓的栽落了战马,面色惨白的呆坐在了地上。

    士兵们强忍着鄙夷把李永扶了起来,心想这不带把的就是胆小!

    吕布却是面色不改,嘴角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看来今晚能改善伙食了啊!”

    吕布身后的黄忠和张辽异口同声的说到道:“待末将为主公斩了这畜生!”

    话音落下,黄忠和张辽相视一笑,他俩想到一块去了!

    就在这时,一条斑斓猛虎从林中窜出,龇牙咧嘴的盯着前方拦路的吕布等人。

    张辽见此握紧了手中的大刀,黄忠也是弯弓搭箭,拉开了万石弓,瞄准了这畜生的要害。

    吕布虎目圆瞪,手中画戟遥指,顿时一股磅礴的杀气透体而出,径直袭向了眼前的猛虎。

    感受到了吕布散发出的杀气,猛虎打了个哆嗦,不安的朝后退去。

    吕布正欲追赶,却不曾想密林中窜出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这大汉赤着上身,表情狰狞。

    这大汉中气十足的喊到:“畜生哪里跑?!”

    说是赤着上身也不恰当,因为他身上还挂着几缕碎布,想来身上的衣服是在追赶猛虎的时候被树枝刮碎了。

    猛虎一回头便看到了这个黝黑的大汉,但奇怪的是,猛虎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竟是不再后退,转头便扑向了拦路的吕布。

    云从龙,风从虎!

    这猛虎一扑,虽然还有几丈距离,但吕布却已经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罡风。

    吕布刚欲举戟刺死这个不知死活的畜生,可还没等吕布出手,猛虎身后的大汉便怒吼一声:“给老子回来!”

    说罢这大汉竟是一把便抓住了猛虎的尾巴,狠狠的将它摔了回去!

    吕布见此瞳孔一缩,天生神力!

    张辽和黄忠也都是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轰!”

    只听一声巨响,烟尘当中的猛虎发出了痛苦的哀鸣,这下可给它摔的不轻!

    如果这猛虎能说话,它一定会狠狠的骂这大汉一顿!

    烟尘散去,只见这大汉骑在猛虎的身上,一拳接着一拳朝着它的脑袋招呼。

    一通老拳下去,猛虎发出的哀鸣声越来越小,后来竟是被这大汉活活给打死了!

    吕布见此赶紧跟系统沟通道:“系统哥,帮我查询一下眼前这个大汉的数据。”

    “叮!典韦:武力106,统帅74,智力62,政治53,阵营:无!”

    果然如此!吕布刚才就在猜测这个大汉的身份,如此打扮,加上腰间别着的那两把大戟,吕布已经基本确定了他的身份。

    不过典韦不是陈留人么?怎么跑朝歌来了?

    打死了老虎,典韦站起身来,嘴里不住的嘟囔道:“让你这畜生咬死俺家的驴!”

    吕布听后一脑袋黑线,典韦这货,不会是因为老虎咬死了他家的驴,就从陈留追到了朝歌吧?

    吕布开口问到:“敢问壮士尊姓大名?”

    这时典韦才把注意力放到了吕布一行人身上,看这打扮,眼前的人是官军?

    尤其是为首持戟的那员大将,身上气势骇人,一看便知道是个猛将!

    像吕布和典韦他们这个层次的人,一般身上都会有一股气场。

    气场这东西,说起来也挺玄奥的,不过高手大多都能感受到彼此之间的气场。

    他身后的那两个人,年岁大一些的气场倒也不弱,但那个年轻的就差了许多。

    典韦挠着脑袋说到:“俺叫典韦,陈留人。俺就是一山野村夫,哪里来的什么尊姓大名?”

    吕布笑着说到:“我观壮士勇力过人,为何不去从军谋一份出路?”

    典韦一脸无奈的说到:“哎,此事说起来一言难尽。俺本来也想从军,但因家中祖母需人照料,此事便一直耽搁了下来。前些日子祖母病逝,俺本想收拾收拾从军,却苦于没有盘缠。俺便寻思把家中的驴给卖了换些盘缠,可不曾想,这畜生窜入了家中咬死了俺的驴,俺一生气便从陈留一直追这畜生来到了此地,对了将军,这是何地?”

    听后吕布一脑袋黑线,居然是这么回事!

    张辽与黄忠等人也都是面面相觑,这也太生猛了些吧?

    这老虎也挺倒霉,现在你可不是什么保护动物。

    你说你咬死个驴也就算了,你非得咬典韦他家的驴干啥?

    这下驴没吃成,反倒搭上了性命,这是何苦呢?

    不过吕布还真得感谢这猛虎,要不然典韦卖了驴,去哪投军可就不一定了!

    吕布苦笑着说到:“此处乃是朝歌境内,已经临近并州了!”

    典韦一拍脑袋:“啊呀!俺怎么追出了这么远!几位兄弟,就此别过,俺得往打点一番往并州去了,追了这么久,叔宝兄弟该等急了!”

    说完典韦转身便要走,丝毫没有逗留的意思。

    吕布赶紧叫住了典韦:“壮士且慢!方才你说谁等急了?”

    典韦身形一顿,不解的回过了头。

    “叔宝兄弟啊?恩?!不对!莫非你这厮是叔宝兄弟的仇家?俺和叔宝年前暴揍的那个恶霸和你有何关系?你莫不是他所说的族中做官之人?”

    说罢典韦从腰间拔出了两把黝黑的大戟,神色不善的盯着吕布。

    “放肆!”

    张辽和黄忠见此大喝一声,迅速提刀遥指典韦,只要吕布一声令下,他俩便会纵马上前,将这个莽汉擒下。

    吕布很是无奈,这典韦的脑回路是什么构造?这么惊奇的吗?

    吕布冲着身后挥了挥手,示意张辽黄忠不必如此。

    张辽和黄忠见此,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兵刃。

    典韦依旧神色不善的盯着吕布,看样子一言不合便会大打出手。

    吕布跳下战马,笑着问到:“你说的叔宝可是秦琼秦叔宝?”

    “正是!你与俺兄弟到底有何过节?速速道来!”典韦横着眼睛怒喝道。

    吕布无奈的解释道:“壮士误会了,本将乃是九原吕奉先,秦琼现在本将手下担任军侯!”

    吕布讲明了与秦琼的关系后,这下可把典韦闹了个大红脸,尴尬的摸着后脑勺傻笑着。

    “是俺莽撞了,还望将军恕罪!”

    吕布笑着说到:“无妨,不知壮士与叔宝有何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