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公输后裔

    事成之后,吕布单独塞给了李永许多金银,李永也没推脱,很是干脆的收下了。

    入得宝山去,岂能空手归?

    随后吕布便返回了大营,营中还有一个素未谋面的秦琼呢!

    至于李永,这个吕布不用操心,张懿自然会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返回了大营后,吕布便见到了秦琼。

    由于系统的记忆植入,秦琼见了吕布很是亲切的拱手道:“参见主公!”

    吕布抬眼打量着秦琼,只见秦琼身高八尺,身材魁梧,生的浓眉大眼,面色刚毅,一看便知是一员难得的猛将!

    吕布高兴的拍了拍秦琼的肩膀:“好兄弟!”

    之后的日子里,吕布等人便陷入了忙碌当中。

    收拾行装,装车粮草,照顾家眷,这着实给吕布等人忙活了够呛。

    吕布等人虽然不全是一群大老粗,但也相差的不多。

    让他们干这些活,实在是有些难为他们了!

    待一切收拾完毕之后,吕布便带着五千精锐士兵,三千余百姓浩浩荡荡的前往了辽东。

    这日,当吕布他们路过了一个村子时,突然听到了里面传出了叮叮当当的打铁声。

    吕布不禁神色古怪,这是在打造兵器?

    于是吕布命大部队在此等候,他则是带着张辽和典韦进村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何吕布要进庄?原因无他,吕布想探访一番村里有没有会打造兵器的铁匠。

    若是有,便聘请他们一道前往辽东,为士兵们打造兵器战甲。

    走近一看,吕布才发现这些铁匠打造的并不是什么兵器,而是一些耕种所需的农具。

    想想也是,私自打造战甲兵刃,那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而且这村子也不是什么正规的铁匠铺,说白了他们没有营业执照。

    要是打造兵刃,一旦被查出来了那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打造农具的铁匠约摸着有四十余人,他们见了身着甲胄的吕布三人,也都是一脸的茫然。

    一看衣着打扮便知道吕布三人是吃官粮的,这种大人物来此等小地方做什么?

    而且吕布三人都身形高大,尤其是典韦,长得跟个熊瞎子成精是的,一看就挺吓人的!

    吕布见了铁匠们惶恐茫然的表情,便笑着说到:“诸位乡亲莫怕,本官乃是前去赴任的辽东太守,路过此地听了打铁声便赶来一探究竟,倒是叨扰了诸位。”

    这群铁匠听后这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没什么恶意便好!

    值此乱世,官府又是加赋又是抓壮丁的,这些百姓们的生活都是困苦不堪。

    吕布接着问到:“诸位乡亲,不知此地叫作什么名字?”

    一个中年铁匠开口道:“大人,此地名为公输村!”

    “公输村?不知诸位与公输班有何渊源?”吕布饶有兴趣的问到。

    听到吕布口中说出的公输班,这些铁匠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活,脸上闪过了一丝自豪之色。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有人记得先祖!

    中年铁匠笑着说到:“大人当真是有见识,不瞒大人说,俺们正是公输一族的旁支!家祖因躲避战乱,因此带着族人迁到了此处,之后先祖便在此地居住了下来。”

    吕布听后双眼放光,一脸激动的问到:“那尔等可懂得机关术?”

    不料这些铁匠听后都是黯然的摇了摇头:“说来惭愧!先祖的机关术,俺们连毛皮都没有学到。”

    细想想也是,若是他们懂得机关术,何必在此打铁度日?

    这便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本以为一网捞到了大鱼,却没想到只是一些杂鱼。

    不过就算他们是杂鱼,吕布也得招揽他们。

    不为了别的,单是他们懂得打铁的技术,这就值得吕布招揽!

    辽东虽然偏远,但地下的矿产资源却是不少,只要挖掘得当,那便会有源源不断的生铁。

    可生铁并没有什么用,得有能工巧匠将他们变成兵器盔甲啊!

    所以这些铁匠,吕布很有必要招揽一番,若是他们愿意跟着自己去辽东,那便再好不过了!

    就在这时,中年铁匠开口说到:“大人,虽然俺们不懂机关术,但俺们村有人懂得!”

    吕布闻言大喜:“此人现在何处?”

    但奇怪的是,这些铁匠听了吕布的话,脸上都是闪过了一抹犹豫。

    沉默了半晌,中年铁匠吞吞吐吐的说到:“大人,俺们族长懂得机关术,但族长脾气古怪,俺们不敢带着您过去见族长。若是大人执意要见,那便劳烦大人移步,进了村往里走,门口树最粗的那家便是俺们族长的家!不过俺劝您也别去,俺们族长可不会管您是不是大人,他要是生起气来……”

    话说到一半便停下了,剩下的,就得吕布自行理解了!

    看来这族长脾气真是不小,不过也是,一般岁数大的、德高望重的,脾气都挺大!

    来都来了,那就见见吧!

    看这群铁匠的样子,这个族长不发话,他们也没胆子走!

    要想招揽他们,肯定得过他们族长的那一关。

    于是吕布便带着典韦和张辽拐进了村子,朝着族长家中走去。

    比对着大树,吕布三人找到了族长的家。

    吕布给了张辽个眼神,张辽便上前叩门。

    门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咆哮:“哪个兔崽子?”

    典韦听后大怒,怒喝一声“是你爷爷我!”,随即便要破门而入。

    一脸黑线的吕布赶紧拽住了典韦:“熊飞!不得造次!”

    好顿给典韦使眼色,典韦这才强压心中的怒火,勉强放下了那蓄势待发的大脚……

    吕布朗声道:“辽东太守吕奉先,求见族长!”

    “恩?”门内转来了疑惑的声音,随即便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不多时,大门打开,吕布三人见到了一个满面胡须的中年汉子。

    这是族长他儿子?他儿子都这把年纪了,看来这族长岁数肯定不能小了。

    见到了吕布,这汉子拱手说到:“公输一族公输印,参见主公!”

    恩?这是啥情况?这人喝假酒了?这得喝多少假酒啊?

    吕布三人一脸懵β,完全不知道发生了啥。

    这汉子见到吕布三人的表情,不由得笑道:“请主公移步随属下到房中一观,到时您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吕布依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啥跟啥啊?到底咋回事啊?

    不过既然这汉子都开口了,那就别杵在门口了,进去看看吧!